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还是同志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还是同志

    葛红兵二十七八岁,不到三十岁的样子,长得还算周正,身材中等,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唯独气度还过得去,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听了黄嘉敏招呼,忙即上前,给何夫人鞠躬,很规矩地问好。事实上,他并不不清楚何夫人的身份来头,不过有一点,他却是注意到了的。那就是,嘉敏的大姑黄丹青,主动上前与何夫人握手,何夫人站在原地没动。

    官场上的人,特别注意这些东西,尤其是黄丹青,葛红兵算是领教过的,官太太架子十足,不要说是官职比陈副政委低的,就算是相差不多的高干家属,黄丹青也喜欢拿捏。原因无他,老陈家也要算是正宗的红色家族,近年虽然逐渐失势,名声还在。

    与黄丹青打了好几回交道,这还是葛红兵第一次见黄丹青把出了略低的态势。由此可见,这位何伯母,定然是非同寻常的来头。

    何夫人依旧微笑点头应答,并没有特别的礼遇。

    黄嘉敏又有些不大舒服。

    这位黄小姐嘉敏,并非世家出身,家中父母,也是普通的国企干部,级别不高,副厅级罢了。但黄嘉敏偏就养成了一副“势利眼”的性格,凡事喜欢摆谱。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陪着大姑逛街或者打牌。原因无他,大姑的身份地位高嘛,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奉承话,黄嘉敏就觉得倍儿有面子。因此上,她对大姑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亲。纵算挑婚纱这样的大事,也是请大姑出面,而不是请自己的母亲陪同前来。

    黄嘉敏这样做,还基于现实的考虑。她就是通过大姑,才结识到建设部葛知远副部长一家的,一来二去的,就和葛红兵好上了,真正嫁入了豪门。

    她未来的公公葛知远是建设部部长常以进的亲信,也算得是老高家的嫡系,是高政局很看重的官员,前程似锦。嫁给葛红兵,黄嘉敏堪称钓了个金龟婿。

    这一下,黄嘉敏就更加有牛皮的本钱了。

    今天,她第一次碰到比她大姑更牛的角色,心中不爽,乃是理所当然。

    黄大小姐双眼骨碌碌一阵乱转,就要“计上心来”,大姑黄丹青已经在招呼另一个老妇人,微笑着说道:“亲家母,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聂晓云同志,军委何主席的夫人!”

    听了这个话,现在忽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军委何主席的夫人”这个头衔镇住了。

    黄嘉敏刚到嘴边的刻薄言辞硬生生咽了回去,因为咽得太急,黄嘉敏一时之间,憋得面红耳赤,心里头一阵猛烈的跳动,骇然地望着何夫人。

    那个被黄丹青称为“亲家母”的老妇人,立时满面堆笑,上前与何夫人握手,很客气地说道:“您好,何夫人,我姓冯,叫冯英英,我家里那位,是建设部的葛知远……”

    这位原来是葛红兵的母亲。

    何夫人微微一笑,说道:“葛夫人,不必那么客气,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冯英英忙即说道:“何夫人这么说,可不敢当,您叫我小英吧……”

    冯英英是真的有些紧张。平日里,她是高高在上的,在一干朋友圈子里,也很有面子,大伙见了她,无不是恭恭敬敬的,客气得紧。但现在面对军委副主席何长征的夫人,冯英英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差距,而且是巨大的壕沟,基本上看不见拉得很近的可能性。

    距离产生压力。

    何夫人笑着点点头,却并不改口。

    何长征威严厚重,并不喜欢呼朋唤友。但身为军委常务副主席,又是何武系第二代的领袖,却也不能做到闭门谢客。平时经常会有高官显贵登门拜访,当然是以军队的高级将领居多,但也有不少政界的高官。何老的故旧,建国之后,不少都脱离了军界,在政界发展,其中很多二代子弟,在政界有很高的职位和声望,譬如现任中原省省委书记张光明,赴京公干之余,就经常会到何主席家里去坐一坐。

    故此,对于体制内高官,何夫人当真是司空见惯。葛知远这样的副部级干部,还真的不值得何夫人如何去重视。

    貌似她今天的“司机同志”,就正经是一位实权副部。

    黄丹青显然也感受到了何夫人的矜持,不由心中暗暗恼怒。想当初,两家还不是门当户对?若不是因为受自己那个宝贝儿子陈卫星的牵累,老陈竞争南方军区参谋长失利,还不定是谁比谁牛呢!

    “晓云同志,你们今天这是……”

    黄丹青微笑着,眼睛直往何梦莹与柳俊身上瞥。她可是知道何梦莹的情形,当初差一点,何梦莹就成了她老陈家的儿媳妇。听说离婚之后,这么多年,何梦莹一直都不曾结婚。算起来,年纪也老大不小的了,难道准备再婚?

    那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该当就是她的对象吧!

    却不知是什么来头,不过看上去,应该比何梦莹小着些岁数才对。虽然男人的年龄不大好拿,但这个男子的实际年龄,估计不会超过三十五岁。

    黄丹青嘴角的笑容,便带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古怪。

    何夫人其实很不乐意在这里碰到黄丹青等人。她对黄丹青一贯没有什么好感,当初坚决反对何梦莹与陈卫星来往,固然是因为陈卫星自己品行不端,其中一小半原因,也在于她很不待见黄丹青飞扬跋扈,喜欢打官太太大牌子的性格。

    何况现在何梦莹的“再婚”,内情是如此的复杂,虽然黄丹青她们并不知情,何夫人自己心里却雅不愿黄丹青她们知道何梦莹再婚的事。

    只是已经碰到了,黄丹青当面相询,何夫人也不好瞒着。

    “黄阿姨,是我准备结婚。”

    不待母亲答话,何梦莹就笑着说道。

    “哟,恭喜恭喜,梦莹啊,你也快四十了吧?记得是比卫星小了一两岁,是该结婚了……”黄丹青笑嘻嘻的,随口点出了何梦莹的年纪,眼睛望向柳俊,说道:“这位,就是你的对象吧?小伙子挺帅的,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啊?是不是在部队里?”

    何梦莹的秀眉顿时微微蹙了起来。

    黄丹青也六十好几的人,为人依旧如此跋扈,不知进退。

    柳俊淡然说道:“我姓柳,在团中央上班。”

    “团中央?哎呀,真是巧了,我家红兵,也是在团委上班的,不过,红兵是在市团委,青工部的副部长,你们两位一个系统啊。小柳啊,你在团中央哪个部门上班?你和红兵今后多亲近亲近,亲家母,你说是不是啊?”

    黄丹青就连珠炮似的说道。

    冯英英便连连点头,对儿子说道:“红兵,你们一个系统的,是应该多亲近亲近!”

    葛红兵倒是个机灵角色,虽然见柳俊的神色不是十分热情,还是走上前去,主动向柳俊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叫葛红兵,是团市委青工部的副部长……”

    “你好!”

    柳俊伸出手与葛红兵握了一下。

    “小葛,知远同志身体还好吧?”

    “……”

    葛红兵顿时好一阵愣怔,一时之间,没有意识到柳俊这是在问候他的父亲,黄丹青与冯英英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神情。

    这人,还真拿捏上了!

    听听,“知远同志”!

    年轻轻的,说话这么老气横秋,听他言语之间的意思,就像是在问候一个同辈的朋友似的。

    “啊,谢谢,我父亲身体挺好的,请问您是……”

    葛红兵怔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很有些尴尬地答道。

    柳俊到团中央上任未久,那个时候,还并不流行在网站上发布领导人的照片,葛红兵又不在团中央工作,故此与柳俊并不相识。

    “红兵,过来看这件婚纱!”

    柳俊尚未回答,黄嘉敏已经极其不爽了,在一旁叫嚷起来。

    都是些什么人啊!

    军委副主席的夫人当然了不起,女儿也了不起,可是这个柳什么的同志,也实在太离谱了,年纪比葛红兵大不了几岁,愣充长辈啊!

    拿捏也不是这么拿捏的!

    黄嘉敏不好直接冲柳俊发作,就在一旁捣蛋,不爽的意思,暴露无遗。

    葛红兵其实对柳俊如此拿捏,也已经很不爽了。你拽一点无所谓,可是愣充长辈,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太没品位,惹人生气!

    “哦,来了!”

    葛红兵也不待柳俊答话,径自放脱了柳俊的手掌,朝柳俊略略一点头,就转身而去,打算与老婆好好挑选一下婚纱,将这个胡乱拿捏的柳同志扔在了一边。

    何大小姐咯咯地笑出声来,声音很清脆。

    许是何大小姐这个时候发笑,让人觉得与现场的气氛不是很协调,黄丹青黄嘉敏葛红兵等人,一齐向这边望了过来,黄丹青眼里露出不悦的神色。

    “妈,柳俊,我们走吧,改天再来!”

    何梦莹一点都不想与黄丹青等人呆在一起。

    何夫人理解女儿的心思,当即微微点头。

    “哟,就要走了,再呆一会嘛……”

    黄丹青假惺惺地挽留道,目光偶尔在葛红兵身上扫过,却发现葛红兵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似乎遭到了某种魔咒的忽然袭击,被施了定身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