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四百八十章 拜会唐海天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四百八十章拜会唐海天

    姐妹俩正在拐角处嘀嘀咕咕说悄悄话,不防一个瘦猴似的男人迎面就走了过来,十分惊喜地叫道:“巧儿?”

    巧儿抬头一看,可不正是孙有道么?

    “孙书记,是你啊!”

    巧儿也很惊喜。

    这个也是老熟人了,孙有道还亲自骑着边三轮送过梁巧回家呢。

    “巧儿,啊不,梁董,什么时候回来的?”

    孙有道笑着问。

    “刚到。”

    “那俊少呢?”

    孙有道对俊少的“情事”明镜似的,知道巧儿是俊少的心头肉。

    “在呢,2016包厢吃饭。”

    “啊,那么巧,我也是在这里请老汪他们几个吃饭。俊少也真是的,回宝州来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梁董,失陪了,我得赶紧给俊少敬酒去……”

    孙有道说着,屁颠屁颠的跑了。

    不一刻,2016包厢就热闹起来,孙有道、汪文凯、廖顺利一帮子老相识,拎着茅台,端着酒杯串成一串涌进了2016号包厢。

    “柳书记,你这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啊……”

    孙有道见到柳俊,眼睛都笑得眯缝起来。

    柳俊就任宁北县委副书记,这些故交好友都赶到宁北县给他道过贺喜的。柳俊咋见故人,自也欢喜,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孙哥,汪哥,廖哥,你们几位都在啊,真是巧哈……”

    “柳书记,你回来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太不够意思了……”

    汪文凯乐呵呵的道。

    照说酒桌上碰到,这句“不够意思”之后紧跟着就是“罚酒三杯”。只是汪文凯几个,又哪来这个胆子,敢罚俊少的酒?

    “就是一点私事,办完了明天就回去,不想惊动大家!”

    柳俊笑道。

    “那可不行,无论如何,得让我们请一次,不然叫程新建那帮家伙知道,还不得把我们骂死?”

    孙有道咋咋呼呼的。

    “这回算了,真的是时间太紧,来,我敬大家一杯,算是赔罪。”

    柳俊说着,端起酒杯和大家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余国勋更是诧异,原先只想着柳俊是高官子弟,不料他本身就在体制之内,还是书记,估计也不会是基层支部书记。

    但是余国勋怎么也意料不到柳俊是县委副书记。

    实在太年轻,让人没法这么去设想。

    孙有道等人见柳俊说得笃定,也不敢强劝,敬了一轮酒,识趣地告退而去。

    梁国成家的别墅,是整个枫树村乃至整个枫林乡最漂亮的住宅,典型的中式仿古建筑。自家女儿是南方市有名的地产大鳄,给父母建房子,自然是尽心尽力。从设计到施工,都由梁巧派专人负责完成。

    其实对于将别墅建在枫树村,梁经纬兄妹三人都不是很赞同。特别是梁少兰,老早就在宝州市给老人们买好了别墅。无奈梁国成老两口在城里住不惯,只不过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吵吵着要回枫树村去。拗不过,只得在枫树村再建了一栋别墅。

    宝州城里那套别墅,就成了走亲戚时才用得上的临时居所了。四个老人绝大部分时候还是住在村里。然则照柳俊的眼光来看,住在枫树村远比住在宝州市里要惬意。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是二十一世纪小资们梦寐以求的意境啊!

    枫树村较之十几年前,也是大变样了,在梁巧的支助下,村里办起了好几个加工企业,还有一大批人在秋水大酒店连锁公司旗下的各个酒店打工,有很不错的工资收入。

    因了梁国成几位老人不愿意去城里住,枫树村得了一个很大的实惠。那就是修路,巧儿掏钱,将公路一直修到了家门口,后来更是扩大到公路通到每家每户。

    交通便利,物资流通也畅通了,枫树村一年比一年变得富有。

    梁国成两口子,自然成了村里最受人尊敬的老人。甚至支书和村长都没有这般威望。逢到村里有大事,往往还要来找梁国成讨个主意。

    人家子女争气嘛。

    梁经纬当团长也有些日子了,以后铁定还要升官,据说他老岳父,已经是南方军区的司令员。看来再过十来年,枫树村要破天荒的出将军了。

    至于两个女儿都是大老板,更是不消说得。

    特别是梁巧,每次一回家,村里每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都有两百块钱的红包。按照人头点,绝对一个都不少。

    只要是考上大学的伢子妹子,学费都由梁巧包了。

    凡此种种,梁国成想不受人尊敬都不行。

    得知巧儿要回家,还为少兰相了个对象,要带回家来看看,老两口高兴得什么似的,脸上乐开了花。回家之前,梁少兰在电话里给梁国成打了个“预防针”。

    “爸,小俊也来了,和巧儿一块来的,在家里住一晚,明天才走啊,你们给安排好,别让巧儿为难。”

    听了这个话,梁国成也不知是喜是忧,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梁家婶子就问道:“什么事啊?”

    “嗯,小俊来了……”

    梁国成和老伴说了梁少兰的意思。

    梁家婶子倒是比老头子看得开,说道:“孩子们自己的事情,由他们自己去做主好了,小俊是个好孩子,对咱家也……我看他对巧儿也是真心好……就是巧儿比他年岁大,这也怪不得人家……你千万别说什么气话,让巧儿为难……”

    梁国成就瞪了老伴一眼,说道:“我会说什么气话?真是女人家见识!两个姑爷一起上门,我高兴着呢!”

    梁家婶子就高高兴兴预办飨客的家什去了。

    宝州市境内各区县之间的路况,是整个n省最好的,比大宁市还好。吃完饭,不过一个小时,几台小车就相跟着驶入了枫树村。

    这一回,余国勋就不坐在奔驰车上,而是与梁少兰同车。梁少兰开的是一部动感十足的蓝鸟。

    梁少兰姐妹俩聊完悄悄话回到包厢,巧儿就有意无意的点明了梁少兰的单身状况,余国勋何等聪明,焉能还不明白梁巧的意思?当下笑着接口问了几句梁少兰的其他情况,算是有了一个明确的态度。

    不过说起要去枫树村拜访梁家的长辈,余国勋就有些措手不及。

    “哎呀,这可没做一点准备……”

    柳俊笑道:“没事。你人去了就是最好的礼物!”

    梁少兰姐妹相视而笑。

    梁国成老两口第一眼就对余国勋很满意,至少这人外表俊朗非凡,斯文有礼,很招人待见。两个老人笑呵呵的招呼大家入座,梁国成掏出烟来,递给余国勋。

    余国勋双手连摇:“伯父,我不抽烟。”

    “呵呵,不抽烟好!”

    梁国成便转手递给柳俊一支,神色间略略有点不自然。

    柳俊倒是大大方方地接过来,微笑着说道:“谢谢爸爸!”

    这一声“爸爸”却将梁家人都惊得呆住了。

    巧儿猛地扭过头,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哎,好好……”

    梁国成怔愣一下之后就连连点头,脸上神色也很是感慨。

    “巧儿,你怪我不?”

    柳俊问道。

    这是在他俩曾经挖过竹笋的小竹林里,两个人相拥着坐在一起,巧儿将头靠在柳俊肩膀上。

    梁国成老两口围着余国勋问长问短,深秋季节,愣是将余国勋问出一脑门子汗来,梁少兰在一旁抿着嘴笑,柳俊便拉了巧儿,偷偷溜了出来,搞个“故地重游”。

    “不怪。”

    巧儿轻轻说道。

    柳俊便紧了紧揽在她腰间的手掌,微微叹了口气。

    “小俊,你也不要老是自责。我当初决定跟着你的时候,就预料到了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就够了……以后,等我们的孩子出生,那就更好了,我会告诉他,他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巧儿呢喃道。

    “巧儿……”

    柳俊的嗓子眼里便有点堵。

    此次枫树村之行,梁家一举“解决”了两个姑爷的问题。余国勋与梁少兰彼此都很满意,决定继续交往。

    关于将平民医院建到宝州市的建议,余国勋也很赞成。他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不仅仅只是建一个医院的问题,关键还在于开启了一个先河。当时在国内,民间资本涉足慈善事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巧儿此举,无疑很值得推崇。

    余国勋慨然应诺,愿意担任第一任平民医院的院长,为慈善事业尽一份心力。

    柳俊在枫树村住了一晚上,第二天赶回宁北县。回宁北县之前,柳俊专程去市里拜访了唐海天。眼下大宁市还是陶义鸥临时主持市委工作,大家都在猜测由谁担任市长。

    柳俊既然到了宝州市,自然不愿缺了礼数。

    柳晋才交代过,极有可能是唐海天出任大宁市长一职。

    来得匆忙,不曾预约,柳俊也不确定唐海天在不在办公室。不过他运气不错,去到宝州市委办公楼,往书记办公室里一瞧,唐海天的秘书正在埋头整理文件。

    这就好,秘书在,领导肯定也在。

    “邓处长……”

    柳俊笑着给唐海天的秘书小邓打招呼。

    这个秘书是唐海天的旧人,在常委副市长任上的时候,就一直追随唐海天的,对柳俊这位曾经的“宝州市第一衙内”自然十分熟识。

    “哎呀,是柳公子……啊不,柳书记好!”

    柳晋才尽管早已离任,宝州市的官场人士,对他家里的事情却仍然十分关心。任谁都知道,柳书记必定会在仕途上走得更高更远,大宁市委书记绝对不会是终点。

    邓秘书一口就叫出了柳俊的官衔,也不为无因。

    全省最年轻的县委副书记,邓秘书焉能不知?

    “邓处长,唐伯伯那里,有客人不?”

    柳俊笑嘻嘻的。

    “啊,唐书记约了人十点钟谈话……”

    邓秘书抬腕看了一下手表。

    “柳书记稍等,还有十分钟,我给你去通报一下。”

    “麻烦你了。”

    “说哪的话……”

    邓秘书笑着敲了敲里间的门。

    “唐书记,柳书记想要拜访您!”

    “哪个柳书记?”

    唐海天情不自禁站起身来。盖因在宝州市的干部心目之中,柳书记实在威名太甚,任何人一听之下,都会如唐海天一般条件反射。

    “啊,是柳省长的儿子,柳俊书记。”

    邓秘书赶紧做了一个“补充说明”,有点汗颜。

    瞧把唐书记误会得!

    唐海天就笑了:“小俊来了?快请他进来。”

    对柳俊,唐海天的印象也是极好的,打小就知道他的能耐不一般。

    “唐伯伯好!”

    柳俊进得门去,先就给唐海天规规矩矩鞠了一躬。

    “小俊啊,今天怎么会来宝州啊?因公还是因私?”

    唐海天笑呵呵的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引他到待客沙发上落座,邓秘书奉上茶水,退了出去。

    “到宝州办一点私事,看几个朋友。想念唐伯伯了,就来看看您。”

    柳俊并不胡乱拍马屁,笑着答道。

    实在以唐海天与严柳的渊源,他也确实无须惺惺作态。

    “好啊,还记得来看看唐伯伯,很不错嘛。”

    唐海天微笑说道。

    “你爸爸身体还好吧?”

    “还好……不过他去j省也有段日子了,听我妈在电话里说,比在宝州的时候还忙……”

    唐海天慨叹道:“他呀,就是不肯停下来休息一会……一个省的工作哪里是一个人忙得完的?长此以往可不行啊……”

    柳俊笑道:“唐伯伯,你也大哥不要说二哥。您和我爸都是一个类型的人,物以类聚!”

    唐海天哑然失笑,抚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道:“说得也是。不过我能力不如你爸,他一个小时能办好的事情,我起码要两个小时才能办好……”

    柳俊敬上一支香烟,唐海天接过去,柳俊又给他点上火,这才笑道:“唐伯伯,您是看着我长大的,跟我还谦虚啊?”

    “就你小子会说话……哎,小俊啊,我听说你在宁北县干得不错,下大力气整顿煤矿安全生产,一家伙拿下了一个书记一个乡长,很有魄力嘛。”

    唐海天主动提起了宁北县的事情。

    柳俊的神色便凝重起来,点头说道:“小煤窑的安全生产措施基本上等于零,年年都要出事故,死不少人。这个事,不抓不行啊!”

    唐海天点点头,正色道:“确实该抓。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嘛。”

    柳俊微微一笑,淡淡道:“可是有人不这么想啊,县里有人捣蛋,市里和省里的领导,也未必都完全认同呢。”

    唐海天一挥手,断然道:“不要考虑那么多,只要是正确的东西,就一定要坚持!明白吗?市里的领导,大部分还是支持的嘛!”

    唐海天说着,意味深长地瞥了柳俊一眼。

    柳俊心领神会。

    看来唐海天调任大宁市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