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财色小农民(书号:359

财色小农民 第90章 老手碰到高手了

作者:寒江醉友
    ()

    被周三宝瞄的久了,这个大腚女人居然也脸红了起来,过完秤记完数之后,连忙跟着他男人扭着屁股又上了山。

    孙艳花是在村里第二个看不起周二狗的人,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她是不会把蜜桃卖给二狗的,更不会也跑来摘蜜桃。但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她可不想学刘彩云那个傻女人,累死累活的拿到镇里去卖,为了赌一口气不值得。

    见胖女人扭着大屁股走了,周三宝盯着那肉浪滚滚的身材口水直咽。

    “三宝叔,咋啦,看上那女人了,嗯,不错,屁股够大啊……”杨窑子走上来拍了拍周三宝的肩膀,流氓样的说了一句。

    “窑子,别胡说,你婶知道了又不得了。”周三宝连忙撤回了瞄着女人的眼睛。

    “三宝叔,怕什么,你是村长,哪个女人敢不从。”杨窑子故意给他煽火,只要这家伙被抓住了把柄,以后再玩他老婆的时候就不必提心吊胆了。

    “这怎么行,咱可不能以权谋私啊,你三宝叔也是个正派人,不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周三宝嘴上说的好听,其实那胖女人已经被他压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想想那些事,周三宝心里就直痒痒。

    这娘们,刚才那脸红的样子还有几分姿色,有些天没和她偷着玩了,看来得找机会去弄弄了。她那老公也是个怕老婆的主,只要孙艳花说一句有事,那男人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窑子啊,会看秤吗?”和杨窑子又闲扯了一会,周三宝忽然问了一句。

    “秤当然会啊,你以为老子兵是白当的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杨窑子抽着烟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周三宝。

    “那正好,你给我看着,我去山上转转去,看看情况。”

    “去吧,去吧……”杨窑子挥了挥手。周三宝的那点心思杨窑子早给猜了个透,杨窑子是玩女人的行家,看看周三宝那猥琐样,肯定是想上山找刚才那女人打野炮去了,还想瞒住杨窑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本子和笔交给了杨窑子,村长周三宝朝山上去了。杨窑子猜的还真没错,刚才意淫了一下,周三宝就有些忍不住了,本想晚上再去找她,但眼前总是出现白花花的肉弹,这让周三宝坐立不安的,所以就找杨窑子替他一下,偷偷溜上山了。

    周三宝上了山,杨窑子一个人就更加没有意思了,只好在过秤的闲暇时间和装车的两个中年男人闲聊。

    “三宝,三宝嘞?”

    正无聊,谢银花穿着个大花裙子走了上来。虽然今天不用搞饭了,但是水还是照样在送,这其实也是二狗在照顾她,毕竟她是村长的老婆,自己小时候还吃过她的奶。

    “银花姐姐,你咋来了?”见到大裙子下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杨窑子口水直咽,自从那次在她家里上了她一次之后还没找到机会再弄一次,这下看到这个女人,杨窑子的兴趣立刻高涨起来。周三宝已经上了山,也不会有被抓的危险。

    “是窑子啊,喊婶婶,别没大没小的乱喊。”后面树荫下还蹲着两个男人呢,谢银花虽然够浪但也不想让人说闲话,虽然和杨窑子干过一次,但还没到那种非要他干而不可的地步。

    “银花姐,你看你,这么年轻称什么婶婶啊。”杨窑子知道谢银花喜欢别人说她年轻,所以才这么讨好的。不过谢银花这女人干起来真的是味道不错,上次弄过之后,杨窑子回去之后回味了好些天。

    “窑子,你叔呢?他怎么没见。”谢银花没有再计较称呼,问起自家男人来。

    “哦,他到山上有点事。”杨窑子一边说话,一边朝谢银花走近过来,离她胸前鼓起的地方也更加近了许多。上次那地方被他把玩了好久,又大又白非常的软和而有弹性,毫不夸张的说是她这个年纪女人里的极品。

    “有点事?二狗可是交待他看秤的,他走了谁管事啊,这老头子,出了问题我看他怎么跟二狗交待。”谢银花朝山路上看了一眼,肥厚细腻的手掌插在肉腰上。此时有点微风,裙子被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凸凹有致非常的让人流口水。

    杨窑子也流口水了,如果不是在大路上而且后面还有两个人看着,他真想一把抱住谢银花。往谢银花这边又靠了靠,压低声音说:“姐,咱去林子里休息休息去。”说完,口水直咽的盯着谢银花的丰胸。

    谢银花也是老手了,她哪里会不明白杨窑子的意思,这无非是邀她到林子里打打野炮玩玩。

    “窑子,你说啥呢?好好守着过秤。”谢银花心里有些泛滥,但还是把持住了。

    “姐,去吧,到林子里溜溜弯,那里面的草可干净了,比床上可舒服多了。”杨窑子极力的钩引谢银花的性趣,越看这女人心里越是痒痒。

    谢银花没有再搭理杨窑子,而是朝账本走去,指着磅秤上的本子说了起来。“窑子,你这本子要管好啊,可是按这个发钱的。”杨窑子在后面火急火燎的,谢银花倒关心起这事情来了。

    “银花姐,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是关心关心你家男人吧。”见树荫下的那两个人打起瞌睡来,杨窑子就想再努力一把。心想透露一点周三宝和刚才那胖女人的事情给她,也许一受到刺激,这女人就从了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