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1363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作者:深海游龙
    ()

    在去机场的路上,赵建辉一连打出了十几个电话,自己一个人过去无异于瞪眼的瞎子,还是要有耳目才行的。

    周婉怡、涂雄、陈武……乃至于二伯刘宗诚、南粤书记李春明、岭西区主席张铮、南港市市委书记邵宁、军分区司令员蒋继明。

    给周婉怡打电话,他是要借用国安的力量。给涂雄和陈武打电话,则是他们在另一行里面有着警方难以企及的渠道。打给二伯,是请他给南粤军区联系,派一架直升机在南粤机场等着自己。打给李春明和张铮、邵宁、蒋继明等人,则是提前打个招呼,现在可能用不到他们做什么事情,但是万一有事的话,不至于让人家当地的父母官说自己打上门去欺负人。当然,对于后几个人,他就不可能说的很详细了,只是说自己有事情去南港。

    大雪初晴,机场的航班刚刚恢复正常,赵建辉赶到之后也没有耽误多长时间就上了飞机,到了南粤的时候,机场里面李春明和南粤军区司令员郑显龙早就在里面等着了。

    “建辉同志,从南粤到南港的直线距离不到900公里,我的飞机已经加挂了副油箱,保证在第一时间把你送到……”郑显龙握着赵建辉的手说道。

    “谢谢,等我办完了事情,回来的时候在向你们二位致谢。”一点儿都没有耽误时间,赵建辉就在机场和李春明等人说了几句话,就坐上了给他安排好的直升机。

    北方的天空已经是严冬季节,而南粤这边的人还只穿着衬衣单裤,了不起也就是在一早一晚的时候加件外套。机场里面一些登机的一些爱美的女士,现在还穿着风衣短裙,依然露着大半截子白花花的大腿。

    赵建辉现在可没有心思看这些风景,直接上了飞机起飞。即便是这样,等到赵建辉赶到南港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钟。

    当他抱着衣服迈步登上付迪家门前的台阶时,黑暗中猛然窜出来三四个人,为首的一个低声喝问道:“站住,干什么的?”

    赵建辉站住身子,看了看那些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沈中兴让你们来的?”那人微微一愣,看着赵建辉问道:“你认识沈书记?”

    “哦?沈中兴现在是政法委书记了吗?那南港市的公安局长现在是谁了?郭向前还是罗小勇?”这两个人都是原来他在南港当书记的时候公安局的副局长,沈中兴现在既然当了政法委书记,最大的可能也就是这两个人接任局长的位置了,所以赵建辉才会这么问。

    那警察一听赵建辉不仅仅认识沈中兴,好像也认识现在的局长和政委,就更是疑惑的盯着赵建辉又很是仔细的看了看,越端详就越是疑惑的问了一声:“您是……您是不是赵书记?”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付迪住的门前居然没开灯,借着远处路灯的光线,实在是看不大清楚。那人不敢把握的反问了一句。

    赵建辉就笑了笑:“你认识我?”他这句话,无疑就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人愣了一下,啪的立正就要打敬礼。赵建辉赶紧制止道:“还是不要了吧,你这不也没穿警服嘛。是不是你们局长让你们几个人守在这里的?你们现在全部都撤回去吧……”

    “是……啊不行啊赵书记,您…您可能不知道情况啊,他是这么回事儿……”那人还想说的时候,赵建辉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都知道了,你们都回去吧,给沈中兴说,就说是我说的。”

    “是……”那人答应着,回头一招手:“都撤了……那赵书记,我们就回去了?”“嗯,你们走吧,记住了,我回来的消息不要散播出去。”

    “我知道了赵书记。”那人答应着,带着人很快就隐身于黑暗之中。赵建辉看着他的背影就笑了笑:“呵呵,是个好苗子,就是刚才忘记问问他叫什么了。”一边想着,一边翻墙跳进了院子。

    付迪住的这个地方是海边的小别墅,带院子的哪一种,院子里面一些花花草草的开的还挺茂盛,就着小楼窗户上的灯光,沿着花草间的小径,赵建辉刚走到楼门口,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身穿着一身的黑衣,看到赵建辉就哭了:“对不起啊老板,我没有完成任务……”

    “你是小敏?付迪呢,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来跟我说……”赵建辉心说付迪不是说她被警察扣住了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呢?

    “付迪姐在楼上呢,绑匪已经给她通过一次电话了,他们是南华集团的人……”随着小敏的述说,赵建辉这才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最近爱新觉罗付迪接了一个大案子,是南港市宏盛公司状告宝岛南华集团南港分公司诈骗的。爱新觉罗付迪代表南华公司出庭,双方经过几轮的辩论,付迪大律师引经据典,把一桩本来看上去没有十分把握的案子打赢了,南港市法院判定宝岛南华集团败诉。

    可能是那个南华集团因为此对付迪怀恨在心,他们认为要不是付迪辩才艳艳,他们的官司肯定就不会输。他们绑架了晴荣,为的居然是让付迪在下一轮的庭审中代表南华集团出庭,只要帮助他们打赢了官司,晴荣自然就会平平安安的回来,要是打不赢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对方撂下了狠话,让付迪就等着给女儿收尸吧。

    刚才付迪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回答说自己要考虑考虑,对方除了警告付迪说不要报警,居然没有逼着付迪当场答应。

    赵建辉听完了之后很是感觉的震惊,这个南华集团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这么嚣张?在绑架晴荣的时候不仅仅动了枪,还打死了小娜,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还敢出面联系付迪,这也有点太嚣张了吧?

    “行了,你在楼下等着吧,我上去看看。”赵建辉一边说着,一边上楼。

    楼上的主卧室里面,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昏暗灯影里面,付迪呆呆的坐在床边,一只手里拿着一瓶红酒,另一只手里拿着酒杯正往嘴里灌着。赵建辉走过去一把把他手里的酒瓶子夺了下来,沉声道:“你这是干什么?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想法子解决也就是了,你就算是喝醉了有什么用?”

    “你别管我,让我喝醉了就不伤心了……啊?怎么是你啊,你这么快就赶过来了?”一开始的时候,精神有点恍惚的付迪并没有辨认出来来的人是谁,等她想明白刚才给他说话的人是赵建辉之后,手里的酒杯当啷一声就扔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赵建辉就哭:“呜呜呜,你可算是来了啊,我把女儿丢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怨我啊……”

    “事情的经过和原因小敏都给我说了,这怎么能怨你呢?这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要自责了。”赵建辉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说道。

    付迪哭的抽抽噎噎,紧紧地抱着赵建辉说道:“呜呜……这怎么能不怨我呢?我要是不接这个案子就好了……呜呜呜……晴荣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你说她会不会害怕啊?你说那些人会不会打她……”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我来想办法好不好?一切都有我呢,你放心就是了。在你没有拒绝他们之前,他们是不会把晴荣怎么样的。他们不会打晴荣的,他们也不敢,只要他们感动我女儿一根手指头,我就要了他们的命,你信不信我?你还不信我吗?我的本事你是见过得……”赵建辉搂着她轻声的安慰道。

    “嗯嗯,我相信你说的话,你可一定要把女儿救回来啊……”付迪说着相信赵建辉,但是她的心还是牵挂着女儿放不下。

    “好了,没事的,你放心就是了,你先睡一觉,等那边再打来电话的时候你就说你同意帮他们打官司,但你要先见见女儿,你看他们怎么说,然后我再根据对方的反应采取行动。……好了,现在你先上床睡一觉……”赵建辉一边说着,一边把付迪放平在床上,给她盖上毛毯,但是付迪却一直紧拉着赵建辉的手不松开:“建辉,我好怕啊,你不要走,就在这里陪我……”

    “行,你放心就是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我哪里都不去……”赵建辉坐在床边,像哄婴儿睡觉一样,轻轻的拍着爱新觉罗付迪。他外表看起来很平静,连连安慰付迪让他放心,其实他的心也早就已经提了起来。对方敢这么做,显然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要是现在对方已经把晴荣带出境去了宝岛,那事情可是有点真的不好办呢。

    对于那个原本就隶属于华夏,却因为兄弟阋墙孤悬海外的地区,自己的手还真的伸不到那里。就算是不得已非要往那边伸手的话,想要救出自己的女儿可也要费不少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