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我的打工生活与爱情(连载十一)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我的打工生活与爱情

    第二天,花蕊就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们照样疯狂。但是她的激情似乎有点不如从前,采取主动的时候少了。甚至有几次还走了神,眼神空洞洞的。

    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然而不好说安慰的话。其实那个晚上,我也想了很多,差不多整夜未眠。

    我在想江时虎、魏文馨、以及我即将出生的小孩。我还想了我的父母和魏文馨的父母。当然,我也想了花蕊。我明白当时是冲动了些。但是如果花蕊要嫁给我,我还是会答应。我不怕后果难料。

    然而花蕊不提。每当我看到她神不守舍的样子,就忍不住要旧话重提。但她似乎知道我什么时候想提这件事,总是及时把我拦住,笑着聊些其它的东西。

    过几天,江时虎说要跟我谈谈。他愁眉苦脸,精神恍惚。我心里头“格登”一下,冷汗从背心上渗出来,也变得有些恍惚。人如果做了自觉惭愧的事,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也说明我心理素质不够好,不是干大事的料。

    我神情紧张地准备听江时虎声讨我。但他好一阵不说话。你知道的,他就是这样,出张牌都考虑老半天。如果是以前,我老早不耐烦了。然而这次我心虚,没敢大声嚷嚷。

    感觉上过了一个钟头,他才犹犹豫豫地说:花蕊想要搬回厂里去住。

    我说: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要搬回去?

    江时虎愁眉苦脸:我也不知道。

    我问:她没跟你说原因?

    江时虎说:有。

    我啼笑皆非:有你就说出来嘛,还说你不知道。

    江时虎说:但是我觉得她的理由一点都不是真心话。我……我前两天跟她说结婚的事,她也没答应。

    这个人怎么变得颠颠倒倒,前一件事还没说完,又说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他以前虽然脾气润,但是思路和逻辑都没问题。

    我说:你先说她要搬进厂里去的原因。

    江时虎说:也没说什么,就说想要搬回去住了,省钱。然后又像是抱怨似的嘀咕:省什么钱嘛,每个月这几百块钱我还出得起。

    江时虎存了点钱,这我知道。他出来打工早,以前做裁手时,单价高,每个月工资不比当组长少。他又不抽烟,除应酬外不喝酒,偶尔打点牌,也输不多。关于交女朋友这件最花钱的事,他做得也不多。在花蕊之前只交过一个女朋友,不过几个月就黄了。

    我说:你不想搬,也没劝过她?

    江时虎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谁劝得动啊?

    我想了想说:你再说结婚的事。

    江时虎说:我跟她说今年回我家去过年,明年就把事办了。她不肯。

    我说:她为什么不肯?这不挺好的吗?

    其实我也知道花蕊真嫁给江时虎也不坏,算是很好的结局了。奈何我心里就是难受。倒不是完全因为他们结婚后我跟花蕊“私通”难度更大。而是在我心里已经把花蕊当成我的女人。听到花蕊不肯,我竟然有几分高兴。这说明我不但思想肮脏,兼且口是心非。

    江时虎说: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不肯?她光说现在不想结婚。

    这次谈话一共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江时虎翻来覆去就说他不想搬回去,要跟花蕊住在一起,要跟花蕊结婚。我听着他好像是真的一点不知道我跟花蕊的事,不觉放下心来。耐心变得前所未有的好,答应他好好劝劝花蕊,又陪着翻来覆去说了许多安慰的话。

    晚上花蕊下班,好像非常累的样子,连饭都不吃,懒洋洋的打不起半点精神。我因为有话要跟她说,下了个早班。见到这个模样,把要说的话全忘了,心痛得了不得,赶紧跑出去买西瓜。那时不是出西瓜的节气,超市里只有海南出的“黑美人”,个头不大,死沉死沉的,价钱贵得如同打劫。但我还是买了两个。

    花蕊平时嘴馋,最喜欢吃西瓜。这时好像没什么胃口,架不住我再三勉强,才吃了薄薄的两片,似乎随时都要吐出来。

    我想坏了,不要也是怀孕了。这么担心着,不觉冲口而出。

    花蕊笑起来:乱讲。我是感冒了。

    我放下心来,觉得可以跟她聊一聊搬家的事情。我说:厌倦我了,要搬回厂里去?

    花蕊皱了皱眉头: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跟你讲的。

    我说:那当然。他是我的朋友。

    花蕊又笑了一下,笑得古里古怪,自言自语地说:朋友。嘿嘿,朋友。

    这种笑意和说法让我愤怒,实际是恼羞成怒。要说对不起江时虎,也不是我一个人对不起。我火起来,嚷道:你什么意思?

    花蕊可不容人跟她大喊大叫,既算是我也不行。她冷冷地说:所以说你们男人脸皮厚。你有把江时虎当朋友吗?

    这件事令我心虚气短,所以特别怕人家提起。我立即反唇相讥:那你呢?你不也是魏文馨的好朋友?

    这一棍打得不轻,花蕊脸色苍白,愣愣地望着我,说不出话。我马上意识到把话说重了。她在这件事上跟我一样心虚气短。我走过去,想要抱她。她推住了我,双臂软弱无力。我改为抓住她的双手,慢慢摩挲。我不习惯说对不起。这就算是道歉了。花蕊慢慢把头靠在我肩膀上,仿佛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就这么靠着,靠了很久才说:我做不到。

    我问:做不到什么?

    她没回答。又过了很久,说:我做不到同时喜欢两个人。

    我深深吸一口气。这是我准备跟她旧话重提的习惯动作,好像给自己下决心。她一下掩住我的嘴,无力地说:你别说出来。我……我怕听到……

    但这次我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我轻轻拨开她的手,说:我是真心的。你嫁给我吧。

    花蕊苦笑一下说:再看看吧。我,我自己也不知道。顿了一顿,又说:那就暂时不搬进去吧。

    我劝说花蕊的过程就是这样的。我始终没提她跟江时虎结婚的事。倘若你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提出来?但在那个晚上,我自以为决定了,要娶花蕊。

    两天之后这个决定被敲得粉碎。

    魏文馨家里打电话来,她生了个男孩,六斤八两。因为是偷生,没敢去大点的医院。大点的医院都有出生记录,计划生育办的人一查就完蛋。所以是在乡卫生院生的。头胎,生的时候不大顺利,魏文馨受了些伤,撕裂的程度比较重,还在住院。

    这女孩自从跟了我,吃的苦头不少。

    那一会我心里乱翻翻的。孩子出生我当然高兴,是我的骨肉嘛。何况还是我老罗家的长孙。这下子我老爹该笑歪了。

    我没怎么迟疑就把这事告诉了花蕊。她迟早会知道,我不想她把我当成没良心的人。

    花蕊也很高兴。不是装的,是真高兴。她催着我,要我快回去看看。我犹豫着,没能马上决定。我知道这一回去意味着什么。

    花蕊认真地说:你得回去。你……不能这么没良心。

    我还在犹豫。这时候我老爹的电话打过来了。他让我立即回去,回岳父家去。他还说他很快就从谷城动身去红安。

    我把这理解为急切地想要看到孙子。但我老爹说,要去商量一下,怎么安排孩子。村里的头头,乡里计生专干都要打点。不然前功尽弃。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不能再犹豫了。赶着找朋友借了些钱就上路了。我老爹也会带一些钱。打点那些关系花的不是小数目。

    魏文馨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她躺在床上,额头上包条毛巾,脸色苍白,但是精神不错,满脸幸福的光彩。孩子没在旁边。开始我以为在育婴室,后来才知道是抱回去了。卫生院就在乡政府附近,可不敢把孩子放那。

    我急着问孩子的情况。那么点大的婴儿没人喂奶恐怕不行。魏文馨说没关系,家里已经请好奶妈了。我又问孩子长得像谁。魏文馨微笑着说:像你。圆脸大嘴,跟你一模一样。我就咧开大嘴笑了。

    魏文馨假装不高兴,板着脸说:就会问小孩,就不会问一下我。

    因为刚刚升了级,我的性格变得相当温柔,笑着抓住她的手:我不在这里吗?

    魏文馨就笑,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我不禁又有些惭愧起来。这次不是为江时虎,是为魏文馨。

    魏文馨摸了摸我的胳膊和脸,满意地说:还好,没有瘦。花蕊把你照顾得不错。

    我大是尴尬,含含糊糊地应着:是啊是啊。不过她煮的四川麻辣我吃不惯。

    魏文馨笑起来,问我请几天假,我说十多天。她就说:过几天我出院了,好好给你做点家乡菜吃。

    她吹牛哪。月婆子一个月不得下床。不过没关系,有心就好。

    后来我见到了我儿子。小家伙圆脸大嘴,模样丑怪,活脱脱就是我的复制品。我笨手笨脚抱着他,小心翼翼地逗他的脸颊。小家伙一点不领情,不久就大哭,在我身上撒了很大一泡尿,弄得我手忙脚乱。我岳父岳母,哥哥嫂子们大笑不止。连一贯不苟言笑的老爹也不禁莞尔。

    这时候我感觉到了责任。不能再任性了,我想。

    可是,花蕊……我甩了甩头,好像这样就能够把花蕊甩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