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六百四十三章 日久见人心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六百四十三章日久见人心

    “柳书记,走一个!”

    彭少雄说道。

    这是在秋水大酒店的包厢里,彭少雄与柳俊对面而坐,张静在一旁作陪。彭少雄两颊微红,已经有了点意思,兀自举着杯子,对柳俊嚷嚷。

    他本来是很沉稳的性子,这时候也露出了“本相”。

    不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了,没那么多顾忌。

    柳俊微笑着,举起杯子与彭少雄一碰,说道:“随便意思意思吧,今后一起喝酒的日子多着呢,不要醉了,呆会就要麻烦嫂子了!”

    柳俊就稍稍抿了一口。

    “就是就是,柳书记说得对,你呀,不能喝太多了……”

    张静在一旁随声附和。

    今晚这个酒,是彭少雄主动请的柳俊。

    彭少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出了事,第一个站出来仗义执言的,竟然是这位他一直小心翼翼防范着的年轻搭档!

    当彭少雄事后了解到这个情况,很是感慨了一番。

    张静就提议,要请柳俊来家里吃个饭。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抄家”,来了一大帮人,唯独柳俊是自始至终没有参与搜查的,一直站在她的旁边。当时张静还恨恨的以为柳俊是在防范她做什么手脚。后来仔细想想,人家这是在担心她,以这种方式表示一种关心。而且出门的时候,也是柳俊很体贴地吩咐邱援朝派人把她的小孩从学校接回来的。

    彭少雄觉得,在家里请柳俊,也太寒酸了些。

    柳俊可是“宁北县第一阔佬”!

    于是决定请柳俊到大宁市第一高档豪华的酒店好好聚一聚,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彭少雄也算是在体制内摸爬打滚多年的“老油条”,明白官场险恶,自己算得十分小心谨慎的了,事到临头,还是被人耍了一把,差点遭牢狱之灾。这就更加显得柳俊的仗义难能可贵。

    官场上,能交到柳俊这样的朋友,实在是非常幸运。

    何况柳俊年轻有文凭,又有那么硬扎的靠山,若是真将这个朋友交牢靠了,对彭少雄来说,比什么都强。

    “柳书记,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彭少雄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茅台,感慨地说道。

    “是啊,我看你啊,参加工作那么多年,也就交到了柳书记这么一个知心朋友!”

    张静就在一旁敲边鼓。她是宁北县工商银行的信贷股长,平日里也是个女强人的角色,好听的话张嘴就来,没有半点迟滞。

    柳俊就摆了摆手,谦逊地道:“彭书记,嫂子,别这么说,主要还是彭书记自身过硬。我不过就是实事求是地反映了一下情况罢了……对了,彭书记,新工作是怎么安排的?”

    彭少雄被“挂”起来也有些日子了,很为新工作的事情焦心。

    他是县委书记,个人档案归省委组织部保管,因而新的工作,不一定要在大宁市范围内安排,理论上,全省任何一个级别相当的职位,都能安排上去。

    只不过急切之间,哪里去找那么一个实权的正处级位置去?

    听柳俊提起这茬,彭少雄脸色就有些黯淡,说道:“暂时也没什么好去处,关省长的意思是让我去林业厅。”

    “林业厅?”

    柳俊就微微怔愣了一下。

    “具体的工作怎么安排呢?”

    林业厅可没有一个处级单位的一把手,职权是可以与县委书记相提并论的。林业厅本身,就不是一个很有权势的单位。

    彭少雄苦笑一下,说道:“就是林业厅,也没有合适的位置,估计会安排厅长助理。”

    柳俊就笑了,说道:“这个安排不错,关省长很关心你!”

    “柳书记,别拿我开心了……”

    彭少雄更加苦笑起来。

    照彭少雄的理解,这样安排还是挂了起来。林业厅什么副厅长、党组成员一大堆,很多都是靠边站的。安排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厅长助理,压根就是吃闲饭的。

    柳俊便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彭书记,我可不是拿你开心。这个安排,确实很见功力,关省长很了不起。”

    见柳俊说得郑重,彭少雄和张静脸上便都露出关切的神情。

    “此话怎讲?”

    彭少雄问道。

    “关省长如此安排,只是碍于暂时没有合适的位置罢了。你挂这个厅长助理的头衔,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也免了很多物议。一旦有合适的位置和机会,他肯定要给你做安排的。”

    柳俊端着酒杯在手里把玩,沉吟着说道。

    彭少雄便有点恍然。

    不管怎么说,彭少雄眼下也算是犯了错误。要不也不会拿下他的县委书记了。一个犯了错误的干部,关明杰肯定不能急着给安排个含金量很高的实权位置,不然会惹闲话的。但如果安排一个不显眼的管事的位置,譬如在林业厅里安排个处长之类的,事情就算是“盖棺定论”了,一年半载之内,可不好再动。

    省委组织部毕竟不是关明杰家里开的,官帽子就放在自家衣橱里,想要哪一顶,取出来戴上就是了。彭少雄的职位一定死,短时间内出现合适的位置,彭少雄都只能眼睁睁瞅着,绝对吃不上。

    而这个所谓厅长助理,实则就是个闲职,就为彭少雄的异动,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退一步说,厅长助理,可以是正处,也可以是副厅。彭少雄不给安排出去,在林业厅熬资历,过得一段时间,最起码可以解决副厅的待遇,也要算是上了一个台阶,再外放出去,就是地市级的大员了。

    省直机关职能部门,实际权力不如地方一把手,也有一桩好处,就是级别比较容易提上去。因而许多靠山硬扎的官员,都是走的曲折路线。在地方镀一下金,有了一定的政绩,就回机关提级别,资历够了,再外放镀金,如此循环。

    这期间,熬资历的年头长与短,就取决于靠山的大小和个人的运气。

    关明杰如此费心给彭少雄安排,可见对他还是很关照的。

    彭少雄老于官场,一点就透。张静虽然聪明,毕竟少了阅历,却是有些不大明白。不过眼见丈夫连连点头,神色轻松不少,也就放下心来,对柳俊更多了一层敬佩之意。

    这人年纪轻轻,对官场上的道道,拎得可是太清楚了,不怪这么快就做了县委书记。

    “柳书记,市里对你的安排,也很见功力啊!”

    彭少雄笑了笑,说道。

    柳俊笑着夹一条海参吃了,不吭声。

    彭少雄的意思,柳俊自然明白。市里让他书记县长一肩挑,面子上是事权专一,让他大权独揽,好推进宁北县的经济发展。实则上,怕是围绕这个县长的安排,还要再起一番“争夺”吧。

    不过柳俊不是很在意这个。

    如今宁北县的局势,他确实需要这么个“一言九鼎”的时机。将党委和政府的话语权全都集中起来,将自己心中的韬略,变成实际的行动落实下去,最少能为宁北县争取到半年或一年的发展时间。以前的时候,尽管他顶着衙内的身份,很多规则也不得不去遵守,宝贵的精力和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内耗方面。

    自然,没有彭少雄此番“出事”,柳俊不会刻意去追求“一言九鼎”的机会,但现在市里名正言顺的给他安排下来,却不必拒绝。

    等他一切布置停当之后,谁来做县长,都并不要紧。

    “柳书记,我听说香梅书记好像比较要求进步啊!”

    彭少雄见柳俊不吭声,就轻轻点了一句。

    这个县长若果不空降,就在宁北县内部调整,陆香梅和石重,无疑都是很有竞争力的人选。陆香梅以前在江东区任过副区长,也算得是有比较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县委排名第三的专职副书记,进这一步,程序上毫无问题。当初柳俊不也是从专职副书记的位置上进阶的?至于石重,本就是常务副县长,进步为县长,也是理所当然。

    只不过石重的劣势在于,他和柳俊都是出身于团省委,与柳俊搭班子,有点犯忌讳。

    “香梅书记,能力很强啊。”

    柳俊不动声色地应对道。

    彭少雄笑了笑,说道:“香梅书记不但能力强,性格也很强,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

    柳俊微笑点头,表示领会了彭少雄的意思。

    陆香梅别看是个年轻女同志,个性确实比较强硬。如果她做了县长,今后党委和政府班子的协调,柳俊恐怕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人家是女同志,柳俊若是事事压着陆香梅,不让她透气,传扬出去,名声可不大好听。

    气量忒窄了点嘛!

    照理彭少雄以前与陆香梅算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陆香梅上位,他该不遗余力的去为她争取才对,如今却对柳俊说出这番话来,可见在彭少雄心目中,柳俊的地位已经在陆香梅之上。

    “来,彭书记,嫂子,吃菜吃菜,海鲜要趁热吃,凉了就有腥味,不好吃了。”

    柳俊招呼道。

    张静就紧着给柳俊面前的小碟子里夹过去一只大虾。

    “至于县里班子怎么配套,是市委领导们考虑的事情,咱们服从安排就是了。”

    柳俊微笑着,对彭少雄举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