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官腔十足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百五十七章官腔十足

    “怎么啦,小俊,不高兴啊?”

    巧儿见柳俊情绪不高,躺在竹躺椅里怔怔出神,关切地问道。

    县里的变化,梁巧不知道,也不大关心。她是那种典型的小女人,心里装不下太多的东西,一个柳俊,一个面包店,就已经塞满了。

    当然,偶尔也会想一想严菲,估计想得也不太多。

    至于小青姐,她以前也很在意,现在去了通达公司,已经好久不往来了。这也好,她更加可以全心全意照顾柳俊,不必顾忌小青姐的脸色。

    柳俊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巧儿便有些着急,以为柳俊生了病,忙即伸手过来摸柳俊的额头。她的小手柔软嫩滑,带着淡淡的面包香气。柳俊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没事,县里有些事情,我想一想。”

    “哦。”

    巧儿便即放心,对于柳俊这个小屁孩开口闭口“县里的事情”,她早已司空见惯,毫不惊奇。瞥见小桌子上的茶水已经凉了,就端起杯子去给柳俊换热茶,顺手拿了一碟子酱牛肉和两个面包过来,轻轻放在柳俊就手的位置上。

    孟宇翰上任的第三天,柳俊在县委常委楼外碰到了孟跃进。这小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瞧着可着实让人生气。孟宇翰住的一号楼。原本一号楼早就腾出了房子,严玉成和柳晋才都嫌麻烦,一直没搬过去。

    这也没啥,住在哪里无所谓,关键是头上的帽子大小。

    孟跃进瞧见柳俊,呆了一下。他显然已经不大记得柳俊了。

    小孩子外貌变化得快,一晃过去年余时间,比起当初在青安县那次会面,柳俊又长高了不少,差不多有一米五十出头,身体越发结实,脸上稚气也消除不小。梁国强已经在教他大周天运息法门。若练得勤快,师父说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可以开始练习硬气功了。

    孟跃进还是一副混混模样,夹克衫敞开着,里面衬衣解开了三个扣子,头发老长,双手插在裤兜里,吊儿郎当的,一双眼睛永远不会正儿八经看人。

    瞧孟宇翰也是挺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就教出这么个纨绔?

    柳俊只瞥了孟跃进一眼,就径直走了。

    孟跃进在柳俊身后,发了一阵呆。

    去年年底,县委办公楼重新区划了一下,将县委办公区域和县革委办公区域隔了开来,各走一扇门。这也是严玉成的主意。

    每天一早都有一堆干部齐聚在县委县革委办公楼外等待汇报工作,这也是近一年时间内慢慢兴起的习惯。其实许多工作未必就有多紧急,需要一大早巴巴的跑来县委县革委向领导当面汇报,一个电话便完全可以搞定的事情。但是这些中层干部就喜欢大早来排队,仿佛书记主任们会有红包发放似的。

    由于通讯不方便,一开始,确实是有一些重要事情需要等领导定夺,渐渐的,部分善于钻营的家伙,想要借机靠拢领导,便也打着汇报工作的借口,早早挤入了排队的行列。

    就算领导真不接见你,在领导进入办公室之前,和领导们说句话也行啊,至少经常露个脸,不会因为时间太长让领导忘记自己长什么德行了。万一领导那会高兴,叫你进去汇报一下工作,不就撞了大运?

    于是乎,每日一早县委县革委办公楼前都会聚集起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一水的深色中山装,一水的黑色公文包,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煞是热闹。与梁少兰每日里去菜市场买菜所见情形差相仿佛。

    对此,严玉成是很不满意的,黑着脸训过几回。可是收效甚微。

    有道是法不责众,不怕你严书记光火,发一回脾气好三两天,之后又一切如常。严玉成又不能因为这个给人家什么处分,到得后来,也只好作罢,听之任之了。

    这个情形,在青安县也是有的。

    孟宇翰上任几天,就发现基本上没什么人来找他。除了县委几名常委和县委直属部门的头头脑脑礼节性拜访过之外,其他部门的负责人都很谨慎,包括几名非常委的县革委副主任,都未曾到他办公室去过。相反,每日里找县革委主任柳晋才和县委副书记唐海天汇报工作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每天早晨,孟宇翰迈着方步,走向县委书记办公室,那些等待汇报工作的干部们和他打招呼时虽然满面笑容,但眼神里大都含着小心,称呼“孟书记好”时也是礼貌中保持一定的距离。

    孟宇翰尽管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极度不爽的。

    现实的情况与当初想象中那种“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美好愿望形成的反差实在是有点大。尤其让他不高兴的是,什么事情似乎都不用经过他这个一把手,也一样做得好好的。

    妈的,貌似老子是来做一把手,不是来做小媳妇的。

    不管心里头如何有气,孟书记暂时还只能憋着。总不能一上来便将绝大部分中层干部都得罪个精光吧。

    “只要严玉成一走,柳晋才不在话下!”

    看来当初酒酣之后刘文举说的这句话有些不大靠谱呢。向阳县的局面明白显示出不光是严玉成有能耐,柳晋才这个修理工出身的县革委主任本事也不小,将一干中层干部治得服服帖帖。

    孟宇翰觉得需要改变一下策略了,不能老这么坐等干部上门来投靠,得主动去拜访一下同志们。

    这个主动拜访,照例是必须从二把手柳晋才那里开始的。这个规矩不能随意破坏。

    “晋才同志,有空吗?我孟宇翰啊……”

    孟宇翰电话里很是客气。

    这么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直接叫“柳主任”,未免生硬,而一上来就称呼“晋才”或“晋才主任”,又还太亲热了些。貌似两人之间的交情,尚未到那个份上。

    还是按照党内规矩,称呼“晋才同志”比较合适,既不生分也不过份热情。

    “哦,是孟书记,请问有何指示?”

    柳晋才语气也是不亢不卑。

    “如果你不忙的话,我想过去和你聊聊。”

    “孟书记有指示,还是我过去吧。”

    柳晋才谨守规矩。照理,一二把手之间有事相商,都是二把手主动移步去一把手办公室。

    “呵呵,晋才同志太客气了,谁来谁去都是一样嘛……我这就过去……”

    既然孟书记坚持,柳晋才也就不过分客气:“那好吧,孟书记,我在办公室等你。”

    这个时候,原本在向柳晋才汇报工作的财税局唐局长便识趣地站起身来,告辞而去。

    不一刻,孟宇翰来到柳晋才的办公室,一进门,双手就伸得老长。既然主动登门了,姿态不妨放低一点。反正自己是刚上任,姿态低一些也说得过去。

    柳晋才当了两年县革委主任,官威官体也养出一些来。不过人家一把手表现出了这么个姿态,自然不好十分拿大,当即从办公桌后转出来,双手和孟宇翰握了一阵,分宾主坐定。

    秘书小廖为孟宇翰沏好茶,又为柳晋才杯子里续满开水,退了出去。

    小廖全名廖顺利,是江友信下去前举荐给柳晋才的,办公室秘书科的同事,比江友信还略大一两岁,文笔不错,为人低调谨慎,沉默寡言,与江友信的性子颇有几分类似。最关键的是背景并不复杂,也没啥过硬的靠山,用起来比较放心。

    “孟书记有何指示?”

    柳晋才开口还是那句,不冷不热,纯粹公事公办的神情。

    “哈哈,晋才同志,我初来乍到,能有什么指示啊?就是想和你聊一聊,了解一下县里的基本情况……”

    孟宇翰笑得很是灿烂。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也就简单做个汇报吧……”

    柳晋才沉思一下,开始报出一堆数据。柳晋才技术干部出身,对于数据之类很是敏感,不用翻资料,全县的基本情况一一道来,毫无滞窒。

    孟宇翰听得很认真,有不清楚的地方,不时插口问一两句。一开始,他只是抱着试探虚实的心态来和柳晋才沟通一下,渐渐的就讶异起来,这么多数据,大到全县的工农业总产值,小到一个稍微有点规模的工厂的盈亏状况,柳晋才娓娓道来,简直是了如指掌。

    难怪柳晋才一个维修工出身,短短三两年时间,能在全向阳县建立起如许威望,原来根子在这里。试想基层干部在上级面前无所遁形的时候,心里如何不生出畏惧之感?

    听着听着,孟宇翰也慢慢放下心来,这就是个实心办事的人,应该没有多少机心城府。

    不知不觉间,个把小时过去,孟宇翰赞叹道:“晋才同志,了不起啊,难怪向阳县这几年发展如此迅速,与你这样一丝不苟的领头人有莫大的关系啊……”

    听着这句赞誉,柳晋才心里腾起一股反感。

    孟宇翰明着是在夸奖,实则语气里那种高高在上的领导味道明明白白透露了出来。虽说县委书记是一把手,毕竟两人行政级别上毫无差异。你口口声声初来乍到,一张口就满嘴官腔,上级架子端得十足,看样子平日里老爷做惯了的。

    柳晋才是个崇尚脚踏实地的人,平日里最反感的就是这种摆“老爷”架子的官僚。

    好在柳晋才如今也历练出来了,心里尽自生气,脸上不动声色,淡淡道:“孟书记客气了,向阳县取得的一点成绩,都是严书记领导有方,基层的干部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是的是的,一个团结的班子才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嘛……”孟宇翰打着哈哈,说道:“晋才同志啊,县里马上就要召开县委全会和人代会了吧?这个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柳晋才微微一笑:“这个事情具体是县委那边在负责的,唐海天书记掌总,吕振主任负责具体安排。孟书记可以找他们两位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话说得很合规矩。

    革委会只管经济生产,党务方面的事情,你还是去找党群书记,咱不随便伸手。

    孟宇翰十分满意,站起身,伸出手来,笑道:“晋才同志,耽误你的时间了……”

    “哪里哪里,欢迎孟书记随时指出革委会工作中的失误。”

    柳晋才这话的意思也表达得相当清楚,你刚来,还是别胡乱插手,革委会这边,是我柳晋才的一亩三分地。

    “相互帮助相互帮助,哈哈……”

    孟宇翰眼角跳动了一下,随即打着哈哈,客气两句,告辞而去。

    孟宇翰一走,柳晋才沉思一下,抓起电话,和唐海天通了一下气。之后,又给吴秋阳通了个电话。

    “爸,这个孟宇翰,靠不靠谱?”

    当晚,柳俊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很不客气地问道。

    严玉成调任宝州市,许多事情,就只能是他们爷俩商量了。唐海天虽然志同道合,交情毕竟未曾到那个份上。他为人正统,也很难完全接受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参与这么重大问题的讨论。

    柳晋才盯了他一眼,点起一支烟,慢慢说道:“还看不出来。不过官腔十足。”

    “哼哼,他教出那种儿子来,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柳俊气哼哼地道。

    倒不全然是因为孟跃进的缘故,最主要的,还是孟宇翰横插一杠子,抢了柳晋才到手的县委书记。是可忍孰不可忍!

    从他踏上向阳县第一天开始,就已经被柳俊列为头号大敌。虽说县委书记和县革委会主任都是处级,但在地区领导眼里,地委那是完全不同的。无论前世今生,纵观省部高官,封疆大吏,绝少有没担任过县委书记经历的。可见县委书记乃是官场向上的必经台阶。

    柳晋才笑了一下:“这不是连你严伯伯也骂进去了?”

    柳俊顿时一滞。貌似不但严明不像话,唐胜洲、魏红旗、马文才也很扯蛋。便是他柳俊先生,好像也决不能称之为良民!

    呵呵,这个问题就不讨论了。

    “爸,不是马上要召开县委全会与人代会了么?有些还没来得及调整的干部,也该动一动了。”

    “嘿嘿,干部任免的权力可是在一把手的手里。”

    柳晋才不动声色。

    见柳晋才一副笃定的神情,柳俊便笑了:“他这个一把手,屁股都还没坐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