都市洞府桃花仙 第三章 琉璃神像

作者:血河老祖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光明天罗丝遍布整个兰若寺,将整个寺庙之中所有的动植物全都联系在了一起,接着,陈香又以自己的真气均匀的滋润着每一个动植物,使得整个兰若寺都如同他的分身一般。

    兰若寺中略微有些灵智的,共有四样生物,一个是一只三十多岁的老田鼠,便是最早向陈香表现出智力的那只老鼠,一个是一只四十一岁的麻雀,也是机灵的很,却仍旧对陈香抱有某种戒心,最后一只居然是一只十七岁的蚯蚓,虽然身体里蕴含了不错的灵气,却还未生灵智,只是一只更强壮一些,足有一条菜花蛇大小的大蚯蚓而已。最后一个,乃是兰若寺池子中的一颗莲花,这莲花居然已经有了三千年的年纪,却仍旧还没有生出任何灵智来,灵气也显得十分普通,倒令陈香感觉到很蹊跷,不过他对妖怪成型的事情十分不了解,因此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四个家伙,将是陈香开发的重点,每天陈香都会以自己的真气去滋润这四个小家伙的窍穴,一遍一遍的去给它们洗筋伐髓,想要尽快的将它们都培养出来。不过显然,这个工作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想要尽快的培育出新的妖怪来,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反正这个兰若寺已经完全成为了陈香的领地,只要他愿意,便可以全天候无限制的给这些小动物们支出真气来,不停的去滋润它们,使得它们早日成为妖怪。虽然如此,那田鼠和麻雀都已经为他所用,可以像是指挥小狗一样的指挥它们了。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下去,这一日,又有一个外地人来到了这兰若寺之中,这也是一个书生。长相英俊而气质淡定,非常符合一个好书生的样子。他非常有礼貌的扣着柴扉,打量着这个掩藏在密林和草丛中古老禅寺来。

    徐子陵正好在附近劳动,听到这敲门的声音之后,便到了门口去开门。

    站在门中,徐子陵问道:“请问来者何人?为何来到我们兰若寺?”

    门外的那个书生背上还背着一个书匣,整体是以拇指粗的竹子做骨架,以粗布为面,做成了一个一人背高的匣子,上面是一个简单大约书本大小的遮阳棚。遮在这书生的头上,显然这书匣之中,有着这书生的换洗衣物和书本,是供他学习用的。

    “我叫宁采臣,是附近人士,来金华求学,因囊中羞涩,无法在城中长期住店,且耐不住城中闹市的喧杂。所以想要在附近找一个安静一些的地方来安心读书,正巧见着贵寺宁静悠远,实在是太适合我了,所以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能不能留宿?我愿意支付一些钱财……只是不太多就是了……”

    徐子陵也是一个谦谦君子,见到这个书生如此有礼貌,心里也是喜欢,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撕裂这个年轻人的喉咙。狠狠的吸取他的鲜血的**来,好在他心中定力极强,很快就按捺住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淡淡一笑,打开柴扉请他进来之后,说道:“宁兄先请进,这寺庙是我大哥在主持,我虽然有心留你,却必须要先请示一下他才行,不如这样,宁兄就跟我一起去见一下我大哥吧!”

    宁采臣点了点头,平静的和徐子陵一起向寺庙内部走去,早在宁采臣出现的时候,陈香和燕赤霞便已经感觉到了,陈香心中一动,似乎有些惊讶,因为这个宁采臣的气运十分挺拔,充满了刚毅的感觉,同时还有着一丝红色的气运在其中,说明他这一生的官职,可以到达县级,是一个不错的读书种子。

    在燕赤霞的眼中,这宁采臣却是一头白气,显示出他是一个饱读圣贤书,并养出浩然之气的纯粹读书人,不由得也十分欣赏,欣赏的同时,也暗暗生出警惕来,想要护住这青年周全,万万不能折损在这些妖怪的手中。

    宁采臣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之后,陈香心中早有准备,说道:“宁兄,小寺疲敝,香火不足,米蔬倒是可以自给自足,我们不需要什么盘缠和银钱,只需要宁兄每日里虔诚的为我们供奉的罗汉上一柱香就可以,如果能够更多的宣扬我们光明罗汉的信仰的话,那就更好了!”

    宁采臣第一次听说这所谓的光明罗汉,不由得微微有些一愣,说道:“这……我对贵神不是很了解……虔诚贡香实在是有些……”

    陈香笑了笑,随手拿出一卷光明圣经来,递给了宁采臣,这光明圣经乃是以现代白纸和打印术打印出来的,非常干净整齐,而且排版得当,十分精美,宁采臣一接到这本光明圣经来,便十分惊讶,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想要购买一本雕版精美、完全没有错误的书籍十分困难,而且价格还十分昂贵,没有几钱银子根本就买不到好书。

    因此每一个读书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阅读饥渴症,比起在厕所里蹲着的现代人更加渴望阅读任何新鲜的印刷品,对每一个印刷精美的书籍都有着强烈的喜好之情!

    宁采臣干干的吞咽着自己的唾液,就像是一个大色狼看到一个脱光的美女一般!急慌慌却又极度温柔的捧过了这本雪白的书籍,当时便饥渴的开始阅读了起来!

    这本光明圣经乃是集中了好几个世界中的顶尖人才进行撰写的,而且还经过三十多次的大修订大讨论,尤其还有大唐双龙传之中诸多魔门宗师的重要贡献,终于有了现在这个版本,以众生平等为最主要的理念,以将相王侯宁有种乎作为主要论据,还有佛家的因果报应为理论支撑,重新将利益尊卑进行了新的诠释,并宣扬依靠自己的勤劳努力来争取这一世的幸福生活。

    这些理念都基础于佛教和史家的内容,一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推出来的结论却石破天惊,一下推翻了儒家千年以来的礼仪尊卑,一下子就给贫苦人民以一条全新的道路!

    这些理论特别符合底层人民的想法,而宁采臣正好便是一个贫苦的读书人,已经被这个阶级社会压制的非常难受了。刚刚读上这本书,便被其中的思想所深深震撼,已经深深的接受了这一套思想,开始向明教教徒的方向进展着。

    不过是匆匆看了光明圣经的前面几页,宁采臣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读下去了,当下便满口答应道:“好的,没有问题!我会每日里虔诚的为光明罗汉供上香火,并且还会在合适的时候向我的同学们传播这些思想,一定要让光明罗汉的香火再度旺盛起来!”

    燕赤霞却不如同宁采臣这般容易糊弄欺骗,严肃的说道:“等等!什么光明罗汉。我为什么没有听说过?如果是伪神的话,那可千万不能够祭拜!如果祭拜的话,会折损你自己的福运的!”

    陈香笑着说道:“燕先生,我请问你,天下所有正神,可是天地初生时便存在的么?如果这神佛真的有益于黎民百姓,又为何不让百姓祭拜呢?为神之道,可没有你这么狭隘的!”

    宁采臣已经被明教中的理念给迷的人五人六的了,一心只想将这本装帧精美的光明圣经好好的阅读一番。根本没有功夫跟别人争辩,于是说道:“你们说的都有理,不过我要先好好阅读以下这本圣经才可以,否则的话。我怎么知道这神祇到底对凡人有没有益处呢?”说着便捧着这本光明圣经,由徐子陵带着,向旁边已经修缮好的精舍中走去,以最快的速度安顿了下来。接着便开始狂热的投入到了对光明圣经的研读之中了。

    陈香淡淡的一笑。对燕赤霞说道:“一种道究竟对不对,就要看路人愿不愿意走它,一条河流是不是主流。就要看溪流愿不愿意汇入它。现在宁兄已经开始要判断,这光明罗汉的神佛,究竟值不值得虔诚去供奉了。我这里还有其他的光明圣经,不知道燕先生有没有兴趣也研究选择一番呢?”

    燕赤霞心中暗生警惕,知道这群妖魔鬼怪乃是最喜欢吞噬人的鲜血,吃人心肝的,之前这兰若寺之中并没有一个普通人,因此他们还算是安分守己,但是现在这普通人住进了兰若寺之后,便如同一滴冷水注入到了热油锅之中,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的!

    不行,一定要告知这个年轻危险才行,否则的话,这个优秀的书生很有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面对这陈香的询问,燕赤霞心中满是疑惑,陈香又笑道:“既然燕先生已经害怕了,那我也不再勉强了。”

    燕赤霞怒道:“我哪里会害怕!不就是一本经书么?!那书生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倒要看看,一本经书之中会有什么蹊跷!”说完便从陈香的手中,也抢走了一本光明圣经去。

    回到自己屋中之后,燕赤霞来不及翻看那光明圣经,而是闷闷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越想越不对,心中也越是不安,还是想要救救那呆书生的性命。

    燕赤霞走到宁采臣的房间里,敲开了门,直接了当的问道:“宁兄,你可知道妖怪么?”宁采臣正在阅读那光明圣经,见到这健壮的黑面书生如此问,不由的心中一愣,反问道:“这位兄台何出此言?”燕赤霞也没有废话,直接说道:“古语有云:“若中山之谷,妖怪之事,非所谓天祥也。”一般年头较久,自通灵慧的生灵,都有可能成为妖怪。草木成精的说法“藤精树怪”,这个道理也出于道家的阳神可以“聚则成形,散则为零”,甚至可以成精的包括石头,有灵气的任何物都可以变化成形。但是虽然妖怪的成型很有意思,它们成型之后的结果却并不叫人高兴,因为这些妖怪为了自身的修炼和存活,会吃人心肝,喝人鲜血,有的还会吸取奴役凡人的灵魂,叫人永世不得翻身!”

    宁采臣眉毛一耸,心中的警惕感已经升起来了,因为他虽然江湖经验还浅,但是也知道这江湖中的骗子特别喜欢耸人听闻,以虚无缥缈却又无法证伪的事情来吓唬人,等到受害者害怕的两股战战之后,然后就让这受害者“破财消灾”。诈取别人的钱财。

    原本还觉得这个黑面书生也是一脸正气,应当不是个坏人才对,谁曾想他居然也是个骗子?宁采臣心中不由的有些唾弃燕赤霞,脸上更是冷若冰霜的说道:“如此妖怪也是罕见,我想这寺庙之地也不会有什么妖怪,否则的话这位仁兄也不会活到现在了。所以我还是不害怕的。我要洗浴休息了,还请这位仁兄先暂且回避一下吧!”

    燕赤霞一听着宁采臣居然把他当成了骗子,心中又是生气又是焦急,说道:“我不诈骗你的钱财!我只是想要救你的性命!你自己想想看,这寺庙如此之大。为何只有这几个僧不僧,俗不俗,道不道的庙祝在这里?为何一点香火也没有?你不信我也罢,你若有空去金华城中去问问,我究竟骗你没有!我把这剑囊放在你这里,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能救你一条性命,也好教我早点知道来救你!”说着便不由分说,将自己一个旧剑囊挂在了宁采臣的床头。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宁采臣摸了摸那旧剑囊,感觉到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杀气在其中,本能便有一些畏惧,不过浩然之气又鼓荡了起来。挺立在他的心头,心想我自有浩然正气,不管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怕!又给自己鼓了鼓劲之后,宁采臣便又开始翻看那本讲述着神奇道理的光明圣经起来。

    等到第二天宁采臣已经借着香堂里的油灯通宵将光明圣经看完之后。他已经成为了光明罗汉的虔诚信徒了!尤其是所有书生,都要懂的历史,对照着历史看来。这本光明圣经之中所说的道理,才是真正正确的道理,因此他便非常虔诚的点燃三炷香,给在大殿之中的光明罗汉佛像供上了香火。

    而这光明罗汉佛像,赫然便是光明金塔以自己身上的符文和光明天罗丝所编制而成的一个虚影,笼罩在原本那个已经破败的释迦摩尼的佛像上,并不是一个实像!

    顿时陈香那沉寂冰冷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却始终不消散的香烟,非常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里非常满足的喝了一大杯的热奶茶一般,觉得自己的心中究竟还是舒服了许多。

    与此同时,宁采臣那原本便有些稀薄的气运之中,又有一些分拨了出来,寄托在了光明罗汉的佛像上,使得宁采臣本身的气运变薄了一些,看到这一幕,燕赤霞冷哼了一声,而陈香则是一惊,这宁采臣本身素质便很不错,更兼得气运也颇高,足足可以成为一个县令的气运,如果想要快速的在这个世界中立足的话,那么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寻找代言人,能够在正常人的世界中为自己代言,这宁采臣便是他所选定的一个代言人!

    如果他的气运不足,最终导致行事不顺利,甚至于连原本的成就都无法达到的话,那对陈香来说,也是一件十分巨大的损失!陈香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见到这一幕发生之后,陈香在一个私下场合找到了二狗,将今天他所见到的这些事情告诉了二狗,二狗乃是一个资深的草头神,对于这些凡间俗事有着很深的认识和造诣。

    听完陈香的讲诉之后,二狗眯起了眼睛,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主人,要知道这天下万物都是平衡的,这处多一点,那处就要少一点,从来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凭空产生的。现在这气运只有我们和宁采臣这两者,我处如同低洼地带,宁公子如同高山流水,他的气运自然是要流向我们的,如果想要补足宁公子的气运,乃至于补充他的气运的话,无怪乎采取天道之术,损有余而补不足罢了!而且如果想要使得我们的庙宇里香火变多的话,一是发掘那些原本不敬神佛的人供奉我们,另外一个方法便是从别的庙宇中吸取信徒来崇拜我们,这也少不了要竞争。要让那些凡夫俗子认为我们的庙宇要比别的庙宇要更加灵验,能够给这里的官府更多的利润和平稳的治理百姓,那我们就能够竞争的过别人。这方面我们倒是有着一些优势,却又根本无法敌对于本土的那些神灵,所以获得本土神灵的认可也是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成为这块土地的土地神,或者是成为城隍,或者成为宗祠里被崇拜的祖宗,都可以。

    而且气运这个东西,无外乎就是财富和人力,或者说是人望,只要有了财富,有了影响力,那么气运自然就来了,另外如果获得官府的册封官职的话,也就有了气运,不过这些气运都是从王朝处得到的,只能算是暂借罢了,等到官位一旦没有了,气运自然也就消失了。只需要从这几处下手的话,自然便能够得到气运的。

    另外一种,便是激发气运。便是这人原本一生之中应当有着十分的气运,但是却均匀的分布到了人生的每一个时期里,所以生活显得平平淡淡,却又平平安安。但是如果能够激发气运的话,可以使得他耗损一些气运之后,在一个时间段里瞬间爆发出八分或者七分的气运来,一下走上大运,但是最后后半生却没了气运,最后死的穷困潦倒。如果这种人在后面能够得到别的气运的支持的话,好生降息几年,还是能够补回来的,这就像是借高利贷去做买卖一般,一旦赢了便是暴富,但是输了,恐怕是连命都保不了了!”

    听了二狗这番话之后,陈香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真没有想到这崇拜神灵的气运居然还有这么多的道道在其中,看来自己还是需要好好的去谋划一下啊。

    第二天陈香便阻止了宁采臣继续祭拜光明罗汉的行为,而是请他一起来劳动,以最快的速度,搭建起了一个小小的窑洞来,接着陈香又请宁采臣代为采购了一些干净的河沙来,就在这小小的窑洞之中以圣火燃烧炼制了起来。

    不错,陈香便是要炼制玻璃,他知道这个世界之中已经有了琉璃,乃是一种类似于玛瑙一般的宝石饰品之类的贵重物品,虽然价值比不上黄金,却也能够比得上是等重的白银了,只是这技术垄断在少数人手中,因此有价无市罢了。

    金华城虽然遭到过好几次的战火洗涤,人口大减,但是经济仍旧十分繁荣,琉璃这种贵重物品还是能够消费的起的。

    陈香的圣火乃是取自自己金丹之中的火力,早在筑基的时候,陈香便用的是轻核聚变反应堆的能量,这能量可是可以媲美于太阳的温度,可达几亿度的高温,如何连琉璃都烧制不出来?反而陈香得十分小心控制温度,使得窑中的温度不要太高,将那些干净的河沙也全都烧化蒸发出去!

    辛苦了一晚上之后,陈香终于成功的制作出了一个七彩琉璃观音像来,只是这观音像身上穿的不是僧装,而是道装,这观音像截取了陈香对慈航普渡真经的理解,更融合了一个清心咒符文的虚影在其中,可以说是惟妙惟肖,更有着令人不得不佩服的神韵!

    陈香更是将主殿之中的佛像改造成了慈航道人的形象,也就是观音菩萨还没有从道转佛时的形象,也是陈香现在走的金仙大道的传承来源,因此也不算是僭越。

    在光明金塔的光明天罗丝和光明符文的笼罩之下,这慈航道人的神像显得十分神圣,充满了令人心情平静喜悦的力量。

    而在偏殿之中,才是陈香自己的光明尊者的神像,同样也是神武光明,使得人一见便心情高昂,充满了正能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