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财色小农民(书号:359

财色小农民 第229章 打算治好癫子

作者:寒江醉友
    ()

    “洋辣子,可惜你是个二傻子啊,不然得是多能干的男人哦。”女人摸着洋辣子的脸可惜的说着。

    “嗯嗯嗯……”洋辣子好像也有些懂这女人的意思,乱点起头来。

    “好了,洋辣子穿上你的裤子,想要婶了就晚上到河边等着,一起到这里来谁也不知道的。”女人一边说话一边站起来穿衣服了。

    这个女人就是王翠凤,要追根揭底,王翠凤和洋辣子搞到一起还是二狗做的好事情,那天晚上二狗看到王翠凤在河边,就喊洋辣子去,洋辣子跑过去一看到大奶只的女人肯定是马上就扑上去了,压在河边就想搞,不过被王翠凤给推开了。

    等看清是洋辣子王翠凤就跑了,不过没往家里跑,而是直接跑这边的高粱地来了,洋辣子自然也是跟了过去。王翠凤也很想搞搞年轻小伙子,这送上来了虽然是个傻子但是活儿不会傻的,所以她就跑到了高粱地里脱了裤子叉开大腿给洋辣子好好的上了一课,教洋辣子怎么插进去,结果洋辣子的处男生活就那样结束了。

    “洋辣子啊,婶还真舍不得你,可惜了,可惜你是个二傻子啊,不然,唉,婶先走了,你等下在出来……”摸了摸洋辣子的头,王翠凤就扭着个大屁股走了出去,现在水蜜桃卖完了不需要守着,所以他家那个没用的男人就在家里了,所以王翠凤现在想要偷人就的出来找地方,到处野地里滚球球。

    看着王翠凤走了出去,洋辣子又在田埂上坐了下来,并没有想要出去,而是掰了一根高粱杆杆躺在地上逍遥的啃了起来,这高粱杆杆二狗以前也吃过,是很甜的,这小子够逍遥啊。

    “洋辣子,咋了,打算在这里睡觉了?”二狗站起来走了过来。

    “呃……”洋辣子好像被吓到了,忽然就站了起来。“你,你……”本来话就说不清楚,这一吓就更加说不明白了。

    “坐坐坐,别急。”二狗招手让洋辣子坐下,不是二狗客气,是实在怕这个癫子忽然给自己一下子,虽然现在自己不怕被突然袭击,但是还是让他坐下保险一些,和癫子打架终究不是个好事情。

    “呜呜……”洋辣子缩到了高粱堆堆里,嘴里发出的声音好像是在质问二狗干什么的意思。

    二狗是觉得这个洋辣子人的本性不错,是想看看自己的医疗方法能不能治好这个家伙,当然,今天只是想初步了解一下洋辣子的病因,并不是要立刻就动手治疗,因为今天自己的内伤还没有完全好,不是治疗癫子的最好的时间。

    “洋辣子,手给我看看。”看到洋辣子没有坐下也没有攻击自己,二狗胆子也大了一点了。凭他上次帮了王香妹的那个事情,二狗感觉自己也该帮帮这个家伙,说不定治好了这家伙又可以帮自己不少的忙,看这家伙的性格如果没有病绝对是个忠心的手下。

    “呜呜……”洋辣子嘴里发出混乱的声音,手反到了背后不肯伸过来。这家伙话是听的懂的,就是搭错了神经说不太清楚了。其实小时这家伙是蛮能干的一个人,十岁的时候忽然就癫了。

    “来,快点……”二狗先伸出自己的手。

    洋辣子最近对二狗还是比较信任的,一个是帮他搞成了女人,再加上最近二狗好像对他也好多了,所以洋辣子看到二狗的手伸了出来,他也就把手伸了出来。

    二狗看了看洋辣子手掌上的纹路,果然发现了异常,按照龙九天的记录,手掌是人身上所有结构的一个浓缩,身体出了问题,手掌上的纹路就会不对劲,而洋辣子就是那样,他的手掌其中一条掌纹有些黑黑的感觉,看来他的那条掌纹相对应的地方应该是出了问题了。

    二狗自己还不是很清楚那条纹路对应了那个地方,记住了洋辣子手掌纹路黑色的位置,心想回去再翻看一下记忆,查查到底这小子是哪里出了毛病了,也查查还有没有救。

    “好了,你睡觉吧”二狗心里有数了,说了一句就想走,刚想走忽然又回头对洋辣子说道:“以后不许再搞别的女人,要搞也得人家愿意知道不。”

    “呜呜。”洋辣子响了一声,好像是答应了,二狗这才朝村子里走去。

    洗了澡就和鬼子打了一架,到了高粱地又看到癫子和老女人搞那个,今天晚上真是够倒霉的了。回到河边,二狗又跳进了河里,洗去晦气的同时还要在河里继续疗伤,有了河水里的灵气,内伤恢复的会更加快一些,不然回去了嫂子会担心的。

    等二狗再次泡完澡回到王香妹的屋里,王香妹已经睡着了,二狗也没有喊门,直接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进去了。

    “二狗。”打开灯看到是二狗,王香妹喊了一声。这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山里人家晚上睡觉还是要盖毯子的了,王香妹这个时候就是盖着一条新买的毯子。

    “嗯,嫂子,你睡啦。”二狗看到王香妹醒了,笑嘻嘻的问了一声。

    “二狗,你跑哪里去了啊,你看你出去手机也不带,想打给你也打不成。”王香妹睁着慵懒的眼睛看着二狗,说好了出去洗洗澡就回来,这都半夜了,这澡洗的也太长了吧。

    “哦,嫂子,我,我这是到长贵叔那里去了一趟和他商量建厂房的事情。”二狗不想王香妹担心,所以没说自己碰到鬼子还被打伤的事情。

    “哦,那就睡吧。”说着话,王香妹从毯子下面伸出雪白的手做出要抱的娇娇女的姿态,惹得二狗立刻热血涌了上来。二狗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连最后的短裤都没有留下,钻进毯子就抱住了王香妹。

    “嗯,二狗,抱紧嫂子……”被二狗抱住,王香妹马上动情的呢喃了起来,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二狗的身上,二狗刚才在高粱地里看了场真人表演,回来的路上一直都忍着的,刚才又看到王香妹从毯子下面娇滴滴的伸出手要抱,二狗的那里一下子就硬邦邦了,抱着王香妹,二狗的手就直接摸进了女人的大腿里面去。

    “嫂子,抱着你好舒服哦。”二狗在王香妹的耳朵边说了一句,另一只手就脱掉了王香妹身上穿着睡觉的小背心,低头一口就亲到了王香妹的软玉上,用力的吸了起来。

    “嗯,嗯……嗯嗯……二狗……”搂住二狗的头,王香妹的屁股乱扭了起来,大腿张开等着二狗压上去。

    二狗的手在王香妹的那里摸了几下,水马上就流满了大腿根,里面滑溜溜的非常舒服,二狗马上翻身压了上去。

    “嗯……”二狗闷哼了一声,大柱子全部齐根插进了王香妹的洞洞里。

    紧紧的抱着王香妹的雪白大屁股,用力的扑动,然后又抬起王香妹的屁股狠狠的撞击她的嫩肉,房间里全部都是肉和肉撞击的声音还有女人呻嘤的声音了……

    第二天早上,二狗吃了早饭就开着摩托车上山了,想看看周三宝事情办得如何了。

    到了山上,周三宝安排的人早就干开了,树都已经砍倒了一大堆,不过这边都是一些杂木小树没有经济园和果树,所以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二狗,咋样,干的还可以吧?”

    看到二狗来了,周三宝马上走上来表起功劳来,不过还别说,这家伙虽然好女的,但是事情干起来一点都不含糊。

    “三宝叔,够快啊、”

    “那是的,都是村里的好劳力。”周三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又说了起来。“二狗,昨天那个周长贵跑我那里去说到半夜,这个厂子具体该怎么建我们已经有了个初步计划,到时候让他找人把图画好了再和你说说。”

    没想到周长贵那么积极,自己晚上刚和他说了他就立马去找周三宝说这个事情了,看来找他还真没错。

    “嗯,好的,让他快点,还是你这里砍树要多少天?”二狗问道。

    “哦,最多两天,到时候就喊人挖土弄平也要两三天的样子,可能五天之后就可以开工修房子了。”周三宝说道。

    “哦,那好,需要钱了就和我说。”

    “好嘞。”答应一声,周三宝就去继续干活了。

    二狗正站在边上看着别人砍树,忽然一台面包车子开了过来,三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了下来。

    “喂喂喂,谁让你们砍树的,这里是保护林,不可以砍的。”

    “你们谁啊?”二狗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

    “我们是谁,我们是镇里的干部,你是谁,这里的树谁让砍的,这个是违反行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看着二狗喝问了起来。

    操,原来是镇里的人,他们这下子消息怎么这么灵通了,平时需要他们的时候影子都没得,现在怎么来的这么快了,一定是哪个龟儿子告了老子的黑状了。

    “怎么就不可以砍了,这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废话,地都是国家的,乱砍树就得罚款,砍了这么多树,罚死你去,还不叫他们马上给我停下来。”那个大肚子摆起威风来了,在那边指手画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