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1365章 敢露面就有理由

作者:深海游龙
    ()

    “公道会”是第三大帮派,主要由四百多年前移居岛上的原闽南客家人组成。由于来岛历史久远,自认为是本省人的帮派。据估计,“公道会”有500700名手下。

    而相比之下,其中特别是“青竹帮”组织严密,纪律严明,有着详细的等级、升迁、福利等制度,仿佛一个大的公司集团。“青竹帮”目前有大大小小13个堂口,每一个堂口现在对外的旗号就是一家公司,而这个南华集团公司实质上就是青竹帮的南堂。

    青竹帮内部的堂口,以北堂最是富有,南堂最是贫困。但却以南堂的面积最大,地盘最广,人员最多,行事最是毫无顾忌不按章法。

    青竹帮发展的最高峰时代是在20世纪80年代,在17岁即成为帮派龙头的“旱鸭子”陈启礼统领下,青竹帮迅速发展成为宝岛最大的帮派组织,并把触角深入到宝岛几乎所有领域。陈启礼认为帮会和其它公司企业、团体组织一样,都需要有完善的制度,才可以不断地扩充自己的实力,青竹帮在宝岛全岛各地,分别成立了东、南、西、北、忠、孝、仁、义、天、地、至、尊、万、古、长、青等数十个堂口,风头一时无二。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1984年,陈启礼因亲自策划并参与了当时震惊世界的谋杀旅米宝岛作家江南一案,被宝岛当局判处无期徒刑,而在此期间,为摆脱国际舆论对于“江南案”死因的巨大压力,时任宝岛“总统”的小蒋先生发起“一清专案”,对宝岛黑帮实施大力打击,青竹帮首当其冲,一批大佬纷纷落马,堂口和地盘相继缩水,而“大海帮”乘机崛起。在其后的年代,有着客家人背景的“公道会”备受小蒋先生继任者的青睐扶植,从而基本形成了今天宝岛三大黑帮鼎足而立的局面。

    据材料显示,几乎所有可以想到的犯罪活动,青竹帮的成员都有染指,这包括组织**、赌博、敲诈勒索、走S军火、买卖毒品和贩运人口等。帮派把总部建在本岛,在大陆和东南亚进行生产和销售,以保证利润。

    不仅仅如此,这个帮派还和东洋、南洋的一些国家的地下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这让赵建辉深感头疼,同时他的眼前也不由得一亮。

    说不定这倒是一个机会,就是不知道池田美智子是不是和他们有关系?

    赵建辉正要拿起电话和美智子联系,涂雄却一把抢过去了手机:“我看看你看的什么玩意儿啊,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想哭似的?”

    赵建辉正要把手机抢过来,门外却传来了一身门铃声。这个时候谁会过来呢?赵建辉站起身走出去,不一会儿,南港市市委书记邵宁和政法委书记沈中兴,以及市长郝南平、副书记张传文、常务副市长刘鑫、副市长盖志涛、军分区司令员蒋继明全都赵建辉走进了客厅,同来的,还有几个赵建辉不认识的生面孔。

    看起来,南港市常委班子可能都放到齐了。对于赵建辉这位曾经的南港市一把手,现任南港班子给与了充分的尊重。

    没办法啊,人家赵某人不是老了退休,而是火箭一般的蹿升上去了,原来大家半斤八两差不多的肩膀头,现在差的可不是一点两点了,想起来就让人蒙羞。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人家牛呢。

    看着气度越发沉稳的赵建辉,盖志涛和戈东等人想想也觉得自己可笑,就自己那小胳膊小腿的,当时还居然有想和人家掰手腕子的念头,现在想来那简直就是螳臂当车,实在是鼠目寸光,无聊透顶。

    “打扰了赵书记,我没来没有别的目的,一个是对付迪女士表示安慰,第二点就是想向您汇报一下案子现在的进程,说起来实在是惭愧啊,绑架了孩子的嫌疑犯和杀人凶手到现在我门都没有找到…沈书记,你来给赵书记详细的说说……”邵宁第一个先开口,刚一坐下,就态度很是诚恳地说道。甚至于,再说到惭愧的时候,他的脸上还不由的微微一红。

    其实这也不能说他的惭愧都是假的,赵建辉走的时候交到自己手上的可是一个治安良好的南港市,当时在招商引资方面,赵建辉也有着严格的要求,那就是不最求短期的效益,要把眼光放远,对于那些对南港市的环境、治安、资源等等有不利影响的企业,就算是当前能够带来效益也不予接受。

    可是,在赵建辉走了之后,自己经营南港的这两年时间,为了保住当初赵建辉打下的这个迅猛的势头,自己还是为一些不大正规的企业和公司开了绿灯的。就像这个南华集团,当初是经过一个朋友介绍来南港开办分公司的。

    因为是自己亲自拉来的企业,有关部门当初的审查就不是很严格,企业落地之后监管的就更松懈了。这才导致了这家企业在贸易中多次发生违规行为,最后宏盛公司要不是资金支撑不下去了,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大着胆子告状,这一切都还蒙在鼓里呢。

    也幸好由当初眼前这个年轻人在公检法司等国家权力部门建立起来的一套良好机制,相关部门不等自己的指示就做出了反应,冻结了南华公司在南港、深港、湛江、珠海、南粤等地的款子,要不然的话宏盛公司想打官司都找不到人了。

    就在今天中午的杀人案发生之后,公安局也曾经吧怀疑的目标定在了南华公司。一翻搜查下来才知道,南华公司在南港经营的那些酒店会馆其实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光从里面查出来的违禁物品就足以证明这个公司不是什么正经来路,更何况那好几百人的失足妇女里面还有近百人都是被逼迫的。

    想想也实在是够丢人的,怎么在他们那位于总经理向自己提供特殊服务的时候,自己就没往这上面想呢?想想现在还在自己别院里面等着自己临幸的那对双胞胎姐妹花,邵宁是真的感觉到了脸红。

    不过,付迪大律师的女儿出了事情,赵书记只用了五六个小时就从数千里之外的河东省出现在了南港,只怕这里面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吧?难道他和付迪女士就仅仅只是男女异性朋友那么简单?听说付迪女士可是从来都没有结过婚,也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男朋友啊。这么年轻美貌的女人,自己单身带着一个孩子,要是……嘿嘿,她能守得住?

    当然,这些都是台面下的心里话,就算是大家都怀疑,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的。不要说这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就算是你有实际上的证据,也得考虑一下凭你的力量,能不能撼动眼前这个牛气冲天的男人。

    估计谁要是敢这么做的话,那无异于自己找死。

    就在他正想着的时候,沈中兴已经给赵建辉介绍完了情况。其实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基本情况邵书记大多介绍完了,自己在说的话也不过是说的详细一点儿罢了,但是现在这个局面,显然不是自己表功饶舌的时候。

    再说了,就这个房间里面的人而言,沈中兴自觉得自己的身份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自己的小姨子杨姗姗,根据自己的观察那极有可能已经和这位年轻的赵书记发生了极其深刻的,不能割舍的、超出了友谊的男女关系。

    要是这么说起来,我和赵书记那可是正儿八经的亲戚啊,你们谁能比?

    “谢谢各位同志了,谢谢邵书记和郝市长以及南港市市委市政府平时对我这位朋友的照顾,我仅以私人的身份对各位表示感谢。……同时,我还有一个不敢言承的请求,关于南华公司的所作所为,既然它有违法违规的地方,你们只管按照程序走就是了,我不会干涉你们的正藏工作。但是,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营救孩子的事情我想请沈书记谅解,这件事情你们的人就不要插手了……涂雄,把你的证件拿给邵书记和沈书记看看……这位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副处长涂雄同志,也是我的老战友了……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心情,晴荣是我的干女儿,我妻子对她也是十分喜爱的,听说她出了事情,家里面几位老人也很着急……”

    听着赵建辉的话,邵宁几乎抬手一个大嘴巴煽到自己的脸上。心说你看人家赵书记说话那才叫滴水不漏,自己刚才在心里想的那算是什么啊?不管事情的真像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儿,但是既然人家敢公开露面替付迪女士出头,人家就已经有了完全介入的理由。没听人家说吗,人家老婆也很喜欢这个孩子,人家家里的几位老人也很着急关心……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家不怕你出去造谣。

    当然了,谁要是想不明白吃饱了撑的,那就尽管走出这个房门去说说试试?国安部特别行动处的处长都跟着一块儿来了,谁敢乱嚼舌头的话,估计人家也有的是法子整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