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1507章 钉子坟问题

作者:深海游龙
    ()

    李长发和黄蓉两口子走了之后,赵建辉想想,自己都觉得好笑,这两口子也挺有意思的,陈中华请他们来当说客,可真的算是挑了一对儿好人。

    其实他不知道,李长发和黄蓉两口子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从酒店里面出来,依然还是带着一点兴奋。陈衙内被赵建辉盯上了,这回看你还不倒霉?你再强硬的后台又怎么样?政治局委员兼省委书记想办的人,还能逃得掉么?

    想想这么一个人是自己的战友,两个人就忍不住的开心。从今天见面的情况来看,赵建辉还是很念旧的,显然并没有因为身份和地位的差别而瞧不起自己,最起码明面上还是将自己当成了朋友的。尤其是黄蓉,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临出门的时候小紫送给的那张白金卡,一时间更有些沾沾自喜。

    转头,看着开车的丈夫,黄蓉不无怀疑的问道:“长发,你说这张卡是不是真的啊,吃住娱乐美容全免费?你说这家店和赵建辉是什么关系啊?”

    李长发扭头看了一眼妻子,有点好笑的说道:“你想什么呢?人家堂堂的省委书记,能糊弄你么?不过……老婆啊,这几年咱们没和赵建辉联系过,肯定有很多事情咱们是不知道的。有些事情咱们还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能说,不该问的更不能问……”

    “切……”黄蓉很不服气的白了丈夫一眼:“就你组织原则强啊?我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熟知保密条令的……不过我就是觉得奇怪啊,你说咱们从刚果回来之后,有老头子帮着,你这才弄了一个团级,我转业到地方才是个处级小干部,他怎么就一下子……唉,这人和人啊,简直就不能比……”

    世事如棋,人事更新。曾几何时,黄蓉还曾经有和赵建辉处朋友的打算呢,那个时侯她总觉得自己有一个当大官的老爹,从骨子里面觉得别人都不如自己。本姑娘看上谁,那是谁的福气。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只不过是惊吓蹲着的一只小蛤蟆,真的是没有见过多大的天空。现在,只要赵建辉没有真正无视她,能够依然拿她当朋友,她就已经振奋不已了。

    看赵建辉这态度还是很亲热的,说不定这是自己一家人的一个机会呢。老头子55岁了才是一个少将,60岁之前不能再进一步的话就要退役了。自己在卫生局工会那种清水衙门里面也早就呆够了…哦,还有自己的老公,现在都三十多岁了,还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副参谋长呢,通过赵建辉这层关系,是不是能够动一动呢?

    听说他可是帮过马洪涛的,陈司令都亲自发话了……

    “老婆,在你们单位里面,不要提你认识赵建辉的事情。”李长发有点不放心似得,转头又叮嘱了老婆一声。黄蓉拿着那张卡恋恋不舍的放进了小包里面,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二凤的房间里面,赵建辉躺在床上,把女儿嘉歆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面,一颠一颠的逗得她咯咯直笑。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女孩儿,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雪白的小脚丫很是调皮的往爸爸的嘴边伸。

    二凤在床的另一边半躺半坐着织毛衣,看着这一幕,她的脸上露出很是温馨的笑容,就算是不用看,手里的钩针不停也不会织错了的。

    “喂,你晚上是不是要在这边啊?我今天可不方便啊,你还是去姐姐那里吧。”用手肘轻轻的碰了赵建辉一下,二凤有点羞涩的低声说道。

    “不会吧?怎么这么巧呢?”赵建辉转头,看着二凤问道。“你这人,人家还能骗你……”二凤双手不停,声音压得更低。

    “爸爸吃我的脚脚啊,咯咯咯……”看到爸爸和妈妈说话不理自己,女儿嘉歆不愿意了,伸着小脚丫往爸爸的嘴里送去。

    “呵呵,今晚上就在这里了,我搂着女儿睡。”赵建辉笑着,一口把嘉歆的小脚丫含在了嘴里,惹得女儿笑得更欢畅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看电话号码,居然是龙啸风打过来的。一般情况下,他要是有事情的话都是让龙凌云转告自己,亲自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很少,赵建辉就赶紧抓起了电话:“爸爸,您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啊?”

    “老雷给你打电话了吧?刚才打我这边来了,说你没有给他留面子……能放手就放手吧,老雷欠人家一个人情,这辈子能还上也算是了了一个心事,省得让老头儿带进棺材里去。你是不知道啊,向他们那辈儿人,欠人家人情是最难受的……”和女婿说话,龙啸风倒是很直接。

    他开口了,自己这个人情要是再不给的话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赵建辉也只能苦笑了笑,说道:“爸,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只要他把原先办的那些缺德事处理好了,我留他一条命。”

    收了电话,赵建辉的神情依然有点闷闷的,无怪人家说全国别看十几亿人,通过关系的关系熟人的熟人都能扯得上亲戚呢。这个陈副司令也算是个能人,居然能请动老岳父来说话,看起来不放他一马是不行了。

    但是就这么放了他又觉得不甘心,所以才在最后给龙啸风说了一声,让他转告一下,陈彪想活命的话,陈家就要把原来造的孽弥补好了,不然的话,自己在陈为民和李长发面前也不好交代的。

    陈司令给自己面子,宁肯不念及陈副司令的感受,把人交给了自己处理,李长发刚才过来讲情,被自己堵了回去,要是就这么放了他的话,那两个人肯定会怪自己的。所以,赵建辉让陈家去弥补受害人的创伤,这个案子就可以放在省厅那边慢慢的审了。活罪可免,就让陈彪那王八蛋在里面多受几天罪吧。

    十二月份的明山新区还是那样热火朝天,各种巨大的机械活跃在各个工地里面,每一个来到明山新区参观的人,大概所感受到的只能是震撼。

    在深市市委书记王云翔、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宏、明山新区区委书记张振东等一行干部的陪同下,赵建辉兴致勃勃的在名山新区转了一囹,赵建辉和干部们步行,长龙似得车队也只好放慢速度,缓缓的跟在后面。

    张振东的手里亲自拿着一个小喇叭,一路给赵建辉介绍着情况,他对明山新区的一草一木看来都极为熟患,就算主街旁一些不起眼的建筑,他都能说出个子午卯酉来。

    听着他的介绍,赵建辉不时微笑点头,显然对看到的这一幕印象极佳。但是,就在参观完了之后准备上车的时候,意外情况却突然间出现了。

    简易的围墙外面,突然就翻进来五六个身穿着白布孝衣的男男女女,往前跑了几步,虽然离着十几米远就已经被穿着便衣的公安干警拦住,但是那群人哭闹的场景还是被赵建辉看在了眼里。王云翔和周宏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刀子一样的眼神狠狠地盯在了张振东的身上。

    赵建辉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一大票看傻眼了的干部也赶紧上车,慌慌张张的跟在赵建辉的车子后面开了出去。

    张振东站在原地愣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抬手叫过来区公安局的局长,恨恨的骂了几声之后,也上了车子追了下去。

    按照行程,今天中午赵书记是会在新区的招待所就餐的,他不跟过去怎么能行?

    其实自从新区的建设一开始,张振东就过来担任了新区的区委书记。新区建设了两年多的时间,张振东身边也是一直麻烦不断。

    毕竟明山新区的建设牵动了方方面面敏感的神经,涉及了太多方面的利益关系,省委收到的告状信怕是能厚厚的摞满一桌,因为一些事情处理上的失误,张振东也曾经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

    有好几次,任谁都以为他的政治生命巳诌完结,但谁也没想到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张振东却一次次的度过了危机,依然挺立在名山新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不倒,让市里几次传出换人的消息最后都成了流言。到后来明眼人也都嗅出了其中的政治信号,在市委想来是有人一直在保张振东的,而且这个人的份量也轻不了。据说,他是王云翔的得力干将,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却没有人能够真正看得清楚。

    此刻,现在后面车子上的王云翔却脸色阴沉,手里的手机拿起来放下,放下再拿起来,最后还是拨通了张振东的电话,一张嘴就恶狠狠的好像要吃人似得问了一句:“张振东,你搞什么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书记,这个情况我已经反映了很多次了,不就是马家坟那档子事儿吗?不管怎么说,他们家就是不搬迁,人家上面有省政协主席,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张振东心里也有点上火,口气很生硬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