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546章 巧合而已

作者:深海游龙
    ()

    随着当兵的嘶声大喊,小石屋里面的枪声也停了下来,里面的人好像也感觉到了不妙,当兵的应该不是瞎喊胡喊才对。值当的么,对付我们这些人居然连大炮都拉过来了?

    可是,里面这些人心里也明白,屋子里面的这些人就算是不被大炮轰死,被大陆警方抓住依然是个死。

    根据大陆刑法的有关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屋子里面的这些人,不论怎么算下来都是一死,投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能活下来的算命大,活不下来的算自己该死。

    所以,在短暂的停火之后,小石屋的窗口上重新又响起了枪声。彭国栋不由得勃然大怒:“给我瞄准了,狠狠的打……开炮……”

    “嘭嘭……”随着隆隆的炮声,小石屋顿时成了平地,战士们齐声呐喊着冲了上去。经过一番搜素,最后在坍塌的墙角里面,总算是还找到了两个全乎人儿,其余的人都被炮打成齑粉了。

    涂雄赶到的时候,彭国栋已经清扫完了战场,正押着那一男一女两个命大的人下山呢。

    听到涂雄回报的情况,赵建辉也不由得苦笑,这个彭国栋还真的是个猛人,对付贩毒分子居然就动用了大炮。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反正那些人也死不足惜,死了就死了吧。“你们把人带回来,问问那个活着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最关键的一点是一定要问出来侬蓝到什么地方去了。”

    交代完了这一切,赵建辉就会了县委招待所,尽管不放心袁依依和二凤的病情,但是该做的事情自己还是要去做,招待所里面,市纪委书记郝南平还在等着自己呢。

    刚才在电话里面郝南平只是简单地把事情向自己汇报了一下,一个小小的临海县居然一下子被纪委带走了六个常委、十三个科处级的干部,这件事情自己听了都觉的心惊。随着案子的进一步审理,谁知道还能挖出多少人来?

    再动手的时候自己为了保密和抢时间,没有第一时间向自治区领导汇报,这个时候要是再不及时请示的话,那可就真的是目无领导了。但是,打个电话汇报和亲自去谒见领导,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去了。自己刚来道没有多长时间,就接连在南港市和临海县掀起了滔天巨浪,看起来,明天一大早还是亲自去南康面见领导汇报为好啊。

    回到宾馆,郝南平正在大厅的休息区等着自己。进了房间,杨丹丹临时客串服务员给两个人倒上茶水,赵建辉听取了郝南平的汇报,对他人提出的异地审理的想法很是赞同。案子有专案组的人办理,具体的细节赵建辉自然不会去干涉,但他同时也提醒郝南平一定要注意保密,同时也电话通知涂雄,让他挑选人带过来协助郝南平负责警卫。

    实在是没有办法啊,自己现在手里面能够使用的人太少了,也不得不借助涂雄手底下这些人。

    郝南平告辞之后,赵建辉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额头发愁,临海县抓了一批人,在新的班子问题上,赵建辉不得不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现在都已经凌晨三点了,明知道明天去见自治区领导,自己很是应该休息一下,以一个饱满的精神状态给领导留下好印象,但想想这些实际的问题,却怎么都睡不着。

    四点钟,市委副书记邵宁、组织部长胡琳琳也到了临海县,这一也注定是无法入眠的了。两个人连夜就到了招待所,找到赵建辉大家在一起开会研究这个事情。县委常委里面一下拿下六个人,这些位置邵宁和胡琳琳说没有想法那都是假话。不过看到赵建辉那张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两个人张了张嘴很么都没敢说出来。

    有关人事安排上面的问题,这三个人到了一起基本上就已经可以做个决定。所以,虽然市委第一副书记朱市长没在现场,赵建辉还是表示了要先确定临海县县委书记的人选,现在杨森在赵建辉的意思下主持两个班子的工作,这个是暂时过渡的意思。正式上任还是得等常委会的会议之后,组织部下文件才正式算数。

    确定县委书记人选的时候,赵建辉暗示了一下看好杨森,两人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在县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位置的选择上,邵宁和胡琳琳的分歧很自然的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党群书记,一个是组织部长,在用人的权利上不相上下,自然谁都不会被对方压下去。赵建辉也乐得看到这两个人互相之间争来争去,坐在一边淡淡的抽烟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听着两人争论。

    在边上旁听的杨丹丹倒是有好几次张嘴想说什么的,但是看了看赵建辉犹如老僧入定一般,还是强自忍住了没有张嘴。市委秘书长虽然也是市委常委,但是在人事权上面还真的没有多大的发言权。

    当然了,如果赵建辉有意让他发言那情况就属于例外了。但是现在看赵建辉的意思,怎么看都不像是想让她说话的样子。

    其实就算是争论的两个人的心事不在这两个位置上面,除了县委书记之外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位置呢,那就是有关县长的人选,赵建辉一直没有什么提议,还是因为他手底下没有人,听着他们争论来争论去,这个时候突然笑着说:“我觉得大家是不是征求一下本地同志的意见啊?毕竟县委书记和县长将来是要搭班子的。”

    这个话一出口,邵宁和胡琳琳就都一脸幽怨的互相看了一眼你,心说在两个正处级的人选上赵书记一个人全包了,咱们还争什么争啊,还是把心事用在那几个副处级的干部身上吧。

    他这么一说话,坐在一边一只不曾开口的杨丹丹就心里暗笑了一下,她认为赵建辉这是在照顾自己的意思。很明显,杨森是自己的本家叔叔,征求本地通知的意见那就是征求杨森的意见,杨森自己推荐上来的人难道还会和他对着干么?

    这么一来,今后的临海县也就是说完全交到杨森的手里面了,骚扰自己在副处级以上的认识上面没有多大的发言权,但是通过这件事情之后杨森能不感激自己?今后自己安排几个正副科级的小干部还是不成问题的。

    手底下跟着自己的人不少,要是都看不到一点前途的话,今后谁还会听自己的话?有一些人放到临海县来干一任局长,把级别提上来之后,今后的发展怎么样还不是要靠着自己?

    杨丹丹和赵杨森之间的关系是瞒不住眼前这两个人的,听到了赵建辉这话,邵宁和胡琳琳不约而同的就把眼神又转到了杨丹丹的身上,心说这个女人整天跟在赵书记的屁股后面瞎转悠,倒是看不出来啊,居然已经和领导的关系这么亲近了?

    按照他们的理解,就是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成了赵书记的人。这倒不是说她们就知道赵建辉和杨丹丹已经上了床了,而是认为在政治上杨丹丹已经彻底的倒向了赵建辉那一边。要不然的话,干什么赵书记会这么力挺这个女人?

    看着窗户外已经渐渐的发白,赵建辉站起身舒展了一下,淡淡的说道:“等天亮之后我要到区里去向领导汇报工作,你们留在这里坐镇,有什么事情及时电话联系……”

    听到这一次赵建辉不带着自己,杨丹丹有点幽怨的看了赵建辉一眼,胡琳琳却猛然说道:“赵书记您要去区里啊?正好我也回区里办点事情,来的时候是个邵书记一辆车子来的,您看能不能搭您的顺风车走一趟呢?”

    看到赵建辉轻轻地点头,胡琳琳就笑了笑说道:“我回房间收拾一下,天亮了咱们一起走。”

    杨丹丹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里已经把这个女人狠狠地腹诽了一阵子,心说胡琳琳你什么意思啊,看你笑的那狐媚的样子,是不是仗着自己年轻长的漂亮,要趁机勾搭我男人啊?哼,就算是你后搭上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喝老姐我的洗脚水?

    估计胡琳琳要是知道她这想法能气晕过去。人家胡琳琳还真的是家里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一下的,本来就已经定好了一大早出发的,哪知道半夜里接到了赵建辉的电话,让她连夜赶到临海县来,本来以为自己回不去了呢,哪知道赵建辉要去区里找领导汇报工作啊?不过是完全巧合,碰到一起了而已。

    求花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