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对不起不该对我说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对不起不该对我说

    默默吃完饭,韩旭和柳俊提前几分钟,赶到了省委办公大楼。对于这处庄严神圣的所在,韩旭与柳俊都并不陌生。省委大院的工作人员,对于潜州市的党政一把手,也不陌生。见到韩旭和柳俊联袂而来,认识他们的人都微笑点头打招呼。

    不过,韩旭和柳俊都在这些人脸上看到了一些隐隐约约的不自在。

    看来,昨天那个群访事件,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省委机关的工作人员,认定这两位潜州的父母官,是到省委挨训来了。

    自然,吴秘书不至于如此浅薄,见到韩旭和柳俊,依旧满脸笑容,起身与两人握手,寒暄了几句,这才请示瞿浩锦,将两人引进了里间办公室。

    瞿浩锦依旧很威严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之后,见韩旭和柳俊进门,只是点头示意,并未起身握手。

    “坐吧!”

    瞿浩锦向办公桌对面的两张椅子示意了一下。

    韩旭和柳俊依言落座,情不自禁挺直了身子。不过看上去,两人的神态都还比较镇定,没有紧张到冒汗。至于轻松,那是谈不上的了。

    瞿浩锦慢慢合上面前摊开的文件,瞥了他们一眼,目光也不是特别的凌厉,韩旭和柳俊却是心中一凛。

    “说说吧,怎么回事?”

    瞿浩锦的作风雷厉风行,谈话方式也是如此。除了在大会上作报告,或者接受媒体的采访,会说一些官话套话,私下里接见下属干部的时候,一般都是言简意赅。

    柳俊紧闭双唇,一声不吭。有市委书记在,该当由他回答瞿浩锦的问话。

    估计这个事情,瞿浩锦已经有所了解,不然也不会有这次召见。但韩旭还是不敢大意,再挺了挺身子,用比较适中的语速,简单说明了一下前因后果。

    韩旭的描述十分客观,几乎没有加上什么修饰的词语,对于柳俊曾经在常委会上表过态的那句“豪言壮语”,更是丝毫也没有提及,甚至于调动武警力量,强制查封矿企,也是简单带过,并没有作为重点描述。应该说,韩旭这个客观很正确。

    因为发生了群访事件,上访群众堵住了省政府的大门,省委书记亲自召见他俩询问缘由,乃是非常正式的程序。不管他是不是瞿浩锦的亲信,当着柳俊的面,都不能随意下定语。他只需要就事论事说明情况就行了,该如何进行判断,瞿浩锦自有分寸。

    瞿浩锦听着,眉头皱了起来,神情很是不悦:“在市里就闹了三回,你们的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

    韩旭和柳俊的脸上,都有了尴尬的神色。

    省委书记就是省委书记,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确实,如果他们能提前预防,今天的群访事件,多半就不会发生。

    数十人的群访事件,也不能说是规模有多大。一段时间,国企下岗工人群体上访的时候,曾经有超过一千人的“超级大团队”出现,蔚为壮观。不过那是大势所趋,国企改革,阵痛是必然的。那么多下岗职工,一时之间安排不过来,生活无着,闹一闹,在大家的眼里,似乎也是应该的。

    而潜州市这一回的群访事件,却有点像是人为激发的矛盾。既然你们都动用武警查封无证矿企了,对于后续可能发生的问题,就应该有所准备,做好应对的预案。结果人家到市里“闹”了三回,都是敷衍了事,不是坐视矛盾激化吗?

    韩旭红着脸说道:“对不起,瞿书记,这是我们的失误……”

    瞿浩锦摆了摆手,淡然说道:“这声对不起,需要对我说吗?你们做的是xx党的干部,不是我瞿浩锦的命官!这次事件,是给a省抹了黑,但更给潜州抹黑。影响了城市的形象。你们该对潜州市的广大干部群众说对不起!”

    瞿浩锦的语气,并不如何严厉,却说得两位太守心里头忐忑不已。

    这个态度,就是表明瞿浩锦的不满了。

    柳俊之所以忐忑,关键是他尚未做出判断,不知道瞿浩锦今天召见的目的,是不是仅仅只是为了了解群体上访的内情,捎带着将他俩教训一通。如果真是如此,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身在体制之内,想要百分之百不犯错误,绝无可能。那么,挨训也就很正常了。

    可没有谁规定,他柳衙内就只能得表扬,不能受批评。

    但柳俊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为省内特殊的政治格局,瞿浩锦对潜州的任何关注,柳俊都很在意。仅仅因为群众上访,堵住了省政府的大门,照常理分析,省长邰惟清更有理由将他和韩旭叫去训斥一顿。他们连累邰省长一并丢脸了嘛。

    而韩旭,也并不比柳俊轻松。他是瞿浩锦亲自点将,从国家部委调到潜州来的,瞿浩锦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成功压制柳俊,将潜州市这个本土派最后的堡垒完整拿下。然而上任一年多来,貌似这个任务离完成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在潜州,不是他压制柳俊,而是柳俊死死压制住他,如果没有瞿浩锦的支持,甚至于连正管的干部工作,也大权旁落,差一点就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空头书记。

    虽然事出有因,柳衙内过于强势,也不排除夜深人静的时候,瞿浩锦会后悔当初作出的决定。瞿浩锦也许会认为自己错误估计了韩旭的能力。如今又出了这样的漏子,韩旭就更加担心了。

    他深深知道,一旦失去了瞿浩锦的赏识,他今后的仕途之路,基本上就很艰难了。

    当然,在官场上,韩旭也并不只有瞿浩锦这样一个靠山,他以前在国家部委,四十岁不到就进阶正厅级,也不全是瞿浩锦的推荐。不过无论如何,韩旭绝不愿意失去一省之主的看重。如果他在a省走了麦城,纵算原先那些赏识他的大佬,也会认为他做地方工作经验不够丰富。

    韩旭四十岁出头,就做到了地级市市委书记这一个正厅级里含金量最高的位置,可谓前程璀璨。私下里,韩旭也是很有政治野心的。他很清楚,假如被打上了不善地方工作的标签,对于他今后的进步,是一个绝大的阻碍。纵观当今顶层圈子里的大人物,没有执政地方经验的,还真是不多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韩旭是最有理由痛恨柳俊的。

    柳俊的强势,已经威胁到了他的根本。

    很多时候,韩旭也想过要和柳俊携手合作,但考虑再三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来自派系的压力。瞿浩锦所在的大派系,与严柳所在的大派系,关系并不融洽。因为两年后将要到来的党内最高领导人新老更替,决定了两大派系的基本态势。双方最终,当然会达成某种平衡与一致。但在此之前,必定要进行激烈的博弈,以便在换届的时候,为本派系争取最大的利益。以韩旭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暂时还不够资格参与这样层面的博弈,瞿浩锦却正处身于漩涡的中心。两年之后,瞿浩锦也才五十八岁不到,正是年富力强之时,肯定要谋求更进一步。当今对他也比较看好。所以,瞿浩锦不可能与严柳系“和平共处”。瞿浩锦没有发话,或者说,韩旭没有得到瞿浩锦的默认,“擅自”与柳俊“谈判”,乃是犯了最基本的忌讳。

    韩旭放弃与柳俊携手合作的念头,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韩旭骨子里头,是一个掌控**十分强烈的人。身为市委书记,就算是与柳俊合作,所作的让步,也是有限度的,不能超过韩旭心中的底线。而柳俊所表现出来的“霸道”,明白无误地显示了,柳衙内的掌控**,丝毫也不在他韩旭之下。与这样的人谈判,如何分享权力,是一件很难拿捏的事情。韩旭主动向柳俊抛出橄榄枝,情形也许只会更糟,说不定会被柳俊当成是一种示弱的表现,从而变本加厉地“欺压”他这个市委书记。

    这个事情,或许是一个机会,亦未可知。

    “柳俊,听说在市委常委会上,是你坚持要立即查封辖区内的矿企?”

    瞿浩锦眼望柳俊,沉声问道。

    柳俊点了点头,答道:“是的,瞿书记,是我坚持要立即查封无证矿企。而且为了迅速达成这个目标,我建议动用了武警的力量。”

    听柳俊毫不犹豫地承认下来,韩旭吃了一惊。

    这位柳衙内,还真有点敢作敢当的气魄啊!

    瞿浩锦缓缓点头,看不出他对此事的真实态度。稍顷,瞿浩锦说道:“无证矿企是非法的存在,你们严厉打击,并没有错。你们的错误在于,干事情只干了一半。既然拿出了雷霆手段,后续的善后措施就应该跟上去,不然就会出问题。”

    对于瞿浩锦这个批评,柳俊倒是心悦诚服,当即颔首答道:“是的,瞿书记批评得很对,在这个事情的善后处置上,我确实是有责任。”

    柳俊说的是“我有责任”,而不是“我们有责任”,让瞿浩锦也有些意外,望了他一眼,缓缓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