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六百一十八章 征服无数次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六百一十八章征服无数次

    “小俊,你怎么了?”

    白杨很温柔地问道。

    这是在白杨的宿舍,白杨下班之后,在家里看到了柳俊,闷闷地在沙发里抽烟。

    打从古荣田红军和王总炮制出那个所谓的“风化举报”,柳俊与白杨之间,来往得少了些。但也不是全然的禁绝了来往。

    柳俊不是很在意那些流言。

    身在官场,想要不被人背后中伤,全然没有可能。一个李国庆强奸案,原本与柳俊并无直接关系,只因为他第一时间去医院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被人传言与发廊妹有染,很是莫名其妙。柳俊如今在宁北县,威望极高,然则流言也极多。真正喜欢他,与他志同道合的官员们,颇为拥护他,受了实惠的老百姓,也很爱戴他。但另一部分官员,因为柳俊的清廉正直,无法靠近,无法施展他们的“技巧”,就十分痛恨他,总是在背后整出许多谣言,试图中伤他。

    这些整出谣言的官员,也很清楚的知道,靠这样的伎俩,想要整垮或者挤走柳俊,完全不可能。奈何他们还是乐此不疲,把这个事情当成了一种发泄的途径,从中得到某种乐趣。

    柳俊也只能由得他们去。

    白杨见到柳俊,先是一惊,随即一喜,再见了柳俊郁闷的神色,心底深处温柔的情愫立即泛滥开来,心痛得了不得。疾步走到过去,挨着柳俊坐下,拉着他的手问道。

    “姐……我靠一靠……”

    柳俊慢慢靠进白杨怀里,低声说道。

    只这么轻轻一句话,就将白杨的眼泪引了出来,搂住了柳俊,温柔无比地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柔声说道:“你好好休息一会。”

    一直以来,柳俊都是以一种强势无比的状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无论工作、生活、斗争,都是咄咄逼人的主动出击,从未叫过“累”,不过现在看来,她的“小顽童”是真的累了。不是身体上的累,是心灵上的疲惫。

    其实柳俊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感觉累。

    应该说,这段时间工作是比较顺利的,无论撤区并乡还是经济建设,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分税制实行半年之后,全省各农业县,甚至市辖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财政紧张的情形。宁北县因为有柳俊预为之所,地方税收和县财政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竟然还增长了三十几个百分点,尽管略低于经济增长的速度,但与全省其他县区比起来,简直可以称之为奇迹了。唐海天在大会小会上,不止一次拿宁北县来做榜样,要求其他区县向宁北县学习。于是“取经代表团”络绎不绝,一般不是书记带队,就是区县长领头,跑到宁北县来取经,对兄弟县区的一把手们,彭少雄和柳俊自然不能怠慢,好好款待,很诚恳地介绍经验。

    柳俊不大喜欢这些应酬往来,不过也并未推给彭少雄。这些一市同僚的人脉关系,还是要好好把握的,不能随便就将人得罪了。

    整个局势很好,柳俊却总觉得很是疲惫。

    难道,他对这个工作厌倦了?

    柳俊自己也说不明白。

    每当这个时候,柳俊就想到几个红颜知己温暖的怀抱,尤其是白杨。他每次和白杨在一起,都感到很温馨,很平安喜乐。

    “小俊,工作不顺心吗?”

    白杨低声问道。

    “不是……工作很顺……”

    柳俊的脑袋,靠在白杨丰满柔软的高耸之间,鼻端暗香浮动,感觉很是惬意,心里头的郁闷感,不知不觉间消退了不少。

    “那……是不是因为那个案子,发廊那个?”

    白杨虽然离开了宁北县,对宁北县的情况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不仅仅因为柳俊的缘故,还因为,宁北县是她执掌地方的第一站,时间不是很长,却耗费了很多心血,如同她自己的孩子一般,很希望看到他茁壮成长。

    张晓曼了解白杨的心思,就不断从易寒那里问来情况,汇报给白杨知道。近来李国庆案闹得沸沸扬扬的,白杨自也有所耳闻。

    “嗯……有一点!”

    听白杨提起,柳俊也觉得是有一点这个原因。

    “那个案子的内情,到底是怎样的,你说给我听听。”

    白杨倒不是当真对一个刑事案子那么关心,不过这个时候,想要多和柳俊说说话,分散一下爱郎的注意力,或许他就不那么郁闷了。

    柳俊便索性躺了下去,将脑袋枕在白杨大腿上。

    这个也是柳衙内的一贯作风了!

    白杨嫣然一笑,调整了一下姿势,靠在沙发扶手上,好让柳俊躺得更加舒服一些,双手依旧抚摸着柳俊的耳垂、脸颊。

    柳俊将这个案子的情况说了说,将自己对邵英的承诺也说了。

    “李国庆这个王八蛋,我还真想杀了他!”

    柳俊恨恨的说道,忽然惕然而惊,莫非,自己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而烦恼的?在自己心里,觉得李国庆该杀,因为种种原因,却又不得不妥协,同意邵英的意见,留他一条命。

    这也要算是理性和感情的一种冲突罢?

    白杨冰雪聪明,马上就了解到柳俊的内心。

    这个强势得一塌糊涂的小顽童,这是被人生生扼住了“杀意”,很不爽呢!

    “是你自己不想杀他,又何必生气?”

    白杨安慰道!

    “我不想杀他?我为什么不想杀他?”

    柳俊很不服气。

    “嘻嘻,你要真想杀他,谁能拦得住?邵英?周国忠?”

    白杨笑了。

    柳俊想了想,确实是那么回事。其实真要杀李国庆,都用不着他说什么,只要他不说什么就行了。大宁市政法机关,很可能将李国庆定死刑。邵英不是求他松口,是求他开口,向梁国强去求个情,留李国庆一条命。

    “李国庆固然可恶,判个死缓或者无期,也基本上足够惩罚他了。毕竟也是父母所生……眼下二十几岁,在监狱里呆个二十年再放出来,四十几岁的人了,这一辈子,基本上也就等于毁了,留他一条命,只是给他的父母亲属一个安慰!”

    白杨说道。

    “嗯……”

    柳俊漫应道。

    白杨轻轻一句话,已经说服他了。

    这个疙瘩一解开,柳县长顿时觉得心里头很舒服。他其实是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心里一通畅,柳衙内马上就不老实起来,翻转一下身子,将整个脑袋都埋进白杨温软的小腹处,一阵乱拱。

    白杨脸上就露出温柔而又甜蜜的笑容,也有些许无奈。

    男女之事,白杨不是非常的看重。她是属于那种很要求“质量”的人,认为男女欢好,一定要是灵与肉的完美结合。仅仅只是解决生理需求,与禽兽何异?

    与小顽童的结合,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让白杨很享受。毕竟她满心喜爱柳俊,这个小男人总是能将她撩拨起来。

    当然,也有个别时候,白杨姐姐并不在状态,不过也会迁就小顽童。

    这个就与喜爱无关,乃是“溺爱”。

    “别闹……今天一定要先洗澡……”

    面对小顽童猛烈的攻势,白杨姐姐边享受温存边“抵挡”道。

    “好,我帮你洗!”

    小顽童马上就说道。

    “说什么呢……不……”

    白杨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她与柳俊肌肤相亲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对于柳俊一些“出格”的要求,总是本能地抗拒。这个小顽童,老是要玩些“古怪”的花样。

    白杨觉得这样子,心理上有些不大习惯。

    仅仅一个“后进式”,柳俊要求了很多次,白杨就是不肯,直到有一回,即将**的时候,柳衙内以拒绝“继续合作”来要挟,白杨才勉强答应下来,羞得耳朵根子都红了。

    但白杨也很清楚的知道,她终究有一天要抵挡不住的,会一点点地接受柳俊的“无耻要求”。

    貌似在这样的事情上头,小顽童韧性惊人。这人脸皮又厚,加上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磨也要将她磨垮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能抵挡多久算多久吧!

    或者,乐趣也正蕴藏在这种抵挡——沦陷——再抵挡——再沦陷的不断深化的过程之中。

    一点一点将自己的内心世界敞开在心爱的男人面前,也是一种绝大的享受吧。尽管这种享受之中,夹杂着很多的娇羞!

    岂止是白杨,便是“风月老手”柳衙内,也在这个不断“征服”的过程中,享受到极大的乐趣。每次连哄带骗的“欺负”白杨接受他的一个新花样,柳衙内都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在“坦诚相对”之后,还能让男人享受许多次“征服”的快感,也要算妙不可言了。

    单就这一点,白杨也堪称极品!

    这一回,柳衙内下定决心,要将“洗刷刷”这一关攻克!

    当下也不顾白杨的“反抗”,抱起她就往浴室走去。

    “不……不要……”

    白杨吓得叫喊起来。

    当然,是贴在柳俊耳朵边“尖叫”!

    一双白嫩的粉拳,狠命捶打着柳俊结实无比的背脊。

    这种力度的“打击”,柳俊全当是在搔痒痒了!

    白杨尽自“挣扎”,无奈被这人搂得紧紧的,丝毫都没有挣脱的可能,又怕当真“挣扎”的狠了,扭了自己的小腰。

    “砰”

    柳俊踢开了浴室的门,然后在白杨的惊呼声中,打开了花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