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人生(书号:355

都市人生 第一千一百零七节 无声的祝福

作者:逍遥门主
    ()

    第一千一百零七节无声的祝福

    沉寂了一年,人们仿佛忘记了沈斌这个名字。甚至不少官员,都以为沈斌离开了体制,去过另外一种纸醉金迷的生活。

    一年之后,闽东丁才市市委书记被人实名举报。身为中纪委巡视员的沈斌,奉中纪委杨子骅书记之命,带队入住丁才。这一次,沈斌没有给任何人面子,毫不留情的拿下了一批干部,其中还包括一名副省级大员。南湖政坛的官员们,这才发现谢援朝的这位女婿没有沉寂,刀锋依然还是这么锋利。

    日月如梭,以谢援朝为首的领导班子转眼过去了两年。这两年中,新锐干部中最耀眼的莫过于顾崇辉和张朝瑞。顾崇辉经历了近两年的文明办历练,被谢援朝下放到西部重省岭西,担任专职省委副书记。而张朝瑞,则是去苏省,担当了常务副省长一职。

    新梯队重点人选渐渐形成了战斗力,人们发现身为首选的顾崇辉,已经牢牢控制在谢援朝手里。

    两年之中沈斌偶尔展露一下,经历了两年的沉寂,沈斌终于提拔了一级,跨越了正厅级别,成为中纪委副部级巡视大员。这两年来,韩波与方浩然都很低调。常委之中,瞿辉和周宇倒是经常大放异彩,颇有与谢援朝三足鼎立之势。但熟悉官场运作的人都明白,中央的实质大权依然牢牢掌控在谢援朝手里。平静的两年过去,韩波和方浩然的两大阵营也在运筹帷幄,准备着最后决胜千里之战。

    两年来观察集团也起了不小的变化,张展和张末都走到了前台,成为观察乘风两大集团的新掌舵。苗虎目前专注望月阁,虽然还挂靠着观察集团技术总监,其主要任务则是负责方浩然的情报团队。

    刘欣等人渐渐的隐退到幕后,开始与欧美等家族联手建立世界性的媒介王国。英国方面,马丁家族树倒猢狲散,分裂之后不但遭到政府的打压,还遭受了美国人的报复。一个强大的老牌家族轰然倒塌,对沈斌来说已经不惧什么威胁能力。

    谢援朝领导班子开始进入第三年执政期,韩波与方浩然渐渐从几大常委中崭露出来。包括国外党派首脑也向两人示好,不断的发出邀请。体制内的官员们开始猜测,谁将接任下一届的国家掌印。

    第四年年中,中央政治局高调宣布,由韩波副主席为主导,进行全国政务整顿。军务上,谢援朝委派方浩然铁腕治军,打破派系的壁垒,把枪杆子牢牢的掌控在党的旗帜下。两个人的强势路线,得到的回应却截然相反。韩波在基层实地调研,行走几个省,雷厉风行的解决了一批疑难问题。韩波的作法得到广大民意的支持,方浩然却由于铁腕治军,得罪了一大批军内元老。

    军内的压力没有阻止方浩然的步伐,身为军委副主席的方浩然,率领军纪委奔赴了岭西。而韩波这边,则是来到了南湖展开调研。

    霍仁军是韩波的嫡系,韩副主席的到来,霍仁军当然要高调的宣传一番。一周的调研,让南湖的官员们感受到这位副主席的厉害之处。不少沉积的官民矛盾,在韩波的主导下当场解决。有些实权官员,当即被韩波打入冷宫。

    南湖水榭花园,沈斌看着李晓晓转来的每日汇报,沈斌发现韩波拿下的大员,不光是方系,其中更多的居然是韩系官员。从这一点上,到显示出韩波的公正之处。

    当晚,沈斌吃完饭,在门外草坪上悠闲的跟女儿天心聊着天。天啸等人都在北京上学,本来天心也到了入学的年龄,只是沈斌有点不舍,故意让她晚入学一年。

    “爸爸,昨天跟金山哥哥通话,他说又在学校跟人打架了。”小女儿天心,偷偷的给父亲打着小报告。

    沈斌开心的看着女儿,他最喜欢听天心给她的哥哥姐姐告黑状。那副认真的样子,颇有国安特工的遗传。有了这个小密探,天啸他们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天心,你哥哥姐姐干什么坏事,你可要及时告诉爸爸。回头去北京的时候,看我怎么修理他们。”沈斌爱抚的摸着女儿的脑袋。

    父女俩正聊着,沈斌耳朵一动,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山风站在不远处,耳麦里传来前方的报告,走过来轻声说道。

    “斌哥,是省委一号车。”

    “哦?霍书记来了?天心,去屋里找妈妈吧,爸爸要接待客人。”沈斌说着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天心听话的点了点头,向别墅跑去。黑色轿车直接开到沈斌跟前,看着压坏的草坪,沈斌都有点心疼。

    车门一开,刘封走了下来。沈斌一怔,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吆喝,刘大总管驾到,稀客啊。”沈斌笑着调侃道。

    刘封看了看沈斌,没有说话,走到后门轻轻拉开了车门。韩波一探身,从车上走了下来。

    “韩副主席?”沈斌一愣,赶紧上前走了两步,“韩副主席,您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准备准备。”沈斌热情的说道。

    “你小子真有能耐,我都来了一周的时间,居然躲着不见。怎么,非让我上门来拜访是不是。”韩波哼声说道。

    “不敢不敢,我这级别太低,怕排不上号。头,咱们进去聊吧。”沈斌伸着左手,请韩波去别墅。

    韩波看了看沈斌空荡荡的右臂,摇头说道,“算了,这里风景不错,就坐这里聊会吧。难得抽出一点时间,看看你小子变样了没有。”

    “这里这么空旷,您就不怕遭人暗算啊。”沈斌调侃着看着韩波。

    韩波背着手微微一笑,“刘封说了,你这里的安全系数,比省委大院都高。怎么,几年不见,怕死了?”

    沈斌瞟了刘封一眼,估计白天的时候他找人探过路,“头,别忘了咱是有家室的人,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是小心点为好。”

    沈斌说着,赶紧让山风搬几把软椅。刘欣等人得知韩波驾到,纷纷走过来打着招呼。

    韩波与众人寒暄了一番,笑着说道,“你们都忙去吧,我和沈斌说说话就走。”

    刘欣看了看沈斌,客气的说道,“韩副主席,那你们先聊,我去给你煮点咖啡。”

    刘欣等人知道韩波有私事要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返回到别墅中。山风搬来一个小方桌,放了两盘水果和两杯清茶,悄悄的向远处走去。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山风停了下来,警觉的目视着周围。大志也带着人,迅速在四周布防起来。

    韩波赞叹的点了点头,“沈斌,手下的人不错嘛,素质不比中南海警卫局差。”

    沈斌笑了笑,看了看韩波问道,“头,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韩波坐在软椅上遥望着远处,轻声说道,“沈斌,还有一年时间就到了大选届,你现在是旁观者清,有什么看法?”

    沈斌心中一动,故意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已经很久不问政事了,这让我从何说起。”

    “你小子别跟我装,我知道你不回北京的用意。你放心,我和浩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都会站在国家的大局上考虑问题。”

    “部长,那你觉得,你俩谁占优?”沈斌反问道。

    沈斌本以为韩波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没想到,韩波却是坦然的回答了他。

    “沈斌,这四年来,我与浩然无时无刻都在盯着对方,可以说在这种互相监督之下,相互之间改变了自身不少毛病。管理一个国家不容易,这四年我觉得非常累。如果说优缺点,在细节问题的处理上,浩然不如我果断。但在大局观上,他比我强。特别是这次铁腕治军,浩然显示出非凡的魄力。”

    沈斌一愣,吃惊的看着韩波,“头,要这么说,你也认为老方比你更适合掌印?”

    “站在人民的福祉上,可以这么认为。”

    “那~您是准备放弃?”沈斌愕然的问道。

    “谁说我要放弃,你小子别忘了,我才是国家副主席。”韩波神秘的笑道。

    沈斌挠了挠头,对于这些政客的心思,很少人能揣摩透彻。沈斌也不想去猜测,不过有些话,他的表达出来。

    “头,反正我是置身事外,等岳父退下来之后,我打算彻底离开政坛。如果不是顾及孩子们上学,我都打算移居国外了。”沈斌轻声说道。

    韩波轻微摇了摇头,“你走不了,你的身份早已经被打上了政治烙印。如果你还为孩子的安全着想,没有比国内更安全了。只要你的政治身份还在,加上观察集团的财力,这世界没人敢动你。不管是政治身份还是财力,一旦失去了其中之一,那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说,你小子还是安心的干好本职工作吧。”

    沈斌奇怪的看着韩波,轻声问道,“头,您今天来,不会是有什么事要安排我吧?”

    “你还真说对了,我找你,就是有任务。”韩波认真的说道。

    “什么任务?”沈斌心中一紧。

    韩波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这两个月的调研,我发现基层很多干部都在敷衍了事。有些干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上面的政策说一套做一套,弄得民众怨声一片。这样的干部就像是体制内的皮肤病,上点药膏他就消停一阵。这边稍一松懈,马上就卷土重来。我打算让你这个巡视员,大刀阔斧的斩杀一批。”

    “头,中纪委巡视员多了,干嘛非让我去。”

    “中纪委的巡视员再多,谢援朝的女婿就你一个。这些官员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网,只有你小子出面,我放心。”韩波沉声说道。

    沈斌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那要斩到了您的阵营?是不是要放一马?”

    “不管是谁,只要你认为不合格的,一律拿下。这件事我会向主席和政治局汇报,给你成立一套班子。”韩波转头看着沈斌。

    沈斌苦笑一下,“我说头,老方那边铁腕治军,你就要辣手治吏,是不是想抢风头啊。”

    韩波瞪了一眼,手指点了点说道,“你小子还真是欠修理,为国为民的大事,到你嘴里就成了私人竞争。沈斌,不瞒你说,我是觉得时机到了才要痛下重手。治军也好,治吏也罢,都需要勇气和魄力。

    这些年国家政治积存的弊病,再不清理必将久酿成患。以前政治体系中存在着莫系,庞系,安系,宋系,田系等等,如百丝缠身动弹不得。现在谢主席励精图治推进体制改革,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不管将来是谁主政,对国家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

    “您说的容易,得罪人的买卖可都落我头上了。不过也好,反正咱胸无大志,不怕得罪人。头,我出马可以,但我有个条件。”沈斌说道。

    “条件?”韩波奇怪的看着沈斌。

    沈斌侧了侧身,压低声音在韩波耳边悄悄说了几句。韩波吃惊的抬头看着沈斌,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

    “好吧,我答应你。”

    沈斌露出开心的笑容,他知道韩波会同意自己的选择。既然双方有了交易,沈斌明白自己该重新出山了。这一次出山,他很清楚自己要当个恶人,甚至要成为众多体制官员的噩梦。

    当晚,韩波与远在岭西的方浩然通了次话。对于韩波要辣手治吏,方浩然非常支持,也很赞成由沈斌来完成这一角色。在治军和治吏方面,两个人坦诚的交换了意见。

    方浩然认为,国家的三驾马车,政体乱了可以治,政党乱了可以整,唯有军队不能乱。特别是中国军队,必须牢牢掌控在党的旗帜下,国家才能安如磐石。如果被控制在个人手里,加上派系分割,那与过去的军阀没什么区别。这次方浩然铁腕治军,不但严正军纪,更要归拢军心。打破层层壁垒,重新把军心归拢到党的统一指挥上,才是根本。

    对于方浩然的见解,韩波也是非常赞叹。他知道中国的体制治吏容易治军难,军方元老及每一任大佬都保存着自己的体系。这把刀举起来容易,落下去很可能就斩杀到自己。方浩然这种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勇气,让韩波非常敬佩。

    一个月后,平静的中国大地上,突然杀出一支由中央主席办牵头,中纪委主导的督查大军。一开始人们还以为这支督查队伍,向以往一样走马观花抓几条倒霉的小鱼小虾。没成想,沈斌跟寻找杀父仇人一样,从南到北一路斩杀。不到半年的时间,大小官员被制裁和拿下的不下于七百人。为此,沈斌在体制内博取了一个‘独臂恶魔’的称号。

    只要独臂恶魔一出现,当地官员是一片哀鸿,吃饭睡觉都战战兢兢。因为沈斌跟其他的中纪委大员不同,根本不管你是什么体系和后台,更不问你有没有实证违纪犯法,只要他认为你不合适,就地拿下。不少官员甚至联名告到了中央,根本没用,上至主席谢援朝委员长瞿辉,下至中纪委各部门,无不支持沈斌的决定。

    转眼间沈斌在全国各地游励了一年,这一年来,沈斌不知道砸碎了多少官员的金饭碗。沈斌的恶名迅速在体制内远播,连中部委大员见了沈斌,都要低头避让三分。

    谢援朝经历了五年的掌印,即将进入最后的政治生涯。方浩然和韩波整军治吏,让国家面貌焕然一新。这一点,谢援朝也非常满意。身为马前卒的沈斌,也因治吏有功,再次提升,成为正部级中央巡视员。

    大选的日子渐渐临近,谢援朝开始转入政治的低调时期,把方浩然和韩波推到了前台。体制内的大员们发现,方韩二人的竞争并不显得激烈,在很多问题上多次强强联手。两个人的平静,得到了田振文等老一辈人的称赞。不管是谁成为一把手,能平稳的过度到新班子身上,不失为最好的结局。

    沈斌占据了南湖一个名额,成为新一届党代表。人们的目光开始集中到北京,各大媒体也把焦点放到了方浩然和韩波身上。沈斌豁然发现,观察和乘风两大集团,开始侧重的宣传方浩然。沈斌没有干涉,他知道这是苗虎的运作。不管怎么说苗虎也是方浩然的情报军师,这种有利条件他当然不会放过。

    五年一次的全国党代会在北京拉开了序幕,在会议前排的位置,一名独臂官员出现在媒体的视角当中。沈斌已经有了几次党代会的经验,显得比较平静。

    主席台上,即将交接权力棒的谢援朝,脸上没有失落感。这五年的成绩,谢援朝给自己打了八十分。方浩然和韩波都很感激谢援朝,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整军和治吏根本推行不下去。谢援朝在政治生涯最后两年,确实为国家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经过两天的会议,大会选举出新一届中央委员。独臂恶魔沈斌,也意外当选为新一届中央委员。人们关注的重头戏,在会场中拉开了序幕。总书记的人选只有两人,每位中央委员都将投下神圣的一票。

    韩波显得很郑重,当他叠好选票的时候,投票已经开始。韩波不经意的插入队伍之中,正好站在沈斌身前。前后官员故意拉开了距离,给韩波和沈斌留出了空间。

    “沈斌,选的谁。”韩波没有回头,轻声问了一声。

    沈斌看了看周围的记者,面带微笑小声说道,“头,实话实说,我涂黑了,废票。”

    “你小子,就不该混进中央队伍。”韩波呵呵笑道。

    其他人没人知道两人交谈的什么,不过两人的画面,被不少记者抓拍了下来。

    投票箱前,韩波面对所有媒体故意停顿了一下,郑重的把选票投递了进去。就在投递的一刹那,沈斌的意念看穿了选票。让沈斌意外的是,韩波的选票中,竟然在方浩然的名字下面打了个对号。

    沈斌敬佩的看着韩波,韩波也不经意的对他微微一笑。两个人走过投票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大会经过统计,方浩然以微弱的优势,当选为新一届总书记。这是建国以来,当选票数最少的总书记,但也是最民主的一届。

    大会最后一天,在热烈的掌声之中,谢援朝与方浩然面对中外记者,一双传承的大手握在了一起。中国的政治经过了五年的过度,终于顺利的传承到年轻的领导班子身上。

    人们的目光关注着主席台,但不少记者奇怪的发现,那位独臂大员的座次上,却是空空如也。

    一个月之后,就在人们关注新一届领导班子开始主政之时,一条不起眼的新闻出现在观察集团的检索上。中国驻奥地利大使沈斌,正式向奥地利总统递交了国书。这是沈斌与韩波的交易,改选之后沈斌将功成身退,在美丽的奥地利,度过他今后的政治生涯。

    一辆豪华宾利停在了奥地利中国大使的官邸前,车门一开,两位老人走了下来。沈斌面带微笑站在台阶上,热情的展开了双臂,其中的右臂,是新装的仿真手臂。

    “老韩,和尚,欢迎你们到来。”

    韩成兵一身牛仔,嘴里还叼着古巴雪茄。和尚依然很朴实的打扮,沧桑的皱纹舒展开来,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沈斌没有放弃官方身份,但他远离了政治核心。多年来的打打杀杀,及政治中的勾心斗角,让沈斌厌倦了那种生活。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合适自己的位置。在这个美丽平静的国度,沈斌一家开始享受着温馨的生活。

    刘奇到了,陈啸东何林夫妇来了,包括李龙夫妻也赶了过来。今天是乌兰和桑格大婚的日子,沈斌邀请了至亲好友,在奥地利使馆官邸的草坪上举办婚礼。

    宾客来齐,草坪上鞭炮齐鸣,欢快的百鸟朝凤响起,一场中式婚礼拉开帷幕。

    大牙身穿火红的唐装,手持话筒站在台上。在众人的瞩目中,大牙拱了拱手,扯着公鸭嗓子高声喊道。

    “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上前跪拜!”

    一身洁白婚纱的乌兰,羞涩的挎着沈斌的手臂,款款的从远处走了过来。另一侧,憨厚的桑格胸前戴着红花,在刘欣谢颖的陪伴下,双方人马同时走到了主席台前。

    沈斌郑重的把乌兰的手交给了桑格,“兄弟,兰丫头交给你了。今天大哥大嫂代表你们的父母,祝福你们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观礼的宾客们送来了祝福的目光,在远处一辆宾利房车内,罗志森拿着桑格的乌木杖,也在温馨的看着这一幕。罗志森眼睛里闪烁着高兴的滢光,他想起了安致远,如果安致远还健在,他会很高兴看到两个小家伙迈入婚礼的殿堂。

    罗志森拭了拭眼角,内心默默的祝福着。他不光祝福乌兰和桑格,也祝福沈斌等人,把这份温馨和幸福,永远延续下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