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二百零四章 专员谁属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二百零四章专员谁属

    早在去年省里大佬异动的时候,宝州地区就传出了风声,说是龙铁军要调走,方向倒是不难猜测——去省里,不是省人大就是省政协,反正养老。龙铁军已经五十七岁,自然不可能再调任别的地区一把手或者省直部门实职。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让他在宝州地区再呆个年把,直接退休养老。也有一种说法是要连同周培明一道调走。周培明在宝州地区担任二把手的时间也太长了。

    但是现在,望六的龙书记居然官升一级,去了省里,且不是位置靠后的副省长,更不是人大副主任或者政协副主席,而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n省权力核心的一员。

    哈呀,这个真是看不懂了。

    有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n省去年的严打工作,成效斐然,原省政法委书记却不幸身体垮下去了。正在再接再厉扩大战果的紧要关口,出了这么个岔子,省里着急。考虑到龙铁军军转干部出身,在全省十五个地州市一把手之中,资格最老,威望也高,将他升任省政法委书记,正合适。再干个三五年,六十岁以后退下去,也不算离谱。

    调走龙铁军之后,周培明没有移动的迹象,省委明确要周培明暂时主持宝州地委的工作。这就很明显了,周培明不调走,这个地委书记的乌纱帽,怎么也该轮到他了。假使省委另外空降一个书记下来,周培明还是做行署专员,那么整个宝州地区的工作,就休想推动。不要说原本周系的干部会怨气冲天,便是非周系的干部,也会起“兔死狐悲”之感。

    一把手尘埃落定,这个二把手行署专员的位置,就成了众人争抢的目标。

    你说这个省委做事也是的,一点不干净利落。调走龙铁军,周培明上前一步的同时,那也要将二把手落实下来啊,怎的悬在那里,钩得大伙都心痒痒的?或许这又是省委大佬驭下的一种手段?让你们先争着,都跳出来,争够了吵够了,基本上省里也把你们都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撇开空降干部不谈,宝州地区有望担任行署专员的人还是颇有几位的。第一个便是现任的三把手,地委副书记、地纪委书记刘文举。刘文举也是老资格的副厅级干部了,这个同志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过刘文举也有三个很大的不足之处,第一是威望不是很高,虽然身为纪委书记,秉公执法方面有所欠缺,有任人唯亲的嫌疑。上回力挺小舅子孟宇翰出任向阳县委书记,颇令人腹诽。结果孟宇翰还被搞得灰头土脸,自己请调到了地区卫生局,对刘文举的威望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其二,行署专员主要是负责全区的经济建设工作,刘文举在这一方面,无论资历还是能力都乏善可陈。以前党政不分家的时候,行署专员也就是个名义,级别上到正厅而已,实际上的二把手,凡事有一把手地委书记说了算。如今不一样了,中央关于党政分家的意向越来越明显,“一号文件”里头都明确说了“政社分家”。虽说主要是针对农村经济建设,也不能不说是一个明确的信号。第三点则是刘文举在大革命时期,表现不怎么的,往轻里说,起码也有“墙头草”的嫌疑,政治立场不够坚定。

    刘文举而外,党群副书记康睿也是热门人选。康睿年轻,不过四十几岁年纪,颇为符合中央大力提拔中青年干部的要求。而且康睿有过主政一县的工作经历,在县委书记任上,县里的工作还是开展得有声有色的。这又是刘文举欠缺的。

    因而康睿接任行署专员的呼声也是极高。

    那么第三个有望出任专员职务的,无疑要算现任行署常务副专员严玉成了。严玉成四十六岁,方当壮盛,精力充沛,与康睿在年龄上差不多。其二,严玉成是公认的全才型干部,既有极为丰富的党务工作经验,抓经济建设也很有一套。在向阳县委书记和宝州市委书记任上都有精彩表现。至于说到资历,虽然浅了点,毕竟也是三年的副厅级,上一个台阶十分正常。

    省委忽然撒下这么大一个“诱饵”来,叫人安之若素,全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龙铁军调任省城的次日,刘文举就慌里慌张直奔大宁而去。他做到地委副书记,省里头总有大佬撑腰。关键时刻,自然要好好活动活动。

    康睿年轻,比较矜持,虽然心里痒痒,吃相不如刘文举那般难看,不过也好不了多少,赴省城的时间,只是比刘文举慢了一天而已。

    至于严玉成,倒是颇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气势,淡定得很。龙铁军调走的时候,他正忙着与省里来的“专家调研组”在下面的几个县实地考擦,进行全区“经济建设发展模式”的调查研究。这个“专家调研组”由n省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研究所、社会经济系统工程研究所、产业与企业研究所的数位研究员副研究员,以及宁清大学经济学系的两位教授和一大帮子助手组成,合共达到十一人之多,与严玉成以及行署办公室的相关接待人员,分乘一台面包车和两台吉普车,浩浩荡荡横扫宝州地区七县一市。

    大年初四在龙铁军家里汇报了这个计划,按照龙铁军的吩咐,上班之后就向专员周培明做了专门汇报。周培明知道严玉成在此之前一定已经征得了龙铁军的同意,便也顺水推舟了。在内心来说,这个事情周培明并不看好。他在宝州地区那么多年,每个县的情况不是了如指掌?要什么“专家指点”?这些“教书先生”就知道死啃书本子,提出来的意见看上去花团锦簇,却不切实际,当不得饭吃。但你严玉成要标新立异,那也由得你去。等你吃了瘪,我再出面不迟。

    怎么着,行署这边也还是该我周培明说了算。

    严玉成忙着搞调研,柳晋才忙着搞小商品批发市场,柳衙内则忙着在柳家山召集会议。

    这个会议的重要议题只有一个——走出去!

    与会人员乃是“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全体成员,加上柳衙内。黑子虽然常驻县城,“通达物流公司”的经理头衔还是他挂着,因而管委会开会,也有他的份。

    上次“严打斗争”,柳衙内布置及时,而且黑子几个洗白上岸的时间也早,算是有惊无险的度了过去。公安局问话了解情况那是免不了的,说清楚也就没事了。梁国强虽然调任宝州市,程新建不是还在县公安局呆着呢?都已经提了副局长。他对黑子等人的情况更是清清楚楚。

    见了“严打”的赫赫威势,一大帮子流氓地痞犯罪分子五花大绑,公捕公判,绑缚刑场,执行枪决,又有一大帮子人判了无期徒刑和十几年有期徒刑,饶是黑子、胖大海和大刚这几位胆气甚豪,也不免暗暗心惊。须知如此一来,这一辈子算是毁了。

    心说这一回若不是俊少提前防备,只怕那一大帮子人里头必定有自己一份。

    “小俊啊,你说走出去,我赞同。但是怎么个走法,你总要让大伙心里有个数!”

    在柳家山大队部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大家围着铺了红丝绒的会议桌团团而坐,主席位置上,五伯柳晋文一身藏青色呢子中山装,一副黑边老花眼镜,倒也甚为威风。假如面前摆的不是烟灰缸而是笔记本或者文件夹,与后世大公司开高管会议也就差相仿佛了。

    柳衙内老实不客气,就坐在五伯左首第一个位置。

    柳俊如今十五岁,刻意穿了深色的夹克和深色的衬衣,黑裤子黑皮鞋,显得成熟稳重些,单以外貌而论,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小伙子了。

    其实现在柳家山几乎每一个人都忽略柳俊的年龄了,只有外公外婆例外。柳俊每次回柳家山,不管多忙,都是必定要去看望外公外婆的,感谢上苍,两位老人家身体还结实,外公快八十了,居然还扛得动锄头下得地。记得上辈子的外公,也是一直到八十二岁才彻底放弃做农活的。

    这回可是说好了,过几天接两位老人家到宝州市去住段日子。也没指望二老能在地委常委院那小别墅呆多久,估计半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柳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说道:“五伯,走出去的基本思路是这样的。柳家山不当路,名气也不大,只能作为生产基地。商业基地,必须走出去。第一站就是宝州市。我爸现在正准备在宝州市建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规模不小,我们要在那里占据一席之地。”

    “那没问题,索性这个批发市场就由我们来建了。”

    对于“十二弟”要做的事情,柳晋文历来是全力支持,绝不含糊。何况昨天盘了下底,柳家山实业账面上已经积余了现金六百多万元,急需要找一个好的投资路径。既然这个批发市场建在宝州市,柳晋才是宝州市的一把手,投到那里去岂非一举两得?既缓解了柳晋才的资金压力,又十分牢靠。

    柳俊笑道:“批发市场的投资还是要宝州市自己想办法,我们只是买铺面,不参与投资。不过可以预付一部分定金……预付全部定金也行。”

    这个事情,其实柳俊考虑了很久。他是柳家山实业事实上的大股东,虽然手续上十分撇清,毕竟知道内情的人越来越多。投资建设宝州市的项目还是需要小心一些。估计不久之后,国家就要出台“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的相关政策。

    这个小商品批发市场的红火,是能够预期的,买下大批铺面,一部分自用一部分出租,是个长期的收入来源。同时以预付定金的方式,倒也可以帮助柳晋才缓解一下资金压力。

    柳俊说道:“暂定买下一百个铺面吧。”

    柳晋文点了点头,这事就算定下来了。别的人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买下一百个铺面也花不了多少钱,眼下账面上有六百多万,加上四月份的货款马上就可以回收,这几百万该怎么生利,小俊,你有思路没有?”

    关于“柳家山企业管理委员会”,柳晋文是掌总的,内部管理问题不大,对外也逐渐有些创新意识,群策群力发挥得不错。比如洗衣机和冰箱的研制投产,基本上就是他们自己搞的,柳俊只是给了一个思路。实际上,柳俊如今的作用,越来越多地体现在“给思路”之上,具体的东西,已经很少插手了。

    “五伯,我准备在今年下半年,调集资金,大举进入江口市。嗯,前期至少要调集五百万到一千万资金。”

    “江口市?”

    这回非但柳晋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说起来,这个江口市听说过的人并不多呢。但在后世,却是大名鼎鼎,几乎每一任江口市长,都放出去做了一省之长。

    “江口市就是d省的那个经济特区,国务院一九八零年就批准成立了的。”

    一九八零年,国务院一共批准成立四个经济特区,其中有两个在d省,一左一右,夹河而立,对面就是著名的国际性大都市,东南亚金融中心,号称“亚洲四小龙”之一的“东方之珠”。

    不过这时候的江口市,其名声也不比前身的那个小渔村更大。

    “去江口市做什么?”

    柳晋文浑然不解,大家也都盯着柳俊,希望他给个解释。

    “开工厂……另外,种点花草什么的都行。”

    柳俊又喝了一口茶,笑眯眯地道。

    开工厂还则罢了,种花草就太过分了,纯粹扯淡么。有钱归有钱,也不能这么折腾啊。

    “小俊……”

    柳晋文不悦地“哼”了一声。

    “五伯,具体太多的原因,我现在也不好解释。我只能告诉你,同时也告诉在座的各位,江口市作为国家最早成立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其发展前景无可限量。这时候的地皮,应该便宜得很,我们多买地,多建工厂和商铺,不消几年,就是成百倍的回报。”

    “什么?”

    柳晋文头有点晕。

    按照柳俊刚才报的资金数目,就算五百万吧,一百倍的回报是多少?五个亿!

    “对,至少上百倍的回报,可能还不止。”

    柳俊笃定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有人在会议室外探头探脑。

    柳晋文脸一沉,说道:“张会计,什么事?”

    张会计就是徐国伟的老婆,判了三年缓刑的那个张云霞。她如今算是在柳家山扎下根了,连小孩都转到柳家山来读书。

    “支书,柳书记打电话来找小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