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又见新华社记者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又见新华社记者

    时间静静流逝,进入了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都说新年新气象,柳市长却在新的一年刚开始不久,就碰到了一个他很不想见到的人。

    于怀信给他泡茶的时候,随口说道:“市长,听说新华社来了记者,要采访白湖窝案和国有资产出售的情况。”

    柳俊不由双眉微蹙,问道:“新华社的记者?”

    柳俊对传媒并不反感,但这么敏感的时刻,新华社的记者忽然出现在潜州,指名道姓要采访白湖窝案,却不能不让他提高警惕。

    瞿浩锦召见之后,采纳了他和刘辉的意见,省市联合专案组加快了案件侦查的进度。换一句话说,就是开始控制案件牵涉的范围。饶是如此,此案已经牵连甚广。

    潜州市委常委、江城市委书记管永清,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朱炎,均被省纪委双规。被牵连进白湖窝案的,还有七八名市直机关的负责人,都是平日与方汝成、郭元忠、管永清等人过从甚密的官员。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白湖窝案,已经引发了潜州官场的大地震。一次性处理副厅级干部一名,县处级干部十几名,对于一个地级市来说,堪称惊世骇俗。

    尽管瞿浩锦和段定远基本上接受潜州市的建议,对案件进行了必要的控制,依旧还是引发了许多的其他问题。譬如管永清的遗缺,就引起了一场争斗。

    普通的副厅级干部,不会有太多的争议。管永清遗留下来的位置,比一般的副厅级干部重要得多,不仅仅是江城市委书记这个位置本身的含金量,最主要的还是“潜州市委常委”这个位置比较吸引省里大佬的注意力。

    副厅级干部的任免,潜州市委只有建议权。江城市地位比较特殊,属于潜州市代管。

    在举荐管永清继任者的问题上,刘辉主动避嫌,将权力上交。这也是迫不得已,事实证明,他提拔起来的很多干部,都出了问题嘛,省委迄今没有对刘辉本人和潜州市委提出批评,已经很给面子了。这个时候再去争抢权力,未免太不识相。

    省委组织部一共遴选了三个候选人,供省委领导挑选。这三名候选人,没有一个是潜州干部,两名是省委机关的干部,还有一名是外市的县委书记。最终省委派到潜州来接替管永清职务的,是省委办公厅的一名干部,名叫苏延光。

    无疑,这是省委向潜州市掺沙子的开端。

    当然,严格说起来,柳俊担任潜州市长,也是一颗大大的沙子。而且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一下子就撬动了潜州官场严丝合缝的大板块。这个却是瞿浩锦当初意料不到的。

    围绕着江城市委书记的职务展开的争夺,都在台面下做功夫,到了台面上,省委常委会讨论的时候,一致通过,包括丁玉舟、华君庭、崔福诚等本土派大佬,谁都不曾提出异议。潜州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大家都不好怎么说话。

    除了江城市委书记引发了一场暗斗,白湖县委书记的人选,也并未尘埃落定。市委安排县长郁志达临时主持白湖县委的日常工作,迟迟没有发文扶正。倒不是郁志达能力不够,而是他本身就处在漩涡中心,也有人告他的状,说他屁股底下不干净。虽然省委专案组已经有尽早结案的意图,没有深究,潜州市委,也不好就此正式任命郁志达为白湖县委书记。近来有传言说,白湖县委书记,还是会从省里空降下来。

    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搞得潜州官场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很不稳定。

    这个时候,于怀信告诉柳俊,新华社有记者下来,要采访白湖窝案和国有资产出售,柳市长的心情怎么会好得了?

    “来了几个?”

    柳俊随口问道。

    “两个,一男一女,带队的那个,据说是享受正处级待遇的资深记者,名叫费清……”

    “费清?”

    柳俊不由笑了。

    于怀信诧道:“市长你认识这个费清?”

    柳俊笑道:“老熟人了。”

    这个费清,就是几年前曾经到宁白县采访“白条事件”的新华社记者,何大小姐给他的评价非常简单直接——高二养的一条狗!

    那一回直接导致洪总理派人赴宁白县调查,柳俊由此进入洪总理的法眼,颇多奇遇。尤其重要的是,结识了在洪总理办公室工作的凌雅。撇开费清的险恶用心不论,算得上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不过现在柳市长的心情高兴不起来。

    费清在此时忽然出现在潜州市,应该不会是偶然的,柳市长不大相信巧合这样的事情。还没完没了了。柳俊的眼神锐利起来。

    柳俊问道:“新华社的这两个记者现在在哪?”

    于怀信答道:“是宣传部农部长接待的,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农部长办公室……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柳俊摆了摆手,说道:“我打吧!”

    市委宣传部长农士安,年纪与刘辉相当,读书人出身,平日行事很低调,柳俊对他比较尊重,不愿假手秘书打这个电话。

    “你好,农部长,我是柳俊!”

    农士安显然没想到柳俊会亲自打电话给他,忙即笑着应道:“市长好。”

    “农部长,听说新华社来了两个记者?”

    柳俊没有寒暄,直奔主题。

    农士安心里略略一惊,小心应答道:“是的,市长……”

    “其中一位,是不是叫作费清?”

    农士安有些奇怪:“对,带队的那位记者,是叫费清……怎么,市长认识他?”

    柳俊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又问道:“农部长,费记者还在你办公室吗?”

    “没有,他们已经下去采访去了。”

    柳俊皱起了眉头:“下去采访去了?去了哪里?”

    “应该是潜州宾馆。据费记者说,他们社里对出售国有资产筹集建设资金的方案很感兴趣,特意委派他们前来采访这个新闻。”

    农士安答道,语气里多少有些兴奋。柳俊出售国有资产换取建设资金的方案,引发了很大的争议,农士安思想保守,对这个方案抱着很大的疑虑。不过柳俊既然已经将方案变成了事实,刘辉还亲自出席了宴会,生性谨慎的农士安自然不会公然反对,质疑。内心深处,他还是希望这个方案能够获得上级肯定,这样一来,市里就能筹集大笔资金,投入到经济建设之中去。作为一个“老潜州”,农士安自然希望看到潜州市经济腾飞。如今新华社都委派了记者下来采访这个事情,可见上头对此事是持正面态度的。

    “呵呵,动作蛮快的。”

    柳俊淡淡说道。

    农士安心里一跳,柳市长语气不对啊,难道是生气了?农士安也知道,自己没有将新华社的记者领去拜访柳市长,是有些不合规矩。虽说宣传部是党委职能部门,直接向市委书记负责,柳俊并不是他的正管上司,但采访出售国有资产的新闻,照理是应该知会市长才对。农士安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实在新华社那个费记者性子太急,坐不了几分钟就急着要下去采访,连市委刘书记都不愿意去拜访,口口声声“工作第一”,农士安也不好挽留。

    新华社的记者,牌子还是很好使的。农士安干了多年的宣传工作,也很少接触过新华社的资深记者,不敢怠慢。

    送走费记者之后,农士安先给刘辉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刘辉没有多想,依照惯例,吩咐农士安要做好接待工作,安排合适的时间,他会亲自出面接待新华社的两位记者。

    向刘辉汇报之后,农士安正要给柳俊通报一下这个情况,柳市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农部长,谁在陪同新华社的记者采访?”

    柳俊的语气,恢复了平静。

    “是黄秋兰同志。”

    黄秋兰是宣传部副部长,农士安安排自己的副手亲自陪同,算是给了费清很高的礼遇。

    柳俊礼貌地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农部长。”

    农士安抢在柳俊挂电话前解释了一句:“市长,那两个记者性格很急,坐不住,连刘书记那里都没去,就急着下去采访去了……”

    这个解释是必须的,不然的话,他和柳俊之间的隔阂就形成了。

    柳俊笑了笑,说道:“新华社的记者嘛,很大牌啊!”

    最后这句话,又令得农士安愣了很久,都没弄明白柳市长是个什么意思。

    柳俊并没有放下电话,直接打给了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仇用之,叫他来自己办公室一趟。

    仇用之来得很快,不过几分钟就出现在柳俊的办公室。除了于怀信,仇用之要算得是柳俊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了。

    “市长……”

    仇用之站在柳俊面前,微微弯腰,请示道。

    柳俊说道:“用之,新华社来了两个记者,你知道吧?”

    “是的,我知道。”

    “他们现在在宣传部黄秋兰副部长的陪同下,去了潜州宾馆采访。你马上过去,在保卫科带几个人一起过去,保护记者们的安全。”

    柳俊吩咐道。

    仇用之微微一怔,望了柳俊一眼,柳俊点了点头。仇用之就明白了市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