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九百八十一章 代为管教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九百八十一章代为管教

    丁广海倒还讲规矩,并没有直接冲凌雅去,先将手伸向了柳俊。

    “你好!”

    丁广海带着一点居高临下的意思,对柳俊说道,皮笑肉不笑的。他知道诗诗的父母是国家部委的干部,但如今诗诗自己,却是个职业“玩家”,各个层次的朋友交了不少。瞧凌雅的打扮,青春靓丽得紧,不大像是国家部委那种韬规守矩的工作人员,或者也是社会上的人。就算凌雅也和诗诗一样,父母是国家部委的厅局级干部,丁广海也不怎么在意。至少他认为柳俊的身份,大约和周敢相当,就是个面首。

    只不过周敢是装帅,柳俊是装深沉。瞧他的年纪,和自己也相差不多,难道还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柳俊瞥了丁广海一样,对他伸出来的手视若无睹。

    对这种没有一点眼力价,搞不清状况的纨绔衙内,柳书记一贯不感冒。

    丁广海没想到柳俊如此摆谱,顿时僵在那里,进退不得,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冷冷地道:“兄弟,你很牛啊!”

    柳俊眉头一蹙,心中很是不悦。

    正说话间,外边一阵纷扰,却是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架着软绵绵的周敢过来了。短短几分钟时间,周敢就被收拾得够呛,打得鼻青脸肿,嘴角开裂,血糊糊的,小白脸变成了小红脸。

    柳俊站起身来,对胥威说道:“老胥,你的家事,回家去解决。这是公众场所,不要闹事。”

    胥威久历江湖,看人的眼光可是比丁广海强得多了,见了柳俊这般沉稳的气度,心里头一滞,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放了周敢,你们走吧!”

    柳俊淡然说道。

    不待胥威有何言语,丁广海先就不干了,阴冷地“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啊!”

    柳俊的眉头又是一皱,扫了丁广海一眼,淡淡说道:“丁淮阳就是这样管教你的吗?他不肯好好管教,那么,我请人给他管教一下吧!”

    丁广海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好啊,我倒要看你请谁来管教我!二子,让这小子长点见识!”

    所谓二子,估计就是他那俩跟班中的一个,正架着周敢的那人。丁广海这是见了柳俊的身胚,不敢造次,这才召唤手下。

    “二子!”

    丁广海等了一下,见没有动静,又厉声大喝,边叫嚷边扭过头去,顿时目瞪口呆。却原来架着周敢的两个跟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冷冷地望着自己,那杀气四溢的眼神,刹那间令得丁广海浑身冷汗直冒。

    柳俊不再多言,径直从瞠目结舌的丁广海身边走了过去,凌雅紧随在后,诗诗犹豫了一下,朝周敢使个眼色,周敢这时候倒机灵起来,赶紧随在后面,一刻也不敢停留。

    诗诗这才望着同样目瞪口呆的胥威,咬着牙低声说道:“闯大祸了,你自求多福吧,这一回我也救不了你!”

    胥威禁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自打他娶了诗诗,从未见过妻子如此说话。瞧柳俊的气势和他那个跟班的身手,胥威也清楚,今天这祸闯得有点大。

    四九城里,什么人物没有?

    诗诗紧着跟在后面,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得身后丁广海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嚎,诗诗的身子,也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他久在京师,对京师纨绔修理人的手段和记恨的特点,十分了解。

    或许柳俊也是这样的人!

    尤其柳俊不仅仅是衙内,本身也是位高权重的市委副书记,官威更是不容冒犯。

    柳俊走出绿苑,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诗诗不敢靠得太近,听不大清楚具体的内容,只是很惊讶的听到柳俊称对方为“师父”!

    貌似柳俊是正宗官宦人家子弟,怎么会从柳俊嘴里冒出这样一个“江湖称谓”来的?

    凌君庆与卢颖听了女儿说柳俊会亲自登门拜访,简直是惊诧莫名,这个当真是意想不到。一时之间,慌了手脚,赶紧忙着张罗准备明天中饭。凌君庆如今已是副部级大员,却依旧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倒不仅仅因为柳俊是柳总理的儿子,而是一种荣耀。

    人家柳公子,实在太客气了,不好好招待,当真说不过去。

    忙碌一阵,到了晚间,凌雅回来之后,卢颖见了女儿红扑扑的脸蛋,飞扬的神采,心中不免升腾起一股疑虑。好多年了,不曾在女儿身上见到如此盎然的生气。打从凌雅与张毅结婚,就一直是闷闷不乐的,每次回家,凌雅忧郁的神情,都是凌君庆与卢颖心中隐隐的伤痛。

    卢颖更是千百次的后悔,不该搞什么政治联姻,活生生坑了女儿。张毅那小子,当真是欺人太甚。

    这一去了a省,情形就逐渐起了变化,女儿变得越来越开朗,尤其是最近一段半年,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笑靥如花,哪里还看得到半点郁闷的模样?

    这个a省,是什么风水宝地,如何有偌大魔力?

    “小雅,回来了?”

    卢颖悄悄走进女儿的房间,微笑着问道。

    “妈……”

    凌雅神采焕发,向母亲打招呼。

    卢颖笑眯眯的说道:“小雅,娘俩好久没聊过了,今晚上陪妈妈说说话。”

    “哎……妈,你坐!”

    凌雅紧着给母亲让座。凌君庆虽然上了副部,为了注意影响,没有急着调整住所,还是住在原来厅局级干部四室两厅的住房。不过这也足够了,就是凌雅这个嫁出去的女儿,也一直在娘家保留有闺房。凌雅有一个弟弟,还在求学。

    “小雅,省里的工作,还顺心不?”

    卢颖没有急于“刺探”女儿的秘密,打算使用温吞水的办法,循序渐进。

    凌雅笑道:“顺心。”

    “不是换了省长吗,新省长对你没什么偏见吧?”

    卢颖这话,倒也不是全然的作为“话引”来说的,一般情况下,首长调离,如果不将秘书带走,都会外放出去,如同凌雅这般,继续留在省政府供职的例子不多见。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

    凌雅微笑着摇头:“妈,你不要担心,我又不争权夺利,不和人家斗来斗去的,新省长干嘛对我有偏见啊?”

    “嗯,也是哈,你跟柳俊书记,关系处得不错,别人也要给个面子。”

    卢颖就试探着说道。

    “妈,瞧你说的,我可没沾他的光!”

    凌雅就扁了扁嘴,带着笑说道。

    卢颖心里一惊,女儿这个神态,可不怎么对头,提起“他”来,眼睛里都放光。这丫头,不会真的是……那个吧?忽然之间,卢颖又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张毅已经很久没有登过门了,就算今年春节,也没露个脸,这可不大像是一个做姑爷的表现,和凌雅的关系再怎么凑乎,以往也还讲究个门面功夫。再说了,小雅每次回京,都是住在娘家,压根就没去过张家了。

    知道女儿和张毅关系很糟,卢颖也不是很在意,现今仔细一想,越想越疑惑。

    “小雅,你和张毅,怎么回事?”

    卢颖脸色就变得严肃了些。

    凌雅顿时皱起眉头,不悦道:“妈,你别提他行不?真是的,败坏心情嘛……”

    “这孩子,他是你丈夫,是老凌家的姑爷,我怎么就不能提他了?”

    凌雅警惕起来:“妈,你到底想问什么?”

    卢颖便有些尴尬,本想直截了当向女儿摊牌,左思右想,还是没有问出口来,只是笑了笑,说道:“妈也是关心你嘛。”

    “算了,妈,你别问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对了,明天柳俊过来,也不用准备太多的东西,他喜欢吃肉,吃辣的,不大喜欢喝酒,吃饭管饱就行了,很随和的。”

    凌雅说着,自己也有些好笑。

    那个男人,你说他随和吧,他官威俨然,你说他喜欢摆谱吧,很多时候,又真是平易近人。当真有些难以搞懂。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凌雅才被他深深迷住,无法自拔。

    卢颖就连声答应,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女儿和柳俊之间,关系是真的不一般了。连他的个人爱好都了解得这么清楚。也罢,女儿大了,管不了啦,好在张毅有错在先,估计就算察觉了,也未必敢闹。

    晚上,卢颖忍不住,将自己的疑虑向凌君庆和盘托出,深有忧色。她既担心老张家那边出什么幺蛾子,又担心柳总理和严政局那边,万一要闹出点事来,不定怎样的雷霆怒发。

    凌君庆倒是比她看得远,想了想,挥挥手说道:“没事,张毅这小子,对不起我家小雅。小雅又不亏欠他什么。至于柳总理和严政局那边,也不用担心。高门大户,谁会在意这样的事情?”

    见妻子还在担心,凌君庆又说道:“柳俊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市委副书记,这回又来中央党校进修,摆明要更进一步的了。柳总理和严政局,定他做接班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人吧,到了一定的地位,有些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了。别担心,小雅自己知道拿捏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