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五百七十一章 乐乐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五百七十一章乐乐

    柳俊没有直接回大宁市,而是取道洪州,先去看望了父母。

    飞机到达洪州机场,谢意祥亲自来接的机。略略让柳俊有些诧异的是,来接机的竟然是一台警车,而且挂的是洪州市警车的一号牌照。

    这个车,该当是洪州市公安局黎局长的座驾。

    果然,与谢意祥一起迎上前来的,可不正是洪州市局的黎局长么?四十几岁,满脸精明的一个汉子。柳俊与他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在洪都广场派出所,第二次则是武秋寒上门提亲,柳俊约他们几个在洪都大酒店吃了个饭,给施展堂揭过“梁子”。

    “小俊,来了!”

    谢意祥微笑着与柳俊握手,透着几分亲热。

    “柳县长,你好你好!”

    黎局长也紧着上前与柳俊握手,开口就叫出了他的新“官衔”,料必是谢意祥告诉他的。瞧黎局长的神情,又是惊讶又是佩服。

    二十四岁的正职县长,全国都是绝无仅有吧?

    这可不仅仅是有个好老子的问题了,全国二十几个省长,与柳俊一般身份的衙内不在少数,却独独只出了这么一位年轻县长,看来最关键还是自身过硬啊。

    “麻烦黎局亲自前来接机,何以克当!”

    柳俊微笑着客气道。

    “柳县长这么说,就见外了!这是不待见我老黎嘛……”

    黎局长眼睛一瞪,佯装生气。

    “哪里哪里,岂敢岂敢!”

    柳俊笑道。

    “黎局既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

    “就是嘛,这样才够意思!”

    黎局长一副很“哥们”的样子,不过柳俊知道,黎局长绝不是程新建那样的性格。但人家刻意要巴结他,也没必要落人家的面子。

    花花轿子人抬人,本就是官场的规矩。

    “柳县长,请上车!”

    黎局长亲自给柳俊打开了车门。

    “这个可真是担当不起。”

    柳俊就笑着抱拳为礼,却老实不客气地坐了进去。

    谢意祥紧跟着坐进来,趁着黎局长绕过去驾驶室的当口,轻轻对柳俊说了一句:“莎莎打算调到洪州市局来……”

    柳俊不禁恍然大悟。

    所谓“莎莎”,指的乃是谢意祥的爱人穆莎莎,目前在大宁市公安局上班,夫妻两地分居,时间长了也不是个事,调到洪州市局正在情理之中。

    原本谢意祥以省长秘书之尊,无须向柳衙内借力。穆莎莎调到洪州市局,也是名正言顺,料必也不会有人为难。但是谢意祥很清楚地知道,省长秘书的职务只是暂时的,迟早有一天,他要离开柳省长身边外放。但柳衙内的衔头却是永久的。谢意祥这是借此向大家表明他与柳衙内的关系非同一般。只要有了这条线,日后无论职务怎么变动,他都始终会得到老柳家的信任。

    这一点,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柳俊与谢意祥处得很好,自然不介意帮他这个忙。事实上,他只要在黎局长面前装得与谢意祥很随便就够了。大家都是人精,焉能不明白?

    回到省委常委院二号楼,柳晋才尚未下班,柳俊很惊讶地在花园里看到了玩耍的明月。

    “舅舅……”

    明月一见柳俊,就张开胖乎乎的双手跑了过来。

    “哎,明月真乖!”

    柳俊忙即一把抱起明月,进了别墅。

    果然,客厅里一片欢声笑语,江友信与大姐柳华,正在陪阮碧秀聊天。

    “江哥,大姐,你们怎么来了?”

    “就准你来看爸爸妈妈,不准我们来看啊……”

    柳华笑嘻嘻地说道。

    乍然见到儿子“从天而降”,阮碧秀也是大为惊喜,一迭声的招呼保姆上茶水。

    自从柳嫣与武正轩成婚,柳嫣的工作又调回了大宁市。这是柳晋才决定的。老武家也只有一个儿子,既然不能夺人所爱,又不能叫小夫妻两地分居,就只有他们老两口“忍痛割爱”了。如此一来,柳晋才阮碧秀身边就没有了一个子女侍奉,不免寂寞。柳晋才这才同意雇了一个小保姆,给阮碧秀做伴。

    “小俊,你也请假了?”

    柳华问道。

    “呵呵,假公济私。我去香港跟人家谈招商引资的事情来着,绕道过来洪州看看老爸老妈。”

    柳华闻言笑道:“你就这样做县长,宁北县的经济可难以搞上去!”

    “那可不一定。你兄弟我本事大,到处溜达,也能搞好经济建设。”

    柳俊很不谦虚地道。

    大家都笑了起来。

    阮碧秀慈祥地望着这个二十四岁的县长儿子,说不出的喜爱。

    儿子女婿一股脑儿到了,勤政如柳省长,也要按时回家吃个饭。一家人围坐餐桌,其乐融融。阮碧秀其实根本就只吃了小半碗饭,倒有一多半时间是在瞧着柳俊和明月乐的。

    吃完饭,照例看完新闻联播,柳晋才却没有急着进书房,就在客厅里坐着,聊了一会天。

    柳晋才这是体谅妻子。

    江友信与柳俊如今都是主政一方的父母官,没有多少时间在洪州停留的,最多今天住一晚,明早就要急匆匆的赶回去了。就这么一点点相聚的时间,那就在一起多说说话。

    “爸,我听说洪州县县委书记的职务出缺了?”

    聊了一阵家常,柳俊忽然问道。

    这个信息,自然是谢意祥透露给他的。

    洪州市与大宁市的辖区基本相当,是四区三县。

    柳晋才就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柳俊却眼望江友信。

    江友信又望回柳晋才。

    柳晋才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

    这父子翁婿三人以眼神打哑谜,阮碧秀与柳华自然不大明白。

    “向阳县的底子比较好,容易出成绩。”

    柳晋才喝了一口茶水,慢慢说道。

    “那没关系,到哪里都是做工作。”

    江友信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阮碧秀有点明白了,眼神一亮,问道:“你们是不是在说友信调动的事情?”

    柳晋才微微颔首。

    “那挺好的啊。”

    阮碧秀急急说道,神情很是热切。

    江友信说道:“爸,我还是调过来吧。你们两老身边,也该有个子女照顾。还是那句话,到哪里都是做工作,洪州县底子差一点,并不要紧。”

    “爸,调吧!”

    柳俊沉吟一下,也表态支持。

    柳晋才的意思很明白,向阳县不但底子好,容易出成绩,而且宝州市是严柳系最坚固的“堡垒”,江友信放在那里,稳稳当当进步是可以预期的,干完一届县委书记,铁定晋级副厅。

    柳晋才还在沉吟。

    在别人看来,柳晋才既然是j省省长,江友信调过来,只有更加春风得意,却不知柳晋才孤身赴任,眼下正处于布局阶段,未必就能给江友信很多关照。相反,万一江友信略有疏忽,不免要成为别人借以攻击柳晋才的把柄。

    “这样吧,如果江哥调任洪州县,一年之内,我负责给你引进五个亿的外资。”

    柳俊在一旁鼓劲。

    巧儿和小青名下的资金,直接用到他柳衙内的名下,有许多忌讳,用到江友信的辖区,却是百无禁忌。

    “大老板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江友信笑着开了句玩笑。

    “那就太好了,还犹豫什么?一个小小的洪州县,一家伙砸进去五个亿,什么工作不好开展?”

    阮碧秀大喜过望,赶忙趁热打铁。

    “让我再考虑考虑……”

    柳晋才沉吟道。

    阮碧秀就脸露喜色,知道老头子如此说法,八成已经动心了。

    “爸,有个事,想跟您说说……”

    聊完家常,柳晋才进了书房,继续批阅公文。柳俊就跟了进去,期期艾艾地说道。

    柳晋才不禁有些奇怪。

    貌似这个儿子,在他面前从来不曾有过这种神情。

    “你说吧!”

    柳晋才放下文件,望着柳俊,和蔼地说道。

    “这几天……我一直都呆在南方市……”

    巧儿产子这个事情,柳俊知道不能隐瞒自家老子,也早就备下了一套说辞,不料事到临头,却还是有些不知如何启齿。

    柳晋才的神色就凝重起来。

    “梁巧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应该说,是喜事……”

    柳县长搔了搔头,老脸微红。

    柳晋才神情僵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掏出烟来叼在嘴上,柳俊忙拿起火机给老子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

    “男孩女孩?”

    柳晋才抽了两口烟,问道。

    “女孩,五天前生的,六斤八两,顺产,母女平安……嗯,巧儿的妈妈和梁经纬两口子都在场……”

    柳衙内一古脑说了出来,长长舒了口气。

    柳晋才又抽了几口烟,忽然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缓缓说道:“你说得对,是喜事!”

    柳俊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

    柳晋才轻轻舒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对人家梁巧有一个交代。

    “小俊,梁巧那边,现在到底有多少资产?”

    柳晋才问道。

    “两三百个亿吧!”

    “……”

    饶是柳晋才身为一省之长,还是差点惊得将香烟掉落地上。

    “好小子,真能折腾……”

    柳晋才震惊良久,才自失地摇了摇头。

    “这样,你还是叫她母女弄一个外籍吧,不要到时候搞得很被动。”

    柳晋才吩咐道。

    “哎……”

    柳俊连连点头。

    “爸,宝宝还没取名字呢,您给赐个名吧,我希望她们母女,一辈子都平安喜乐。”

    柳晋才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叫乐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