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九十一章 省城之行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柳俊就在老爸办公室给省农科院打的电话,得到的答复很让人振奋。他们可以提供意大利蜂和中华蜜蜂两种种蜂。相关蜂箱、养殖技术都一并提供。

    柳俊比较喜欢中华蜜蜂这个名称,当下便订购了两箱。

    原本想多订购几箱,但农科院的接待人员听柳俊大致说了情况,是没有经验的新手养殖,便热情的给予建议说最好先订购两箱,等有了养殖经验,再增加箱数。而且蜜蜂养殖一段时间后,会自然分群。

    柳晋才听儿子打完电话,这才问道:“给谁买的?”

    “梁国成,就是梁经纬他爸。”

    其实不用加这个解释,自家儿子都跑去人家家里玩了两天,焉能还不记得梁国成是何许人也?

    “梁家太穷了,整个枫树大队都太穷了。得想办法让他们脱贫致富。”

    经过昨晚长谈,柳晋才对儿子的认识更深入了一层,已经完全将柳俊当成了可以平等对话的对象。闻言说道:“这个思路是对的。我看可以请省农科院的专家再下来做个调研,看看我们向阳县到底有哪些地区适合蜜蜂养殖。搞一个方案出来,全县铺开。”

    柳俊大为欣喜,赞道:“老爸,好气魄,越来越像县革委的一把手了。”

    柳晋才笑骂道:“什么叫越来越像?我本来就是。”

    “对对对,是我说错话,该打。”

    说着,轻轻在脸颊上碰了一下。

    见他们父子俩开心地调笑,正在低头整理文件资料的江友信也微微笑了。打从他帮柳华辅导功课以来,柳晋才越来越器重他,欣赏的神色几乎都要写在脸上了。不过貌似他和柳华之间,尚没有什么看得见的进展。这也难怪,柳华这时候还是高中生嘛,江友信可得小心翼翼。若惹恼了柳主任,却不是玩的。

    得,找机会再撮合撮合他们。

    柳俊心道。

    “既如此,那就不必麻烦梁经纬去省城跑一趟了。我自己去趟省城吧。正好顺路送周伯伯回党校。”

    “这个主意不错。”柳晋才笑道:“我安排农业局的同志带你一道去省城。开县里的吉普车去。”

    “好咧。”

    听说不用去挤那一步三摇,两百多公里走七八个小时的大班车,柳俊高兴得一蹦老高。不要说七十年代,便是整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老百姓出门难,坐车难都是一个全国性存在的大问题。而对于部分草根阶层来说,历史的车轮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这个问题也依旧未曾得到很好的解决。

    江友信笑着提醒一句:“主任,周老师搬家,该有些行李吧?一个吉普车怕是不够。”

    柳俊立即想起周先生那一屋子的书籍,那可是极其宝贵的财富,先生看得比命还重的。

    “嗯,这个,我叫县革委办公室派一台卡车。周先生是恢复了级别的副厅级干部,可以享受这个待遇。也不能让省里的人说我们向阳县太没有情义。”

    堂堂县革委主任调动两台车子,原本无须向严玉成汇报。不过柳晋才习惯成自然,还是和严玉成打了个招呼。严玉成当然是点头赞同。

    到周先生搬家的次日,县剧团和麻塘湾大队情形蔚为壮观。倒不是说周先生有多少家当,也不是送行的人特别多,关键在于搬东西的人群里,居然有县委书记和县革委会主任的身影。县剧团的团长一听这个事,顿时傻了眼,等他匆匆忙忙踢破脚趾头般赶到周先生临时居住的小单间外头,已然人去楼空,只能远远看着轰鸣的大卡车,吃一脸的灰尘。

    县农业局此番赴省农科院公干的同志是局长陈立有和一名姓严的股长。陈局长极有眼色,见严书记和柳主任亲自帮忙搬家,立马便猜到周先生身份非同寻常,半路上叫司机拐了个弯,回到农业局叫上一男一女两名年轻职工坐上大卡车的驾驶楼,一并向大宁市进发。这两名年轻职工,却是陈局长叫到省委党校给周先生布置新居的。先生和师母年岁都大了,大堆书籍和家居用品搬上搬下的,挺不方便。陈局长和严股长,貌似也不像是干惯体力劳动的主。而吉普车司机和卡车司机,是属于县革委办公室主任管的,他陈局长指挥起来自然不如指挥自己农业局的下属那么便当。

    事实证明,陈局长这个临时安排十分富有远见。车到省城,周先生到省委组织部报过到,再赶到省委党校宿舍楼,已然是下班时分。好不容易找到总务处管后勤的一位干部,这才拿到新居的钥匙。想要党校派人帮忙搬家,却是有些一厢情愿了。

    周先生家当少得可怜,就是书多。所幸书籍搬运起来相当方便。农业局四名干部加上两位司机再加上柳衙内,不到一个小时就将家安置好了。周先生很是感激,招呼大伙在省委党校的小餐厅吃了晚饭。餐厅的大师傅倒还是八年前的那位,一眼就将周先生认了出来,晃动着胖大的身躯,大呼小叫地和周先生见了礼。故人相见,自有一番寒暄感慨。

    陈局长办事精细,次日尚不忙着去省农科院,一大早自省委党校招待所起来,也不打发卡车司机回去,带着两个车,拉上周师母在省城乱逛,将一应需用的家具用品都购买其全,安置妥当,又忙碌了一天,总算诸事顺就。

    到得第三日,这才辞别周先生夫妇,去省农科院公干。

    想着日后再也不能经常与先生相见,离别之时,柳俊着实伤感。师母摸着他的头,流了半天眼泪,甚是不舍。他俩没有子女,这两三年里,将柳俊当亲生儿子般看待,感情深着呢。

    “小俊,你天资聪颖,前程远大。日后行事要小心谨慎,不可恃才傲物,致招祸端。”

    周先生望着柳俊,缓缓说出了临别赠言。

    柳俊红着眼睛点点头,退后一步,跪下来,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

    “小俊,有空就来家里玩呀……”

    吉普车已经开动了,师母还追着车子喊。

    那一刻,柳俊竭尽全身力气,才算是勉强将眼泪忍了下来。

    ……

    省农科院的人非常热情。去年年底他们帮助向阳县搞大棚养殖和防空洞蘑菇培育成功,成为农科院的一大成绩,得到省革委主管农业生产的领导表扬,大家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如今向阳县的同志再度上门请求帮忙,自然不能推拒。省农科院的冯副院长甚至亲自接见了陈局长一行,对向阳县重视农业科技的态度大加赞赏。当即指定两名蜜蜂养殖方面的专家带着四箱中蜂和一大堆养殖技术的资料与他们同车返回向阳县。其中两箱是柳俊为梁国成买的,另两箱专家用作讲课示范之用。

    陈局长知道柳俊是柳主任的儿子,私下跟他说那两箱蜜蜂也算在农业局此次出差的费用上一起报销。柳俊笑着婉拒了。这样的小人情,不欠也罢。区区小钱,现今还真不放在柳衙内眼底。

    向阳县方面,柳晋才对此事给予了充分的重视,亲自接待两位专家,安排两位专家在向阳县调研考察期间由陈局长全程陪同。并且告诉陈局长,有事可以直接跟江友信联络。

    听说要全程陪同,陈局长心里就有些畏难。农业养殖的调研考察不必其他,大多数时间要在山间野外穿行,荆棘密布,蚊虫叮咬,实在不是个美差。想陈局长在县城办公室舒适惯了的官爷,却如何耐得这般苦楚?后来听说可以直接与柳主任的秘书联系汇报工作,陈立有又转忧为喜。这可是接近领导的大好机会。在县属局委办当中,农业局无权无势,乃是清水衙门。陈局长在这个破局里呆了多年,实在有些腻了。如能借此机会搭上江秘书这条线,得空在柳主任面前美言几句,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不说提拔重用,只要能平调去其他实权单位,那也是天大的美事。说不得,只有咬紧牙关捱过这段调研时间了。但愿两位专家不要在向阳县的山水之间流连忘返才好。

    至于如何讨好江秘书,进而得到柳主任亲睐,似陈局长这般官场老油子,自有独得之密,不足为外人道也。

    眼见得陈局长兴冲冲陪同两位专家而去,临别时还不忘笑着和柳俊打招呼,柳俊也微笑致意。对他心中所想之事,柳俊多少察知一些,也不点破。这位陈局长办事精细,深谙官场之道,如能实心办事,倒不妨交个朋友,拉进柳晋才的班底之中去。

    当晚陈局长一直在江友信的单人宿舍外等到九点多钟,才看到江友信高瘦的身形慢悠悠晃过来。

    “江科长。”

    陈立有自黑乎乎的门洞里突然钻出来,倒吓了江友信一跳。

    向阳县官场惯例,一般不称呼领导的秘书为秘书,概因为秘书虽是领导贴身之人,隐形权力不小,秘书这个称呼却有些上不得台盘,总觉得是伺候别人的人。再说了,当官不带长,放屁都不响。称呼一声科长,似乎便是人上之人了。

    江友信的行政级别已经提为副科,这句“江科长”倒也当得起。

    “啊?是陈局长,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江友信笑着招呼。

    “江科长不是也没休息吗?”陈立有有些谄媚地笑着:“这么晚了,江科长这是刚下班呢?”

    “是啊,柳主任交代要写个材料。”

    江友信其实是刚辅导完柳华的功课,从柳家出来。不过这个事情,他是不会随意对别人提起的。

    “在领导身边工作,就是辛苦啊……”

    陈立有张口就来,轻轻拍了一记。

    江友信笑着摆摆手,止住陈立有:“陈局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啊啊,也没啥大事。就是想问问江秘书这两天方不方便,有空一起吃个饭?”

    江友信笑道:“这个可不好说。”

    这倒也是实话,做秘书的人,时间都不由自己安排的。

    陈立有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那,江科长现在有空吗?去你宿舍坐一会,顺便请教点事情。”

    江友信瞥了一眼陈立有手里提着的鼓鼓囊囊的帆布袋子,打着哈哈道:“哎呀,陈局长,真是不巧啊。那个材料我还没写完,打算回宿舍继续写呢。柳主任催得急,明天就要。实在是对不住啊。”

    在这个事情方面,不但柳晋才一再告诫过他,不能收别人的东西。便是柳俊,也跟他说过几次,如果缺钱的话,尽可以找自己要。如今柳俊跟江友信的关系,堪称密切,相比亲兄弟也不遑多让。在柳俊心里,一直是拿他当“姐夫”看的啊。自然,他也不会当真向柳俊伸手。

    陈立有眼见江友信婉拒,也不着急。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江科长真是大忙人啊,呵呵……那我就不上去打扰了,就在这里请教几句,你看行不?几分钟就好。”

    陈立有好歹也是一局之长,向阳县有头有脸的人物,江友信不能太驳他的面子。

    “陈局长客气了,我年轻,刚到县革委上班没多久,还要请你多加指点。你有什么事只管说,但凡我帮得上忙,没二话。”

    虽是客气话,听得陈立有心里舒服。他四十出头的人了,正科级局长,向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秘书软语相求,若人家还拿腔作势,不免有些憋屈。

    “指点不敢当,江科长可是获得征文大赛第一名的人,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可强得太多了……是这样的江科长,这次柳主任让我们局里去省农科院请回这些养殖蜜蜂的专家,是大好事啊。就是不知道……柳主任有没有更具体的指示呢?”

    “嗯,柳主任确实是有一个想法,想要在全县推广蜜蜂养殖业。但具体的细节如何操作,要等专家调研的结果。当然,如果你们农业局能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供柳主任参考,那就更好了。”

    江友信倒没有多少犹豫。这个话,原本就是要交代陈局长的。只不过白天的时候,陈局长忙于接待省农科院的专家,还没来得及说呢。

    陈立有大喜,了解到了领导的意图,工作起来就有了明确的目标,这可比什么都要紧。不然的话,光知道埋头苦干,等干完了一瞧,人家领导根本不是这意思,白费功夫倒在其次,还要在领导面前留下办事不力的坏印象。

    “谢谢谢谢,江科长,真是太感谢了……往后,咱们农业局的工作还望江科长多多指点啊……呃,这是一点土产,江科长不要见外……”

    “陈局长,很晚了,我还要赶那个材料。如果陈局长没其他事情,那我先上去了。”

    江友信根本不接这个茬,连言语都不搭到这上头去。

    陈立有也不坚持。虽说时间比较晚,宿舍外没人,毕竟是在县委大院里,万一被人看到,影响可不好。

    江友信想了想,又交代了陈立有一句。

    “陈局长,你们搞这个方案的时候,最好是找一下柳主任的儿子,他一般在老街的利民维修部玩呢。”

    “啊?好好好……”

    眼见江友信已经上楼去了,陈立有还呆在那里发愣。找柳主任的儿子?就是这两天一道去省城的那个小孩子么?找他有什么用?一个小屁孩而已。又或者,江秘书所指另有其人?可是,也没听说柳主任有两个儿子啊!

    这事有点费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