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质疑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质疑

    香港互利租赁公司在潜州市开展了租赁融资业务之后,一些颇有规模的外资租赁公司闻风而动,纷纷向潜州市政府发出了意向性的联络。对于这些主动找上门的融资租赁公司,柳俊一概持欢迎态度。

    柳俊的计划,是要将融资租赁的模式,逐步在潜州市推广,先在市一级做好摸索的工作,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再向下辖各区县延伸。如果运作得当,潜州各区县,都能筹集到一笔可观的资金,对于快速启动潜州经济至关重要。

    要全面推行这个计划,光靠一个互利租赁公司显然是不够的,需要更多有实力的大公司来参与。这些实力雄厚的融资租赁公司,都颇有名气,不仅仅能为潜州市带来急需的资金,还能带来免费的广告,让潜州市更多地在国际资金面前曝光,吸引大家的眼球。此外,除了融资租赁,设备租赁也是众多的潜州中小型企业所渴望的。

    这一日,柳俊在潜州宾馆会见了南方市“通联租赁公司”的张副总。

    通联租赁公司是南方市规模最大的合资租赁公司,在业界名气很响亮,张副总是通联租赁公司的二号人物,拥有很大的话语权。柳俊对张副总的到访非常重视。

    张副总为人十分爽直,办事雷厉风行,与柳俊会谈之后,对潜州市政府提出来的诸般优惠举措非常好感,马上就对柳俊提出,要进入实质性的考察阶段。柳俊自然欢迎,随即安排了市国资委、发展委和招商局的干部们,引领张副总一行考察潜州的国有资产,向通联租赁公司推荐合适的收购对象。

    很快,双方就进入了具体的谈判。这一回,通联租赁公司看中的是位于吉庆广场的潜州市第一百货大楼。这栋百货大楼,是市商业局的产业。

    正当谈判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市国资委主任周晗却向柳俊报告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省国资委姚宣主任,给他打了电话过来,对他们正在进行的收购谈判很隐晦地提出了质疑。

    “姚主任说,要我们的步子不要迈得太快。”

    周晗将姚宣的原话一字不差地向柳俊做了汇报。

    柳俊挺拔的双眉顿时皱了起来。这表示着,省国资委的态度起了变化。在此之前,姚宣尽管没有表示支持,但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采取了矛盾上交的方式,请省政府领导批示。省政府领导一直没有动静,省国资委也就一直不曾再就此事发表意见。而现在,姚宣的态度变了。

    几乎是立即,柳俊就想到了姚宣态度的转变,绝不是代表着他个人,甚至也不是代表着省国资委。在没有得到上级领导属意的情况下,姚宣是不会自作主张来得罪柳衙内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还是得罪柳衙内了,有什么好处?

    “没事,你们继续与通联公司谈判,争取尽早签署合同。当然,老周你一定要记住,估价必须以专家的评估结果作为依据,出售价格只能高不能低。”

    柳俊随即作出了决定。

    “是,市长……不过,市长,这个省国资委要是再打电话来,我怎么答复?”

    周晗小心翼翼地问道,心里头暗暗吃惊。看来柳市长是豁出去了,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说,省国资委的意见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但柳衙内有这个底气,并不代表着他周晗也有这样的底气。

    柳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吭声。

    周晗顿时觉得遍体生凉,不敢再问,诺诺连声地退了出去。

    柳市长靠在椅子里抽了一支烟,正准备给姚宣打个电话,姚宣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

    “呵呵,柳市长好,我姚宣啊!”

    “姚主任好!”

    与姚宣的热情相比,柳俊的语气有些冷淡。

    姚宣就在电话那头狠狠撇了一下嘴巴,却依旧带着笑意说道:“柳市长,潜州是不是又在进行拍卖?拍卖市百货大楼?”

    柳俊淡然说道:“姚主任,不是拍卖,是融资租赁!”

    “呵呵,对,是融资租赁……柳市长,这个,你们是不是考虑暂缓一下,步子迈得有点快啊……”

    柳俊双眉再次一蹙,直截了当说道:“姚主任,是不是省里有了正式的批复,禁止我们进行融资租赁的操作?”

    姚宣吸了口气,略略沉默一下才答道:“柳市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现在网络上,媒体上,对潜州市这个做法,都有些不同的意见啊!”

    姚宣说的是事实。

    网络上质疑潜州“卖家当”的呼声越来越高,类似《潜州到底怎么了》这样的文章,陆陆续续又钻了不少出来,惹得很多人跟帖,一些言辞激烈的网友甚至直指这是一种新的,明目张胆的贪污**,利用融资做掩护,公然倒卖国有资产,中饱私囊。

    这个情况,潮流网络公司的张天,一直在关注,每天都按时向柳俊汇报网络上的情况变化。柳俊也一直只是要求他密切关注,并没有要他采取技术性手段删帖。

    但是网络上闹得再凶,在柳俊看来,远远不如《天南时事》引发的风波。作为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刊物,《天南时事》的态度,影响面很广泛,不久之后,相继有一些传统传媒报道了此事,大都是和《天南时事》一个论调,与网络上指责潜州市的声音基本一致,只是遣词造句比较注意,不至于像网络上部分网友那般激烈。

    这些报道此事的传统传媒之中,颇有几家是影响力很大的媒体。

    和白湖窝案一样,“卖家当”又已经成为潜州的一大新闻,引起了全国各地的普遍关注,可以预见的是,一定会惊动高层的重量级人物。

    柳俊再次问道:“姚主任,网络和媒体怎么说,只是代表着民间的一种看法。姚主任也应该知道,网络上还是有很多支持意见的。我想知道,是不是省里有了正式批复,禁止进行这个操作?”

    柳市长的声音,已经十分的严肃了。

    姚宣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给柳俊打这个电话,确实是得到了某些省里领导的暗示。但很显然,柳衙内不高兴了。姚宣并不想陷入这个冲突中去。根据姚宣的经验判断,此事最终会超出潜州的范围,也必定会超出a省的范围,有可能引发一场大的争论,甚至引发一场新的高层博弈都未可知。以他姚宣的身份地位,掺和其中很不明智。

    无论哪一方,他都得罪不起。

    “呵呵,柳市长,我只是关注一下这个事情的进程。省里暂时没有明确批示!”

    姚宣不得不实话实说。

    也就是柳俊,会如此和他说话,换了a省任何一个市长,省国资委主任表示了这样的“关注”,谁不是心知肚明,忙不迭的收拾摊子?

    柳衙内的犟脾气又发作了!

    “谢谢姚主任的关心!”

    柳俊很冷淡地说道。

    姚宣客客气气地挂了电话,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发出类似牙痛的嘶嘶声,满脸既愤懑又无奈的神情。

    柳俊挂掉姚宣的电话,随即通知于怀信,让他马上将市国资委、市发展委、市招商局的负责人和仇用之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开会。

    很快,几位局委办的负责人就齐集市长办公室,神情紧张地望着柳市长。

    柳市长的神色,比他们更加严肃。

    这在大家看来,颇为不正常。柳俊尽管官威俨然,平日里这般威严神色却并不在脸上显示出来,通常情况下,柳市长的脸上都会带着淡淡的,和善的笑意。

    柳市长此时紧急召集大家开会,肯定是为了融资租赁的事情。省国资委姚主任的态度,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柳俊神情虽然严肃,语气倒还平和,并没有十分的严厉,先就询问了与通联租赁公司谈判的进度问题。大家便都望向仇用之。自从仇用之担任了第一次的“监军”之后,每回租赁融资谈判,仇用之均全程参与,事实上在起主导的作用。

    仇用之也不谦让,言简意赅地向柳俊汇报了谈判进度。

    “基本上,已经达成了一致,这两天就能草签协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个星期之内就能签署正式的协议。通联租赁公司接受我们的估价,两点六个亿!省市专家的估价,是两点三个亿。”

    每次租赁融资,国有资产都是溢价出售。

    在这一点上,仇用之把关很严。

    柳俊点点头,说道:“很好。现在网络和一些媒体,对我们的融资租赁模式,提出了一些质疑,这个很正常,任何一项改革的举措,初期都是会有很多争论的。大家要正确对待这些质疑……”

    正说话间,办公桌上的电话震响起来,是那台红色的保密电话。柳俊站起身来,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你好,柳市长,我是小王……邰省长请你明天上午八点,来他办公室,他要和你谈话!”

    “好,我知道了!”

    柳俊放下电话,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回到几位局委办负责人面前,继续开会,吩咐道:“你们按照市政府的部署,继续进行谈判!尽快签订正式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