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九百三十四章 官场原则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九百三十四章官场原则

    华远航调任市司法局副局长,是市长崔福诚在书记办公会上提出来的。他是市长,司法局属于政府管理序列,由他在书记办公会上提出来讨论,不算突兀。

    当然,照一般程序,干部任用应该由组织部提出来。这个书记办公会,讨论的也不是干部调整问题。崔福诚如此做派,多少算是犯了一点忌讳。

    只不过如今的玉兰市,早已不是过去的玉兰市,崔福诚也不是过去的崔福诚,五个人组成的书记办公会,只有崔福诚与柳俊是坚定的同盟者。其他三人各怀机心,形成不了合力。而且一般来说,纪委书记田弘正还是比较偏向柳俊的。

    十五大上,中纪委书记进入常委会,成为七巨头之一,代表着中央对纪委工作的重视。大方向上来说,这位大佬,也是支持严柳系的。

    “市长,干部调整的问题,是不是放在专门的会议上讨论?”

    党群副书记蔡先锋微笑着说道,很隐晦地提出了反对。虽然只是一个并不十分重要的副处级干部调整,但崔福诚没有经过市委组织部,自然也就绕过了他这个主管干部工作的党群副书记,蔡先锋若是不提出一点反对的意见,不合常规。

    崔福诚笑了笑,不吭声。

    柳俊笑道:“蔡书记这么说很有道理。不过既然市长已经提出来了,那么讨论一下也行。我觉得华远航同志长期从事司法工作,经验是比较丰富的,根据第一监狱那边反馈的情况来看,华远航同志的工作能力很不错,这样的同志调入我市司法局,对于加强司法战线的建设,我认为是有好处的。”

    柳俊的语气和神态都很轻松,仿佛在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蔡先锋笑了一下,不再反驳。

    反对的意思已经表达过了,无需多言。不管怎么说,华远航是华君庭的儿子。崔福诚既然在书记办公会议上提出了这个议案,多半是与华君庭沟通过的。蔡先锋力持不可的话,不免要得罪了华君庭。

    为了区区一个司法局的副局长职位,蔡先锋自然不会去冒这样的险。

    丁玉舟脸色平淡,望了田弘正一眼,问道:“弘正同志的意见呢?”

    田弘正淡淡道:“司法局属于政府管理序列,既然崔市长认为有必要,我不反对!”

    丁玉舟点点头,说道:“那好,下次常委会,提请讨论吧!”

    次日的常委会上,组织部长金立奇提出华远航的任免案,让所有常委都略略感到意外。盖因这个常委会,主旨也不是讨论干部调整的。严格来说,本次常委会,干部任免议案,就这一个。

    不过其他常委只是意外,孟继良却是郁闷。

    身为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司法局属于他分管的,组织部提请任命华远航为司法局副局长,他居然事先并不知情,这可不大对路。

    越来越有人不将他孟书记当回事了!

    当然,孟继良并非到了常委会上才得知消息的,昨天的书记办公会讨论过此事,孟继良尽管不曾参加书记办公会,讨论的大致内容还是清楚的。

    原以为丁玉舟或者蔡先锋在会后会和他通个气。不管他孟继良是否同意这个任命,起码的程序要走一下吧?

    不料还真就没人跟他说,直接上了常委会。

    孟继良抬起眼皮,自高踞首位的丁玉舟开始,顺着崔福诚、蔡先锋、田弘正一直看到柳俊脸上。五位正副书记,全都表情坦然,波澜不惊。

    孟继良嘴角泛起一个嘲讽的笑意,缓缓摇了摇头。

    都到了这个层级,还在玩这种手腕,实在是有点小家子气了。

    丁玉舟蔡先锋谁也不跟他通气,自然是想让他将这个怨气归到崔福诚和柳俊身上。是崔福诚在书记办公会上提出来的任免讨论嘛,柳俊旗帜鲜明地支持。那好,就由你们去和孟继良沟通好了。至于你们不去沟通,那与我丁玉舟或者蔡先锋无关。

    孟继良要怪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关于这个提案,同志们有什么意见,都谈谈吧!”

    丁玉舟照例平淡地说道。

    “我赞成!”

    丁玉舟话音刚落,孟继良就开口说道。

    市司法局,并非十分敏感的单位,一个副局长的任命,其他常委一般都不会表示意见的。

    “华远航同志年轻,富有朝气,又一直在司法系统工作,我认为任命他为司法局的副局长,十分合适。希望华远航同志到任后,能够为加强我市司法工作的建设起到很好的作用。”

    孟继良如此表态,大家谁也不意外。

    原因还是很简单,被提拔的是华远航嘛!

    孟继良是前任政法委书记迟安峰一手提拔起来的。迟安峰在位的时候,华君庭是公安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与迟安峰不很对路。因此孟继良也就谈不上是华君庭的嫡系。不过迟安峰已经退下来五年,华君庭还在任上,孟继良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且,支持华远航做这么个副处级的司法局副局长,任谁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的。迟安峰也不可能有意见。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迟安峰对省内政局的影响力也在一步一步减弱,孟继良已经到了重新选择的关口了。毕竟他还很年轻,刚四十出头。

    既然孟继良都这么明确表态,这个议案自然是一致通过。

    鉴于华远航是省司法厅下属的干部,玉兰市委常委会尽管通过了这个提案,还得办理一个调动手续。一般来说,这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崔福诚在书记办公会议上提出动议之前,已经与司法厅蒋厅长取得了一致,这样的“好事”,老蒋除了点头,岂能有别的动作。

    华君庭不让自己儿子进步,是华君庭的事,蒋厅长该表什么态还得表什么态,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弄错了!

    华远航得悉玉兰市委常委会议的讨论结果后,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柳俊这人,做事真没说的,光棍得紧,从不开空头支票。想起自己以前曾对人家柳书记有些反感,华远航心里都不好意思了。等正式上任之后,得好好请一顿,表示一下谢意。

    而且,他调任玉兰市司法局副局长之后,与柳俊就是上下级了,与领导搞好关系,也很应该。

    不过华远航良好的心情,在回到家里,看到他老子华君庭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华君庭板着脸,坐在客厅里,脸上犹如要滴下水来。

    “爸……”

    华远航胆战心惊地叫了一声。

    打小,华远航就害怕他老子。这个做公安工作出身的人,身上煞气很重!

    华君庭重重“哼”了一声,冷冷道:“不错嘛,翅膀硬了!”

    “爸!”

    华远航又叫了一声,依旧很是害怕,但声音中已经隐隐透出一丝不满之意。毕竟他转眼就三十岁了,成家立业,不再是当初的小孩子。

    华君庭狠狠盯着儿子,眼神很冷。

    华远航不再说话,就这么站在老子的对面,也并不低头,只是没有直接迎接华君庭冷电般的目光。瞧得出来,他的身子还是微微有点发抖。

    华夫人见了这般情状,暗暗叹了口气,进了卧室。

    几十年了,老头子对儿子都是这般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华远航不是他亲生的呢!

    渐渐的,华远航镇定下来,身子也不抖了,竟然慢慢在老子对面坐了下来,掏出了香烟。华君庭眼睛眯缝了一下,脸色更加黑得可怕,眼神却略略柔和了一点。

    “爸!”

    华远航第三次开口,递上了一支烟。

    华君庭又再重重“哼”了一声,伸手接过了香烟。

    华远航长长舒了口气。

    “说吧,怎么回事?”

    华君庭冷冷问道。

    华远航完全放松下来,将本就挺得笔直的腰杆再挺了一下,斟酌着词句,缓缓说道:“靳有为搭的桥,柳俊的提议,李惠也在场!”

    “李惠也在场?”

    华君庭双眉微微一扬,略略有些诧异。

    “嗯!”

    华远航点点头。

    “要不是李惠在场,我不会答应的!”

    华君庭的脸色又缓和了一些。儿子能说出这句话来,证明已经看懂了某些东西。看来自己对儿子的认识,需要加强了。

    “柳俊的条件是什么?”

    华君庭忽然问道。

    华远航微微一惊,迟疑着说道:“他没有提什么条件……”

    华君庭的双眉又扬了起来,稍顷,缓缓点头,淡然道:“好手段!”

    “爸,靳伯伯都已经……”

    华远航刚说了几个字,华君庭就伸手止住了他。

    “有些事,你看懂了,不一定要说出来,明白吗?”

    华君庭的语气,已然恢复了平静,脸色也不再是冷冰冰的,眼里透出一缕慈祥之色,不过一闪即逝。

    “哎,我知道了……”

    华远航连连点头,心里有点酸酸的。多少年来,这还是父亲第一次露出这种慈祥的神色。

    “远航,官场上的路,很难走。但是,既然你选择了走这条路,我尊重你自己的选择。你一定要记住两条……”

    华君庭缓缓说道。

    “请爸爸指点!”

    华远航略略有些兴奋。

    “第一条,认准了的朋友,就要一直交下去。第二条,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华远航顿时愣住了。

    华君庭轻轻叹了口气。儿子要真正理解这两句话,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