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四百九十六章 省城告急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四百九十六章省城告急

    关明杰在一月上旬召开的n省党代会当选为省委常委,同时在人代会上继续被选举为副省长,省政府分工,关明杰担任常务副省长职务,成为省委排名第七的实权人物。

    他对宁北县发飙,倒不是冲着小柳去的。

    尽管他内心可能对柳家父子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初膺重任,可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借口对柳俊发飙“报私仇”。柳俊作为党务干部,也不是他这个常务副省长直管的。

    关明杰发飙,源于大宁市火力发电厂的电煤告急。

    n省属于水电蕴藏量不太丰富的省份,省内的电力供应,很大一部分依靠火力发电厂。好在n省的煤炭资源比较丰富,可以支撑一定规模和数量的火电厂。

    往年也很少发生电煤告急的情况。

    但今年情况不一样,首长南巡之后,全国上下都掀起了一股大搞经济建设的热潮,各种项目争先恐后上马建设,一下子对电力要求大增,n省的情况也是一般,经济建设搞得如火如荼。尤其是大宁市,李勇接任高新区工委书记之后,高新区班子高速运转起来,竭尽全力招商引资,大宁市政府也全力支持,高新区一年之内,新增企业十六家,尤其是腾飞工业园一期工程竣工投入使用,对电力需求激增。全省火电厂都是满负荷运转,结果储备的电煤就不够用了。

    以宝州市的大坪火力发电厂为例,正常情况下,储备的电煤可以供应七至十天。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存量,不出大的意外事故,电煤不致中断。但是全力运转,电煤储备量骤降,等省府接到告急汇报时,电煤储量竟然不足48小时了,大宁市火力发电厂略好一点,不过也就三天的存量。省内其他各火力发电厂的电煤储量也一齐告急,最多的也只有五天的存量了。

    关明杰是在半夜被一个电话从床上吵醒来的,省电力公司的老总结结巴巴向关副省长汇报了这个紧急情况,当即就将关明杰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离春节可只有七天了。

    若是春节期间,大宁市竟然断电,那可是大笑话。

    电力公司这一块,原本就是关明杰分管的,成为常务副省长之后,这一块也没有划出去。春节期间,省城断电,关明杰绝对担不起这个责任。

    尤其让关明杰恼火的是,就在省电力公司老总向他汇报之前几个小时,一列满载煤炭的列车刚刚从n省开出去。

    简直岂有此理!

    n省是煤炭资源丰富的大省这没错,可是这么紧要的关头,还将电煤运出省去,只能说相关官员都在睡大觉,对省里各火力发电厂的电煤储备情况全然心里没底。

    沟通协调机制出了大问题。

    关明杰第一反应就是吼叫着给省电力公司老总下令,叫他赶紧截停那列煤车,只要还在n省境内,就一定要将它截下来。

    “省长,那……那是运到上海去的啊……”

    电力公司老总在电话里吃吃地抽冷气。

    “糊涂!你管它是运到哪里去的?立即截下来!自己都饿肚子了,还管得了人家?你想省城在黑暗中度过大年夜吗?快去!”

    关明杰的吼声将身边的老伴都惊醒了。

    老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望着他,问道:“发生什么事?”

    “没事,你睡你的觉!”

    关明杰挂了电话,披着睡袍站起来,点起一支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烦躁得要命。现在只能寄望那列煤车能及时截停了。

    但是事与愿违,不过十几分钟之后,电力公司老总又打了电话过来,战战兢兢地汇报说,煤列已经出省一个小时,进入了j省,不可能截停了。

    说这话的时候,电力公司老总的声音都在发颤。

    “你们……你们就等着吧!”

    希望破灭,关明杰气不打一处来。

    电力公司老总吓坏了。

    关副省长话里“算账”的意思太明显了。而且,如果省城真在春节期间断电,不要说关副省长饶不了他,只怕严书记和张省长头一个拿他开刀。

    “省长……这……这其实不怪我们……”

    电力公司老总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为了自己的身家前途,不得不在领导盛怒的时候“迎难而上”,为自己辩护几句了。

    “不怪你,难道还怪我吗?”

    关明杰咬着牙关说道。

    电力公司老总“嘶嘶”地抽着冷气,小声说道:“省长,是……是宁北县把小煤窑都关了,没有了煤……以往这个时候,都是依赖宁北县的电煤的……”

    “宁北县?”

    关明杰马上清醒过来。

    对呀,自己身边不就有一座“大煤山”吗?事情紧急,光骂电力公司也没用,还是想解决的办法吧!

    关明杰“哐当”一声挂了电话,急急走进卧室旁边的书房,翻箱倒柜找出电话号码薄,给彭少雄拨了过去。

    彭少雄也是好梦正酣的时候,给电话铃声吵醒的,心里头不是一般的生气,抓起电话就没好气地嚷道:“谁啊?三更半夜的……”

    “是我!”

    关明杰怒吼道。

    可怜彭县长吓得差点从床上跌了下来!

    老领导的声音他自然是一下子就听了出来,问题在于,老领导语气极其不善啊!这半夜三更的,必定发生了泼天的大事。

    “省……省长……”

    “我问你,为什么宁北县的煤窑要关掉?为什么不向大宁电厂供煤?”

    不待彭少雄说出一句囫囵话,关明杰就连珠炮似的责问起来。

    彭少雄尽管惊慌,却尚未失措,脑袋比平日转的还快,马上就意识到时大宁火力发电厂的电煤供应出了问题,联想到春节在即,也就知道了老领导半夜大发雷霆的原因了。

    “省长,是这样的,小煤窑不安全,我们县委集体决定,全部关闭,明年进行整体开采和经营……”

    其实这个事情,彭少雄是向关明杰汇报过的,还得到了关明杰的认同。不过此时此刻,彭县长再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提这茬。

    怎么?难道还是领导的错不成?

    只好抬出“县委集体决定”的牌子来抵挡一下了。

    “别跟我扯淡!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启动全县的煤炭生产,务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供应上大宁电厂的电煤!”

    关明杰又是“咔哒”一声挂了电话。

    这个夜晚,对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关明杰尽管对彭少雄下了命令,心情还是很不轻松。一个县的小煤窑全都关闭了,要马上启动,四十八小时供应电煤充足,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关明杰想了想,抓起电话,准备给张光明拨过去。

    此事干系重大,不能不汇报!

    可是最终,关明杰这个电话没有打过去。不管怎么样,现在是凌晨时分,自己分管的区域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去打扰省长的清梦,于理有亏啊!

    还是等明天吧。

    彭少雄抓着电话发了好一阵呆,给白杨打了过去。

    白杨听了彭少雄的情况介绍,也知道问题严重,马上穿好衣服,打电话去三号套房,叫柳俊立即赶到她的宿舍来。

    柳衙内迷迷糊糊的给白杨姐姐吵了醒来,大为不爽。只是白杨姐姐召唤,却是不能不去。当下披挂整齐,去到一号套房。

    漂亮的白书记穿着粉红色的睡袍,当然睡袍下面穿了黑色的羊毛衫和紧身弹力裤,显得身材极其傲人,波浪般的秀发披洒下来,焦虑中带着三分娇慵,在乳白色的灯光下,诱人以极。

    一瞬间,柳书记甚至将大宁火电厂的窘境抛到了脑后,只顾走神去了。

    “喂,你在想什么?”

    白杨顿时怒气勃发,杏眼圆睁,娇嗔道。

    这个可恶的小顽童,“色色”的毛病总也不见好,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

    “没什么,这是关副省长的问题,凭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责任?”

    柳俊淡淡说道,索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点起一支烟,翘起了二郎腿,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白杨皱眉道:“你这话,可是讲的太没组织原则了!副省长的命令也可以等闲视之?”

    柳俊“嗤”地一声冷笑,不置一词。

    就像关副省长对柳衙内恨之入骨一样,柳衙内对关副省长同样不感冒。此人都做到常务副省长了,还是这个“临时抱佛脚”的德行,一点长进都没有!

    “那你说,怎么办?”

    白杨知道自己一时三刻很难说服小顽童。

    这人犟起来,跟九头牛差不多!

    “等等吧!”

    柳俊还是好整以暇。

    “等什么?”

    “彭少雄!”

    柳俊笑了笑,说道。

    “这么大的事,他能不马上赶过来找你商量?”

    正说话间,走廊上响起脚步声,很急促。天鹅宾馆的走廊都铺着厚厚的地毯,彭少雄脚步声还是这般急促,可见彭县长是真的急了眼。

    “白书记……啊,柳书记也在……”

    彭少雄抹着额头的汗水,直闯进门。

    “现在省城情况紧急,我们是不是马上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动员全县的力量来保证大宁电厂的电煤供应……”

    “我同意马上动员力量,全县的所有正规煤矿全力生产,保证电煤供应。但是,我不同意开采小煤窑!”

    不待白杨表态,柳俊先就声明了自己的意见。

    彭少雄望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冷。

    很显然,他认为柳俊这是故意要和关副省长作对,同时让他为难。

    “白书记,你看呢……”

    彭少雄不理柳俊。

    不管怎么样吧,这种紧急情况,还是党政一把手说了算,柳俊你小子,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彭县长,停止小煤窑的开采,是县里下达了正式文件的,这个事情,不好办啦……”

    白杨也很棘手。

    县里刚下发禁采的文件不久,马上就推翻,岂不是自打嘴巴?

    “哎呀,白书记,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难道就看着省城在大年夜断电?如果真是这样,我看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彭少雄急眼了。

    要说作为县长,他也知道县委红头文件的权威必须要维护。县委首先出尔反尔,今后要想做到令行禁止,怕是难了。可现在是关副省长夤夜打来的电话,若是不能完成任务,且不要说“令行禁止”,他彭少雄还能不能“发号司令”都很成问题。

    两害相权取其轻!

    “彭县长,我看事情也没有紧急到那个地步。大宁电厂不是还有七十二小时的储煤吗?有这个缓冲时间,我们发动力量,由正规大煤矿出煤,也不一定就供应不上……”

    柳俊说道。

    “要万一供应不上呢?”

    不待柳俊说完,彭少雄就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万一供应不上?省内也不止我们一个县产煤吧?好几个矿务局,光吃饭不管事的?”

    见彭少雄气急败坏,柳俊的语气也严厉起来。

    “许多小煤窑停产之后,井下支撑的矿木都被别附近的村民偷走了,连最基本的安全措施都没有,怎么采煤?为了大宁市的电煤不中断,就值得我们拿群众的生命去冒险吗?要是出了重大事故,谁来负责?”

    彭少雄原本觉得自己十分的理直气壮,柳俊的话,犹如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下来,给他愤怒的情绪很好地降了一下温。

    是啊,大宁市的供电是大事,群众的生命安全更加是大事!

    “拿群众的生命去换煤炭”,任谁也不敢说这句话。

    “彭县长,我觉得柳俊同志的意见十分重要,群众的生命安全,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就是这么办吧,立即组织人力,加大正规煤矿的采掘进度,争取多出煤,供应大宁电厂。同时将我们面临的困难报告省委省府,无论如何,也不能拿群众的生命安全去冒险!”

    柳俊一句话就彻底说服了白杨,她毫不犹豫的支持柳俊的意见。而且说话很有技巧,避开了关副省长个人,代之以省委省府。

    “那,好吧!”

    彭少雄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接受了白杨的决定。

    但在他心里,却是可以预见上班时刻,关副省长的雷霆盛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