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277章 春梦

作者:深海游龙
    ()

    送走了开发区的一帮子人,徐曼丽看着赵建辉的背影,不由得更加怨恨。今天这事情是不是有欠他一个人情?这算不算是又被他就了自己一次?

    老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这个人和自己纠缠不清呢?姐夫就是因为这个让人被双开,现在正准备开庭审理呢,外甥就是因为这个人被判了刑,听说在监狱里面还经常遭罪,姐姐更是整天以泪洗面,现在削瘦的已经快没有人型了。

    按理说他应该算是自己的仇人,可是他来到办事处没有几天,居然就救了自己两次,上一次要不是他,那个张峰不要说是自己,就算是哥哥在这地方也惹不起。这一次那个什么姚衙内摆明了是装喝醉想占自己的便宜,都说是红颜祸水,可自己这算是什么?难道非要长的丑一点才能落得个安然清净?

    “这是什么天啊,要下就下大一点,不下就干脆晴天,这么不阴不阳的算什么?”随着赵建辉的抱怨,天空又开始下起了朦朦胧胧的细雨,真的是像牛毛、像细针,扎在手背上痒痒的……

    两个女人也都随着他抬起了头,在暗夜之中仰头望天。“赵主任,那个什么姚哥的事情不会有事吧?”吴凤娇第一个低头,看看依然还在用自己的脸在感受细雨的赵建辉,扑哧笑了一声,却问他那个姚哥到底有没有事。

    “一个说官不是官,说混混儿不是混混儿的东西能有什么事,你放心就是了。”赵建辉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自己的座驾:“吴主任,你还不回家吗,我可是要回去了。”

    徐曼丽听说他要走,连忙迎上去,说道:“你怎么能走呢?万一对方的人找上来怎么办?今天韩经理不在,这里就我一个人我可应付不来。”

    “这有什么应付不来的?我不是说了吗,要是有人找上门来的话,你只管让刘成打出去就是了。要是官面儿上的人,那个孙立云就可以了。”赵建辉说着还想往前走,徐曼丽走过去拦在了他车门子前面:“不行,你不能走。上面又不是没有你的房间,我看你今天就住在酒店算了。”

    吴凤娇看了看赵建辉,又看看徐曼丽,笑了笑说道:“我看小徐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不如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可是要回家了。”

    赵建辉愣了一愣,不由得就是苦笑,心说我管闲事还管出麻烦来了?眼看着吴凤娇上车,也只好和她挥了挥手,然后很华丽的转身……

    走进了大酒店的保安值班时,赵建辉看了看坐在地上脸上被鞋底子打得红彤彤的姚衙内,笑了笑转身出来。就看到徐曼丽还站在门外的走廊里转着圈子。

    “我不走,你应该放心了吧。”赵建辉故作豪爽得说着,其实心里已经有些无奈。

    “我不是怕你走了,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咱们继续喝点什么?”真是见鬼了,这个意见了自己就本着脸的女人居然会邀请自己喝点什么?真是怪了。

    “行啊,我也正找你有事情呢,咱们让服务员开个房间,再喝点啤酒就行了。”赵建辉心说这回还巧了,我也正想问问你酒店利润的事情呢。

    哪知道徐曼丽却说道:“你一位服务员不是人啊?人家是每个人包一个房间的,只要她那一桌的客人不走服务员就不能下班。人间现在刚收拾出来桌子要回家呢,咱们一去人家又不能走了。我看就去我的房间喝吧,那里清静,我叫服务员把酒菜端上来。”

    其实这是徐曼丽怕和他在公众场合单独喝酒会闹出什么绯闻来,因此才这样建议的。赵建辉根本就无所谓,点点头,就随她进了电梯,来到她住的房间。

    徐曼丽住的是一个大套间,虽然里面的陈设还比不上总统套房,还也是美仑美奂。当然此时的赵建辉根本就无心欣赏,一进门就倒在客厅里那宽大松软的沙发上,看了看正脱下外套的徐曼丽:“我说徐董事长,想说什么你就快说吧,你这房间我还真的不适合待下去。”

    “真是个虚伪的男人,为什么刚才没来只往前你不这么说?”徐曼丽白了赵建辉一眼,带着怨恨说道。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只想问你,我姐姐和姐夫怎么得罪你了,你居然要把他们往死里整?”说完了这句话,就连徐曼丽也有点愣住了。本来是想问问他能不能救救自己那个外甥的,哪里知道从嘴里说出来之后就变成了一股子怨气。

    “你姐姐姐夫?我把他们往死里整?我说你这话说的没有头没有尾的,我知道你姐夫是谁啊?”

    “我姐夫叫欧长春,这你总应该知道了吧?”既然都说出来了,那就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也省的天天在心里憋着怪难受的。

    “你姐夫是欧长春?”这一下,轮到赵建辉吃惊了。无怪这女人见了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原来他是欧长春的小姨子啊?那欧少华是她外甥了?要是这么说的话,徐曼丽怨恨自己也就在所难免了,毕竟现在的欧长春,虽然算不上人亡,但却绝对可以算家破了。

    “是不是你没有话说了?”徐曼丽越说越有点激动怨愤,坐在赵建辉的对面几乎可以算得上咆哮这吼了一声。美女发起飙来也够恐怖的。

    “当当……”幸好,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来,喝点东西吧。”徐曼丽回过神来,这才看到赵建辉已经倒满了两杯啤酒,正抬头看着自己,茶几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原来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酒菜端了上来。接过赵建辉递过来的酒杯,徐曼丽仰脖一饮而尽。

    “慢点喝,多吃些菜。”赵建辉笑呵呵的说道。但徐曼丽宛如未闻,仍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小家伙也只好陪着她接连喝了两杯。

    “能说说你和他们之间的事吗?”眼瞎了一口酒,徐曼丽盯着赵建辉问道。她觉得让他把话说出来,你仅仅是对自己,就是对他也有利,最起码,能够让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怨恨他。

    赵建辉看着徐曼丽那因喝酒而越发显得娇艳的脸庞,举起了酒杯,慢悠悠的说道:“当初我在部队当兵后来转业回了地方,……当我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些官员的孩子,开车撞人居然毫无悔意,拿着猎枪手枪横行霸道唯我独尊……他们就是一些没有人性的畜生,就是毫无良知的流氓……你说,如果是你看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做?国法不是儿戏,在你没有碰触到她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温柔,在呵护着你,保护着你……可是,一旦你碰触了她,侵犯了她的尊严,她就会露出狰狞的一面,毫不留情……”

    “是吗?你胡说,我姐夫不是那样的人,我姐姐更不是那样的人,还有少华,他今年才多大,怎么可能就会那么冷血,那么没有人性呢?你这是在为你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一切都是你操纵的,就因为你背后有着极其庞大的关系网,你可以指鹿为马,你可以颠倒是非……”徐曼丽大声说着,脸上红云密布,也不知是不胜娇羞还是不胜酒力。

    “哈哈,我胡说八道,我指鹿为马,我颠倒黑白?难道你没有带着耳朵,带着眼睛吗?你回大运市站在大街小巷,不要开口问一声,就听老百姓的评论不就知道了吗?就算是我可以操纵这一切,难道我能堵得住大运市五百万百姓大众悠悠之口吗?既然你不信我,那你还要我说什么?”赵建辉抬手又灌了一杯酒,接着就站起了身。

    “如果晚上谁不着的话,你可以自己想想,如果让我在有一次选择的话,我还是要那么做的。不是我故意这么说,我只能说你姐夫和外甥现在所受到的一切惩罚,都是因为他们咎由自取。就好像现在正被关在保安值班室里面被人用鞋底子抽嘴巴的姚书成一个样子。”赵建辉说着,头都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徐曼丽在他身后嘶声大吼:“你滚,你就是一个政客,你就是一个大骗子,你就是一个恶人,你就是一个混蛋……”

    只可惜,赵建辉已经走得远了,听不到徐曼丽在房间里面对自己“全面的概括,高度的评价了”。

    不断地回忆着,酒也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渐渐的,各色的灯光在她的眼前摇晃着,徐曼丽美丽的面容变得绯红一片,眼前渐渐模糊,头也昏昏沉沉,她只想找个地方趴着,躺着睡一觉,再也不想这些烦心事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那个混蛋又走了进来,一脸的讪笑着抱起了自己绵软无力的身子。那个人把自己放在了大床上,轻轻地解脱者自己的衣服,……洁白的床单和被子散发出一股清香,整个身体非常得舒适惬意,离床不远是淡蓝色的落地窗帘,房间干净整洁,富丽堂皇。

    这人,明明是自己的仇人,干什么要挨得自己这么近?他的眼睛闪动着火焰,他的嘴唇喷射着诱人的热浪,那情景,真的好羞人呢……

    今天第一更继续渴求支持,花花、票票、打赏、满分、评论,不管您给点什么,都是对游龙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