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财色小农民(书号:359

财色小农民 第267章 打完架回村

作者:寒江醉友
    ()

    “你妈拉个逼……”二狗大骂了一声,手上的铁钉子再次扎进鬼子的腿。

    “啊……”这下子鬼子再次杀猪一样的喊了起来,裤裆马上就湿了,看来应该是尿了出来,说得非常好听不怕死,还以为多英勇,没想到这么搞了几下就软蛋了,还他妈的尿了裤子,真是个比猪还烂的熊包,还偏偏喜欢装逼充好汉,不弄死他就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饶命,饶命,我怕死,真的怕死啊……”这家伙总算是懂事了,趴在地上不断的磕起头来。

    “怕死了是吧?”二狗用手在这个鬼子的脸上搧了一下子,非常流气的问了一句。

    “是是是,我怕死,很怕死,不想死啊,饶了我吧……”鬼子大喊大叫了起来。

    “行,怕死的人老子是最看不起的了,既然怕死那就一定要你死了。”二狗说完这话就站了起来。

    “你,你,你刚才不是说最,最讨厌不怕死的吗,怎么,怎么……”鬼子吓得骨头都软了,没想到二狗说话这么不算数,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撞叔死了得了。

    “呵呵呵,对你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杀……”二狗走到草丛那边捡起了刚才的那两把枪,鬼子人长得龌龊但这枪还不错,留着以后打野兔子应该不赖。

    举起枪对准了鬼子,二狗想试试枪好不好用。

    “啊,饶命,饶命,刚才你答应我说怕死就不杀我的,饶了我……”开始表现的还有点硬骨头的鬼子这会儿吓得跟死狗一样了。

    “噗……”一声消音枪子弹打进肉里面的声音,鬼子的额头正中一枪倒了下去。

    就在鬼子倒地的同时,二狗急忙闪身也爬在了地上,因为刚才那一枪不是老子开的,这附近一定还有杀手,刚才那一枪是他妈的自己人打死自己人,这是要灭口啊,靠亏死了,这些鬼子的驻地还没有问出来就被灭了,本想刚才吓惨鬼子之后要问的,没想到被直接给打死了,不过还好,那边还有一个。

    “噗……”又是一声枪响,就在二狗朝另一个鬼子看去的时候,那边的鬼子也中枪身亡了,吓得二狗更加趴在地上不敢冒头,刚才那第一枪要是直接打老子,就算被躲过去也会被吓一跳的,不过幸亏没有打老子,看来这后面赶来的这个鬼子的任务只是灭口。

    二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用耳朵贴在地上听了起来,虽然自己的耳朵比较灵敏,但是距离太远还是听不到的,所以二狗采取了猎人找猎物的办法,趴在地上听远处的动静,果然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正在往远处逃跑,原来刚才灭口的鬼子也同样是两个人一组。

    等鬼子跑远了,二狗才胆战心惊的站了起来,虽然自己有功夫,但是子弹谁不怕啊,老子可还不想死,那么多的女人还等着自己去照顾了,今晚就有一个正在苦苦等着自己去,二狗站起来尿了一泡尿,压了压惊,然后就朝村子那边退了回去,这山里太危险,还是早点回去为好。

    靠,用枪对付老子,这些鬼子真他妈讨厌,改天弄清楚他们的驻地就带人去干了他娘的。

    此时二狗以为这些鬼子的目的只是为了夺取三友修理厂,而根本没有想到他们还有更大的阴谋。

    其实这次鬼子暗杀二狗的主要目的正是为了他们那个秘密的计划,上次野田曲四在桃花沟和斯密斯教授联络之后出村时竟然被蒙面人追击,后来去桥头埠小学那一次二狗又自己把自己给泄露了出来,结果野田曲四就明白了那天晚上的蒙面人原来就是二狗,这样鬼子才意外发现原来一直和他们作对的二狗就住在桃花沟。

    桃花沟可是野田家族那个秘密计划的关键之地,居然非常巧合的碰到二狗这个死对头就是桃花沟的人,这样的一个危险分子在桃花沟是随时可能影响他们那个大的计划的,所以野田家族几个头脑经过商议才决定派杀手秘密暗杀二狗。

    二狗不知道那么多,只是把鬼子一直想对付自己的事情全部归结到了为了夺取三友修理厂,二狗搞不懂这些鬼子怎么这么嚣张,修理厂搞不到手就他妈的用这样卑鄙的招数想杀人,难道那个修理厂对鬼子那么重要?

    虽然危险,但是二狗反而更加下定决心绝对不把修理厂让出去了,虽然自己不知道理由,但是看鬼子这么急着把修理厂弄到手里的样子,肯定是修理厂对他们很重要,鬼子越是重视的东西老子就越是不让他得逞,搞死他娘的。

    二狗一边想着这些问题一边朝山下急奔下来,刚才上来的时候还没有月亮,不过现在月亮已经从云里钻了出来,二狗沿着山路一路狂奔而下,在月色下还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不过二狗现在还算不上是世外高人,充其量也只是个采花贼而已,因为现在自己就打算直接往姚水英家里去,既然约好的,那就不可以失信的。

    二狗的速度很快,虽然不会轻功,但是奔跑的速度是一般人比不了的,很快就到姚水英的家门口。

    一般人受了惊吓很难马上就有这样的好性趣,但是二狗不同,越是受了惊吓就越想发泄一下,好比是用女人给自己压压惊一样的,况且还是早就约好的事情,所以二狗虽然刚刚从死里逃生但还是有这样的偷人兴趣。

    到了姚水英的家门口,发现姚水英家早就熄灯了,难道这个寡妇忘记了白天自己说的话,还是她根本就没有听清楚,照二狗和她的深度来说,现在的姚水英应该不会躲着二狗才对啊,上次在山里和她搞的时候不是挺好的吗,而且二狗还给了那么多钱照顾她的生活,按道理这个姚水英不会拒绝二狗吧。

    二狗也不信姚水英会不理自己,所以轻手轻脚的走到了窗户下面。

    “姚婶,姚婶……”二狗轻声的喊了起来。

    里面没有回应,二狗那个郁闷了,难道真的不理自己了,如果姚水英不开门自己还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不可能破门而入的,毕竟自己和姚水英属于偷的事情,那样夸张是不可能的,而且她的婆婆还睡在另一边,知道了非骂死老子不可。

    “姚婶,姚婶……”二狗不死心,又喊了两声,见屋里确实没有回应,二狗才失望的转身要走了,唉,看来姚婶是真的不理自己了,难道她今天看到自己带着陈丽丽去摘菜,然后就吃醋了,这个的可能性还是有点的,虽然不是很大。

    二狗郁闷的转身回家,感觉非常的失落,虽然姚水英是个寡妇,但是二狗对她是有一种母性的情节,那两次搞姚水英都让二狗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暖,虽然不可能把这样的女人正大光明的带到身边,但是二狗还是希望可以让姚水英成为自己背后的女人,这样也可以多照顾一下她,偶尔放任的体会一下成熟的女人味道。

    “二狗……”

    二狗正在非常失落的转身离开,忽然姚水英出来了,在背后轻轻的喊了二狗一声,为了不吵醒她的婆婆,姚水英是从后门偷偷出来的,弄得二狗白郁闷了一场。

    “姚婶……”看到姚水英,二狗激动的走过去抱住了她,下面迅速的顶了起来,和姚水英没有爱情之类的东西,纯粹是一种对这样风韵犹存女人的成熟滋味的渴望,再加上偷搞寡妇是比较刺激的事情,所以二狗一抱住姚水英柔软的身体,下面就马上硬了起来,直挺挺的顶着姚水英多水的大腿根。

    “姚婶,怎么这么慢啊……”抱住姚水英顶在她的下面,二狗就摸起女人圆润的屁股来,这个女人的屁股非常的圆润,二狗很喜欢插这样成熟的女人。

    “你想被我婆婆发现啊,我这不从后门小心的溜出来了么,你这个色家伙,这么急干什么,你看都这么大了……”

    姚水英感觉到下面被二狗死死的顶着,心里也是热的不行,姚水英也是想男人想的要死了,以前守寡没有男人倒是习惯了,但是被二狗这个色家伙弄到手之后就又打开了姚水英的那扇情裕之门,让本已经枯竭的深井再次搔动了起来,被二狗这么一顶一摸婬水马上就漏了出来。

    “二狗……”姚水英喘着气喊了一声,张开了自己的大腿,让二狗可以更加深入一些。

    “婶,好美,嗯……”二狗就直接站在人家的门口抱着寡妇动起手来,这个时候太刺激了差点忘记了是在路边,而且月亮还很亮,不过姚水英迷离着眼睛勾住二狗说了起来。

    “二狗,抱我去那边……”无力的趴在二狗的肩头,姚水英指了指第一次和二狗偷人的那个柴房,二狗也马上明白了姚水英的意思,一手搂着姚水英的屁股,一手搂着姚水英的背,一把抱起了这个让人浑身发颤的寡妇朝柴房那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