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八百一十九章 请张毅吃饭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八百一十九章请张毅吃饭

    柳俊在秋水大酒店请于齐军、凌雅和张毅两口子吃饭。

    对于柳俊要请张毅吃饭,凌雅很不理解。

    柳俊说:“我跟他老婆是好朋友,请他吃个饭完全应该。”

    凌雅就猛翻白眼,十分不爽地说道:“我不是他老婆,我们早分居了!”

    柳俊淡然一笑,说道:“至少法律上,你们是夫妻!”

    凌雅心里万般的不情愿,见了柳俊坚定的神情,却也无法可施,不过兀自嘴硬:“好吧,反正你有钱。但是,我可以代为传达你请客的诚意,他来不来,我可不敢保证。”

    柳俊笑了笑,说道:“他会来的。”

    凌雅就扁了扁嘴,知道柳俊说对了。

    张毅只是与她合不来,却从不拒绝与她的朋友交朋友。凌雅在洪副总理办公室工作,所结识的都是国家部委或者地方上有能耐的要员,这是张毅扩大自己圈子的好途径。当然了,以张毅的身份和年龄,尽管是开国元勋的嫡孙,却不是十分的得家族看重,能够和他交往的,多数是司处级干部。再往上,人家也未必肯折节下交。

    况且近段时间,张老的健康状况日益糟糕,估计撑不了多久了。张家并无十分出类拔萃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弟传承家族的荣耀,权势日渐衰减乃在情理之中。张家子弟,更多的选择在商界发展。

    不过作为红色家族的传人,张毅深知,在国内,经商要想搞出大动静来,官面上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不然,人家要阴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虽然严柳尚未进京,柳俊作为严柳系的后起之秀,在京师的小圈子里,却已有了一定的名气。据说连何老爷子都特别待见柳俊,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随着军中重量级元老逐渐凋零,何武两家,隐然已成为军界新的领袖。尤其两位老爷子身体都很硬朗,何武两家的二代子弟,几乎个个是杰出之士。最重要的是,在近几年风云变幻的高层争斗之中,何武两家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正确,每一次大洗牌,两家都能料敌机先,占据主动,获得最大的利益,在军界脱颖而出,也就成为必然的趋势。

    当然,除了何武两家最核心的成员,谁也不清楚,每一次的料敌机先,竟然都有柳俊这个小年轻的幕后推手。此人对政局变幻把握之准,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因此何武两家,每年两次的核心聚会,柳俊都会成为座上嘉宾,手里虽然没有鹅毛扇,军师气度却是俨然!

    当每一步都正确无误地迈出去,获取了最大利益之后,静下心来,何老爷子与武老爷子以及何长征、武黄河等一干高级将领,不免也对柳俊精准无比的分析产生许多疑惑。这人,好像真能预知未来的政局走势。因何有如此能耐,却是难以索解。

    天纵奇才,百年难遇,说的大约就是柳俊这种情形了。

    假以时日,此人必成大器!

    这样一个蒸蒸日上的政坛新秀,张毅焉能不愿结交?

    张毅三十岁左右,与高家大少爷高长宏年岁相当,长得文文静静,很是清秀,身材中等,略显单薄。脸上带着世家子弟独有的那种略显高傲的神态,纵算和于齐军、白杨、柳俊等人见面,这一缕高傲亦不曾收将起来。

    私人聚会,凌雅换了一身很张扬个性的普拉达时装,显得十分的青春靓丽,开口很大的衬衣隐约露出深深的乳沟,手腕上还戴了一条五彩的手链,更加衬托得皓腕如玉,明艳照人。

    连一贯将凌雅视作空气的张毅,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凌雅这么装扮,也不仅仅只是要在柳俊面前展现自己的另一面,有白杨在,再穿着中规中矩的套裙,端庄优雅的气度,也比不上白司长,不如另辟蹊径,走青春路线。

    于齐军笑道:“小凌,今天怎么回事,打扮得这么漂亮?”

    凌雅微微一笑,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于齐军道:“呵呵,说得好。照理,柳书记远道而来,该当是我们请他才对,这下子,全弄反了……”

    柳俊笑道:“于司,这么说就是在挤兑我了?你们都是大衙门的尊神,柳俊偏地小吏,当得巴结诸位,往后也好有个照应……”

    白杨微笑道:“都省会城市的市委常委了,还这么油嘴滑舌!”

    柳俊哈哈一笑,说道:“领导批评得是,今后一定坚决改正。”

    “来,张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家计委高新技术产业司的白司长,白杨同志。这一位,小凌应该给你说过了,柳俊同志,a省玉兰市委常委,长河高新区工委书记!”

    于齐军知道张毅和凌雅关系紧张,就代为介绍。

    张毅也在国家部委上班,不过级别上还只是副处。他自己,对在官场上进步,也并不是很热衷。说起来,世家子弟从政,有利也有弊。有利的一面,自然不用多说,背景硬扎,资源雄厚。弊端在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时时刻刻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智商稍稍欠缺一点的,真要熬得心力憔悴。

    张毅是个注重享受生活的人,私下里经商的热情更为充足。

    这个倒与柳衙内有异曲同工之妙。

    柳衙内是觉得赚钱没意思,当官才有劲。实在也是因为赚钱对于柳衙内来说,太容易了些,全然没有什么挑战性了。

    “白司长,您好!”

    张毅先与白杨握手。他久居京师,对于白杨的出身来历,自然也是有所耳闻。毕竟政治局委员,加一块也才那么一二十位,谁家的背景不是被人拿显微镜仔细研究过?

    白杨很优雅的与张毅握了一下手。

    “柳书记,久仰大名啊,小雅经常在家里提起你呢!”

    张毅又紧着与柳俊握手,言辞很是客气。

    凌雅便微微蹙了蹙眉头。

    这人可真能装,在家里,两人几乎都不说话了。连睡觉都是各睡各的,还有什么话会沟通?就算非说不可,通常张毅也不会称呼她的姓名,更别说“小雅”如此亲昵的称呼了。

    也就凌雅的朋友们,会这么叫她。

    凌雅的不悦,张毅自是了然于胸,却毫不在意。在他想来,凌雅现今最大的用处,就在于“张毅太太”这个招牌,能够给他引介一些够分量的朋友。不然,压根就没存在的必要。

    白杨是柳俊请来做陪客的。对于凌雅与张毅夫妻之间的紧张关系,不大清楚。不过见了凌雅这个态度,冰雪聪明的白杨自也猜到了几分。

    “小俊,还约了什么客人吗?”

    白杨低声问道。

    于齐军、凌雅与张毅的眼神便有意无意的在白杨脸上扫过。

    由“小俊”这个称呼,便能看出白杨与柳俊之间,关系匪浅。譬如“小雅”这个称呼,也只有与凌雅关系最密切的小圈子里的朋友才会用到,而且大都是京师豪门出身的红色子弟。而于齐军这样的办公室同事,一般都会叫她“小凌”。

    不过几人也只是略略诧异了一下。柳俊年纪轻轻就上到了实权副厅,关系网必定十分庞大复杂,与白杨交情深厚正在情理之中。

    柳俊笑道:“没了,就我们几个。大家各自点菜吧,随意一点好,我是比较喜欢吃辣的。”

    柳俊这个提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这里五个人,谁不是见过大世面的?大鱼大肉的点上来,忒俗气了。朋友聚会,首要的还是讲究一个轻松惬意。

    “于司,上次你和凌处去宁北县,带着任务呢,也没好好招待。今天权当后补了。怎么样,喝个酒吧?”

    柳俊客客气气地说道。

    主动请人喝酒,这在柳俊而言,可不多见。

    “呵呵,柳书记太客气了……我酒量不大行啊,张处应该是海量吧?”

    于齐军笑着说道。

    张毅赶紧摆摆手,谦逊地道:“哪里哪里,我量窄的很,岂敢望于司和柳书记项背?”

    凌雅又扁了扁嘴。

    她是知道的,论到喝酒,别看张毅外表文质彬彬,却是海量。只是这人很有眼色,拎得清道道罢了。可不兴在酒桌上将于齐军和柳俊比了下去。

    “那么意思一下吧,一瓶茅台,白司与凌处喝红酒如何?”

    柳俊径自做了主张,别人自然没有意见。

    一会酒菜上来,因为是初次在一起吃饭,人数也不多,又都是大有身份的人,这酒就喝得很是文雅,少了些热烈的气氛。好在大家今天也不是冲着喝酒来的,只是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拉近关系,谁也不会刻意去追求酒桌上吆三喝四的所谓气氛。

    “柳书记,长河区在您的领导下,搞得风生水起,可有什么投资的好门路没有?”

    几杯茅台下肚,张毅便试探着问道。

    柳俊微笑道:“不知道张处所谓投资门路,是指的那个哪个方面?”

    “呵呵,哪个方面都成。我一个朋友,开了个小贸易公司,鼓捣点小买卖,苦于没有机会啊。”

    京师红色子弟经商,鼓捣贸易公司的居多。这个叫作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少有正经做生意的,都是倒腾批文。如同张毅这般在国家部委上班的处级干部,地方上有求到他的时候,也不要直接的好处,他给你从国家部委将批文拿下来,你还给他一个紧俏物资的批文就是了。

    礼尚往来,皆大欢喜,还没有丝毫风险。

    柳俊对于他们这些小手段,了如指掌,便笑了笑,答道:“没问题啊,张处有时间去玉兰市转一圈,到时我给你引介一些朋友。”

    张毅顿时眉花眼笑,凌雅却是暗暗生气,若非碍着好几个人在座,纤纤小脚就要在桌面下踢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