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财色小农民(书号:359

财色小农民 第200章 摸出事情了

作者:寒江醉友
    ()

    听了刘月苗的话,二狗满脸通红,更加看都不敢看张燕了。

    张燕进屋后就坐在一张凳子上装作没有看到二狗,自顾自在桌子上搞自己小医生的那些事情。

    “来,二狗,快给婶再摸摸,痛起来真是要命了,婶是吓怕了。”刘月苗一边说话,一边就把二狗拖到了床边,然后刘月苗就把床帘布放了下来。

    二狗站在床前发愣,而刘月苗就马上动手脱起身上的衣服来了,这次她也知道不用脱光的,只是脱去了外面的褂子,里面的兜胸的小背心并没有脱,下面的半裙子就更没有脱了,然后就躺在了床上。

    “二狗,快来。”刘月苗见二狗还在发愣就喊了一下他。

    二狗低头一看,鼻血差点又出来了。

    刘月苗的身上实在是太白了,再加上刘月苗的胸非常的大,显得兜乳的小背心也小的可怜,里面鼓鼓的一包,差点小背心都兜不住里面的重量。而刘月苗的小肚子下面的半裙子穿的也够低,连里面的一条红短裤都露出了一截,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刘月苗的大腿还偏偏微微弯曲的打开着,让里面三角的轮廓全部展现在了二狗的面前。

    二狗被刺激到了,刚才还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亢奋了起来,下面慢慢的有了反应,二狗连忙动了动夹紧下面不听话的东西,不过这动作已经落在了刘月苗的眼睛里,她是过来人,非常清楚二狗刚才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刘月苗的心里欢喜的很,当然是欢喜她自己这么大年纪还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年轻小伙子看一眼都是立马会挺起的本钱。

    发现二狗有了男人最基本的生理反应,刘月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闭上了眼睛,因为这个毕竟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有那种想法是极端不应该的,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男人了,但也不可以打女儿男人的坏主意。

    “二狗,来吧。”听到二狗咽口水的声音,刘月苗知道他紧张,所以又说了一句,想让二狗放开了去摸。没事的,因为这是治病,摸摸肚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情,真正医生要摸最私蜜的地方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更何况二狗摸的只是肚子,那有什么大事情的,想就让他想想呗,能让男人想说明自己还是有一定的魅力。

    刘月苗的嘴上虽然说的很自然,其实心里也是相当的复杂。

    听到刘月苗的话,二狗从欲望中醒了过来,伸手摸了过去。一摸到刘月苗的肚皮马上是非常温暖柔软的感觉传遍了二狗的全身,这样手可以在她的小肚子上摸,而其他地方碰都碰不到,这是对男人最大的考验,也是最难熬的事情。

    二狗的手有些颤抖,在肚子上摸来摸去也没有开始念口诀,忘记了自己摸女人肚子的目的是什么了,也有些糊涂,竟然头脑充血的忘记了床上的这女人是张燕的妈,是绝对不可以乱摸的女人,手不听话颤抖的朝红色的短裤那里面摸了进去。

    “嗯……”刘月苗浑身一下颤抖,下面的水竟然直接就喷了出来,二狗的手才刚刚摸到一点点毛她就兴奋的达到了高朝,这达到高朝的点也太低了点。

    “二狗,比上次好点了没?”刘月苗不知道该怎么办,二狗的手就要碰到那里了,她只好忽然说这话来提醒二狗。

    “哦,好,好多了。”二狗终于被刘月苗的话喊醒了,差点就越过了边界,到时候丈母娘变成了女人那可就太要不得了。

    二狗的坏手连忙缩了出来,贴在刘月苗的肚子上开始念起口诀来,才算是真正的治疗了。

    口诀念了三次,又弄了些真气进入刘月苗病痛的地方,完全的修复了那里的炎症,二狗才打算收功,不过就在二狗打算收功还没有收起手的当口,张燕忽然掀开帘子闯了进来。

    “还没好啊!”张燕生气了,这第二次治疗怎么比第一次还久啊,第一次那么严重都没见这么久过,所以张燕急了,生怕会在帘子里面出什么事情,二狗是什么样的人张燕非常了解,绝对是个经不起半点诱使的角色,所以张燕非常当心二狗和她妈搞出什么事来。

    “燕儿,咋了?”刘月苗听到了张燕的声音,连忙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拿起一边的衣服就披在了身上。

    “好了没?”张燕没有管她妈,而是盯着二狗问了起来。

    “好,好了,没事了。”二狗尴尬的红着脸看了看张燕,有些心虚的答了一句,心里非常的担心刘月苗会说出刚才自己乱摸她的事情,不过看样子刘月苗应该不会乱说才对。

    “好了就快出来。”张燕心里其实非常的紧张二狗,但是嘴巴上却是不饶人。

    “哦……”二狗答了一句就走了出来,如果王香妹没有说过张燕到她那里哭过了,二狗肯定又以为张燕根本不喜欢自己了。因为王香妹说过让自己让着张燕一点,所以张燕刚才发火了二狗也没有马上逃走。

    “你,你还站着干嘛?”张燕抬头看着站在一边发呆的二狗,又有些冲的说了一句。

    “那,那我……”

    这时候刘月苗已经走了出来,恢复了为人母亲的样子。

    “二狗,咱家燕子这是喊你坐了。”她生怕二狗又要被张燕给气跑了,一出来马上就说了这句话。这个时候刘月苗的下面湿漉漉的,感觉非常的粘人,但是张燕正和二狗闹别扭,刘月苗也不好直接走开去换小短裤,只好叉开大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妈,这么晚了让他回去吧,在这里干吗啊?”张燕心里其实想死了让二狗多坐坐,但是嘴里偏偏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二狗本来心里下定决心要让着张燕的小性子的,但是这都直接说话赶自己走了,再不走也太那个了吧,何况二狗的脸皮有时候也是很薄的,经不起这样话的刺激。

    “那,那我走了。”二狗转身朝门口走去。屋里本来就小,二狗一转身就差点到了门口了,刘月苗连忙一下子站起来拉住了二狗,也顾不上下面湿不湿的问题了。

    “二狗,别听她的,坐会,你救了婶子的命你知道不,婶子得好好感谢感谢你,你给婶坐好了,婶给你拿吃的。”把二狗拉到桌子前,一把就按着他坐下了,正好坐在张燕的对面。

    “你咋还不走?”等刘月苗转身去灶房拿吃的,张燕就又欺负二狗了。

    “我,我就不走,是,是婶让我留下的。”二狗抬着头,做出一副不怕张燕的样子。逗得张燕极想笑,但是在她的脸上却是一点都没有露出来,张燕非常难受的忍住笑了。张燕还想等着二狗主动道歉了,不道歉就折磨他,所以是绝对不可以笑的。

    “我妈说了没用,我不留你,你在这里坐着也是没有意义的。”张燕把头别到一边不看二狗,其实嘴里快忍不住要笑了,怕二狗看到才转的那边去的。

    “咋,咋就没有意义了,我学雷锋,我治病救人,你以为就你是医生了,救不了你妈还不是半夜去敲我二狗的门,没把你抱进屋里算你运气好。”见刘月苗没在,二狗也说话大声了起来。

    “你敢?”张燕转过来盯着二狗。

    “我,我……我不敢,你能咋地?”二狗鳖了半天,结果还是说不敢,弄得张燕又差点一口喷了出来,不过装作低头抠头发又给躲了过去。

    “张燕,咋样,你看哥身上这套衣服咋样?够有水准吧?”二狗没话故意找话,想逗张燕开心。

    其实张燕也早就看到二狗穿的人摸狗样的衣服了,但就是故意没说,就是想要让他憋在心里不爽。他穿了新衣服想显摆,张燕还就是故意装作没看见,急死他去。

    不过听到二狗自己问了,张燕也不好太过分,这才撇了一眼。

    “这算什么水准了?比这好的多了去了。”张燕说话有些言不由衷,明明感觉二狗穿这套衣服非常的合身,而且也更加帅气了,但就是不想让他美,就是要气他,谁叫他那天跑掉的,害自己跑到王香妹那里哭了整整一天的鼻子,太丢丑了,怎么也得找回来不可。

    二狗不气,张燕虽然说得不好听,但至少是答自己的话了吧,也算是个进步了,这个时候刘月苗端着一只大碗走了进来。

    “二狗,这么晚一定饿了吧,我刚才弄了些香油煎饼,快吃,趁热吃。”放下碗,刘月苗就喊二狗快吃。

    这本来是为明早预备的早餐,这下子晚上就给她煎了,这种香油煎饼在山里算是最好吃的点心了,端出来就是香气扑鼻,闻着口水就会直接流下来了。

    “呃。”二狗答应一声马上伸手就去抓,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不给你吃。”张燕一把就抢了过去,藏在了她的身后。

    “燕儿,把碗放桌上让二狗吃,不许胡来。”刘月苗连忙说起张燕来了,她感觉张燕这样有些过分了,不过刘月苗显然有些不了解年轻人的心思,其实张燕是那种新潮的女孩子,喜欢偶尔耍耍花样逗男人玩玩,然后再趁机撒撒娇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