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974章 财政厅长很风流

作者:深海游龙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赵建辉带着相关部门的人员走遍了棚户区的角角落落,饿了,就在路边啃一口干粮,渴了就站在树荫下喝口水,新来的省长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让他有些想不到的是,自己让人把杨小利抓进去七八天了,可是那个扬大利却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这件事情显得很反常呢。

    现在,实地考察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赵建辉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推动省政府出台几项针对棚户区改造的政策,他把这个工作交给了王云翔,这也是考验这个同志工作能力的时候。

    赵建辉却是带着夏春兰和李文,开始了对省直各部门的走访,他把第一站就放在了财政厅,毕竟接下来棚户区的改造进入实施阶段,不知道自己口袋里面有多少钱可是不行的。

    一直等到车子快开进财政厅的大门了,赵建辉这才想起来,好像财政厅的戴厅长还一直没有到自己办公室去汇报过工作呢。

    自己上任都快半个月了,没登过自己自己办公室房门的省直机关一把手很少,这个戴振国就是一个。

    想到这里,赵建辉不由得就笑了笑,轻轻的对开车的孙立云说道:“立云,停车,我和李文走着进去。”

    孙立云笑了笑,马上就在门前停住了车子,坐在赵建辉身边的夏春兰的脸却微微变了一下。领导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她立刻就明白了过来。那天从赵省长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她结合着恰巧碰到梁凯峰书记进办公室这件事情想了很多。就在第二天上班之后,她的态度就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几天在领导面前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但赵建辉却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脸上的神态依然还是不冷不热的。

    想想自己的老公可也是财政厅的常务副,领导这么进去,摆明了就是来找事儿的,难道说自己表现的还不明显,让领导对自己有看法了?

    就在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赵建辉已经打开了车门子下车:“夏秘书长你人头熟,就不要跟着我一起进去了,晚十分钟吧……十分钟之后你再进去……”

    赵建辉一边说着,居然回头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听说你们家那口子也是在厅里上班是吧?不知道今天在不在办公室呢?”

    夏春兰看着赵建辉那张好像满含深意的笑容的年轻英俊的面孔,心里不由得就晃了一下,心说赵省长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赵建辉和李文走进了大门,夏春兰居然还在盯着他的背影思索。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孙立云就不由得摇了摇头,回头笑道:“秘书长,我下车抽根烟……”夏春兰记得,这家伙当着赵省长的面,也是干在车上抽烟的啊?

    看看已经下车的孙立云,夏春兰心里好像有了点顿悟,她飞快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爱人的电话:“守业,你在办公室的吧?嗯,你不要问为什么,赵省长现在已经进了财政厅的大门,估计现在应该已经上楼了,好了,就这样吧……”

    头在年轻的赵省长门下,这件事情两口子也是在床上已经商量过的,接到自己的电话之后,丈夫秦守业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赵建辉带着李文,两个人溜溜达达的就进了财政局的办公楼,在外人看来,这两人就是来办事的小办事员,怎么看都没有一点省长和省长秘书的气势。

    秦守业接到了老婆的电话之后,马上就从椅子上面蹦了起来,自己这都五十多岁了,现在才是个常务副,级别还没有老婆的高呢,要说他心里没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自己在上面没有什么过硬的关系,老婆在省政府当秘书长,现在倒是很认识几个人,可是秦守业这人还有个怪脾气,就是大男人思想严重,再加上他老婆人长的漂亮,要是通过老婆的关系让自己上进的话,就算是打死他他都不会同意的。

    所以,尽管夏春兰在政府里面很有权势,秦守业却没有想沾老婆光的意思。一步步的熬起来,到现在他才是个常务副。

    可能就是因为夏春兰的原因,原来还对自己不错的一把手戴厅长在老婆坐上省政府秘书长的位置值之后,却突然对自己生疏起来,见了面笑脸还是那个笑脸,可是却慢慢的把自己这个常务架空了起来。尽管自己还是常务副厅长,在厅里面却什么事情也不让自己出头,什么事情也不让自己去管。

    新省委书记上任之后,戴厅长据说又靠上了张书记,凭着感觉,秦守业觉得自己这个位置已经有点危危可及。

    在床上和老婆说起来,秦守业才算是明白,原来戴厅长这是怕自己借助老婆的权势危及到他的位置,架空自己,然后再一脚把自己从财政厅踹出去。

    这么一来,秦守业也犯了牛脾气,我本与世无争啊,干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呢?谁个人是什么东西谁还能不知道?你一个不懂业务的人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难道说你自己不明白?要真的容不下我,那我还就是要在你眼里插钉子,就算是恶心你我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撵走的。

    所以说,秦守业平时上班也就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喝茶看报纸,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心说我不犯错误你能把我怎么着?

    他这么一来,戴厅长还真的不好找他的麻烦,不过,一个常务副落到没人理的地步,秦守业这心里也够失落的。所以,当这几天老婆和他商量着需要找个靠山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像以前那样坚决反对,而是让夏春兰看准了形势在出手。

    也许,现在年龄已经到了这岁数,也不会再想着老婆能和别人怎么样了吧。

    秦常务副厅长站起身来,倒背着手出了房门,这个房间里面转转,那个房间里面看看,见到他的人全都觉得奇怪,心说今天太阳没有打西边出来吧,秦厅长怎么走出办公室来了呢?

    “那个谁谁谁,你这是干什么呢,上着班玩什么QQ游戏?马上给我关掉……”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看到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从自己的身后走过来。他是有心人,政府网站上赵建辉的照片已经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回了,一看到那个大个子,他就认出了这就是新来的省长赵建辉。

    真是气死人啊,人家这年龄就已经是省长了,自己着一头白发都长狗身上了。还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同志,你们是干什么的?要是招人的话在一楼传达室登记,打电话预约,这可是财政厅,不能随便乱逛的……”说这些话的时候,秦守业心里也在打鼓,对面这个人可是一省之长啊,可别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真的惹得他生气了。

    赵建辉就笑着看了看他,没有理会他的问话,反而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财政厅常务副厅长秦守业,我们这都正在工作,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应该说明白,该找哪个部门办理我让人领你们去……”秦守业装的挺像,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赵建辉似的。

    “哦,原来是秦副厅长,我是赵建辉。”赵建辉一边笑着,一边伸出了手。

    “赵建辉?哎呀,原来是赵省长,您好您好,您看我们这也没接到通知,真是不好意思啊?”秦守业知道自己不能再装了,赶紧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握住了赵建辉的手。

    “没什么的,我就是来顺便看看,你们戴厅长在不在啊?”赵建辉一边说着,一边对着肃静站起来的人摆了摆手:“大家辛苦了,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不要因为我影响了工作。秦厅长,咱们到戴厅长办公室去,不要在这里影响影响大家办公。”

    “是是,请您跟我来,戴厅长的办公室在楼上呢……”秦守业一边说着,一边恭敬的在前面领路,引导着赵建辉和李文两个人上楼。

    跟在秦守业的身后,找到挂着厅长的办公室。秦守业敲了敲门,里头没动静,又敲了敲,还是没动静。

    赵建辉就问道:“可能戴厅长不在吧,那咱们到你办公室里去……”就在赵建辉打算转身的时候,里头有人说话了。

    “敲什么敲啊?进来……”里面的声音有点尖锐,有点像太监似的感觉。

    赵建辉推门进来,看见一个戴着眼镜,面目消瘦的中年男子,正在电脑前不知道忙着什么?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两眼含水,两腮桃红的年轻女人。也许因为时间紧张的原因,那女人胸前的衣服才扣了两个扣子,里面淡青色的毛衣还没有放到位。

    看到是秦副厅长领着人进来,那男人有点恼怒的看了一眼赵建辉,显得不快的说道:“老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难道不能打个电话说声?”

    求花求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