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七百零六章 盛业总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七百零六章盛业总裁

    素日幽静的何家四合院,这两日欢声笑语不断。

    “柳俊,你那个发言我听了,有点意思。”

    说这话的是何延安。

    何家小姑坐在老爷子身边,优雅的气质中隐隐透出上位者的尊严。一省之长,该当有这种气度与风范。何大小姐梦莹,自然也恢复了高贵典雅的成熟少妇风范,紧挨着小姑,不时客串一下服务生。

    柳俊双手抚膝,正襟危坐,却也并不拘谨。

    “阿姨夸奖了。”

    柳俊微笑着说道。

    “呵呵,柳俊,我当初还有点担心你年纪太轻,担不起这样的重担,现在看来,我是有些过虑了……”何老爷子的笑容很是爽朗。

    这个年轻人,自打四年前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就很得老爷子的喜爱。

    人上了年纪,就比较固执。这种固执往往体现在对人和对事物之上,一旦形成某种观感,就很不容易改变,无论好恶皆然。

    眼见柳俊越来越出息,何老爷子颇为欣慰。

    “爷爷,别人这么说,我就毫不谦虚地照单全收。但是您这么夸奖,我就不好意思了……当初您当师长的时候,好像比我现在要年轻吧?”

    柳俊笑着说道。

    他对老爷子的履历,自然是清楚得很。

    “呵呵,你这小滑头。战争年代,能比吗?我手下的一个新兵蛋子,十七岁,第一次上战场,一场仗打完,就代理连长了……那仗打得艰苦啊,一个连,剩下七个人……”

    老爷子的思绪不知不觉间又飘回了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

    何梦莹便偷偷朝柳俊做了个鬼脸。

    柳衙内自然是目不斜视,全当没看见。

    何大小姐不由郁闷了一把。

    这家伙,实在能装!

    “爸,现在我们国家,不是越来越强大了吗?”

    何延安便在一旁笑着说道。

    “是啊,强大了,强大好啊,这就是我们当初拎着脑袋闹革命的最终目的啊……不过总是有一些跳梁小丑不肯消停啊……”

    老爷子说着,眼里又浮现起炯炯的光芒。

    大家都清楚老爷子是何所指。

    “爸,二哥的事情定下来没有?”

    何延安问道,宛如闲聊一般。

    二哥指的当然就是何长征。何延安竟然当着柳俊的面谈起了如此重要的人事调动,可见在她心里,也丝毫没将柳俊当做外人。

    柳俊不由又是一阵感动。

    “定了吧。过几天就过去了……”

    何老爷子也很随意的答道。

    柳俊就明白,何长征的新职务是东南军区司令员。依照当初邱晴川透露的消息,何长征调任,有两个方向,一是首都一是东南。设或是调任首都军区司令员的话,何老爷子就不会说过去而应该是说“过来”。

    如此安排,下一任总长,估计八成就是何长征了。

    这也意味着,老何家与一号首长紧紧团结在了一起,军界常青树的架势已然确定无疑地显现出来。历史的走势,再一次被蝴蝶效应改变了。

    “柳俊,听说你们县里的招商引资搞得不错,尤其是那个开发区,连徐氏集团都准备在那里兴建电子工业园区了?”

    何延安问过一句,就绕开了这个话题,微笑着对柳俊说道。

    “是的,阿姨。徐氏集团确实有这个意向,已经签了合作协议,很快就要奠基了。实话说,徐氏集团此番引进的电子工业,都是比较低端的产业,技术含量不高,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吧,主要是组装成品和半成品。主要是看中了我们宁北县相对低廉的劳动力,当然,政策比较优惠也是一个原因。”

    柳俊知道何延安问起这个话题,不会是纯粹意义上的闲聊。身为省长,经济建设是她主抓的工作。因此就多解释了几句。

    “不过这个水平,就比较符合宁北县的实际情况。可以解决一部分城镇待业人员和农村闲置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对拉动经济,还是能够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何延安缓缓点头,眉宇间浮现出深思的神情,说道:“凡事从实际出发,才是最要紧的。好高骛远,贪大求全,是为政者的大忌。”

    “是的,阿姨,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

    柳俊点头赞同。

    “稳打稳扎,不愧是柳晋才的儿子。”

    何延安脸上又露出赞赏的笑容。

    “谢谢阿姨!”

    柳俊忙即欠了欠身子,恭恭敬敬地答道。

    “柳俊,你有没有想过要动一动啊?”

    何延安忽然问道。

    柳俊顿时一惊。可不曾料到何延安会忽然提起这个问题。

    “阿姨,这个我可不好回答。党员干部的工作调动,应该服从组织安排。”

    一时之间,闹不清楚何延安有何所指,柳俊不敢忽然说话,只得依照规矩答道。

    何延安展颜一笑,说道:“当然是组织安排了,我也没说叫你去挑挑拣拣啊……”

    柳俊就搔搔头,不吭声。

    “小姑,你不是想要撬墙角吧?当心人家严书记跟你急!”

    何梦莹就在一旁凑趣。

    “呵呵,于私,严书记已经招了柳俊做女婿,这个便宜就占得够大的了。于公,这么优秀的县委书记,谁不眼红啊?”

    何延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哎,小姑,不带你这样的啊。现今人家在岳父大人卵翼之下,滋润着呢。再熬一段资历,官升一级是稳稳当当的,你把人家撬过去,不是阻人进步吗?”

    何梦莹有些认真起来。

    其实她也很清楚,何延安当真要挖墙角的话,肯定会将方方面面考虑到的,断然不至于让柳俊明着吃亏。只是关心则乱。何大小姐还真怕小姑一个考虑不周,耽搁了爱郎的前程。

    小色魔不在意钱,却是个“官迷”。

    要真耽误了前程,怕是要生恨的。

    也就是何梦莹,仗着小姑对她宠爱,什么话都敢说,“吃相难看”也顾不得了。

    何延安就笑了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何老爷子却有些不高兴,瞪了何大小姐一眼,不悦道:“狭隘!到哪里不是做工作。在你眼里,只有升官才是进步吗?”

    何大小姐便吐了吐舌头。

    柳俊忍俊不禁,微微而笑。

    何梦莹便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何大小姐也没顾得上怎么生气,大哥大的铃声响了起来。

    “你好!”

    何大小姐忙即起身去了远一点的地方接电话。生意上的事情,老爷子可不耐烦听。

    “梦莹姐,是我,柳青。”

    电话里竟然传来小青的声音。

    何梦莹、梁巧、柳青之间,属于一种非常奇特的关系,经常会有一些联系,也不一定就全是生意上的事情,偶尔也会聊聊女人的话题。

    应该说,她们三个处得还比较不错。

    这也要算是一种“闺蜜”吧?

    “小青,你在哪呢?”

    何梦莹说着,就情不自禁地往柳俊这边望了一眼,好在小色魔专心致志在与何延安对答,不曾留意她“鬼鬼祟祟”的模样。

    “嗯,在首都呢……”

    “在首都?”

    何梦莹略吃一惊。

    其实她们之间,也是有默契的。一般情况下,首都是何梦莹的“地盘”,梁巧与柳青等闲不会来“踢场子”!

    大宁市那边,她们几个尽管也经常过去,严格来说,还是要划为严菲与白杨的“势力范围”。

    不知道柳青忽然赶到首都,却是什么原因。

    “啊,那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何大小姐略略一愣之后,马上就回过神来,把出了“东道主”的架势。

    “呵呵,国宾馆,18号楼。”

    小青在那边微笑着说道。

    何梦莹就明白了,笑着说道:“应邀而来?”

    “是啊,徐兴邦,李长青等几位都到了。”

    小青在那边很随意地说道。

    李长青是香港李氏集团的主席,与徐氏集团一样,是香港最为知名的世家大族之一,也是内地高层经常邀请的常客。眼下香港回归在即,香港社会各界名流,更是经常应邀回大陆访问会谈,出席各种重大庆典活动。

    这些人,都是中央统战部最为重点关注的对象。

    料不到小青这回也在被邀请之列。

    不过想想也十分正常。小青若不是长期从事金融业务,而是与徐兴邦、李长青这些大豪一样,是以实业为主,以盛业投资具备的资金实力以及在香港的影响力,恐怕早就成为统战部密切关注的社会名流人士了。当然,这也与柳青的行事风格有关,极为低调,一般情况下,只要是政治气味稍微浓厚一点的聚会,都是婉言谢绝。

    这也是柳俊老早就给她定下来的策略。

    现阶段,偏见和壁垒在所谓的西方自由世界,比比皆是。远不是他们自我标榜的那样自由民主。小青和她的盛业投资,若想在世界大市场少受掣肘,政治层面上是一定要认真考量的。倘若盛业集团打上了比较明显的“亲xx”的印记,恐怕会遭到西方世界的联手抵制甚至是打压。

    但是这一次日元大战之中,盛业集团和盛业基金的表现实在太耀眼,一家伙跃居全港乃至全球第一大对冲基金,资本实力雄厚到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作为盛业的总裁,被当做一等贵宾邀请回大陆座谈,乃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