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九百九十七章 说话算数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九百九十七章说话算数

    天刚放亮没多久,蒋宏牧回到了大堤上,随在他身后的,还有十几个人,男女都有,每个人都挑着两个大水桶,水桶里热气腾腾的。

    蒋宏牧走到柳俊身边,笑着说道:“柳书记,我叫人烧了点热汤,熬了点稀饭,热乎一下。”

    长时间坚守在大堤上,以饼干、压缩食品果腹,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速食食品里也有方便面之类的食品,但是大堤上哪来的开水?自然也是当作饼干吃掉了!

    蒋宏牧能想到这一点,可见工作做得很细致。他能够号召一千多人拼死守堤,部分人甚至坚守长达一个月,也可见此人在镇里很有威望。

    柳俊接过蒋宏牧递过来的一碗热粥,喝了两口,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老蒋,群众都撤退了吗?”

    蒋宏牧点点头,说道:“绝大部分都撤退了,就是……”

    “就是什么?”

    柳俊的脸色凝重起来,紧着问道。

    “冠绝五金厂的工人们不肯撤……”

    蒋宏牧说道,有点底气不足地望着柳俊。这个晚上,他虽然没有和柳俊呆在一起,然而大堤守住了,大堤上多了十几台大型机械和一千多生力军,令得蒋宏牧一下子就认可了柳俊,在心里将柳俊当成了真正的上级,便有了敬畏心理。

    “为什么不肯撤?”

    柳俊皱起眉头。

    “他们……他们要坚守工厂……”

    柳俊有些不悦:“老蒋,非常时期,不能有妇人之仁!”

    蒋宏牧搔了搔脑袋,说道:“柳书记,不是我不肯做工作,实在,这个五金厂对于他们大刘村来说,太重要了,是全村的经济支柱,全村老少,谁也不肯眼睁睁的看着工厂被掩啊……五金厂的设备太重了,搬不动,也没有足够的车辆运输……”

    对于五金厂的设备情况,柳俊自然是了解的。那些液压机械,动不动就是上十吨重,小的至少也有好几百公斤,没有起重设备,没有足够的车辆,无论如何是搬迁不了的。一旦被洪水浸泡,设备基本也就报废了。

    听蒋宏牧话里的意思,这个五金厂,是大刘村的集体企业,估计平时收入不错,村民对工厂有感情,完全可以理解。

    柳俊略事沉吟,转身面对洪水,对蒋宏牧说道:“老蒋,你在阳关镇工作多少年了?”

    蒋宏牧答道:“五年,我家里就是阳关镇的!”

    “那么,你参加过很多次抗洪抢险吧?”

    蒋宏牧苦笑一声,说道:“柳书记,阳关镇几乎年年都要抗洪抢险,今年的洪水特别大……”

    “这么说,你是非常有经验的了,那你自己看看,现在到底能不能守住。我要听真话!”

    柳俊望着他,很认真地说道,声音压得比较低。现在局势危急,如同作战一般,最讲究的就是士气。假使让其他人听到总指挥失去了信心,只怕士气立即便会低落。但是事关近三千人的性命,柳俊不得不慎重,再慎重!

    逞血气之勇,不是一个成熟的领导者应该做的事情。

    蒋宏牧眯缝了一下眼睛,死死盯着洪水,良久,缓缓说道:“柳书记,如果洪水不再上涨,那么,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守住……”

    “继续上涨呢?”

    “……只有五成把握!”

    柳俊微微颔首,轻轻舒了口气。看来蒋宏牧说的是实话。料必他也清楚,眼下不能凭意气用事。

    “那好,你马上回去,说服五金厂的工人,让他们立即撤离!”

    蒋宏牧就露出为难的神色。

    柳俊并没有发火,只是温和地望着他。

    蒋宏牧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那种上位者的威势,刹那间差点让人喘不过气来。蒋宏牧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说道:“柳书记,您不了解阳关镇的情况,也不了解大刘村和冠绝五金厂的情况。我们阳关镇,经济并不发达,大刘村更是比较落后。这个五金厂,是大刘村全体村民集资建起来的,镇上给他们做担保,贷了五十万的款子……工厂去年才刚刚产生盈利,如果被淹了,对整个大刘村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对于蒋宏牧的心情,柳俊很理解。对大刘村村民的心情,柳俊更加理解。他主政地方多年,关心民生疾苦,对基层群众,尤其是农民群众的状况,有很深入的了解。知道这样一个工厂,对一个并不富裕的村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何况还有五十万的贷款等着归还。

    但是如同他对蒋宏牧说的那样,非常时期,绝对不能有妇人之仁!

    一旦溃坝,就不是工厂能不能保住的问题,而是数十上百条人命的问题!

    “仇主任,你过来一下!”

    柳俊招呼不远处的仇用之。仇用之经过不间断的呼叫,已经和市里抗洪指挥部取得了联系,军分区同意了他的请求,一支携带着电台和步话机的小分队,正在急速向平安垸赶过来。

    “柳书记!”

    仇用之疾步来到柳俊面前。

    “仇主任,你暂时接替我指挥!老蒋,带我去五金厂!”

    柳俊交代了几句,随即大步走下围堤。

    蒋宏牧呆了一下,快步跟了上来。

    大刘村离平安垸大堤不过几里路程,柳俊在蒋宏牧陪同下,很快就赶到了冠绝五金厂。那是一个规模并不大的五金厂,厂房的建设也很粗糙,有点类似柳俊多年前在柳家山建起来的第一家工厂——腾飞机械制造厂。

    厂房周围,已经用条石和沙袋,还有木板等物,建起了一道围堤,大约有两三米高。上百名青壮年劳力和一些妇女老人,甚至包括十来岁的孩童,依旧在奋勇努力,加固这道小小的围堤。

    每个人都浑身泥泞,挥汗如雨。

    柳俊的脸色就凝重起来。虽然五金厂的地势比较高,可见当初在选址的时候,就已经充分考虑了洪水侵蚀的可能性。但今年的情况,明显不同以往,一旦大堤溃坝,五金厂周围的这道围堤,毫无疑问是抵挡不住大洪水的。现场不但有青壮年男子,还有为数不少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滔滔洪水袭来之时,这些人基本上毫无抵抗能力!

    “柳书记,刚刚送热汤和稀饭上大堤的,也是大刘村的村民,村里在大堤上还有一百多名壮劳力……”

    蒋宏牧低声对柳俊说道。

    如此说来,整个村子几乎都没有撤离,全留下来了。

    柳俊点点头,大步攀登上了临时构筑的围堤,蒋宏牧紧紧相随,站在他的身边,大声说道:“乡亲们,大家安静一下,这是市里的柳书记,来看望大家,有话要和你们说,请大家安静一下!”

    蒋宏牧没有说柳俊是玉兰市的书记,直接将他“调任”潜州市了。省得村民们心里疑虑。蒋宏牧在阳关镇威望很高,这一喊话,村民们全都停止了动作,抬头望着柳俊。

    “乡亲们,我叫柳俊,是市里的副书记!现在大堤已经非常危险了,洪水还在上涨,大堤随时可能被冲垮!你们必须马上撤离!”

    村民们都怔怔的望着他,没有人说话。

    柳俊又说道:“我知道你们舍不得五金厂,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建设家园不容易!但是,今年的洪水太大了,比往年任何时候都大,情况十分危急。乡亲们,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人在,就有希望!”

    “不!我们不撤!”

    忽然,人群中一个人吆喝了一嗓子。

    随即村民们都喊叫起来,个别人甚至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大喊,情绪比较激动。自从大雨以来,整个村子一直都处于一种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中,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和生理压力。情绪自然而然受到很大的影响,变得很浮躁,极其不稳定。

    蒋宏牧就有些尴尬。柳俊若真是潜州市的领导,他或许还不至于尴尬。偏偏柳俊是千里迢迢从省城赶来支援的,一个外市的干部,为了潜州市的抗洪抢险工作在拼命,蒋宏牧先就敬佩三分,觉得大刘村的村民如此做派,非“待客”之道。

    柳俊不急着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在村民们脸上缓缓扫过。

    说也奇怪,喧闹的村民们逐渐安静下来,不再喊叫,望向柳俊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希冀。其实大家也很清楚,真要是溃坝了,凭着他们临时修筑的这道“围堤”,肯定是抵挡不住的。只是人在特殊的环境中,思维方式与正常情况下迥异,明知守不住,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

    他们很希望柳俊这个市里的大官,能给他们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乡亲们,你们马上撤退。工厂包在我身上。如果工厂真的被水淹掉了,等洪水消退之后,我负责,拨款重建!”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柳俊这才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地说道。

    蒋宏牧吃了一惊,扭头望向柳俊,柳俊向着他,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蒋宏牧一下子就相信了柳俊的话,他在柳俊的眼里,看到了无限的诚意!

    “乡亲们,柳书记是市里的领导,他说话算数!大家马上撤离!”

    蒋宏牧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