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562章 咱是哥们

作者:深海游龙
    ()

    袁依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好好的说要上厕所,看守着她的那两个人就不方便跟着了,平常这个时候都是特护陪着她,包括解裤带什么的都是护士应该做的工作。

    偏偏,今天经常在袁依依病房的那个小护士有点事情,找了一个小姐妹换班,这个小护士没有什么侍候袁依依的经验,进了厕所之后她也知道不能解开这个病人的手,但是她在为袁依依解开裤子之后就站到厕所外面去等着,打算在袁依依方便完了之后在进去给袁依依穿裤子,哪知道等到她听着里面动静不对的时候,一进门就被袁依依抓住了脖子。

    等到负责看守她的苏乐发现里面的声音不多冲进病房的时候,那个小护士已经几乎被袁依依掐了个半死。苏乐他们两个大男人,还是费了不小的工夫,才从袁依依的手下救出了小护士。那个倒霉的可怜护士妹妹,直接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等到赵建辉感到的时候,袁依依的双手已经又被绑了起来,对于发生的事情她却是一无所知,安安静静的坐在床沿上,看到赵建辉带着一群军官进来,袁依依还很是兴奋的站起来给赵建辉打招呼:“呀,你可来了,我都快憋死了,人家都说了我没病,偏你就非要让人家留在医院里。我不管了,我今天就要跟你出去,人家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刚才我让杨婷婷他们去给我办出院手续,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么老半天都不见回来。”

    赵建辉知道,杨婷婷那些人现在是不敢呆在袁依依身边的,只要是她们在,袁依依就会闹着要出院,这些人都是她的下属,哪里敢出言劝说她留下来?也只好一个个答应着,躲出去转圈子。

    “乖啊,依依不要吵,咱们再在医院里观察几天就出院。”赵建辉拿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展开哄字诀,幸好袁依依只要是见到他,就会安心一段时间。

    抬手叫过苏乐,赵建辉问了问情况,这才知道袁依依居然把一个小护士几乎掐死。但袁依依本神就是病人,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也只能让苏乐先打听着点,等那个小护士没事了,一会儿自己过去给人家赔礼道个歉。

    “你这位小朋友得的是什么病?”等到赵建辉安抚住了袁依依,肖长荣就把小赵建辉拉到了一边,低声地问道:“这是什么怪病还需要绑着手?要不要转到我们军区医院里去看看?哪里的大夫还是很不错的。”

    赵建辉听了不由得就是一阵犹豫,心说这边华侨医院的医疗水平据说就已经不低了,自己对岭西所有的医院已经不抱什么信心了,只等着过了这几天,把临海县的事情处理一下就带着袁依依去京城的医院看看去呢。

    可是,肖长荣这也是一番好心,自己要是拒绝的话,说不定这老家伙心里就会有什么想法。再说了,多一家医院看看也许就有点希望呢。但是,现在临海县和市局的这两起案子,实在是让自己走不开啊。所以,听了肖司令的话之后,赵建辉就有点为难的说道:“能去军区医院看看当然是好了,可是我这边实在是太忙,现在也走不开,还是过两天再说吧。”

    “赵书记,按年龄我应该叫你一声老弟,你要是看得起哥哥,那就不要和我说这种见外的话,军区医院不就是咱们自己开的么,有什么事情老哥还不能帮你办了?我那老婆子天天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要是袁小姐需要住院的话,正好给她找点活干。要是不把哥哥当外人,你尽管放心就是了,现在就让袁小姐跟我走。从这里到南康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有空了你过去看看,可也是方便得很呢。”

    “这样不太好吧?”一方面是自己抽不开身,另一方面是不想耽误袁依依的病,肖长荣说的话还真的很让赵建辉动心,不过考虑到自己和肖长荣毕竟是刚刚认识,就这么把一个极具危险力的病号交给人家,是不是有点太不像话了?

    “好了,就按我说的办,你要是再见外的话那就是不把老肖当朋友。”肖长荣往后退了一步,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赵建辉也只好苦笑了一下,对肖长荣说道:“那……那可真的是太麻烦肖司令了。”

    “哎,这就对了嘛。叫什么肖司令啊,今后叫哥哥,我看到你就觉得咱们哥儿两个有缘,今后再把我当外人我和你急。”肖长荣心满意足之后,马上大手一挥:“那个那个王子泉,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让医院办理出院手续……”

    赵建辉这边就又走到了袁依依的身边,对她说要再找一家医院去检查一下,只要人家答复说没病就不用再住院了。袁依依嘟着嘴似乎显得很不高兴。但是为了不再住医院,她还是很勉强的答应了赵建辉:“那你说话算数啊,只要人家大夫说不用住院了你就赶紧去接我,我可不想每天住在医院里,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也看不到你的人在哪里。”

    现在袁依依说什么赵建辉肯定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儿,又安排苏乐等人留下来两个人照顾二凤,其他的人都跟着过去。

    等到送走了依依不舍得袁依依,赵建辉趁着这个机会又走进了二凤的房间,却看到这丫头正没心没肺的坐在病床上,往自己洁白的指甲上涂指甲油呢。

    看到了赵建辉,二凤赶紧坐直了身子:“我这什么时候能好啊,简直都闷死我了。”赵建辉坐在她身边,看了看她抱着纱布的那条腿问道:“大夫不是说了么,再有三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只要你不做大的活动,在家养几天就全好了。”

    “唉,你和医生简直就是一个腔调,这话我都听了三四天了,真是要多烦人有多烦人。喂,一会儿你让人把我的电脑送过来好不好,我都快给憋疯了。”

    赵建辉就伸手拍了拍二凤的小脑袋,呵呵笑道:“行,咱们二凤既然说了那还有不行的道理?不过你的注意休息,不能成业的上网打游戏。”

    “什么啊,那种小儿科的玩意我才不玩呢。”二凤嘟着嘴说了一句,就笑嘻嘻的对赵建辉说道:“刚才我给大凤通电话的时候,凌云姐也在呢,我没给她说我受伤了,你也不准说出去啊。”

    赵建辉就很满意的笑了笑:“是啊,我也一直想叮嘱你呢,她们离得这么远,听说了肯定要飞过来看看你的,心里还不知道会怎么着急呢,还是养好伤再说吧。”

    下午,赵建辉安排杨铭给二凤送去了一台电脑,自己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文件,脑子里面还不住的想着袁依依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军区医院,是不是能够查出她那种怪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可是直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也没有接到肖长荣打过来的电话,赵建辉又不好意思打电话去问他,那样倒显得是自己不放心似得。

    除了这一件烦心事,对最近的局势,赵建辉还是满意的,尤其是经历了今天上午常委会上的较量,肯定各种版本的谣传已经在南港市个部门已经传开了。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各委办局的头头们肯定今晚上睡不好觉了,对市里面权力角逐之后带来的变化,每个人都会在心里算计着小九九。

    官场上,站队永远都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但是不站队的官员,如果想安稳的坐稳自己屁股下面的那张椅子,还真的好难。

    不过,让赵建辉感到奇怪的是,每天都要在自己面前转悠几趟的杨丹丹,一个下午却没有见到人影儿,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呢。

    等到快下班的时候,让他奇怪的是居然接到了沈中兴的电话,很明显听着他的声音显得有点粗重,和自己打这个电话,估计沈中兴鼓了一天的勇气了吧?

    赵建辉就笑了笑,主动问道:“怎么了沈局长,是不是案子有了什么新的进展了?”听到赵建辉声音里透着亲切,沈中兴这才算是放了一半的心:“赵书记,我,我想请您吃顿饭,到时候再详细的向你汇报案子的情况,您看可不可以?”

    如自己所愿,其实赵建辉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一天了。从常委会上沈中兴的常委、政法委书记没有通过就知道,沈中兴很有可能应该会打这个电话邀请自己。

    赵建辉故作沉思的捏着电话,过了两分钟才轻轻地说道:“简单点,你安排吧。”

    几乎听得见沈中兴都要喜极而泣了:“是的赵书记,您就放心好了,我坚决按照您的指示去办,城北区的天衢苑,我马上就过去安排。”

    有幸能邀请市委书记吃饭,放在那一个局委办头头脑脑的身上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赵书记来了南港这么长时间,可还从来没有吃请过呢,沈中兴心里激动也是有情可原的。

    求花求票,月底了,各位老大大力的顶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