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八百三十七章 贺公子何许人也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八百三十七章贺公子何许人也

    玉兰市人民剧院,这几天比较热闹。

    随着电影,电视,ktv等多样化的娱乐设施大力推广,传统戏剧不可避免的没落了。多年前热闹非凡的玉兰市人民剧院,也变得门可罗雀,不得已做了一些调整,将当街的大门往里大约十米左右的位置全都腾了出来,改建成铺面用来出租,帮补一下团里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

    这几天的热闹,源于凤凰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属的一个剧组,将剧院租了下来,在这里拍一场舞台戏。那时节,拍电视绝对是个新鲜事务,文工团和剧院的很多人没事就跑到剧院里头去看热闹。当然,剧院是封闭的,未经许可,闲人不得入内。不然的话,还不得给挤破了门槛?

    这些文工团和剧院的职工、家属,占了个近水楼台的便宜,可以偷跑进来一饱眼福。再说了,文工团里也有许多前演员,自认为长相和功底都很不错,如果能借此机会接近一下剧组的导演或者其他管事的人,说不定时来运转,天上掉馅饼正好给砸着了,就此当上电视演员也有可能。

    机会啊!

    这一大帮闲人里头,混杂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年轻人,坐在前排,笑吟吟的敲着台上的演员演戏。这位闲汉,不问可知,乃是玉兰市委常委,长河高新区工委书记柳俊同志。

    今天星期六,柳衙内闲着没事,听说小羽在玉兰市人民剧院拍戏,就跑过来看看。

    自从那晚上,他和小羽谈过严菲怀孕的事情,小羽次日便搬出了一号别墅,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严格来说,是柳俊在的时候,没有回来过。

    柳俊不在别墅的时候,小羽还是经常来的,给他整理一下家务,尤其是书房,打扫得干干净净。整个别墅里,都留着小羽的痕迹。

    柳俊心里,自也感动。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小羽了,柳俊忽然很想念这个清纯的小女孩,想念她轻盈如同小鹿般的身影。

    严菲怀孕之后,柳俊原本是打算要接她到长河区来住,无奈解英坚决不肯。解英自小就痛爱菲菲,宝贝得不得了,如今怀了毛毛,更加当作国宝般珍爱,焉肯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在这一点上,阮碧秀与解英的意见完全一致,举双手拥护亲家母的决定。

    这可是她的孙子!若是出了一点小问题,那还了得!

    饶是柳衙内本事通天,又怎能拗得过两位老妈?只得举手投降,每个月抽几天时间,飞到大宁市去陪伴老婆和即将出世的孩子。

    好在严菲虽然娇怯怯的,身体一贯比较健康,年岁也不大,怀着小孩子,并不显得多累赘。她又是个坐得住的,李婉和柳嫣不时过来陪伴,倒也其乐融融。

    武秋寒已经重披战袍,调任总参某部部长,授予少将军衔,正军职!而原总参某部部长,何长征的弟弟何东进,则调任海军副司令员,晋升中将。何武系的其他重要干将,也都有一些小小的异动,占据了军内更加重要的位置。武秋寒的大哥武黄河,由内卫部队副司令员升任内卫部队政治委员。估计明年换届之后,会正位内卫部队司令员之职。

    预料随着明年何长征正式出任总长,何武系在军队内部的掌控能力,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武媛媛随着父母一块去了首都。武正轩留了下来,柳嫣不久前刚刚生下一个男孩子,也是武正轩的工作暂时不做调动的原因之一。

    武秋寒走后腾出来的省委政法委书记职务,由中央空降了一位副部级大员下来,也是严系人马。派系强力控制n省的意图显露无疑。这一回,张光明系和胡为民系都不曾表示异议。眼见得明年严玉成更进一步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这个时候再与严玉成起任何冲突均殊为不智。

    柳俊年初在n省省委一号楼书房里夹杂的私货,亦“售卖”了出去,原大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梁国强同志,调任n省公安厅厅长兼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梁国强去年就解决了正厅待遇,调任公安厅长,级别上是平调,但权柄自然是大大的扩展了。

    若不是限于资历,只怕严玉成会给他争取省委政法委书记的职务。

    如此这般,菲菲不能过来长河区,柳衙内也很无奈。无聊之际,到处瞎逛逛!

    这个舞台剧的场景,是小羽参演的那个剧本中的一个情节。小羽是二号女主角,不过这个场景,是她主演的,戏份最重。

    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小羽成熟了许多,不再是初次见面时那个青涩的小毛丫头。包裹在碎花连衣长裙里的身段益发的秀美挺拔,貌似比以前又要丰满了一些。胖大海第一次见到小羽,就说她还没有长开,果然是积年的老手,眼睛毒得厉害!

    现在可不是出落得愈加诱人了?

    演技方面,柳俊不知道是不是也有长进,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来看小羽拍戏。不过照柳衙内的眼光来看,小羽演得很是不错。至少导演没有连连叫停。

    柳书记是混进来的,没有惊动剧组的人,更没有惊动小羽。假使小羽知道他就在台下看戏,可不知要紧张成什么样子,只怕剧组今天所有的努力都要白瞎了。堂堂市委常委,混在一帮子闲汉之中,惬意地瞧着台上的小美人,煞有介事地进行表演,一双大脚,甚至很不雅观的翘在了前排的椅背上。

    没有熟人看见的时候,或者只有最亲近的人在的时候,柳书记不介意露出最本色的一面。一天到晚带着面具,确实挺累人的,偶尔放松一下,其乐融融。

    柳书记本想随便看看,然后一声不吭离开。他承认,他心里有小羽的影子,但还没有强烈到完全无法抹除的地步。不要再去招惹,随着时间推移,小羽找到合适的对象,这事就过去了。

    谁知一看之下,柳俊同志就有些不想离开了,至少是不想急着离开,似乎舞台上那个轻盈的女孩,有极大的磁力,牢牢吸引住了柳书记的目光和心神。

    且不管他!

    反正今天是来放松的,想看就多看一会好了!

    不知不觉间,竟然看到了一个场景拍完。

    “好!”

    随着导演的一声吆喝,剧组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一气呵成,不错不错!小羽啊,越来越长进了哈……”

    这时候,看热闹的闲人们鼓起掌来,柳衙内也随着大家用劲鼓了一回掌。

    “谢谢张导!”

    小羽笑吟吟地从台上下来,对导演说道,娇艳的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泽。

    不知道为什么,现场没有见到潘导。或许是临时有事来不了吧,这个张导,柳俊以前没见过,可能是小潘的副手。

    “啪啪啪……”

    等所有的掌声都平息之后,又一阵掌声十分突兀地响了起来,大家循声望去,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穿着花衬衣,在那里鼓掌。

    “好好好,果然是大明星的水平。漂亮漂亮,演得好……”

    那个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普通话不是很正宗,带着明显的本地腔调。这人不但穿着花衬衣,而且长长的头发都打了摩丝,油光水滑的,满脸轻浮之色,一看就知道是个纨绔子弟,明明小三十的人了,还在拼命装嫩,捏着嗓子说话。

    倒是与高二的走狗谢万利有得一比!

    花衬衣鼓了几下掌,懒洋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从身边一个随从手里接过一大束鲜花,走到小羽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小羽小姐,你演得真好,我很喜欢你演的情节……”

    说着,就将鲜花送到小羽面前。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小羽立即向后退了一步,很警惕地望着花衬衣。

    看上去小羽比以前成熟多了,只此一句便露了陷——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没关系嘛,一回生二回熟,我叫贺宗衍,我爸爸是玉兰市鑫昌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的老板贺鑫昌……”花衬衣得意洋洋地报出自己的名号,言辞之间,似乎他爸爸贺鑫昌是玉兰市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认识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嘛,以后就认识了!”

    “对不起,我不想和你认识!”

    小羽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贺宗衍的亲近,再向后退了一步,眼里的戒备之色愈加浓厚。

    “对不起啊,贺先生,请你不要打扰小羽小姐!”

    张导适时出面,拦在了贺宗衍面前,不过脸上还是带了几分笑意。毕竟听这个贺宗衍的口气,似乎颇有来头,能够不得罪还是不得罪为好。

    “呵呵,张导是吧,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往后要是在玉兰市的地头上,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只管找我,一个电话就给你解决了!怎么样,给个面子,大家一起去吃个饭?”

    贺宗衍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导。

    “贺公子,谢谢!小羽小姐今天很累了,需要休息!”

    张导接过名片,笑笑说道。

    “喂,导演,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啊。咱们衍少,是随便请客吃饭的人吗?你们在玉兰市的地头上拍电视,也不打听打听!”

    贺宗衍的一个跟班站了出来,阴阴地说道。

    这人满身匪气,一看就不是走正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