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八百二十一章 格调不高的私人聚会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八百二十一章格调不高的私人聚会

    别墅的电动门缓缓打开,法拉利开了进去停好。柳俊和凌雅刚从车上下来,一道火红的身影就从别墅里带着一阵香风奔涌而出。

    “呵呵,小雅,你总算是来了……”

    那女子听声音年岁也不大,略略有点沙哑,可能是烟酒过度的缘故。

    “诗诗……”

    凌雅就上前去与对方来了个拥抱,十分亲热的样子。

    “嘻嘻,小雅,你总算是开窍了哈,老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死守着一棵树上吊死,那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去坚守什么……”

    诗诗见了高大魁梧的柳衙内,便夸张的对凌雅嚷嚷道,边嚷嚷边上下打量柳俊。

    “眼光不错啊,小雅,这个可比张毅帅气多了,又帅又威猛,一定爽死你了……喂,帅哥,叫什么名字啊?”

    诗诗大咧咧的冲着柳俊喊道。

    “叫我俊哥好了!”

    柳俊淡淡答道,临时给自己杜撰了一个称呼。

    “嘻嘻,俊哥,小伙子,你蛮傲气的嘛……”

    诗诗脸上便闪过一抹不屑。

    “诗诗,别胡说!”

    凌雅慌里慌张地提醒她,又怯怯的望了柳俊一眼,生怕他不悦。还好,柳衙内就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眉毛都不扬起半点来。

    诗诗这样身份的女人,纵算是出身名门,要想引起柳衙内的不快,可也不容易。

    “哟,真陷进去了?好好好,我不说了,俊哥,请吧!”

    诗诗可不相信柳俊真是大有身份来头的人物,只是眼见凌雅患得患失的神情,貌似很在意这个什么俊哥,自也要给凌雅几分面子,不然得罪朋友了。

    柳俊便举步向前,凌雅自然而然的在原地停留了一下,待到柳俊走到她的前头,这才紧着上前两步,轻轻挽住了柳俊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诗诗见了这般情形,双眼眯缝了一下,略略有些诧异的再次打量了柳俊几眼。

    这个男人,确实气度非凡,与她那些闺蜜以往带过来的男人,都有些不同。

    别墅的客厅很大,足足有七八十个平方,装修得极其豪华。柳俊一贯不大在意这些东西,不过有了一次装修别墅的经验,尽管是严菲操持的,多少对这个也有了些概念,估计单是这个客厅的装修,就不会下于五十万。这在当时,要算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数字。看来诗诗的老公,确实是一个富豪,超出了普通的阔佬范畴。

    身为名门闺秀,屈尊嫁作商人妇,总是要有理由的。

    诗诗的长相,在柳俊看来,最多勉强算得中等偏上,和他的任何一个红颜知己,都没有多少可比性。亏得凌雅还一本正经叮嘱他不要打诗诗的主意。这个诗诗,与凌雅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哟,小雅,来了,今天打扮得这么性感?要迷死人了!”

    客厅里,已经聚集了好些人,男女混杂,满是烟酒的气味。女人大都比较年轻,估计年纪最大的,也就三十出头,一个个穿着名牌服饰,气质不错。见了凌雅,纷纷起身打招呼,笑容满面的。其中一两个,许是与凌雅特别亲近的,已然起身过来拉住了凌雅的手,啧啧有声。

    “诸位,给你们宣布一个特大消息——”

    诗诗沙哑的嗓音在客厅里响起,原本有些嘈杂的客厅立即就变得安静下来,大家都望向诗诗。

    “我们小雅同志,终于开窍了,千年铁树开花了,找到一个帅哥了——现在请小雅的帅哥隆重登台亮相——”

    诗诗说着,就闪开身子,给柳俊让出位置。照她的意思,本想要拉住柳俊的手往客厅中央推的,尚未伸出手去,眼神与柳俊一对,心里头顿时打了一个突,硬生生将这个意思憋了回去。

    客厅里便响起一片稀稀落落的掌声。

    倒不是大家不够热情,实在人数不多,十来个而已,又不是久经锻炼的官场人士,鼓掌自然七零八落不够整齐了。

    柳俊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很快便舒展开来,微一点头,径直来到一个靠角落的沙发上坐了。

    大家便都有些发愣。

    不带这么拽的吧?

    他们可不知道,柳俊之所以还能在这里坐下来,全然是看在凌雅份上了。瞧架势,这个派对的格调必定不高。柳俊尽管以前未曾多所留意京师纨绔子弟的私生活,却也能够想象得到。这些太子女,真若疯玩起来,一点不比高二那批纨绔衙内逊色。

    凌雅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柳俊的一言一行,柳俊微微蹙眉的不悦神情,焉能逃过她的眼光?心里头突突乱跳,紧着过来,挨着柳俊坐下,低声说道:“对不起啊,以后不来了!”

    柳俊略略点了一下头。

    见柳俊全然不配合自己的表演,诗诗也觉得有些无趣,讪讪的笑了一下,转身招呼道:“老规矩,大家自便吧!”

    柳俊坐下后,迅即打量了一下客厅里的情形,搞得如同一个自助餐厅相似,桌子上堆满了各种食物和酒水,男男女女在一起聊天说话,猜枚作乐。还有几个男女,凑在另一个角落里玩牌。不知安放在何处的音响里头传来一阵阵明快的音乐,局面有点乱哄哄的。

    “小雅……”

    诗诗走了过来,端着两杯红酒,递给凌雅一杯。

    “这段时间,和张毅彻底闹崩了是吧?”

    诗诗在凌雅身边坐下,很随意地问道。当着柳俊的面谈论张毅,看来她们这个聚会,诚如凌雅所言,确实够私人的,没有多少秘密可言。

    “别提那个人好不?烦!”

    凌雅就很是不悦。

    “嘿嘿,我不是煞风景啊……我就觉得你也忒老实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财两空?要不,我帮你找几个人,去北边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要脸的,出口恶气!”

    诗诗很仗义的样子,估计与凌雅关系着实不错。为了给凌雅出气,不惜得罪老张家。若对方只是张毅的初恋情人,还则罢了,老张家不会将那个女人看得很重的,只怕凌雅这个正宗张家的媳妇,在老张家核心成员眼里,也就只是一个政治联姻的筹码。但既然那个女人生下了老张家的骨肉,嫡系儿孙,那就不一样了。或许在老张家心目中,那个女人的地位反倒跃居凌雅之上了。

    越是高门大户,越是对血脉传承十分看重。

    国人为什么会有皇帝情结,盖因皇帝不但威风显赫,要什么有什么,而且这种权势和显赫,可以代代传承。为什么很多皇帝宁愿宠信太监也不愿意宠信大臣,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太监无后,造反的可能性就要低很多。做了皇帝而不能传诸千秋万世,做皇帝的**就远不会那么强烈了。

    “算了,犯不上!”

    凌雅吓了一跳,赶忙说道。

    她知道诗诗是个傻大胆,为人又仗义,不要真的一时冲动,叫人去北边惹是生非。老张家虽然权势日渐衰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要惹出大事情来,诗诗无论如何是罩不住的。凌雅骨子里头,还是一个谨守规矩的女人,可不愿连累朋友。

    “你呀你呀……”诗诗很不爽的点了点凌雅的脑袋,望了柳俊一眼,随即笑了起来:“行,我知道了。只要你今天走出了这一步,姐姐我看着就高兴。真的,那种男人,有哪一点值得你去给他守住的?哎,俊哥,你第一次来,不要拘谨啊,一切自便,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好了。今晚上,都别回去了,我这里房间很多的……”

    凌雅忽然有些心虚,后悔不该带柳俊到这种场合来。他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吧?尽管她和柳俊之间,实质上什么都还不曾发生,却是异常在乎柳俊对她的看法。

    “诗诗,别胡说了,我和他,只是好朋友!”

    凌雅紧着给诗诗解释了一句。

    诗诗很诧异,先是露出不信的神情,见凌雅说得认真,便有些将信将疑。不过男女之间,既然到了“好朋友”这个程度,跨过那道台阶,只是迟早的事情。

    诗诗压根就不信这世界上真的会有纯洁的男女友谊。

    正说话间,一个很帅气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挨着诗诗坐下,一只手很随意的揽住了诗诗柔软的纤腰,神情很是亲密。

    不问可知,这是诗诗的男朋友了。

    在自己老公买的别墅里,公然与男朋友亲热,并且还叫上一大堆人前来助兴,这些太子女,思想也够开放的。柳俊不由有些感叹,自己真的落伍了,亏得还是从十几年后的花花世界重生回来的。

    柳俊也观察了客厅的情形,男男女女的,混杂在一起,不过分得还是比较清楚,尚未到随意交换伴侣的地步,基本上,要算一个正常的朋友聚会,只是格调不高罢了。

    “俊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元杰。”

    诗诗给柳俊介绍自己的男伴,神情很有些得意。

    “元杰是影视明星。”

    凌雅知道柳俊不会经常留意娱乐界的事情,便做了一个解释。

    柳俊笑了笑,点头说道:“难怪瞧着面熟……”

    这话将元杰憋得。貌似自己可是大牌明星,照这位的说法,只是面熟而已。

    当真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