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五百二十八章 我们何家也不是吃素的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五百二十八章我们何家也不是吃素的

    “来,抽烟!”

    何梦莹与柳嫣一出去,高葆宏就将纨绔嘴脸收了起来,换上了才进门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掏出一包特供的“熊猫”出来,散给大家。

    柳俊也不客气,接过点起,抽了两口。

    “柳俊,我跟你说,这个事情,你们县里办得不地道!”

    高葆宏抽着烟,斜乜着柳俊说道。

    柳俊便望着他,还是很平静的脸色。

    “这么说吧,谢万利是我的人,这些年,鞍前马后的,也我出了不少力气。你们这样对他,可不够意思。人家好歹是个老总,四十几岁的人了,这么折腾人家干嘛。要钱好说嘛!”

    高葆宏倒也爽快,并不藏着掖着。

    柳俊笑了笑,觉得这位高二少爷挺有意思的,满嘴江湖腔调,要不是何梦莹亲口介绍,柳俊还真不相信威名赫赫的老高家,能出这么一个鸟!

    “哎,二子,你早这么说,一天的大事都化了。早给了钱,人家还扣着老谢干嘛?”

    何胜利见柳俊始终不说话,生怕又惹恼高二少爷,闹个满拧,就接过了话头。

    谁知高二少爷还是生气了,很不满地“哼”了一声,说道:“柳俊,我跟你说话呢!”

    柳俊就点了点头,又抽了口烟,缓缓说道:“葆少,关于谢万利吧,我们宁北县局已经放了!”

    高葆宏一张脸就拉了下来,怒道:“柳俊,别给脸不要脸啊,明人不做暗事!你蒙谁呢?”

    宁北县局先把人放了,半路上又将谢万利抓了回去,却是藏了起来,秘密审问,这样“瞒天过海”的小把戏,高葆宏焉能不清楚?

    柳俊摇摇头,淡淡道:“我说放了,就是放了。不信你可以打他的电话问一下。”

    高葆宏不由一愣,见他说得笃定,也有些将信将疑,不过仍然很不悦地道:“那他为什么没回首都?”

    柳俊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脚生在他身上,爱去哪,谁也管不着。”

    高葆宏不由气结。

    这次会面,其实安排得很微妙。也不能说是谁主动提出来要与对方会面,都是何梦莹在从中斡旋。她不愿意看到柳俊与高葆宏真把关系彻底搞僵。而且,秘密抓捕谢万利,也只能瞒得一时,不是长久之计。柳俊又不能真的将人家关一辈子。

    要关也是法院去关的。

    这事情迟早要浮出水面,到那时候就会比较被动。

    因此,就柳俊这一方来说,需要快刀斩乱麻,以免夜长梦多。

    同时高葆宏那边,也有这个诉求。

    毕竟欠三百万货款是实,兼之谢万利扣在人家手头,这家伙知道的“内幕”还是不少的。宁北县的县委书记白杨,又是中组部长白建明的女儿,也未可小觑。

    为了斗一口气,硬撑到底,也不是上佳之选。

    于是乎,高葆宏就拿捏着,半推半就的来赴约了。

    不过高葆宏来之前,可是憋着一肚子气,想要好好教训柳俊一顿,杀杀他的锐气——叫你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本来柳俊只是宁北县的副书记,高葆宏要恨也很不到他头上。

    人家不管这个事嘛。

    但是谢万利几乎每次在电话里都要提到柳俊的名字,说这人如何硬气,如何不将老高家放在眼里,就让高葆宏惦记上了。

    敢情幕后推手还是这位省长公子。

    这却正合高二少爷的心意。

    要找就要找正主!

    犯不着与白杨一个女子斗气。

    “柳俊,别绕弯子了,你拿出个章程来吧,看这事要怎么解决!”

    高葆宏开始不耐烦了。

    柳俊淡淡说道:“我的章程很简单,还钱!只要货款到了宁北县煤炭能源公司的账上,那么其他事情,我们可以不追究!”

    “什么?”

    高葆宏差点跳了起来,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你还要钱?还要追究其他事情?简直是笑话,有什么其他事情,给你追究?”

    柳俊不由皱起眉头,不理解高葆宏为何如此激动。

    “欠债还钱,天公地道!”

    “嘿嘿,柳俊,我跟你说,别太拿自己当回事,这个世界上,比你大的葱多的是,也没人和我高葆宏这么叫过板的……”

    高葆宏真的快要给这个“乡巴佬”气晕了。

    柳俊再次皱了皱眉头,问道:“那葆少的章程是什么?”

    “哼!”

    高葆宏先就重重“哼”了一声,双眼盯着柳俊。

    “我明白告诉你吧,要不是看在胜利和老武家的面子上,我真懒得跟你啰嗦。给你一个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把谢万利放了,在这长城会所,好好摆一桌席面赔罪,这事就算了,我也不再计较你!”

    柳俊的脸就沉了下去。

    估计高二少爷还没搞清楚状况。

    在高二少爷看来,谢万利拖欠宁北县三百万货款,乃是天公地道的,全然无须提起。为了这么点破事,高少爷出动了大宁市常务副市长,n省检察院检察长,最后还惊动了省委常委、大宁市委书记,居然还是未能摆平,已经很恼火,很没面子了。

    套用后世电影里头的一句经典台词就是——葆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笑柳俊居然还向他要钱,还敢威胁他!这在高葆宏看来,就是十足的不知死活!

    看来,柳俊对这种真正纨绔子弟的心态,了解得还是不够透彻。柳俊虽是正宗衙内,却只是一个“伪纨绔”,全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颠倒黑白的逻辑存在。

    在纨绔这里,正常的道理根本就是讲不通的。

    他们的逻辑非常简单:我是纨绔,我有一个好老子,无论是谁,就得给我面子!至于是不是合理,是不是合法,跟咱没关系!

    一念及此,柳俊又略略有些感慨。看来自己这一辈子,都做不成真正的纨绔了。

    貌似这样混账的逻辑,自己无论如何都使用不来。

    柳俊摇了摇头,抓起身边的一个档案袋,丢到高葆宏面前,然后往沙发上一靠,抽烟去了。

    高葆宏莫名其妙地拿起档案袋,从里面抽出几张纸来,很是不屑地瞄了几眼,立即,脸色就变了,直着脖子叫道:“柳俊,什么意思?”

    上首都之前,柳衙内做了两件事。一是向白杨请假,二是和梁国强会面。

    和梁国强会面,是在秋水大酒店的包厢里进行的,就三个人,柳衙内,梁书记再加程副局长。

    “师父,谢万利招了吧?”

    柳俊端着酒杯,微笑问道。

    梁国强点点头。

    程新建笑道:“这老小子吓得屁滚尿流,敢不招?找死啊!”

    宁北县公安局是放了谢万利,不过在半路上又被逮了回来。但是这一回逮他的人,并没有亮明身份,如同“绑票”一般,已经备受惊吓的谢总当真如同程新建所言,屁滚尿流!

    人家亮明身份抓他,那没关系。

    体制内的事情,高家二少爷可以给他搞定。

    可是不亮明身份,谢总就危险了。他要是不招,真的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谢万利是老江湖,马上就明白自己出于极度的危险之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再救他了。

    该招的招,不该招的,也招!

    和自己的老命比起来,没有什么是不该招的。

    现在柳俊给高葆宏看的,就是谢万利供词的一部分,柳俊经过挑拣,没有将最有杀伤的材料放进去,但也已经足够高二少爷怒火攻心了。

    “还钱!”

    柳俊还是淡淡的两个字。

    “我要是不给呢?”

    高葆宏咬牙切齿地叫道。

    柳俊站起身来,对何胜利与武正轩说道:“正轩哥,胜利,我们走吧。”

    正眼都不瞧高葆宏一眼了。

    “柳俊,你给我站住……”

    高葆宏大喊大叫,桌子拍得砰砰响,声音里头却明显没了底气。

    “高葆宏,你回去想一想,想清楚了再约我。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我的时间很宝贵,后天就要回去了。从现在开始,你还有二十四小时的考虑时间。”

    柳俊依旧头也不回,冷冷地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单是这个事情,其实并不难解决。三百万对于高老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数目,他在意的只是个面子问题。”

    晚上,何梦莹与柳俊缠绵在一起,轻轻说道。

    这里离长城俱乐部不远,是何梦莹秘密置办下的“爱巢”。她如今留在首都的时间不比留在南方市的时间少,柳俊几乎每两三个月就要来一趟京城,老是“相敬如宾”,管看不管吃,也不是个办法。

    “他的一个面子就值三百万,这是两万多吨煤!你知道国家允许的万吨死亡率是多少吗?”柳俊语气有点冷:“这些煤炭,毫不夸张地说,是用人命换来的。他就想这么吞下去,须放着我柳俊不死!”

    何梦莹就是一怔,诧异地望着他,慢慢的,眼神变得十分柔和,浓浓爱意中充满着尊敬之色。

    她发现,自己尽管与这个男人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对他的认识还是不够全面。柳俊的骨子里头,流淌着正义和不屈的血液!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藏而不露的特性,才令得她如此刻骨铭心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吧!

    “不要担心。他高老二如果敢出幺蛾子,我们何家也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