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334章 你给我闭嘴

作者:深海游龙
    ()

    赵建辉一板脸:“放你娘的屁,你以为老子缺钱啊?你满眼里看到的都是钱,可是收下你我得冒多大的政治风险你知道么?赶紧的给我出院,远远的滚到上海去呆着,我不叫你不准回来。”

    “那人家要是想你了怎么办?”一听见赵建辉这句话,杨雪莹的脸上马上就堆满了笑容。“现在的大上海四季瓜果蔬菜都新鲜得很,熬不住就多买点黄瓜茄子胡萝卜,实在不行就弄几个电动的,要是敢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要你的命。”

    “咯咯,人家的命早就是你的了,从那晚上在车上我就已经连命加身子一块儿给你了,你什么时候想要随时拿去。”杨雪莹搂住赵建辉就亲了一口,真想不到,都被人家收为地下夫人了,这女人怎么就能快乐的起来?

    等杨雪莹说了东西隐藏的地点之后,赵建辉转身要走,杨雪莹一把拉住他说道:“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仁厚。你这种性格坐朋友是好,但是在政斗中就有点不适合了,你能混到现在这个级别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咯咯,你也不要瞪我,我说的都是实话。记住了,要想斗过狐狸,你就要比狐狸更狡猾。要想斗倒政敌,你必须比政敌更卑鄙……”

    虽然对她的做人风格不是很赞同,但是她的一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一高兴,出门之后被二凤在耳朵边上一聒噪,不由得就伸手在她粉嫩的小脸上抹了一把。

    在手指抹上她小脸的那一瞬间赵建辉就感到了不对,于是再也不敢停留,快步下楼上车,坐进车里之后,手指上好像还有淡淡的余香呢。

    坐在车子里面,赵建辉拿出了电话正要给胡尊宪打电话呢,刚拿在手里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市委副书记、市长陈慧君打来的,从声音里面可以听得出她有点焦急的样子:“赵书记,你在什么地方呢?今天早上,市公交二公司停车场出口被客运公司的司机用14台大客车堵死,包括11路和19路9条线路的170辆公交车被堵在家门口,一辆也出不去。我和高市长几个人在这里做了半天工作了,但双方职工的情绪都很激动,很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的冲突,……”

    赵建辉心说我这都忙得七荤八素的了,公交公司和客运公司跟着凑什么热闹子?吩咐李涛去公交二公司之后,赵建辉还是拨通了胡尊宪的电话:“胡书记,你那边怎么样了?”

    “触目惊心啊,刘贵新和刘永志都交代了不少的问题,你要不要过来看看?”胡尊宪听起来有点疲惫,可能昨天晚上开夜车审讯刘贵新,没有得到休息。

    “胡书记,我这边还有其他的事情,可能还要玩一段时间才能过去,有件事情想提前和你通报一声,可能中央和省纪委也要下来,你还是提前有个准备吧。”

    胡尊宪一听就明白,赵建辉这边可能又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好的,我一定会配合好上级部门的工作。”

    车子还离着公交二公司的院子有一段距离就开不进去了,前面的路段几乎都被黑压压的人群挤得满满的,也不知道是两个公司的人还是看热闹的人群。

    赵建辉下车,一边往里走着一边听着旁边人的议论。

    “早上6点多来到这里都没有车……”

    “那时候人都排到这里了……”

    “今天上班迟到的人特别多,许多上学的孩子也都迟到了……”

    “就是啊,着公交公司和客运公司搞什么东西嘛……”

    “听说是市长也给堵在里面了,我就不明白了,咱们这政府样那帮子城管都是干什么吃的?平时对付老百姓凶的很,怎么碰到这事草鸡了?”

    “你们懂什么啊,客运公司的经理是人大代表,听说还是什么市长的儿子。”

    赵建辉一边往里挤,一边听着大家的议论,等到挤进去也基本上知道了一个大概原因。

    堵在公交二公司门口的车辆均来自另一家经营城乡客运业务的客运公司南城区光明客运公司。

    此次堵门事件的直接诱因,看起来是7月9日两家公司车辆之间的一起碰撞事故。但是实质上的原因却是因为,彭州市公交二公司11路和19路车经营的是彭州火车站到西林区的公交线路,而堵门的南城区光明客运公司经营的是彭州市南城区途径西林区再到西边的下张县的线路,两家公司在经营线路上有大约二分之一的线路是重叠在一起的。

    线路的重叠,使得两家公司在运营中屡次发生冲突。只不过,这一次的规模大了一点而已。在彭州市这样一个经济发达的工业化城市,公交车已经成了现在职工上下班,学生上学,市民出行必不可少的重要交通工具。仅仅是从早上五点钟到现在九点之间四个小时的时间,就有近五六万人的出行受到了影响,也就难怪有这么多人会堵在路上看热闹了。

    等到赵建辉走到公交公司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了堵在门口的十几辆大客车。市长陈慧君和副市长高建军、王金鑫、杨莉等七八个人正站在那里,在他们的身边挤满了脸红脖子粗的人群。

    “今早上我一来上班就看到他们把车子停在了门口,几辆车子交错着把大门堵得死死的。要不是我们领导让我们保持镇定,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的话,就他们这几个人根本就不够我们打得……”

    “你以为我们愿意在这里耽误时间啊,我们这也是被你们逼的,反正是吃不上饭了,干脆大家都没得吃。”

    “吵什么呢,你们经理来了没有?”别看杨莉也是个女的,说起话来倒是很有一股子气势。

    她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搭了话:“这事情弄不清楚之前叫谁来我们也不走,我们还找经理呢,他都欠了我们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可是你们这样堵着门不让公交车辆出来,市区多少人会受到影响你们知道吗?”杨莉对着那汉子说道。

    “这我们管不着,要是没有这么多人受到影响,你们这些大官也不会来和我一个小百姓磨牙的。我们的线路是通过县和市两级合法的审批手续审批的,我们在这个线路上经营已经两年了,经过我们驾驶人员的努力,以我们的优质车辆和我们的优质服务态度,赢得了广大乘客的好评。二公司对我们这个线路,早就心存嫉妒,他们已经走在路上故意碰撞我们的车辆都二三十次了,怎么也没见按你们给个说法儿?”这汉子伶牙俐齿,居然丝毫不惧杨莉这位市委常委副市长的头头衔,说的也自有他一番道理。

    赵建辉一听就笑了,心说你这么跟他翻旧账,没有三天三夜根本就不知道谁对谁非。等你分辨明白谁对谁错了,处理起来是不是双方就会心服口服?如果在不服气那怎么办?这么拖下去,过个十几天能弄利落就算是不错了。

    可是彭州市的市民能十几天不坐车么?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赵建辉只探进来一个脑袋,就大声的接上了那汉子的话:“谁对谁错我给你们断官司,但是今天你们必须先把车挪开。”

    “你……你他妈谁啊,这么多当官的都问不清楚的事情,你能够说得清?”那汉子很是不屑的看了看赵建辉,带着不满别过脸去。

    “赵书记,你终于来了。你看这事情咱们该怎么办才合适?”看到赵建辉进来,陈慧君好像松了一口气似地,杨莉对着他点了点头。

    高建军站在陈慧君的身后,就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咱彭州市就没有赵书记摆不平的事情,赵书记这一来我们可就放心了。咦,你的人马呢赵书记,像这样扰乱社会治安的违法分子就要抓一批狠狠的处理……”

    赵建辉看着他不由的就笑了起来:“高市长,我倒是忘记了,好像城市交通是你高市长分内的事情吧?既然高市长拿出了处理意见,我马上就打电话让人过来抓人。”他一边说着,居然真的拿出来电话:“李春辉,马上把你的人带到公交儿公司门口来,五分钟到不了我撤你的职……”

    陈慧君和杨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就有点不满的看了看高建军,都把目光又看向了赵建辉。陈慧君有点犹豫的说道:“赵书记,这样有点不妥吧,一个处理不好,是会激起群体性事件的。”

    “不怕啊陈市长,高市长肯定已经想好了办法处理,激起群体性事件咱们协助高市长处理就好了。”赵建辉的话还没有说完,高建军就已经把头摇得跟货郎鼓一样:“赵书记是政法委书记,还是市综治主任,也是市维稳委员会主任,这种事情自然是赵书记处理比较合适。”

    这一次,赵建辉根本就不再对他假以颜色,对着他冷笑了一声:“那你就闭嘴……”

    说完,赵建辉也不看高建军那张有点尴尬的脸,像猴子一样敏捷的攀上了一辆大巴车的车顶。“大家静一静,我是彭州市政法委书记赵建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