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魔(书号:376

大魔 第二卷 人魔 第两百二十二章 魔

作者:汉隶
    魔种震撼了!

    他根本未想到陆江竟能追上并超越了自己,在他之前触摸到了这股道韵!

    双眼凝视着前方笼罩陆江的枯瘦老手,魔种双眸之中第一次浮现了异样的波动,似是嫉妒、似是渴望,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这个空间里潜心修炼,他比陆江懂得更多,更知道终有一日,有陆江没他,有他没陆江,虽然,他本是从陆江的魔,属于陆江的一部分,可他拥有着脱离陆江的神智,从另一方面而言,他是他,陆江是陆江。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原本魔种认为他离这道韵也只有一步之遥,所以他也不再阻止陆江进入这里,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陆江竟在他之前先掌握了这股道韵!

    不!

    不,陆江现在还不能称之为掌握,而是一只脚踏入了掌握道韵的大门,只要他没有完全掌握,那么,自己还有机会,魔种眼中闪烁着光芒,他不再攻击,而是再次闭上了双眼,进入了参悟之中。

    他知道,陆江此时已经半只脚踏入了这恐怖道韵的大门,他想将陆江驱除已是不可能,与其白费力气,还不如找寻最后一线生机,继续参悟道韵,争取在陆江完全掌握之前掌握。

    可魔种没想到的是,此时的陆江宛如落水之人,而参悟道韵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不计一切后果紧握着这根救命稻草,所以,他全身心的投入其中,这也可以说是陆江的求生**极强!

    与陆江不同,魔种是这个混沌世界的掌控者,他之前并不认为陆江能在他之前就参悟道韵,所以,他也纵容了陆江。并未去阻止,在他看来,陆江无法超越他,可现在陆江真正超越了他。却让他内心大乱。这也就更加无法放开一切去参悟。

    时间在无声无息的流逝。

    三千界早已暗潮涌动,各方天骄层出不穷。在这青年雄主逐鹿之际,陆江此时正沉浸在这股毁灭道韵之中。

    道韵,是顶级力量的诠释,世间万万年。却很少有人能用言语、文字清楚的表达出道韵是什么,道本就是一股意境,很难用文字、言语来流传,这种东西只能会意不能言传,能悟得多少,还需看个人的造化,这更别说比道更博大精深的道韵了。

    与魔种不同的是。陆江并没有刻意想去参悟道韵,而是进入无念之境去感受着这股道韵。

    有言:水到渠成,或许也不过如此,等陆江感受到这股道韵中蕴含的无上毁灭气息。他无声无息得到了这股道韵的认可,也逐渐掌握这股道韵。不过,也正如魔种所猜,陆江此时还未完全掌控这股道韵,他只是半只脚踏入了道韵的大门,能否掌握还需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沉浸在这股毁灭道韵海洋中的陆江,在感悟之时,他也遭受这股道韵的改变,这股毁灭之意也逐渐根深蒂固在他的灵魂之中。

    处于魔种混沌世界的陆江浑身绽放着浓郁的毁灭气息,他整个人宛如愤怒之神,搅动着这个世界的风云,而弥漫在空间中的毁灭道韵,更是迸发出无尽的毁灭气息,令沉下心来的魔种突然惊醒。

    魔种再次睁开了双眼。

    与前几次不同的是,他那深邃而乌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陆江,无人能看出他内心所想,他眼里平静如水,可就是这平静的表面里却仿佛蕴含着滔天的波动以及杀意!

    “罢了,我虽源自你,但有些方面我确实不如你,不过,就算你掌握了这股道韵,终有一天,我还是能反噬于你。这里虽好,但并不属于我,掌握了这股力量,想斩杀你者并不多了,离开,或许,也是时候了!”半响之后,魔种突然在自言自语着,长叹一口气,他又闭上了双眼。

    魔种在想什么,三千界发生了什么动荡,这些都跟陆江毫无关联!

    不知又过了多久。

    盘坐的陆江,突然缓慢的抬起了右手,他朝着前方探去,右手手掌朝下,做出了一手遮天之势,他的动作虽然极其缓慢,但空间却波涛汹涌,无尽的毁灭气息充斥在这空间中,仿佛是想将这空间都毁灭。

    “哎,后辈,此为何道?”

    一道沧桑的话语突然在陆江的脑海中响起,令陆江突然清醒过来,他猛的睁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一只枯瘦老手,宛如能遮天蔽日,掌控天地的老手。

    陆江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可的思绪却诡异的围绕着这沧桑之音去思索。

    良久后。

    陆江道:“此为毁灭之道,毁灭之道韵。”

    “毁灭么?是为毁,何为灭?”

    “是为毁?何为灭?”陆江自言自语了一番,半响后,他突然想起了枯瘦老手一手毁灭了那滴水珠的情景,他心有感悟,良久后,他道:“灭为灭亡,亡为死亡,生之极为灭,灭之极是否为生?所以,灭亦为生?”

    “灭为生,生为灭,可灭为何?生为何?”

    沧桑之音再次询问,这让陆江彻底沉默了下来。

    他悟道多年,对道也有几分了解,按他所知的现代话语来说,对道悟的了多少,则有着不同的释义,这就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以及最后的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一样,之前自己回答了灭为生,那么,灭又到底是什么了?生又到底是什么呢?

    陆江还未到达对毁灭参悟到极高的地步,他也无法去阐述,更别谈去抽丝剥茧的阐释“灭”“生”二字了。

    思索了许久,陆江依旧无果,他长叹一口气,道:“或许,不管生、灭,只是心之一念吧。”

    “心之一念,哎,待你登峰之时,望可回头一览。心之一念,或许,心并非心,而是…魔!”

    “魔!!”陆江心神一震,他再次看向前方老手,却发现老手凭空消失,而他也回到了魔种的混沌空间,可让陆江猛的站了起来的是,魔种…不见了。

    怎么可能?

    ps:有千言万语想跟你们诉说,可说的时候,老汉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哎,一切都不言,望你们能体谅,大魔我还是想成就无上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