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双赢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双赢

    白湖县的**窝案在调查之中,涉及到人员太多,金额也不小,很多细节问题需要反复求证,尽管省市联合专案组办案人员不少,想要尽早结案,势所难能。估计年前最多只能将纪委的程序走完,进入司法程序,该是春节之后的事情。

    身为潜州市长,柳俊从未忘记自己的主管工作。

    这一日,柳市长在潜州宾馆会见了香港互利租赁有限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宗大福。宗大福四十几岁,身材肥硕,笑眯眯的,看上去有如弥勒佛一般,穿一身浅色的西装,见到柳俊,伸出胖乎乎的肉手,连称“柳市长好”,笑得眼睛毒看不见了。

    互利租赁有限公司是香港成立较早的一家租赁公司,七十年代末期就在香港挂牌营业。一开始,规模并不大,主营的也是设备租赁业务和汽车租赁业务。

    当时香港的经济,也刚刚开始腾飞,远没有达到现在的规模,更不是闻名遐迩的亚洲金融中心。充斥着很多小工厂和小企业。

    这些小工厂和小企业,融资极难,举步维艰。融资难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中小企业的信用度不够,没有足够的抵押担保,很难从银行贷到急需的资金。香港政府为了解决这个难题,鼓励金融业发展租赁业务。因为中小企业无力购买新设备和大型设备,又没有信用贷款,那么租赁公司就购买设备出租给这些中小企业,让中小企业逐渐积累资金。有了租赁信用,就可以逐渐积累贷款信用。

    应该说,香港政府这个租赁方案,是比较合理的。租赁信用的风险远远小于信贷风险。一些租赁了设备的中小企业,如果因为经营不善,交不了租金,那么设备还在,设备的余值还在,租赁公司不会有百分之百的损失。如果中小企业运作得当,就可以按时交纳租金,经过一定的周期,租赁公司就能收回购买设备的成本,以后产生的租金和设备的余值,就是纯利润。

    因为香港逐渐形成了成熟的市场经济,租赁公司的业务,逐渐红火起来。互利租赁公司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也逐渐从刚开业时的小型设备和二手汽车租赁,逐步发展壮大,近年已经开始涉足金融融资租赁的领域。

    名义上,互利租赁公司是省建行行长邱晴川介绍过来的。

    至于幕后的推手,知道的就很少了。就连宗大福自己,也压根就不清楚眼前这位高大英俊的年轻市长,其实就是促成他此番大陆之行的关键性人物。

    “宗主席,欢迎欢迎!”

    柳俊对宗大福很客气,任由他的肥手握住自己的手,猛力摇晃了一阵。

    潜州宾馆的会见厅,装修得比较大气。毕竟是政府宾馆,负责着重要的接待任务,会见厅太寒酸了不行。不过在宗大福眼里,自然也就是一般般。九八年的内陆城市,其繁华程度,与沿海城市相去甚远,较之香港更是大有不如。

    宗大福心神不宁,也没有去在意这些装饰方面的小细节。

    他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金总会坚持要他来潜州洽谈租赁业务。宗大福的互利租赁公司,近两年发展比较迅速,在香港整体经济停滞不前乃至出现滑坡现象的时候,其他租赁公司都在收缩业务,减少开支,互利租赁公司却能逆势上扬,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自然是因为互利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宗大福领导有方,经营有术。真正知晓内情的人并不多。但宗大福自己却是知道了,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亿昌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富昌注入了大笔的资金,令得互利有能力扩大经营范围。其次,金富昌给他介绍了很多的业务,大力扶持。金富昌如今在香港的身份今非昔比,依靠着盛业基金的恐怖盈利能力,金富昌早已由昔日的小富豪进阶为香港一等一的超级富豪行列。类似宗大福这样的商人,面对金富昌,绝对需要仰视。

    没有金富昌的强力支持,宗大福和他的互利租赁公司,也就与香港其他的租赁公司一样,举步维艰。

    因此对于金富昌的要求,宗大福很难拒绝。当然,宗大福也问过金富昌坚持要他这么做的理由。金富昌只是微笑着告诉他,香港的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大陆近些年却是活力无限。既然租赁公司的生存空间在香港受到了限制,何不改弦易辙,投资大陆,寻找新的机会?

    就纯粹的商业运作手法来看,金富昌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宗大福只是担心,内地尽管经过了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规则并不尽善尽美,类似租赁融资这种投资模式,投入资金大,回收资金的周期比较长,缺少一个相对公平的游戏规则,风险太大。

    因此宗大福看上去笑眯眯的,实则心里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若是在沿海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城市,宗大福心里,尚不至于如此忐忑不安。潜州,嘿嘿,在宗大福眼中,实在太落后了些。以宗大福对内地官场的了解,越是这种闭塞落后的地方,官员们越是没有公平的意识。

    不过宗大福对于柳俊,还是比较感兴趣。

    原因无他,在于柳俊的年轻。如此年轻的市长,宗大福以前在内地,几乎不曾见过。当然,宗大福很少来内地投资,对内地的官场情况,所知不多,并不清楚柳俊的偌大来头。只是凭经验猜测,柳俊必定有很过硬的靠山。

    “宗主席,欢迎你来潜州投资。”

    寒暄过后,双方分宾主落座,柳俊微笑着说道。

    宗大福忙即摆手,笑眯眯地说道:“柳市长客气了,我暂时是来看看,邱行长对我说,潜州的经济发展势头不错。”

    提起邱行长,这又是宗大福第二宗不解之处。为什么来潜州投资,要透过a省建行的行长邱晴川做“中介”?

    对于一个不清楚内地官场情势的香港商人来说,这中间的弯弯绕,他真的很难搞明白。既然金富昌如此吩咐,那就照做好了。

    柳俊知道他心中疑虑未消,当下也不勉强,笑着说道:“宗主席,互利租赁公司,在香港运作很多年了吧?”

    宗大福答道:“也不算很久,二十年吧……”

    柳俊笑道:“呵呵,二十年,不短了。内地的租赁业务,事实上也是从七十年代末期开始的。”

    宗大福连连点头。这其实正是他的心病所在。满打满算,从七九年国家提出创办国际租赁业务起,内地融资租赁业已经运作了将近二十年。八十年代,作为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利用外资的重要窗口,中外合资融资租赁公司一度十分繁荣。但是,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受国企改制、担保失效、汇率剧变等因素的影响,进入九十年代前期中期,融资租赁业都被沉重的欠租所困扰,其间金融租赁公司还经历过大整顿和重新注册,元气大伤。

    有例在先,也难怪宗大福心中惴惴。

    “宗主席,中央政府,对于融资租赁业务,其实一直都是支持的。虽然在发展过程中,遇到过许多的问题,但是总体来说,是向上发展的。你也知道,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一直在坚定不移地实行着,很多以前存在的政策性问题,也都在逐步解决。因此,宗主席不必过分担心游戏规则。如果宗主席投资潜州市,市政府可以和你签订受法律保护的协议。”

    柳俊不徐不疾地说道。

    “当然当然,我当然信得过柳市长,信得过您领导下的潜州市政府……”

    宗大福依旧笑容可掬,只是诚意方面,略略有些欠缺。

    “宗主席,按照国际惯例,融资租赁业的资产回报率,一般是多少?”

    柳俊忽然问了一个涉及“商业机密”的问题。

    宗大福一怔,倒也没有多少犹豫,答道:“正常情况下,一般在百分之十二至百分之十六之间。”

    柳俊点点头,说道:“那么,宗主席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你投资潜州市,我们给予你的回报,会远远的超出这个国际标准。”

    果然是商人重利,一听到这个话题,宗大福的眼神顿时一亮,小眼睛睁大了几分。

    “远远超过?”

    柳俊笃定地点头,说道:“对,远远超过,甚至会超过一倍以上!”

    宗大福怦然心动。资产回报率超过国际标准一倍,是个很惊人的数字。宗大福从事租赁业二十年,自然明白这么高的回报率,意味着什么。不用三五年,他的互利公司就能比现有规模壮大一倍。柳俊说的这个前景,实在太诱人了。

    “柳市长,这个,我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柳俊微微一笑,知道宗大福已经开始被自己说动了,便趁热打铁:“宗主席,如果你有意向在我市投资,那么我可以保证,贵公司能在潜州享受到最优惠的政策。就像贵公司的名字一样,我们互利互惠,一定能够双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