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三百三十五章 蹊跷的访客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三百三十五章蹊跷的访客

    这个“飞天工作室”,处于省委常委院和宁清大学路段的中间位置,自然是方便严菲有空的时候经常去看看了。

    省委常委院与宁清大学之间,就商业眼光来看,不算是黄金地段,因而租金也相对比较便宜。柳俊租下的其实是两个套间,一楼的套间作为飞天工作室附属的加工厂,三室一厅的房子,三名缝纫师父住在里面,都是女同志,刚好一人一间,客厅就做了“生产车间”。

    二楼的那个套间,自然是菲菲的工作室了,尽管只有一个设计师,却也花了点本钱来装修,办公用品和家具什么的,也很齐全。两个房间布置成样品陈列室,一个房间是菲菲的休息室。客厅是办公室兼工作室。

    严菲本来觉得有些铺张,但柳俊坚持,她也就不反对。对男朋友的宠爱,小心眼里甜滋滋的,很是喜欢。况且她对钱历来没什么概念。上高中时,与父母住在一起,还是懵懵懂懂的,不大懂得花钱。上了大学,开始**生活,需要花些钱了,私人存折上的数额从来未曾低于过五千之数。特别是这个工作室开张以后,凤凰广告公司隔一段时间就要邮购几套衣服,所得全部都归了“私囊”,公司开支是一概不理的。反正小俊有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对于柳俊来说,花这么一点小钱就能换得菲菲开心快乐,简直太廉价了。

    这个地方,还能成为他们腻歪的秘密去处,严菲如此漂亮迷人,乃是宁清大学公认的校花,加之身为省委副书记的女儿,也算得一个“公众人物”了,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暗地里盯着。柳俊既不能在省委常委院三号别墅里与女朋友腻歪,外出又要注意影响,这么个隐秘的所在,就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时候来敲门的,多半是楼下的师傅,做好了一件衣服,拿上来给严菲看。

    严菲便笑着去开门。

    谁知门一打开,却是大谬不然,门口站着两个男子,年纪较大的那位三十几岁,貌相普通,衣着打扮也普通,年纪较小的那位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五官周正,个子协调,衣着打扮也很得体,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那种“世家子弟”。

    “你们找谁啊?”

    严菲奇怪地问道,声音清脆如银铃般动听。

    “请问,你是飞天服装设计工作室的老板吗?”

    那个年纪较大的男子问道,满脸堆笑,甚至是有点谄媚的味道了。

    “是啊,你们有事吗?”

    严菲毫无机心,点头应道。

    坐在沙发上未曾挪动的柳俊却觉得有点不对,关键是这个人的笑容不该有这种谄媚的意味。

    “呃,是这样的,我是十一广场‘两情衣依’服装店的老板,我姓黄,听人说这里有个服装设计室,做出来的衣服非常新潮漂亮,所以想来参观一下……”

    黄老板边说边往外掏名片。

    十一广场如今是大宁市最繁华的商业广场,因为牌子老,名气大,其热闹程度,犹在宝州市新百货公司之上。

    严菲便扭头去望柳俊。

    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历来是没有主意的。

    柳俊站起身来,微笑道:“请进!”

    黄老板不防屋子里还有一个如此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微微有点讶异,但也只是稍逊即逝,立即又满脸堆笑,给柳俊递过一张名片。

    “你好你好,请问贵姓大名?”

    “我姓柳,叫柳俊!”

    “柳先生你好,请问你也是这个服装设计室的老板吗?”

    柳俊笑道:“我是严老板的朋友。”

    “哦,原来小姐姓严。严老板你好……”

    黄老板伸出手来。

    严菲犹豫了一下,才和他轻轻握手。

    嘿嘿,这般一等一的大美女,与人握手也是有讲究的,难不成被你小子白占便宜?

    “这位是我的朋友,姓尹,叫尹昌辉……”

    黄老板又忙不迭地给介绍那个随行的年轻男子,脸上谄媚之意更浓。

    “你好!”

    尹昌辉微笑着伸出手来,与严菲相握。

    这人倒也规矩,只是轻轻一握便即放手,又向我伸出手来:“柳先生你好!”

    “你好!”

    “严……小姐,可不可以参观一下你的陈列室?”

    黄老板许是打算要叫“严老板”的,只是见了严菲天真无邪的笑颜,觉得“老板”这两个字,实在和她不大搭界,临时换了称呼。

    “可以啊,请随我来吧!”

    有人专程上门来参观自己的陈列室,严菲还是很高兴的,带着点蹦跳的意思领了来人去到陈列室。黄老板甫一进门,便即啧啧连声,赞叹不已,谀辞潮涌,似乎从未见过这等漂亮的衣服。

    严菲便兴奋得小脸红彤彤的。

    这是第一个外人对她设计的作品这般肯定,貌似还是专业人士,兴奋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柳俊只是微笑,也不点破。

    老实说,严菲设计的服装有点“纯美”的意味,毕竟不是专业的服装设计师,很多都是出自于小女孩的臆想,精灵古怪的“创意”倒是不少,但离大众化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这个黄老板,若是设计院的或者什么搞美术的专业人士,还则罢了。偏偏是一个卖大众化服装的销售商,岂能看不出来严菲这些服装并没有太大的市场价值?

    再者严菲躲在这里搞设计,其实是“自娱自乐”的成分居多。有一个的阔气的男朋友,肯为她烧钱,陪着胡闹而已。连严玉成和解英都不知道“飞天设计室”的具体位置,这样两个陌生人居然找上门来,其中必有蹊跷。

    “巧合”这种事情,柳俊历来都抱着三分怀疑态度。

    只是这两人虽然来得蹊跷,却不似奸邪之辈。柳俊两世为人,五十几年的人生阅历,看人还是比较准的。黄老板尽自有些谄媚之意,料必是生意人习性使然。至于尹昌辉,彬彬有礼,气度俨然,年纪虽然不大,教养极好,柳俊对他印象不错。

    不过这个尹昌辉在参观陈列室的时候,明显有些心神不属。却不知是何故!

    黄老板细细欣赏完两间陈列室的样品,笑眯眯地对严菲说道:“严小姐,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些服装都可以摆到我店面里去陈列。”

    严菲心里极其高兴,却还是向柳俊望去。

    柳俊笑道:“黄老板,我们可不可以去你的店里看一看?”

    既然这两人来得有些蹊跷,柳俊就想实地去“考察”一下。真是有家有业的老板,倒是比较靠得住的。

    “好啊好啊,欢迎之至。”

    黄老板两人也是开车来的,和柳衙内一样,开的中规中矩的桑塔纳。九十年代初,国内开始流行日系汽车,见黄老板并没有赶这个时髦,柳俊心里又多了三分好感。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柳俊是很坚定的“日货抵制者”。在他实际控制的所有公司内,明令禁止使用一切外国出品的产品,大到汽车小到圆珠笔,无一不在禁止之类。

    对于俊少这个指令,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毕竟那时节是讲究什么“友好邻邦”的。柳俊不管这些官面上的东西,也不多作解释,只是硬邦邦要求了下去。一次在江口大酒店偶尔发现采购清单上有日制的厨具,顿时板下脸来将总经理韩力好一顿训斥,连带黑子也吃了挂落。那次之后,就再没人敢违背这个“奇怪”的指令了。

    黄老板盛情相邀,柳俊只是笑笑,说道:“我们自己有车。”

    待得见了柳衙内那台破破烂烂的桑塔纳,尹昌辉和黄老板都笑了。黄老板是有些讥讽,不过掩饰得很好。尹昌辉却笑得很善意。

    柳俊也不以为意。

    钱多不用写在脸上,尤其是他老子去了中央党校学习,处于正厅升副部的关键时刻,越是要收敛锋芒,以免授人以柄。

    两台桑塔纳一前一后相跟着向十一广场驶去。

    后头大约一两百米处,稳稳地跟着另一台同样陈旧的桑塔纳,自是柳衙内的两名贴身保镖徐文和与魏春山了。

    十一广场有一个很大的区域,是专门销售服装的,各类服装店鳞次栉比,耀眼夺目。改革开放十多年,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是极大的丰富了。

    柳俊原本以为黄老板的服装店也很大众化,最多两个门面大小,谁知道“两情衣依”足足占了六个门面,一百多个平方,是十一广场黄金地段最大的服装店。

    黄老板指着巨大的霓虹灯广告牌,略略有些得意地道:“两位,这就是鄙人的小店!”

    柳俊也不打话,拉起严菲嫩滑的小手,走进了店里。

    黄老板的眼睛便眯缝了一下,偷眼去瞥尹昌辉,却只见尹昌辉神色有些尴尬。

    店里的营业员看到黄老板进来,都是脸带微笑,向他问好。见了这个情形,至少可以确知这位黄老板的身份倒是货真价实。

    “黄老板这个店,花了不少钱吧?”

    柳俊大致看了一下,在店里的人造革墩凳上坐了下来,严菲则饶有兴趣地慢慢欣赏着店里的各色衣服,小脸上光彩照人,不论服务员还是客人,都看得有些发呆。

    黄老板矜持地道:“也不多,小本买卖,百来万而已。”

    在当时,能开百来万的服装店,确实是大手笔了。

    不过这点钱,自然不放在柳俊眼里。他来,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黄老板的身份罢了。这么一个人,忽然找上门,不可不防。若是针对柳俊自己,倒也无所谓。针对严菲,焉能叫他不上心?

    “哦。”

    柳俊点了点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此态度,叫黄老板很是郁闷了一把!

    这个姓柳的小子,倒是“拽”得很。原以为他会大吃一惊呢,哪知道竟然如同一片落叶轻轻飘落,灰尘都不惊起半点。

    “菲菲,我们回去吧。”

    柳俊没有兴趣再呆下去,起身招呼严菲。

    “我再看一看。”

    严菲有点流连。

    “好。”

    柳俊微笑点头,轻轻拉起严菲的手,满脸爱怜横溢。

    “严小姐,那我们合作的事情……”

    黄老板被柳俊气得一愣一愣的,当即也撇开他,直接找“严小姐”商量。

    “你问他吧,我不管的……”

    严菲指了指柳俊,没心没肺地道。

    黄老板又是好一阵郁闷!

    敢情还是要找这个小子。

    “柳先生……”

    黄老板脸色数变,终于还是耐下性子,堆起笑容,朝柳俊开口。

    “黄老板,对不起,我们没有兴趣与你合作。老实说吧,菲菲设计的服装,早已经被南方市的一家广告公司包销了,签了合同,不好毁约的。”

    柳俊找了一个借口。

    “那……”

    黄老板顿时瞠目结舌,心里那个气啊!

    既然和人签了合同,你小子不早说,还来看什么服装店?耍我啊?

    柳俊丝毫不在意黄老板的态度,只顾陪着女朋友看服装。

    黄老板正待再说,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尹昌辉开口了。

    “老黄,人家不愿意,就算了。”

    “呃……哎,好的……”

    黄老板似乎对尹昌辉很是敬畏,不敢违拗他的言语。

    柳俊扭头瞥了尹昌辉一眼,微微一笑,尹昌辉便也报以一个微笑,眼神却有点闪烁。

    “大刚,查一下十一广场那个‘两情衣依’服装店黄老板的来路,还有一个叫尹昌辉的年轻人,好像与黄老板关系密切,也一并查一下。要快!”

    一离开十一广场,柳俊立即驱车赶到通达物流公司总经理室,找到大刚。

    “好的。”

    “怎么,他们是坏人吗?”

    严菲见柳俊慎重其事,有些奇怪。

    “是不是坏人,现在不好说,小心一点好。”

    “既然不是坏人,那为什么要小心啊?”

    严菲的问话令柳俊有晕倒的先兆。这么一位憨憨的女朋友,偏又生得如此可爱,还真不能叫人放心啊!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走吧,该回去吃饭了,不然要挨骂!”

    “小子,下午三点,你去大宁机场接你老子!”

    吃完饭,严玉成脸色有点阴沉,对柳俊说道。

    “啊?我爸要回来?”

    柳俊吃了一惊。

    “嗯!”

    “发生了什么事?”

    “宝州市国道改建工程发生了塌方事故,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你接到你老子后,直接回宝州,不要停留,该说的,我在电话里已经和你爸说了。”

    严玉成吩咐道,神色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