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三百八十二章 武秋寒有请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三百八十二章武秋寒有请

    何梦莹醒来的时候,柳俊还在沉睡。

    严格来说,何大小姐昨天晚上也不能说就是睡了,一直都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的状态。她老后悔了,不该叫柳俊喝那么多酒,而且还是二锅头。这个男人强壮得一塌糊涂,也不知道是自幼习武的原因还是二锅头的威力,柳俊一直不老实,隔一段时间,何梦莹以为消停了,想要眯一会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开始闹腾,还花样翻新。

    何梦莹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出身名门,事业又成功,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则,或者说是极有主见,轻易不会为人所左右。

    但是一旦碰到心仪的男人,尤其是柳俊这种无论哪个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的男人,何梦莹立马乱了阵脚,所谓的原则与主见抛到九霄云外,加意的温柔体贴,甚至是无条件的迁就。

    这犹罢了,谁叫自己喜欢他呢?

    收拾着一塌糊涂的两具身体和同样一塌糊涂的床褥,何大小姐眼看沉睡的柳俊,一时欣喜,一时又恨得牙痒痒的,想要狠狠拧他一把,最后却变成了带着万般柔情的轻轻爱抚。

    她实在也不敢拧狠了。

    这人随时都可能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折腾。

    反反复复折腾到天色微明,何梦莹才总算捞到一段相对清净的时间好好迷糊了一会,盖因这个时候,柳俊要晨练,下得床来,到阳台上运息大周天去了,还呼哧呼哧地做了无数个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仿佛晚上没做够,再补一下火。

    照例晨练完毕,柳俊冲好凉,在冰箱里找点东西胡乱填了一下肚子,再次回到大床上,眼见何梦莹丰腴健美的身子蜷缩成一团,乖巧地躲在被窝里睡得正香,便微微一笑,也不再闹腾,只在她嫣红妩媚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便即躺了下去,呼呼大睡。

    今天星期天,不必担心跷课。

    何梦莹是被电话吵醒的。

    “谁啊,星期天都不消停……”

    何梦莹大为不满地嘀咕道,又看了柳俊一眼,生怕将他也吵醒了,见他睡得正香,便微微一笑,小心翼翼从他身上爬过去,抓起了电话。

    “大丫头,还在睡懒觉呢?”

    电话里,传来武秋寒威严的声音。

    何梦莹大吃一惊,赶紧拉过毛巾被遮掩自己丰满的娇躯,俏脸刹那间红到了耳朵根上,似乎武秋寒可以透过电话线看到她卧室里的情形一般。

    这要让武秋寒知道她和柳俊“混”到了一起,还活不活了?

    “嗯……星期天呢……武叔叔,您有什么事?”

    何梦莹慌乱地答道。

    “也没什么,柳俊昨晚上还好吧?”

    武秋寒忽然问起柳俊来。

    何梦莹刚刚放下去一点的心立马又悬了起来,支支唔唔地道:“嗯……还好吧……我昨晚送他回去,他还能自己上楼……”

    何大小姐也是个编瞎话的高手,说得活灵活现。

    “嗨!这小子一准醉了!今天我打他电话,老不接。”

    “你打他电话?你找他做什么?”

    何梦莹便扭头去看柳俊,心道他要能接到你的电话才怪了!

    “呵呵,忽然想和他聊聊,这小子蛮有意思的……这样,大丫头你去找他,带他到我家来吃中饭,吃完饭我们爷俩聊天,你陪你婶说话……你有段日子没到我家里来过了吧?你婶怪想你的。”

    何梦莹一听脑袋就大了。

    武秋寒的爱人没事一准要问她的个人问题,说不定又要给她介绍对象什么的。那些男的不是生意场上的大款就是国家单位的俊彦,在常人眼里都是十分优秀杰出的人物,还有许多和前头那个康文远一样,是未婚男士。

    何梦莹正想要再问个所以然,武秋寒已经挂了电话。

    武秋寒与何长征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连性格都如出一辙,全是杀伐决断一言而决的狠角,邀请客人也像是下命令,没有你犹豫商量的余地。

    何大小姐一看表,天,已经十点钟了。

    得赶紧收拾,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尤其是两个黑眼圈,要好好掩饰。不然一副“熊猫样”,武秋寒目光老毒了,怕是会看出端倪来。

    何梦莹刚要起身,不防一只大手已经搂住了她柔软无比的纤腰,微一使劲,何梦莹的身子就被搂入了柳俊宽阔的怀抱,搂得紧紧的,随即一个硬硬的突起物已然抵了上来,直往丰盈的臀沟里钻。

    “不要了不要了……中午要去武叔叔家里吃饭……”

    何梦莹吓得拼命挣扎。

    柳俊毫不理会,只顾乱来。

    何梦莹使劲扭转身子,避开了那个不老实的突起物,双手捧住柳俊的脸,亲了几口,喘息着说道:“好小俊……晚上再……好不?武叔叔中午要和你说话,得留点精神……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柳俊笑嘻嘻的坏笑着,问道:“武叔叔为什么要和我说话?”

    “我哪知道?”

    何梦莹瞪起了眼睛。

    “嘿嘿,肯定是要和我商量何大小姐的终身大事,给你介绍个如意郎君……”

    柳俊嘴里胡说八道,脑袋里面已经开始翻江倒海地思索。

    他和武秋寒的关系并不密切,只打过几回交道,主要还是因为宁爱云那个案子。真正谈得上比较亲密的接触,就是昨晚上在海向军家里喝酒这一回。

    武秋寒沉默寡言,沉稳无比,也不是什么喜欢聊天的人啊!

    这个可真费思量。

    何梦莹这个时候已然回复了精明能干的本性,咬着嘴唇想了一阵,沮丧地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

    “算了,就是长辈和晚辈说个话聊个天,应该也没什么。”

    柳俊轻松地道。

    “就是……哎,你再睡一会,我先去收拾一下,到时再叫你……”

    何梦莹拍了拍柳俊的脸颊,笑嘻嘻的凑过来亲了一口,翻身下了床。

    出现在武秋寒家门口的何梦莹依旧一身戎装。

    这是柳俊的建议。

    何梦莹本来是休闲打扮的,高领水蓝色蝙蝠衫配紧身小羊皮裙,脚上蹬一双黑色小羊皮高筒靴,显得特别性感而又妩媚。

    何梦莹对这个装扮很满意,高高兴兴叫了柳俊来看。

    这人先就上了一趟卫生间,对何梦莹的娇俏视而不见,然后嘴里含着牙刷,心不在焉的瞄了一眼,嘀咕道:“还是穿军装吧,也穿不了几天了!”

    何梦莹气得柳眉倒竖,却发作不得。

    柳俊嘀咕完这句,又缩回卫生间刷牙去了。

    想想也对,以前蛮厌倦穿军装,不是参加部队或者家里的重要聚会,何大小姐的少校军官服就束之高阁。可是不久之后自己就要脱下这身军装,而且基本上再也没有机会重新穿上去,忽然之间,对军装又起了依恋之心。当下扁了扁嘴,脱掉休闲服,重又“披挂停当”。

    柳俊洗漱完毕出来一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嗯,这个样子比较正式,料必武叔叔也不会再随便给你介绍对象了。”

    哈呀,敢情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何梦莹便白了他一眼,像个小姑娘似的,心里头甜甜蜜蜜。

    不过当何梦莹拿了一套男人的内裤出来交给柳俊的时候,倒让柳衙内吃了一惊。

    “哪来的?”

    柳衙内死死盯着何大小姐,神情大是不善。

    何梦莹又扁扁嘴,说道:“专门给你买的,放在这很久了!”

    说完,何大小姐的脸就红透了。

    貌似这话大有语病啊!

    敢情何大小姐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柳俊哈哈一笑,搂过何梦莹的纤腰,重重给了她一个亲吻,然后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色女!”

    “你……你说什么?”

    何梦莹瞪大了眼睛,有些气急败坏。

    “昨晚上你的样子,还不像个色女啊?”

    柳俊嬉皮笑脸的。

    原来昨晚上自己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临了还要戴一顶“色女”的帽子?天理何在,公道何存啊?何梦莹又羞又气,忽然张嘴在柳俊肩头狠狠咬了一口。

    南方市是老牌副省级城市,南方第一大埠,市委常委们自然也一个个住的小别墅,不比n省省委常委院逊色。

    武家是请了小保姆的,却是武秋寒的爱人亲自来开的门。

    “梦莹啊,两个月不见,益发漂亮了。啧啧……”

    武秋寒的爱人四十几岁样子,面如满月,很是富态。

    “彭阿姨好!”

    何梦莹笑着问安。

    “这个小伙子就是柳俊吧?哎呀,长得可真帅气……”

    彭阿姨又上下打量柳俊,笑眯眯的,啧啧称赞。

    柳俊忙即上前鞠躬:“彭阿姨好!”

    然后把手里提的两盒西洋参恭恭敬敬递了上去。

    “彭阿姨,一点小意思。”

    “这孩子,来家里吃个便饭,还带什么东西啊,真是的……”

    彭阿姨笑眯眯的客气着。

    武秋寒“哼”了一声,说道:“大丫头,又是你出的馊主意吧?搞得这么俗气!”

    何梦莹叫起屈来:“武叔叔,怎么什么都赖我头上啊?明明就是小俊自己的意思,说第一次登门,不带点小礼品太失礼了!”

    “柳俊,此言当真?”

    柳俊笑道:“武叔叔,我可是在校学生!”

    武秋寒便即点头,狠狠瞪了何梦莹一眼。

    何梦莹顿时又气得牙痒痒的!

    这个在校学生,昨晚上可干的好事!怎么这些男人,都是这般德行,得了便宜还卖乖。

    “瞧你,在单位板着个脸,在家里还是这个嘴脸,也不怕吓着了孩子们!”

    彭阿姨嗔怪道。

    “梦莹,柳俊,快坐,吃水果,别理他!”

    武秋寒又“哼”了一声,拿起报纸翻看,先就不理他们了。

    柳俊坐在那里,规规矩矩喝茶吃水果,像足了一个在校学生的样子。他也知道,其实武秋寒是一直都在观察着他呢,带着点考察的意思在里头。

    却不知武秋寒要见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彭阿姨,媛媛呢?”

    何梦莹问道。

    “她呀,一个疯丫头,一大早就跑得不见影子了。唉,眼看着今年就要毕业了,还是这么贪玩,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往后怎么找对象……”

    彭阿姨笑着说道,眼睛直往柳俊身上瞟。

    柳俊悚然而惊。

    武秋寒不是想要招他做女婿吧?

    这个玩笑可开大了!

    一念及此,饶是柳衙内自负“冷静”,也不由有点坐立不安起来。

    “柳俊啊,听说你是在华南大学念硕士?”

    果然,彭阿姨问起柳俊的情况来。

    “是的,彭阿姨!”

    柳衙内浑身汗毛倒竖,硬着头皮答应。

    “哈呀,小伙子有出息啊……我家媛媛也是在华南大学上学,你武叔叔叫她考研究生,这丫头就是不肯……”

    柳俊搔了搔头,讪讪地笑着,不敢接口。

    何梦莹显然猜到了柳俊心中所想,便促狭地望着他,不时抿着嘴,吃吃笑个不了。搞得柳俊心里头更加毛毛乱乱的。

    幸好这个时候,小保姆已经将饭菜端上桌来,招呼大家吃饭了,算是给柳俊解了围。

    武秋寒也不客气,先就大马金刀往主位上一坐,这才开声招呼:“柳俊,大丫头,过来吃饭。”

    柳俊慌忙起身,紧着坐了过去。

    昨晚上反复作战,今天早上又是随便填了一下五脏庙,肚子里这时候早已经饿得咕咕直叫,闻到饭菜的香味,确实是有些忍耐不得了。

    “柳俊,喝酒不?”

    武秋寒问。

    柳俊苦笑起来:“武叔叔,您就饶了我吧,真不敢和您喝酒了!”

    武秋寒就笑了:“那好,大家吃饭!”

    中餐比较丰盛,白切鸡、清蒸鱼头之类的,菜肴很多,只是偏于清淡,典型的南方市口味。柳俊这时饿得狠了,也不去计较,端起碗来,一口气扒了四大碗米饭,这才饱足。

    武秋寒便微微一笑,似乎对柳俊的胃口和不拘礼节甚感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