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1134章 什么东西

作者:深海游龙
    ()

    看了眼左艺璇,赵建辉就笑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三宫六院?那可是有着森严等级的,我的情人之间不管身世如何,可都是平等的。你真的不在考虑一下么?”

    左艺璇就白了赵建辉一眼:“太子爷这架子真是大得很呢,想别人做你情妇语气都这么霸道的,跟施舍一样。你说我能接受么?”接着,左艺璇又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咱们今后会怎么样呢,真愁人!要不,你给我留一点时间,看看我能不能把你忘记了?”

    原来没发生这种关系的时候都忘不掉,现在发生了这种关系反而就能忘记了?赵建辉看着一脸认真地左艺璇,心头就有些无语。想说什么,终于只是笑了笑,左艺璇扔在外屋的手机突然滴滴滴的响起来。左艺璇想挣扎着下床,赵建辉已经跳下去把手机给他拿了进来,低声道:“林炫铃打进来的,你上面显示她的号码……”

    左艺璇拿出来接通,话筒里是女孩子有点惶急地声音:“璇璇,我蕊蕊啊,赵建辉还和没和你在一起?”听得出来,严蕊蕊的声音有些惶急,有些紧张。

    “是严蕊蕊,她找你的……”左艺璇压低了声音说道。赵建辉就道:“蕊蕊,她有事?”

    左艺璇就把电话递给了赵建辉:“给,你自己问他。”但是,赵建辉刚把电话接过去,左艺璇又急着往回抢,她的声音压得很低,有点娇羞的说道:“不行,你一接电话,她就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知道什么啊,咱们本来就是在一起嘛,这有什么好……”赵建辉说到这里也反应了过来,左艺璇不是怕人家知道了她和自己在一起,而是怕被严蕊蕊知道了他们两个人刚才的事情。

    但是,电话里面,严蕊蕊却急吼吼的道:“左艺璇,赵建辉在哪里啊?你告诉他,赶紧叫他到六楼来,我怕林炫铃要吃亏……”

    赵建辉问:“吃亏?怎么回事?”

    “呀,是你啊?我给你说啊,你别问那么多,赶紧的上来,出大事了……”严蕊蕊一听接电话的就是赵建辉,还以为他依然在下面的迪厅里呢,虽然有点奇怪两个人怎么能跳舞跳这么长时间,但是也没有想到赵建辉和左艺璇已经离开了金地,更想不到这两个人离开之后,居然发生了那么复杂的事情。于是,就催促赵建辉赶紧的上六楼。

    赵建辉一听就站了起来,对着话筒说道:“我现在已经不再金地了,我现在赶过去,最慢也就是半个小时,你们等着啊。”

    赵建辉却没有听到,那边严蕊蕊在他挂机前说的一句话:“半个小时啊?我的天啊,那黄瓜菜都凉了……”

    左艺璇却微微蹙眉,有点生气的说道:“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刚才都说了不要你接电话的……”

    女人啊,生气起来真是不了理喻,但是左艺璇生气的样子去很是好看。赵建辉就哦哦了几声,心说不是你给我电话让我接的吗?现在又怨我接电话了?“那好,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就回来,你身子不方便就不要动了,躺在床上等我给你带晚饭回来。”

    “不要……”左艺璇大叫了一声,猛然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太强烈了,又低了头说道:“你不要回来了,谁知道你晚上还会不会发疯,我可真的受不了……”

    “不让我回来啊,那你就跟我一起去?”赵建辉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艺璇就抓起一个枕头砸了过来:“跟你去个大头鬼啊,我这样儿走能的动路不?快点走吧,嗦,记得给我把门关上……”

    看看左艺璇那娇慵的样子,赵建辉也不由得嘿嘿直笑,穿好了衣服带上房门飞快的下楼,可不知道林炫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晚了才好。幸好,从他现在住的翠湖嘉苑道金地都是主干道,顺着长安街一直到建国门的方向走,然后再往南一拐弯就到了。

    夜幕下的金地灯光璀璨,一楼是迪厅,二楼是酒吧、三楼是歌厅、四到六楼是中西式餐饮区,中餐、东洋料理、糕点、甜品、西餐应有尽有。严蕊蕊说的六楼是西餐厅,从一上楼梯就全是西式的装修风格,推开门进去则显得环境优雅,小提琴的音乐声若有若无,正是那种静心可以欣赏,谈话又会完全忽略、最令客人舒服的程度。

    一般的西餐厅是没有包房的,但是赵建辉站在餐厅里面看了足足有一分钟,也没有看到林炫铃和严蕊蕊在什么地方坐着。

    赵建辉正瞪着眼睛寻找,却见严蕊蕊从一蓬绿色的植物后面转了出来,离得老远就对赵建辉招收:“喂,你站那里干什么啊,快点过来啊!”

    整个餐厅里面有不少的客人在吃饭,但是却很优雅很安静,被她这一嗓子惊扰,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放在了严蕊蕊的身上。

    今天的严蕊蕊身穿着一套黑色的长裙,脚上穿了一双带着闪亮砖石的凉鞋,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她的脸型容貌本来就有着混血基因,站在这种地方倒显得高贵大方,与周围的环境相得益彰。

    赵建辉见到严蕊蕊,这才松了一口气,刚要同她打招呼,严蕊蕊却冲过来一把拉住了赵建辉:“快点,快点,晚了就真的来不及了……”

    严蕊蕊的小手微冷,抓着赵建辉的手一路小跑,转过了那一排当做隔离墙的绿色植物,赵建辉才知道原来后面还有一条长长的通道,在这个通道的左侧,则是一个个或离得近,或隔得远的包间房门。

    西餐厅原来多没有包间,但是在国内开西餐厅,不入乡随俗,又怎么能真的把生意做得起来?

    赵建辉一边跑着一边问严蕊蕊:“你跑这么急干什么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有个混蛋难为玲姐,想逼着玲姐做他情人呢……”严蕊蕊气愤愤的说着,脚下却没有片刻停滞。

    赵建辉的眼睛就盯在严蕊蕊黑色吊带裙展现的性感火辣地身材上,凝如玉脂地脖颈香肩,曲线迷人的锁骨,裙下雪白地小腿,黑色坠花高跟凉鞋,这样靓丽的混血女郎委实令人垂涎三尺。就算是出什么事情,也不会放过你才对吧?怎么就有人把矛头只是对准了林炫铃呢?

    在包间的门口,赵建辉就听到了里面的人说话的声音:“林小姐,你可拖了不少时间了,也不知道你那个能替你做主的‘好朋友’来了没有?也不是我姚建在这里说句大话,在京城你随便找人来,就算是四大公子其他的三位全来了,他也的给我这个面子……”

    “来了来了……你吹了半天牛,可不知道再找个面前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本事?”一脚跨进门来,严蕊蕊地介绍令赵建辉就是一阵头痛。四大公子?不就是名满京华的四大纨绔么?开始的时候刘丰算一个,后来刘丰在自己的规劝下改邪归正,他弟弟刘军就又顶起了他的名头,补齐了四大纨绔的人数。

    其余的三个人,好像张家的张峰算一个,他爷爷是张老爷子,他爹是西川省的省委书记,不过那小子多次被自己修理,后来又被自己头进了监狱,估计现在就算是出来也嚣张不起来了吧?

    排在第三的那个人应该是董副总理的孙子董俊刚,他爷爷是副总理,伯伯是中铁集团的董事长,自家老爹在监察部也是正司局级的干部。

    这三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弟,另外的两个不是被自己修理的很惨,就是被自己吓跑了胆子见了面就喊哥哥,但是四大公子里面的最后一个人赵建辉却没有见过,但是据听说,好像就是一个叫做姚建的人。

    这个人的母亲是王副总理的独生爱女,他的父亲在西北某省当书记,母亲在宣传部任职,但因为他们家只是一个副总理的外戚,所以就被排到了四大纨绔的最后一位,实则其家庭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

    但要说起四大纨绔本人来,据说前面的那三大纨绔,全都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人狠毒。真是没想到啊,自己还真的是和这么几个东西有缘,今天包间里面要真的坐的是哪个姚建,自己可就和四大纨绔全都见过面了。

    想一想,自己这种际遇,可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晦气?

    偏偏,刚才严蕊蕊介绍自己的时候,不亚于就是直接替自己下了战书,而林炫铃见到自己进来,更是惊喜的站起身,有点激动的说道:“你来了,我……我被人欺负死了……”

    这般情景,分明就是小情人在向自己的爱郎撒娇,房间里面,孟清思苍白着脸坐在那里低着头,姚军一脸得意的看着刚刚走进来的赵建辉,和他挨着坐在一起的那个人看上去大约合赵建辉的年龄差不多,穿着一身的名牌,脸上挂着淡淡的冷笑,一双鹰隼一样的眼睛紧盯着赵建辉,心里面充满了警惕,但话音里却是一副很是不屑的语气:“什么东西,我根本就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