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贴身保安(书号:357

贴身保安 第1591章 这是好事

作者:深海游龙
    ()

    年后就会召开双代会,现在有关的事情已经开始准备,看了一会儿刘明写的材料,却总是觉得心里乱的很。

    站起身,赵建辉走到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情才渐渐宁定下来。

    当官的都是位子越高,责任越大,在双代会上,自己要提出的几项主张,可是能够牵动很多人的利益的。如果不能做到平衡,只怕从常委会上通过的可能都不大。

    怎么做好决策人,怎么让自己的决策能顺利畅通的执行下去,不管在那一个朝代,都是困扰上层决策层的难题。

    而渐渐从执行者向决策人转化的赵建辉,必须要经历过这一道关口。但是,站在一域面向全国,赵建辉还显得微微有些迷茫。年后的双代会,不仅仅南粤九千余万人民在看着自己,只怕全国在观望着自己能够提出什么施政主张的人还有很多。尤其是京中那些大佬,只怕怀着各种心情的都有。

    深吸了一口气,坐回了老板椅上,看着桌上刘明按照自己的意图起草的文件,赵建辉摇了摇头,提起笔来在上面奋笔疾书。经济适用房?那是政府应该重视的问题,自己可不能抢了柯庆峰的生意。

    再说了,出现经济适用房这种提法,本来就是政府对于房价失控之后的一种补救政策,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伟大创举。一些地方政府先使用房地产拉动地方经济,但却对人们的收入和购买力没有足够的重视,直到房价飙升至民众忍无可忍之时,在中央督促下,各省市才开始进行了经济适用房的大规模建设。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人民的居住需要。这才有了什么摇号等等一系列的办法来平衡,也不过是给买不起房子的人一点寄托和希望罢了。

    但是从目前的状态来看,做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一些。可要说把这项活动说成是救世工程,赵建辉却也不屑于如此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而现在,南粤房价在经历了一年的低谷之后,重新又开始进入了高速增长期,现在花大力气建设经济适用房,是应该可以稍微遏制飙升的房价的。

    但房价在一些人的眼里,又是一个城市繁荣的象征,就算是现在,迫于民众的呼声和中央的政策,各级政府都在采用手段调控,但在一些人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希望房价上升的。只有这样,政府的土地才能变成钱,才能支撑着地方经济表象的繁荣。某位到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就曾经为他辖区之天价房价大声叫好。

    赵建辉也知道,经济发展必然带来房价的升值,在西方或是港台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房价同样也是上升的。房价回落,甚或变成楼民手里的负资产,从理论上讲,那是经济衰败带来的恶果。

    但最起码,人家的房价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持续上升,总没有到了像现在国内这种状态。有的中等收入家庭,为了一套房子居然变成两代房奴,这种现象不管怎么说都是不正常的。大多数群众没有住房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好的话,那是会出大问题的。

    刘明在自己的讲话中加入了这一段话,还是很有必要的。但关键是这个事情赵建辉只能督促,却不能亲自操刀去做,那样的话还要政府干什么?

    看着手里的久件,赵建辉默默思索着,手里面的笔时而行云流水在旁边一些就是一大段,时而却只是停顿在字里行间,然后很是慎重的把一些他自己认为不必要说的话划掉。

    虽然说现在不管是在哪个省,好像全都是以经济建设的各项指标考核班子的政绩,但是毕竟书.记和省长是有分工的。省长主抓具体的行政事务,书.记把握大方向,同时监督政府。刘明的思想可能还是没有转变过来,在他起草的讲话稿中,有一段提出了今年投资五十亿元,加强山区以及边远地市教育以及改善学习环境的计划,以后每年都将会根据全省经济总收入的百分比投入教育建设,步伐之大却是超过了赵建辉的预期。

    赵建辉看着就笑,这个刘明,胆子倒是挺大的。但是,在笑过,他却是把这一段话保留了下来。

    在河东省的时候,自己在教育和医疗上面的改革决心就是蛮大的。但是这两项工作才刚刚开始,就因为自己的调离陷入了途。随着自己的调离,河东省那边虽然不会马上就停止革新,但却和自己在的时候完全差了几个档次。不管是虞道忠还是岳林生,对于这两项革新的重视程度或者是资金上的投入比例还是都不够的。

    刘明在讲话稿中提出的力度之大,的却有点惊世骇俗的意思,但却也正合赵建辉的心意。科教兴国喊了很多年,现在就算是九年制义务教育,真正能够做到了也没有几个省市。医疗改革也是牵动着千万人的切身利益,这两项事情的却是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这一段话赵建辉细细读了几遍,改了几个句子,然后在段落的空间加了一些字,放下笔,又接着往下读了起来。

    两点四十分,刘明进来提醒赵建辉,三点钟要去参加全省交通系统的一个会议,会议内容主要是根据赵建辉前一段时间的安排,研究城市主干道如何扩容的问题。一般情况,赵建辉是不大亲自参加下面厅局委办组织的会议的。但是当前南粤市的交通问题的却又牵动着赵建辉的神经,所以,当交通厅那边提出邀请的时候,赵建辉很是痛快的就答应了这个请求。

    在会议上,赵建辉讲了话,对南粤全省的交通现状做了讲评,对于南粤交通未来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会议结束的时候,孙青松笑眯眯的要请赵建辉吃饭,早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孙青松已经铁了心投进了赵建辉的怀里,现在是外界公认的赵派干部。

    赵建辉明知道他邀请自己吃饭,要的不过是一种狐假虎威的效应。在婉拒他的邀请的时候,特意站住了脚步和他多聊了几句:“青松啊,饭我就不吃了,可是南粤交通建设这项艰巨的工作我可是交给你了,要是你在今年不能让本市的交通拥挤状况得到改善,要是你不能把全省的交通格局有一个全新的突破,到时候我可是要拿你试问的……”

    如果不是今晚有更重要的事情,赵建辉倒是不介意和他在一起吃顿饭聊聊的。可是,今天晚上赵建辉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耿晓敏已经出院回家休息,从京城回来之后自己还没有去看过她。今天中午耿晓敏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要他晚上去她和耿晓丽住的金帝花园吃饭,赵建辉却是不能不去。

    这一段时间她受了伤,自己又有心躲着不见她,都快把耿晓敏气疯了。在电话的最后,耿晓敏却是有点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你不要敷衍我,你要是敢不来,我就那把手枪,到你家里自杀去……”

    要说赵建辉真的怕她拿着手枪到自己家里自杀那也不见的,可是自己要是真的不去的话,这妞到底能够干出什么事情来,那可就不一定了。想想,耿晓敏只不过是请自己去她家里面吃顿饭,再说还有耿晓丽在家呢,她就是性子在野,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吧?

    上了车,要丁丁送自己去金帝花园,丁丁一边打火,一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大,把你送过去,我能不能不在那里等着?”

    赵建辉就很是奇怪的看着他问道:“干什么啊?这个可不是一个司机兼警卫员该说的话啊”

    “老大,是警卫员兼司机好不好?”丁丁扭回头反驳道。

    赵建辉就笑:“好,就算是警卫员兼司机行了吧?但不管你是司机还是警卫员,我没说我让你走你就想撂挑子,这是什么意思啊?”

    丁丁就红着脸嘿嘿的笑,赵建辉不由得更加奇怪,就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靠边停车,你这个状态,就算是想送我我都不敢坐了。说吧,到底什么事儿把你乐成这样子了?”

    “嘿嘿,老大,我的驾驶技术你还不放心么?没事儿,我把你送到再走……老大,是这么回事儿啊,我说了你可不能凶我……”

    赵建辉靠回去,沉声道:“到底是什么事儿啊?婆婆妈妈的像个娘儿们似的,快说……”

    丁丁越发的有点不好意思,又笑了两声,这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就是有个女孩子约了我吃饭,我……”

    赵建辉一听是这么回事儿,不由笑着说道:“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啊?这是好事儿啊。女孩子是干什么的?要是看着中意的话,带回来给我瞧瞧,到时候找你秋雨嫂子,追女孩子可是要花钱的,咱们可不能让人家女孩子家里看不起,该花的钱就要花,别给你嫂子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