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何老爷子再召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四百三十二章何老爷子再召见

    七岭冲这顿饭,吃得一波三折,而最终的结果是柳俊没吃饱。

    方朝阳、石重等县里的领导和县教委的领导一到,已经准备开吃的宴席,自然又停了下来,易寒恭请方书记登台做指示。

    方朝阳连连摆手:“柳部长在,我做什么指示?”

    柳俊微笑道:“方书记太谦虚了。七岭冲是你的治下,今天又是大好的日子,当然要请你给大家讲一讲了,也鼓鼓劲嘛。”

    方朝阳笑道:“柳部长这是批评我呢。我什么水平,敢在关公面前舞大刀?你可是我们省里面有名的理论家啊!”

    且不要说宁北县的干部震骇莫名,就是柳俊,也暗暗佩服方朝阳的手段了得。在他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面前,能将身段放得这么低,不是人人都做得出来的。

    见方朝阳坚持不肯“献丑”,柳俊也不勉强。

    “方书记,给你介绍几位同志。这是我们团省委青基会理事长王毅然同志……这是腾飞实业发展总公司总裁柳兆玉先生……这是我们学校部部长白杨同志。”

    柳俊一一引介。

    而这个引介的先后顺序,听在白杨耳朵里面,心里不由又泛起一股柔情。

    照官场规则,她是柳俊的顶头上司,上正处的时间又比王毅然早,柳俊该当先介绍她。但柳俊却偏偏将她留在最后,这就说明,柳俊将她当成了最亲近的人,甚至比柳兆玉这个族房哥哥还要亲近。

    对王毅然,方朝阳只是应付地握了一下手,点头为礼。青基会理事长这个正处,可不怎么放在方朝阳的眼里。

    介绍到柳兆玉的时候,方朝阳就客气多了,握住柳兆玉的手,连说了好几句“久仰”。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大搞经济建设,柳兆玉可是正宗“财神”。且不管和自己搭不搭得上界,光是腾飞公司这个招牌先就让人肃然起敬。

    至于白杨,方朝阳压根就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她,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了。慌得赶紧站起身来,伸出双手去,瞧那个架势,也是想紧紧握住白杨的手狠狠摇晃一阵。不料白大小姐不肯“赏脸”,只是伸出白玉般的小手轻轻一搭,就抽了回去。

    “白部长、柳部长、柳总裁……王理事长,你们这么关心七岭冲的教育工作,实在太让人感动了,我代表宁北县委县政府,也代表七岭冲中学的全体师生向你们几位表示由衷的感谢!”

    方朝阳打起了官腔。

    当初七岭冲中学数百师生在危房里生活上课,他没有看见。如今新中学落成,这位倒能够代表七岭冲中学的全体师生了,却也有趣。

    身在官场,这些套话也听惯了的,柳俊原本不会介意。但对这位方朝阳书记,柳部长着实没有多少好感。当下不想和他废话,微笑着摆摆手,止住了他继续要涌将上来的溢美之辞,说道:“方书记既然不想给大家做指示,那么就吃饭吧!我可是饿了……”

    “好好好,吃饭吃饭……”

    见柳俊不想深谈,方朝阳也很识趣。再说酒席就摆在新落成的教室里,人多嘴杂,确实也不是谈话的地方。

    “方书记,喝点酒吧!”

    七岭冲的书记弯腰问道。

    方朝阳瞥了一眼桌上摆的“瀚湖大曲”,脸色就是一沉,不悦道:“你们就用这种酒招待贵客?”

    七岭冲的书记神色就很是尴尬。

    这个还是主宾席上才有的,其他席面上,可全是乡下地方自酿的农家米酒。

    七岭冲穷乡僻壤,能有什么好东西?

    这个时候,石重及时给方朝阳解了围,压低声音陪笑道:“方书记,我车上还有两瓶五粮液。”

    方朝阳眼神一亮,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石,还是你想得周到,快,去拿过来……”

    白杨却是知道柳俊于喝酒之道不是很内行,也及时出面,轻启樱唇说道:“方书记,石县长,我们下午还有事,酒就不喝了吧?”

    她是女同志,讲这个话无人怪罪。而况且,眼下诸人之中,以她分量最重,既开了口,方朝阳便不好驳回,只得笑道:“好好好,一切都听白部长和柳部长的,不喝酒,吃饭!”

    方朝阳发了话,酒席这才继续进行。

    不料才吃到一半,乡政府的值班员急匆匆跑了过来,神色极是紧张,附在七岭冲书记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七岭冲的书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什么事?”

    方朝阳不悦地道。

    “方书记,是……是柳书记……市委柳书记的电话……”

    一句话将方朝阳也惊得骇然失色。

    柳书记竟然将电话打到七岭冲来了,可见一定是头等大事。好在七岭冲书记接下来一句话,让方朝阳怦怦乱跳的心脏平静下来。

    “柳书记请柳俊同志接电话。”

    这回轮到柳俊同志惊讶不已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得老爸如此紧急,把电话打到七岭冲来?莫非家里出了什么变故?

    当下柳俊顾不得吃饭,匆匆给大家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一路小跑着去乡政府办公室接电话。

    “爸,是我……发生什么事了?”

    柳俊很紧张地问道。

    “你马上回来……梁经纬同志和何梦洁同志在我们家里呢,说有紧急事情要马上见你!”

    柳俊顿时晕了一下。

    梁经纬与何梦洁到了大宁市?也不提前通知一声,直截了当就“杀”上门来了?这却是怎么说的?

    “什么事知道吗?”

    “你回来就知道了!”

    柳晋才不愿意在电话里面多谈,不过语气还是很平静。

    柳俊心里头就安定了一些,答道:“好,我马上赶回来。”

    回到宴席上,白杨和柳兆玉都关心地问道:“小俊,什么事?”

    “没啥大事,家里来了两个朋友,我爸让我赶紧回去。”

    柳俊微笑道。

    大伙都松了口气。是柳书记的家事,而且不是很要紧,这就好了。刚才真是将大家都吓坏了。

    “方书记,石县长,对不起啊,我先走一步了。”

    柳俊说道。

    “一起走吧。”

    白杨也站起身来。

    “是啊,一起走。”

    王毅然也道。

    他今天来参加这个落成典礼,本就是起个表明态度的作用,白杨柳俊都走了,他还留下来干嘛?

    “一起走一起走!”

    方朝阳也站起来。

    “好吧。”

    “经纬哥,嫂子,你们怎么来了?”

    回到家里,已是将近下午四点钟左右。一进门,就看到全身戎装,英姿飒爽的梁经纬夫妇坐在客厅里,腰身挺得笔直。

    柳俊与他们多时不曾会面,一见之下,颇为亲切。

    梁经纬与何梦洁都站起身来,笑着与柳俊握手。梁经纬更是上下打量他,在他肩膀上砸了一拳,使了三分力道,微笑道:“功夫没荒废,身子骨还是那么结实!”

    “那是,每天晨练一个半小时,雷打不动!”

    见了梁经纬的神情,柳俊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处。

    “经纬哥,嫂子,远道而来,有何见教?”

    柳俊笑着坐下来,朝自家老子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专程来拜访一下柳叔叔。这么多年,疏于问候,是我们做子侄辈的不是了。”

    梁经纬笑道。

    柳晋才便微笑着摆了摆手。

    “顺便也看看你。另外,爷爷要我问一下,看你这几天有没有时间……”

    柳俊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又是“怦”地一跳。

    梁经纬口中的爷爷,定然是指的何老爷子,而不是向阳县枫树村的梁家爷爷。

    怎么,老爷子又“想念”我了?

    “……爷爷说,如果你有时间,请你去首都做客,陪他聊聊天说说话。”

    果然,梁经纬接着说明了来意。

    柳俊不由得苦笑起来。

    还说没什么要紧事?

    何老爷子召见,还派了梁经纬与何梦洁亲自登门来接,可是极其隆重的礼节了。就这,还要问自己有没有时间!

    老爷子也太给面子了吧?

    “什么时候动身?明天上午才有去首都的航班……”

    柳俊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老爷子召见,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天没有塌下来,就得马上赶过去。

    “飞机在大宁机场等着,你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起飞!”

    梁经纬微笑着说道。

    呵呵,又可以享受一番“首长待遇”了。

    “爸,那我去一趟吧!”

    柳俊向柳晋才说道。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再是老爷子召见,自家老子在座,这个礼数是一定要讲的。

    柳晋才点了点头,脸色很平静。

    他当然知道,何老爷子在这个时候紧急召见柳俊,必定有重大原因,绝不是当真要和他聊聊天说说话那么简单。不过他也不好当着梁经纬夫妇的面,和柳俊探讨。至于这个时候将柳俊叫到一边去单独说话,就更不合适了。但他相信这个儿子,绝对可以应付得来。

    “去吧,代我向何老问好!”

    “哎,好的……”

    柳俊简单收拾了两套衣服,上了梁经纬的车,直赴大宁机场。还是一架运—8飞机,唯一不同的是,梁经纬直接将车子开进了机腹,没有任何检查手续,可见这架飞机,是真的为他派来的,绝非就便。

    下午七点,柳俊出现在首都那个幽静的四合院。

    何老爷子武老爷子两位端坐在客厅的太师椅里,一位肩章闪亮的中将坐在下首,神色严峻,正是南方军区参谋长何长征。另有两位同样肩章闪亮的少将,坐在何长征身侧。柳俊一下子就认出了两人的身份。脸形偏瘦长,神情儒雅的那位,与何长征长相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何长征的同胞弟弟,总参某部的部长何东进。脸型方正,神情威严的那位,却必定是武秋寒嫡亲的大哥,武警某部的部队长武黄河。

    何家和武家的重量级人物,何梦莹都曾细细向他介绍过的。

    其他几位在政界工作的二代人物,却不曾在场。

    见了这个开“军事会议”的架势,柳俊心里头更加有了底。

    “何爷爷好,武爷爷好,何伯伯好,何部长好,武司令员好!”

    柳俊走上前去,鞠躬如仪,一一请安问好。

    何老爷子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淡淡说道:“柳俊,又见面了。”

    “是的,何爷爷。”

    柳俊也不饶舌,规规矩矩答道。

    “坐吧!”

    柳俊老早就注意到,武黄河身侧,还空着一个位置,和几位将军所坐的椅子一样,是黄梨木雕花的太师椅,光可鉴人,正对着何老爷子和武老爷子。

    何老爷子的手指的正是这个位置。

    “谢谢何爷爷!”

    柳俊再微微一鞠躬,也不谦让,在太师椅上落座。

    “奉茶。”

    何老爷子依旧语调平静。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柳俊鼻端立即闻到一股熟悉的幽香,不用侧头,也能知道是何梦莹。何大小姐也是一身戎装,将一个考究的白瓷杯轻轻放在了柳俊面前,随即退开,与梁经纬何梦洁坐在后排的椅子上,双手抚膝,目不斜视。

    连勤务兵都由何梦莹亲自充任,此番“会议”规格之高,可想而知。看来这个客厅里,真正的外人就只有柳俊一个。很显然,何老爷子武老爷子不想再有任何其他人知道今天晚上谈话的内容。

    “柳俊,听说你今年春节的时候,给长征讲了一个故事……”

    何老爷子双目炯炯,盯着柳俊,平静地说道。

    “是的,何爷爷。是关于岳飞的故事。”

    柳俊心里完全明白了。十四大即将在年底召开,最重要的人事布局,已经开始了。这其中,必然涉及到军队高层。

    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一定要开成一个团结的,进步的大会。

    在柳俊的记忆中,军队的领导权,就是在今年完成交接的,几位军中大佬,将在今年隐退,一号首长正式完成自己的布局。这个布局,毫无疑问得到了最高首长的全力支持。

    作为军头集团的中坚,何老爷子与武老爷子,以及他们所能影响得到的军内力量,必须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这个是绝对不能含糊的。

    只不知他们与正在台前的那几位军中顶级大佬,是属于何种关系。

    战争时期形成的各种微妙的关系,绝非柳俊所能了解的。就算他拥有数十年先知先觉的优势,也于事无补。这些内幕,在柳俊穿越前,同样也是属于最高机密,寻常人焉能得知?

    不过柳俊却知道一点,在这个时候,如果表错了态或者站错了队,后果绝对是灾难性的。将会影响到无数人的命运。

    “那么,请你再把这个故事说一遍……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何老爷子的语气依旧平平淡淡,柳俊却感觉到一股沉重之极的压力扑面而来,几乎令人窒息。这种久居高位的百战元戎独有的煞气,普通人着实难以承受。

    饶是柳俊早有心理准备,一时之间也感到气为之夺。

    “好的!”

    稍顷,柳俊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翻腾的气血平静下来,目光在何老爷子与武老爷子脸上停留了一下,武老爷子面寒如水,却极轻极轻地点了一下头,眼神稍稍变得柔和了一点。

    柳俊顿时备受鼓舞。

    当下柳俊又慢慢将自己对岳飞以及“岳家军”的理解再说了一遍。说得甚至比在何长征书房里还要详细。那个时候,柳俊只是隐晦的给何长征提个醒,现在却是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柳俊务必要将自己的意见详尽地说出来。

    何家武家绝对不能在这场漩涡中出差错。

    在柳俊叙说的过程中,客厅里鸦雀无声,只有柳俊尚稍显稚嫩的声音在不徐不疾地响着。坐在后排的何梦莹和大家一样神色严峻,只有当柳俊忽然打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龙井茶的时候,何大小姐脸上终于悄悄绽开了一丝笑容。

    这个家伙,敢于中途端起茶杯来喝茶,可见心里头已经完全镇静下来了。

    这份定力与胆色,可当真了得!

    便是自己这几个嫡亲的三代子弟,只怕也没一个人敢这么做。

    柳俊差不多整整讲了四十分钟,才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望何老爷子,静候他示下。

    何老爷子与武老爷子对视一眼,忽然问道:“你的意思,首长决心已定?”

    柳俊轻轻舒了口气。

    何老爷子问出了这个问题,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原先还担心何家武家与现在台前的几位顶级大佬有着太密切的关系,会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形。而何老爷子此言,却明白无误地显示出来,他们会遵循最高首长的意思决定自己的行事方针。所以犹豫不决,只是因为不能肯定首长是否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

    只要紧跟首长的步伐,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是的,也该下决心了!”

    柳俊平静地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认为,不久之后,将有比较明确的信号表达出来。”

    何老爷子与武老爷子再次对视一眼,目光又在何长征、何东进、武黄河脸上一一扫过。何长征第一个点了点头,接着何东进与武黄河都缓缓点头。

    “柳俊,辛苦了!在首都多玩几天吧,陪我们两个老家伙聊聊天。”

    何老爷子脸上绽开了一丝温和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