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黑色剑师(书号:385

末世黑色剑师 第三百九十三章 拯救失足少女……

作者:东方厨
    赶走喜欢耍宝的讨厌逗比。夏无双便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风暴之灵和条魔君。

    “现今世界,上位邪魔已经死亡殆尽,可以不杀么?”不是他圣母,而是血脉中亲近感,在不停的作祟。

    在整个世界里。只有四处乱窜、到处为祸的弱小邪魔才会畏惧于他。而一切从狂乱中脱出来的神灵级大邪魔,都会像是有血脉互相联系一样,感觉比亲人还要亲近。

    “……”风暴之力闻言一愣,旋即脸色一变,心神不宁地看向了身边的条魔君。

    这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讯息。

    夏无双又是帝子,又是邪魔少主的身份,实在太敏感了。作为艾维雅最正统的继承者,如果假设他放弃作为人而存在,那他便可以轻易地成为邪魔的共主,迅组建起一股极不稳定的势力。

    这对当下糜烂的域外远征局势而言,绝不会是一个好的预设。

    “你应该相信夏无双。”条魔君回馈了风暴之灵的担忧,却不说理由。

    而红三也走到了夏无双的身边,支持他的一切决定。

    “她现在处在最弱的时期,封印结界最多只在圣域中期,她却依然打不开。这是一个可以跟她谈谈的机会。”

    四面的黑暗,突然涌动起来,无穷的阶位压迫中,传来蜘蛛爬过甬道壁时,出的窸窣声。

    气氛压抑的过分,仿佛封印后的邪魔已经醒来。冰冷地看着所有人。

    夏无双心情复杂,清了清嗓子,为了纾解对方的冷意。缓缓唱起了一段西欧古老的忏魂曲。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一片破败景象。幽灵放荡歌唱黑色迷迭香绽放,藤蔓蜿蜒生长,灵魂张望,信仰血色的月光。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手握玉簪的黑女王,推开了尘封的窗,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清纯如少女一样。她幽怨的声线,与亡灵一起咏唱……”

    他宛如夜色般流动的声线,带着死神之力特殊的魔力,穿透了封印结界。试图去抚慰结界之后。那个无比虚弱的灵魂。

    结果,他竟然真的成功了。将那股冰冷的气息,用一段悠远的忏魂曲,沉寂了下去。

    趁着这短暂的平静期,充能封印被碎夜之剑竖向一剑,击毁了魔阵的核心,扭曲了所有魔法线路,瞬间便到了即将崩溃的境地。

    黑色的漩涡。如幕布一样被打开。凛冽袭人的魔气,如事先藏好的刀剑。一时之间全部冲了出来。

    夏无双心有所感,七色的神光瞬时冲出体外,整个人如谪仙降世、神帝临尘,华光熠熠,湛蓝的冰拳印出魔印,化为一面平冷的天碑,猛然向已经破碎的封印镇压而去。

    而扭曲的封印之后。那些缭绕凛冽的魔气,变成了无数黑色的丝线,宛如千万道锋锐劈出的斩杀,切开了空间,先于那面平冷天碑的形成,朝封印外冲杀而出。

    而与此同时,虚空也被封印之后的诡异魔气所瓦解,整个洞穴陷入了一片幽冥般的森罗当中,一时寒气刺骨,深入骨髓。

    众人见状,心中一紧,生出无尽担忧。

    当初因为无法被杀死,而被雅典娜强制封印的奥拉克妮,果然强大得有些过分。在经历了数万年的封印之后,神灵的气息似乎并没有被削弱,依然强大如斯。

    但夏无双却不信。这一切都是假象。如果奥拉克妮真的还拥有神灵级的力量,那眼前圣域级的封印根本就封不住她,她也不必常年困居在这个阴暗潮湿的甬道之中。

    他向前一步,如渊似海的魔力,随着他前进的脚步,汹涌推进。湛蓝的天碑乒乒作响,被黑色的斩杀一次次击碎,而后又再次重生。

    噗!

    封印后突然传来吐血的声音。

    夏无双宛如一尊行走在人世间的众神之子,带着神圣的光华驱散所有黑暗,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直接一步迈进了扭曲的封印当中。

    空气中的魔气骤然收缩,病态的虚弱,在没有后续的魔法输出下,暴露无遗。

    黑暗的漩涡,因为夏无双的强行切入,彻底被撕开。封印完蛋,他走到了甬道的最底端。

    这时,无数的黑色蜘蛛从甬道外汇集了进来。它们全部向一面石壁旁的骨架黑影汇集,直到数十秒之后,才艰难地形成了一个女人模样。

    奥拉克妮。一个曾经可以在美貌与技艺上与雅典娜媲美的女神。一个亲手纺织出无上神器的炼器大宗师。

    她一脸素洁,一如万年之前那样美丽。沧桑的白,宛如白色的瀑雪,在脑后挽出高洁雅致的髻,将自己白皙光华、宛如传世杰作的素额与脖颈,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

    干净。那是源自灵魂与精神的,一种很彻底的东西。一如与红三、八云紫、幽幽子、绵月依姬的初见,奥拉克妮那纯净的灵魂,也给了夏无双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我的主人,你终于愿意来拿走我的一切了吗?”

    奥克拉尼躺在石壁的旁边,斜眼盯着夏无双,清冷的面孔上,没有惊讶也没有恐慌,只有话语中透出沉重的暮气,仿佛已经彻底厌倦了这个世界一般。

    甬道尽头,闪耀着绚丽柔和的神光。风暴之灵等人都感觉有些不对劲,纷纷停下了脚步。

    “如果可以,我不想让你死得如此没有价值。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夏无双与奥克拉尼对视,目光中不加掩饰的侵略性,让围观的女性都看得心慌。

    奥拉克妮闻声一怔,突然如一朵盛开的白色玫瑰。露出苍白却灿烂的微笑。

    她也有自己的遗憾:“对不起,让您失望了。因为,妾就快要死了。如妾这般建立在信仰之上的生物。长久失去信仰的元力,就会彻底死去。可惜不能报答您的恩情,还借用了您那么多的力量。”

    奥克拉妮有些失落,也有些解脱。她静静地背靠着黑色的石壁,成熟的气质为她的惊艳增色不少。而紫色的瞳仁中,有许多白色的细线形成蛛网状的纹路,看上去也非常具有人外娘特殊的美感。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艾维雅,只是继承了她的血脉。”夏无双没有占人便宜的心思,实事求是。淡淡的回应道。

    “……原来你是少主。”奥拉克妮的瞳孔慢慢散大,灵魂逐渐处于弥留。“难怪……”

    她看上去,竟然一点都不可怜。面对死亡的从容,就像是百岁寿星去世。成熟安详的样子。让人不禁忘却了她所有的故事。

    “她……”众人突然感觉一阵心疼,无法用语言去评价这个谜一样的女神。

    夏无双此刻柔和的举动,像是神女奥拉克妮的情人,轻轻抚摸着她那柔嫩光滑的脸蛋,眼神中充满着那种“主人对女仆”的悲悯。

    “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新生的机会,让你去复仇。”夏无双蹲着身子,奥拉克妮的身体已经只剩下神灵的枯骨,唯有绝世的容颜舍不得死去。不愿意让人看到她那衰老致死的模样。

    纵然有隐忍万年,只为了复仇的狠心。也依然在意自己的容颜。奥拉克妮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她心有蛇蝎,自己却是一只羔羊。

    “好温暖呐……”弥留之间的奥拉克妮,像只温顺的黑猫,用自己柔嫩光滑的脸颊,蹭着夏无双那双极度温暖的手掌。

    她是那么的成熟而端庄,即使做出弱女子的动作,也像是离别前的眷恋。没有柔弱,只有一种对人说‘谢谢’的感觉。让人难过。

    “您和魔母一样,都那么的温柔。”神女全身冷,魔力所化的衣衫,正在一寸一寸的消散,然后露出一节一节没有血肉的晶莹神骨。

    她微闭着眼睛,用娇柔的小脸摩擦着夏无双的手掌。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想要索取更多的温柔。

    “可是数万年的岁月太长,妾已经累了……就让妾这样的离开吧。”但她依旧选择远去,因为此生除了一些遗憾之外,她只剩下眼前这一点点的眷恋。

    但夏无双是一个不太讲道理的人。对于那些肯定会助益于他的人或物,他一定会尽其所能的保住,哪怕手段近乎‘卑劣’,也在所不惜。

    “少女,魔母既然曾经听到了你的祈祷,你便不可以这样自弃……”

    夏无双低头,在弥留神女毫无防备的时刻,俯身而下,强行吻上了她的双唇。

    “唔!”奥拉克妮惊得睁大了眼睛,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少女……你知道你的少主,需要多少人的帮助吗?域外世界,祸乱横行,举世皆敌……如果可以,请为我活下去,帮助我,为我护道!”

    夏无双一吻如蜻蜓点水,点到即止。他缓缓用干扰人心灵的魔力问话,眼神带着恳求,全身的神光渲染如画,如神王之子降临世间,源于灵魂与血脉层面的尊贵特质,令人情不自禁的信服。

    奥拉克妮本就虚弱,加上一心求解脱,又对拥有艾维雅血脉的夏无双无所防备。那颗冻如坚冰的心灵,瞬间就被少年突然爆的‘火山’,融化了大半,一步一步地陷了进去。

    “……”无言。

    夏无双丰神俊秀、神华外宣,霸道中所带的温柔气质,让奥拉克妮看得呆了。她一生活都在仇恨中,从没有见过如此光辉的人。

    “一个智慧的生物,怎么可以失去希望。”夏无双身后出现了九道不同颜色的圣光,每一根都粗大如一只手臂,每一根都充满着千万众生虔诚的信仰。

    他一直都是东大路自然神教最受人崇拜的神子,也是自然神城的铸就者。当初建立神教之时,他便在多方默许下,在信仰归流问题上,动了些手脚。万千的信仰力量在汇聚神城之后,都必须通过他才能转移到“蛇与蛙”的身体。是以,他完全有能力随时截流其中的信仰力量,去帮助一些失去信仰支柱的神灵。

    “如果,你觉得活着没有了留恋,那就爱上我,把我当做留恋吧……你既然叫我一声少主,我便不可能看着你这样毫无意义地死去。”

    夏无双难得‘中二’了一次,慷慨地截取了九股信仰分流中的一股,注入了奥拉克妮的身体,那一股被截取信仰力量变得更加闪亮,表示与另外两道圣光一样,变成了有主之物。

    奥克拉妮缓缓闭上了眼睛,全身黑色的裙袍开始生长,迅遮住她那玲珑挺翘的绝代身姿。

    “少主……我们的敌人是谁?”

    挽起白,瞬间变黑。神女斜躺在石壁上,手中的小黑扇遮住半张脸,成熟上位、神秘冷漠的气质笼罩全场,只露出一对充满杀气的紫色蛛瞳。

    生死之间徘徊而回的灵魂,认定了一些事,就必然不会再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