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九百章 借势立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九百章借势立威

    “柳俊,出来喝个茶吧!”

    靳有为将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靳大公子改口味了?”

    柳俊调侃道。

    靳有为请他消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基本上,只要没有太要紧的事情,柳俊都不会拒绝靳有为的邀请。说起来也是有趣,貌似到了a省这么久,除了邱晴川、胖大海和大刚,柳俊只接受过靳有为的“娱乐邀请”。

    不过靳有为的邀请,不是洗脚就是按摩,要不就喝酒。喝茶这种事,似乎与靳公子不大搭界。这人,浑身上下都找不到几根雅骨。

    “嘿嘿,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做了那么久的朋友,多少要受点影响不是?”

    柳俊笑道:“靳公子谦虚起来了,好,说个地方吧!”

    “语后添情,黄山云雾茶室!”

    靳有为很随意地说道。

    柳俊双眉一扬,淡淡道:“你又打算掺和进来?”

    盖因这个黄山云雾茶室,是柳俊经常光顾的,只要没有被人提前占用,柳俊每次去语后添情,都是在黄山云雾茶室喝茶。靳有为第一次请他喝茶,就指名道姓地说了这个茶室,绝不会是巧合。

    “没打算掺和,不想看到朋友打架而已!”

    靳有为也不藏着掖着,直言不讳地说道,语气依旧很轻松。

    “就你那朋友,老实说,我不怎么看得上眼!”

    柳俊冷淡地说道。

    靳有为哈哈一笑,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眼。但是你现在有必要踩死他吗?别忘了是你自己争着要做这个市委副书记的!”

    “你还打算掺和到什么时候?早点撇清吧,对你有好处!”

    柳俊提醒了一句。

    靳有为心中一凛,说道:“柳俊,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当作是一种内幕揭秘?”

    柳俊淡淡道:“随你怎么想吧!不在体制之内,硬要往里掺和,你觉得这样做很明智吗?”

    靳有为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老爷子的意思。得了,我知道你够朋友,为我好,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好,我会过去。”

    柳俊应承下来。

    靳有为放下电话,怔怔的出了一会神,又再叹了口气。看来,第一衙内的日子,要到头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真到了头,也许柳俊这个朋友,就交牢靠了!

    现在这样,怪别扭的。

    柳俊到达语后添情的时间,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几分钟。不是塞车,也不是公务繁忙,柳衙内故意的。他对靳有为那个朋友,是真的看不上眼。若非瞧在靳有为的面子上,柳俊压根就没打算理睬他。既然两个衙内会面,不妨纨绔一下。

    因了这几分钟的迟到,茶室里,李惠已经坐立不安,脸有怒色,忍不住说道:“有为,你和柳俊约好了的吧?”

    靳有为笑道:“放心,他会来的!”

    李惠就“哼”了一声。

    靳有为暗暗摇了摇头。李惠这人,或许有些小聪明,但是缺乏大智慧。不是说他智商不高,此人过于功利了,目光短浅,格局方面落了下乘。自家老爷子,没有让他上玉兰市的市委副书记,估计也有一个磨砺一下他的意思在里面。

    偏他还不知死活,要跟柳俊对着干,如今被人家逼到墙角没有了招架之功,还是这么一副瘦驴拉硬屎的架势,倒驴不倒架。自家老爷子若当真退了下去,李惠搞不好会被人家吃得连渣都不剩!

    “李哥,待会柳俊来了,你这个态度不行啊!”

    不管怎么样,看在自己和他素日关系不错的份上,靳有为提醒了一句。李惠尽管认不清形势,至少对他靳有为是真不错。靳有为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番努力,付诸流水。

    靳有为与柳俊打交道的时间不长,却很清楚柳俊的脾性。今天李惠若是能放下架子,摆正姿态,柳俊瞧在老爷子和他靳有为的面子上,肯定不会过为己甚。倘若李惠老是搞不清状况的话,那就糟糕。这样的机会,柳俊绝不会再给一次的。

    实则今天这个会面,关系到李惠今后的身家前程。

    靳有为对李惠,算是非常尽心尽力。甚至不惜大犯忌讳,约柳俊在黄山云雾茶室会面,也有敲打一下柳俊,为李惠撑腰的意思。

    李惠很是不忿,说道:“有为,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柳俊再了不起,这里终归还是a省吧?”

    猪脑子!

    靳有为忍不住要爆粗口了。若是贺鑫昌那些人这么说话,靳有为也就一笑置之。下里巴人,哪里搞得懂高层的弯弯绕?可李惠不是下里巴人,是阳春白雪。居然也用这种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看问题,靳有为简直要怀疑自己老爷子的眼光了!

    选的什么秘书!

    “李哥,你要是这个态度,我看还是算了。省得坏事!”靳有为皱起眉头说道:“这么跟你说吧,今天这个事,是老爷子亲口吩咐我的。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出乎靳有为意料之外的是,李惠竟然笑了,说道:“谢谢靳书记的关心。既然靳书记如此吩咐,我当然一切都服从书记的安排。”

    李惠忽然拐弯,靳有为顿时大为讶异。李惠有一个优点,是别人无法比拟的。那就是将靳书记的话当作“圣旨”,毫无保留的全部照办。但现在靳有为看得出来,事情明显不是那么简单的。

    某非李惠是在借柳俊的威望为自己立威?

    敢于和柳俊这样的强势衙内“掰腕子”,不论胜负如何,都会增加李惠在市政府的话语权。因为除了高新技术开发区和国有企业改制那一块的工作,李惠还分管了其他的许多工作,那些工作,柳俊是插手不进去的。这两块,反正都已经割裂出来了,李惠索性做个样子争一争。争不过也没什么。表示了这个强硬的态度,李惠其他的分管工作,别人要是想插手进来,就要好好想一想了。

    看来,混到了这个层次,谁都不简单啊。

    不一刻,服务员拉开茶室的门,柳俊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靳有为笑着起身,说道:“来了!”

    柳俊点点头,眼神淡淡在李惠脸上扫过,丝毫没有主动和他打招呼的意思。这里不是市委大院,也不是其他公众场合,柳衙内全无必要装样子。

    我就瞧你李惠不上眼了,怎么的?

    李惠做了多年的秘书,察言观色的本事着实不差,柳俊神色间的轻蔑,他如何看不出来?却并不十分生气,站起身来,皮笑肉不笑地朝柳俊伸出了手。

    “柳书记,你好!”

    柳俊微微一点头,伸手和他搭了一下,就仿佛随意在李惠的手上扫过,指尖碰到一点罢了,连一句“李市长好”的客套话也欠奉,径自在主位上坐了,朝服务小姐一招手,说道:“小姐,泡茶,黄山云雾!”

    眼见李惠涨红了脸,靳有为在心里苦笑一声,朝李惠使了个眼色。

    李惠清醒过来,讪讪的在客位坐了。

    其实柳俊对李惠本人,并没有太大的意见。他是对李惠干的那些屁事有意见。李惠在市长办公会上鼓捣出一个调查组,搞了一份“平安无事”的调查报告出来,说玉西机电总公司的股份制改造,完全合理合法,没有任何纰漏。事实证明,这就是一个大大的谎言。

    彭宽交上来的那份卷宗里,记录着梁亮的供词。当然,梁亮没有供述有关玉西机电总公司股份制改造的问题。彭宽也不会去询问这些事情。当初柳俊“报案”,说的也是梁亮勾结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威胁沈丹。彭宽整的材料,主要都是针对社会黑恶势力这一块的问题去的。

    根据材料显示,那个梁亮,着实不是个玩意,名义上是机电总公司的副总,堂堂副处级国家干部,私底下,坏事干过不少,就是一个流氓头目。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能上到机电总公司的副总。玉西县公安局了解清楚这些情况之后,竟然只对他处以治安拘留七天的行政处罚,在柳俊去江口市和香港的当口,无声无息的把人给放了。

    这一点,自然令得柳俊极其不悦。

    眼下玉兰市政法机关的风气,当真欠佳。除了长河区,在王博超的强势管理下,政法机关工作比较得力,其他区县,甚至包括玉兰市局,都有“玩忽职守”的嫌疑。

    不过柳俊暂时引而不发。

    凡事有个轻重缓急之分。眼下柳俊的工作重心,是落在全市高新区和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这一块上头,不宜与孟继良起全面冲突,以免牵扯太多的精力,本末倒置。

    而且,柳俊深知,这不是孟继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缺乏必要的监督,光靠他一个人去推动政法机关的作风转变,很难取得什么成效。在官本位体制下,哪怕他拿下了孟继良,新任的政法委书记,多半还是一个模样。毕竟政法系统他柳俊管不到。

    所以柳俊的注意力,依旧集中在玉西机电总公司。将玉西机电总公司的存在的诸般问题彻底抖落出来,好好的剖析一番,是个很不错的反面教材。可以迅速在全市铺开国有企业彻底改制的工作。谅必有了尚越的教训,其他人也该清醒了!

    只是尚越如何拿下,玉西机电总公司如何整顿,却有很多种方式可供选择。柳俊今天肯过来,这个才是最主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