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634章 好好想想

作者:深海游龙
    ()

    “谢谢你,谢谢赵书记。小明和我爸爸还有李红军那些臭男人象躲瘟疫样的躲着我,只有你不嫌弃我还对我这么好。谢谢你,谢谢……”沈萍站起身跪下来,给赵建辉磕了一个头。

    “别说了,李红军那些人我会处理的,什么都不要想,先把病治好了再说。”赵建辉虚抬了她一下,让她站起来。

    “恩!我什么都听你的赵书记。他办的那些事我都记在这小本子里,有他为领导找女人的,也有他从招待所账上往外拿钱的记录。我现在就教给你,你看看能不能用的上?”沈萍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黑皮的日记本放在了桌子上。

    “嗯,你先去医院吧,我看看再说。”赵建辉微微点头,没想到这个女孩子还有这么深的心机,居然早就防着李红军,给他记了黑账。

    看着她走出去,赵建辉就变了脸色,紧紧的地盯着孙立云。“老大,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么个情况啊,你不要生气,我这就把本子拿到医院里取消消毒然后再给你送回来……”孙立云知道赵建辉为什么这么瞪着自己,赶紧找了一个方便袋,把沈萍放在桌子上的本子装了进去,落荒而逃一样的出了门。“好,我先下楼了,沈萍还在等我呢,她不知道怎么去医院。”

    这混蛋,这是故意的恶心自己啊,溜走了还提什么沈萍的名字。赵建辉伸手抓起电话打给了前台:“马上派人过来,把房间里的沙发桌椅全换一遍,然后再给房间彻底消毒……”

    下午一上班,赵建辉就把郝南平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郝南平翻看着沈萍的那个小笔记本,这里面详细记录了李红军违规支出的每一笔钱,以及给县里领导拉皮条的肮脏交易。再结合刚才赵建辉最先交给自己的那一摞材料,事情的主线应该说是很清楚的了。这样的案子其实已经不用再调查,不过是带着人直接过去抓人就行了。

    于是,郝南平冷冷地笑了笑,说道:“赵书记,你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李红军之流肯定不算什么,但是南港刚刚经历了连番震荡,这才刚刚过了不到两个月,要是再爆出上江县的案子,那外界会怎么看南港市委市政府?老百姓会怎么议论政府官员?赵书记是不是想把这件事情曝光?这都是郝南平需要考虑的事情。

    既然赵书记把自己叫了来,并且给自己看了这些材料,那就已经代表了赵书记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按照赵书记一贯的性格,这件案子肯定要查的,但是怎么查,查到什么程度,这就需要自己问明白赵书记的真实意图了。

    合上笔记本,郝南平从兜里掏出烟来,正准备扔给赵建辉一支,赵建辉已经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烟扔给了郝南平:“抽这个。”

    “特供的中华,在外面可是买不到的。”郝南平笑了笑,把自己的烟放回口袋,撕开包装拿出了一支烟点上。

    看着袅袅的青烟升腾,郝南平往前探了探身子,思索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赵书记,还有一个情况,因为时机不到,我也一直没有向您汇报。是这个样的,七年前中纪委的同志转给自治区纪检委一封实名举报信,举报盖世才不仅贪污受贿金额巨大,还谋杀了向上级反映情况的上江县审计局审计科的倪云海科长,举报人就是倪云海的妻子张美云。”

    “当时,自治区纪检委就派出了工作组进入上江县调查这个案子,那是我还是纪检监察一处的一个小小的副科长,也是工作组的成员之一。本来认为举报材料中指名道姓有目击者、有人证,这个案子还不很好解决么?可谁知道等我们到了上江县之后才知道,张美云居然在前一天得了精神病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她信里提到的那些人证根本就不承认知道这么回事。当时的工作组领导认定张美云是因为丈夫死亡精神错乱胡乱写信诬告领导,但张美云属于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草草结案,工作组也就无功而返。”

    “你肯定还有其他的发现吧?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说的。”赵建辉抽了一口烟,看着郝南平说道。

    “是的,我亲自去见了张美云,从我的感觉上来说,我不认为她是精神病患者。可是,当时县、市、自治区三级医院的鉴定清清楚楚的摆在那里,我没有能力推翻。我也亲自询问了张美云信上提到的那几个证人,其中就有现在的周副县长和你刚才说的这个李红军。他们躲闪的眼神告诉我,说谎的是他们,不是张美云。但是,因为主要领导已经定性,我没能够坚持我的立场和原则,所以到现在那件事情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深埋着,就像一根刺一样,有的时候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心口疼。”

    他大口地喘着气,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看着赵建辉苦笑着说道:“今天,我把这句话说出来轻松多了,但是我说这些话的意思,却并不是想给自己开脱,而是我想让你明白,当时自治区纪委书记就是现在的吴主席……”

    听到郝南平这么说,赵建辉的脑子不由得就轰然一声,很多问题时不需要在深一步说的,郝南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该提醒的人家已经给自己提醒了,下一步自己想怎么做,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谢谢你,南平书记。”赵建辉又点上了一根烟,咬在嘴里,身子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慢慢的眯缝起了眼睛。

    这个案子居然牵扯上了吴主席,南港市要查的话,肯定会遭遇到不小的阻力。别看这段时间吴主席那边偃旗息鼓什么事都不做的样子,但是当他发现有人影响到他自身利益的时候,他还是会像一头雄狮一样张开尖利的牙齿。

    像他这个级别的人能力有多可怕,看看现在的自己就已经可窥一斑了。在南港市,自己的话几乎没有一个人干违背,几乎没有一件事情是自己铁了心办不下来的。在整个自治区吴主席的能量比起自己在南港的能力,是只强不弱的。

    到底要怎么办?你好我好大家好,抬抬手也就过去了,可是,这种事情自己能办的出来么?要真的是那样的话,赵建辉也就不是赵建辉了。

    原来,自己把郝南平叫过来,还想着按照程序走,先从这个李红军的身上开刀,一步步的查上去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办法行不通了,这些人的利益捆绑得太紧,一点动了之后,其他的各个点就会跟着动起来,到那个时候事情混论的一塌糊涂,上面再有人发话,或者做点小动作,可能老虎打不倒之前武松就被别人挤走了。

    李红军从招待所拿的钱,沈萍笔记本上笔笔有记录,两年的时间居然巧借各种名目挪用了八百万之巨,这些钱不用说得有近一大半是盖世才用了,要不然的话不用别人,盖世才就早把李红军收拾了。

    这才是一个招待所,其他的单位呢?只怕全县只要是有点钱的单位都少不了这么做,不然这些小头头们屁股下面得位置怕是坐不稳。盖世才贪污肯定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但自己如果顺着这根线查起来,没有三个月五个月的根本就弄不清楚。

    自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吴成浩那样的老油子也不会给自己这么长的时间的。自己这边要么不动,要动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一招致命,让对方没有反击的机会。

    “好!现就这样吧,我再好好想想。”本来还想叮嘱郝南平不要向任何人泄露今天的谈话内容的,但是想想人家是老纪检了,不该说的话绝对是不会说出去的,要是他认为应该向谁汇报,你就是叮嘱他不说,他就真的不会说出去吗?

    “我知道保密原则,请领导放心!只是上江县的领导班子里多数是盖世才的心腹,工作开展可能会有点难度,不管您打算采取哪一种方式,我都会坚决执行市委的决定。”郝南平站起身来,没用赵建辉才说什么,他自己就先表了态。

    “正是因为有难度,所以我才要好好的考虑。你放心吧,到时候少不了你这个铁面包公忙活的。”眼看着郝南平从自己房间里出去,赵建辉摸出了电话,压低了声音道:“孙立云,采取第二套方案,现在就开始行动。”

    放下了电话,赵建辉又让林岩通知高洁到他办公室里来一趟,这才站起身,走到窗户前面松泛了一下身子,长长的透出了一口气。

    这活真他妈够累的。不是身体累,是脑子累,是身心俱疲。

    没多长时间,穿着一身灰色职业套装的高洁就敲门走了进来:“赵书记,您找我?”

    “高局长啊,请做吧。”赵建辉看了她一眼,笑着让她坐下:“这段时间经常往临海县跑,是不是很辛苦啊?”

    高洁不知道赵书记因为什么十万火急的把自己叫来,开口就表示关心,有的时候,上级领导的关心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受的。

    一边想着自己这几天是不是办了什么让领导反感的事情,高洁一边笑着说道:“谢谢赵书记,跟着赵书记干工作,我们这些下属浑身都是劲,我不觉得累。”

    “呵呵,对你这两个月的表现我是很满意的。不过,做什么事情都要充分发挥手下人的积极性,常言说得好啊,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还是要发挥招商局班子的集体战斗力。嗯…说说看,要是现在我让你离开招商局,你们局里的工作谁能顶得起来?”对于高洁拍过来的一记马屁,赵建辉结结实实的笑着领受,顺口一句话几乎就把高洁吓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到底干什么事情了啊我?怎么赵书记要免我的职?

    求花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