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四百十一章 与君一席话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四百十一章与君一席话

    “不过,柳省长,提高执政团队的办事效率,美化城市环境,固然不错,但是城市建设中,还有一些其他问题,也是需要注意的……”

    雷曼喝了几杯黄酒,似乎谈性甚浓,有些管不住自己嘴巴的意思了,竟然起了“指点”柳省长的心思。

    柳俊原本只是微笑听着雷曼说话,至此脸色微微一凝,变得郑重起来,说道:“请雷曼先生直言相告!”

    这个话,倒是发自柳俊的内心。毕竟雷曼是来自美国的高管,美国的城市建设,确实是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好经验。今天难得聚在一起聊天说话,能听到雷曼对城市建设的高见,果然是好的。

    “柳省长,先说说这个下水道吧。贵国的下水道建设,是城市建设中最令人头痛的事情。我国的下水道,呵呵,你们应该从电影里看到过,可以并排走好几个人。这是一次性设计好的,建好之后,基本上就能管用好几百年,不存在下水道堵塞的问题。但是贵国的下水道,我见识过,走人是绝对不可能的,基本只能走老鼠。如果堵塞得特别厉害,就算老鼠,也要绕道……”

    雷曼说道。

    柯启帆和薛梓易差点笑出声来,这个美国佬还真是蛮幽默的。不过他俩很快就将笑意收了起来,却是在柳俊脸上看到了非常严峻的神情,显见得非常重视雷曼说的这个问题。

    “柳省长,我不很清楚,贵国建设下水道,为什么会建造得这么窄小,如果说以前,城市规模很小,常住人口不多,下水道建得小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很多大城市,按照你们的说法,有一些还是特大城市,人口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下水道的建设,也是这么窄小,这个真的很难理解。我估计,还是一个超前意识的问题。譬如玉兰市是省会,就算是在二十年前,常住人口应该也已经超过了一百万——贵国本来就人口众多——为什么设计的下水道,还是和乡下小镇的规格是一模一样的呢?”

    雷曼见柳俊似乎很重视他说的话,顿时来了精神,继续侃侃而谈,似乎从窗外不断飘进来的恶臭,也不在乎了。

    柳俊脸上的沉思的神情,也变得很明显。

    毫无疑问,雷曼说到了城市建设的一个关键问题。下水道窄小,只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但雷曼所言,我们在城市建设上缺乏前瞻性,却是思想观念的问题。这个涉及到的,可不仅仅只有一个下水道的问题了!

    “柳省长,关于您正在推行的花园城市规划,我是很赞成的。一个城市,确实需要绿化,才显得有生机,又十分优美。但是这个规划,根据市政府的文件,是三年之内完成。我认为,其中也不是没有问题的……”

    柯启帆与薛梓易又吓了一跳。

    关于这个花园城市规划,确实有很多人腹诽,只是奈何不得柳俊的强势,加上丁玉舟对他的全力支持,大伙都不敢说出口来。

    因为周荣光向柳俊提了意见,说财政难以承担,不久之后,就传言说丁玉舟要动周荣光。虽然最终没有成为事实,但丁玉舟事后找周荣光谈过话,叫他必须无条件服从市政府和柳俊的指挥,不许摆老资格,不许胡乱顶撞柳俊。

    全玉兰市的干部,人人都知道周荣光是丁玉舟最看重的干部,崔福诚和汪国钊试了好几次,周荣光都是雷打不动的坐在市财政局长的宝座上,晃都没晃一下。如今不过向柳俊提了回意见,丁玉舟就如临大敌,可见柳俊是何等的强势!

    如今雷曼仗着酒兴,“胡言乱语”,可不要惹得柳省长大为生气才好!

    柳俊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黄酒,望着雷曼,说道:“雷曼先生,请继续赐教!”

    雷曼忙即摆了摆手:“柳省长,赐教不敢当,我就是兴之所至,随口谈谈,说得不对的地方,请你不要介意……”

    这个老外,客气话说得比我们很多国人还要地道。

    “我就想请教柳省长一个问题,如果在这三年之内,您调走了,不在玉兰市工作了,这个花园城市的规划,是不是能够彻底的实施下去?您的继任者,是否会改变这个计划,另外再搞一个规划出来?”

    雷曼看似很随意地说道,词锋却是异常锋锐。

    柳俊的眉头又蹙了起来。

    柯启帆忍不住插口道:“雷曼先生,这个是市政府的集体决议,已经形成了文件,不管柳省长是不是调离,这个文件都会得到实施的!”

    原本柳俊正在和客人谈话,柯启帆不该插话。但是柯启帆追随柳俊一年多之后,对他的性格很是了解,柳俊并不***,喜欢培养身边的亲近干部,经常鼓励他们提问题。所以柯启帆也敢不顾“规矩”,插话进来。

    “是吗?呵呵……”雷曼对柯启帆的言语,不置可否,继续向柳俊说道:“柳省长,我喜欢东方文化,到过贵国很多城市,大部分都是千年古城。但是近几年,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城市,在大搞建设,很多都是在搞旧城改造,而且频率非常之高。往往这个旧城刚刚改造完,以前的新城又变成了旧城,又要改造。整个城市,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建设之中。其实,我觉得有些改造是没有必要的。旧城有旧城的风貌,也许完整地保存下来,更有好处。不瞒柳省长,我也去过欧洲的很多国家,那里对待旧城的态度,和贵国是不一样的。他们很少改造旧城,而是建设新城,让旧城完整地保存下来,甚至都不加以保护,任期自然发展,只是控制旧城的人口增长。很多古城,都得以保存,走在古老的街道上,那种丰富的文化沉淀和精神内涵,令人肃然起敬。旧城,也是庄严而美丽的,并不落后!”

    雷曼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言语,许是有些口渴,就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水。

    “柳省长,我很不理解,一些城市,明明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完全可以建设新城,却始终醉心于旧城的改造。其实,大可以建设新城之后,将旧城的居民迁出去一部分,这样,城市的规模扩展了,旧城得以保存下来,居民的生活质量也改善了,正是一举数得的事情啊。为什么要折腾呢?”

    雷曼一不小心,就用了一个经典词语——折腾!

    在他看来,很多城市建设,都是在折腾,不是建设!

    柳俊沉吟着,问道:“雷曼先生,那您认为,折腾的原因是什么呢?”

    “柳省长,请恕我直言,折腾的原因,就是贵国对于成绩的认定。一个城市的发展与否,不是按照它的实际情况来判定的,而是按照所谓的gdp数值来判定。ok,答案出来了,改造旧城,需要花的钱,相对较少,但是gdp数值跟建设新城是相差不多的,而且还可以宣传,说是关心群众的生活。实话说,这是官方的需要,不是民间的需要。”

    柳俊是真的有些惊讶了,这个外国人,对我国的“政绩工程本质”,竟然了解得这么透彻,一句话就点到了要紧之处。

    “柳省长,还有一点,也是我所难以理解的,那就是贵国的城市建设规划,不是连贯的,而是断断续续的,会造成很大的浪费。譬如一个城市的前任市长,说要开发建设西区,于是大家都跑去西区搞建设。西区还没有建好,这位市长调走了,来了一位新市长,新市长说要建设东区,于是所有人又都跑去东区搞建设,西区就闲置下来了。要知道,一个城市的财力是有限的。贵国有句话,叫做‘好钢用在刀刃上’。所以,这样没有连续性的城市建设规划,会造成很大的浪费,最终却达不成应有的效果。”

    柳俊双眉微微一扬,问道:“那么,请问雷曼先生,在贵国,如果碰到这种问题,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雷曼就笑了,说道:“柳省长,在我国,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的……”

    “不会?为什么?”

    雷曼喝了一口酒,说道:“在我国,大的,全局性的城市规划,会经过议会讨论,然后形成法律文件,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前任市长退休了,继任的市长必须继续实施这个规划。如果他不实施,就是违反法律。这一点,和你们的文件不同。你们的文件,没有法律效力,继任者不执行这个文件,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谁也不会去质疑他的。”

    听到这里,柳俊长长舒了一口气。

    雷曼不愧是东方通,对我国的很多制度的缺陷,看得非常到位。流官制,朝令夕改的弊端,因为缺乏强有力的监督,而被无限地放大,乃至于造成了很多的重复建设,造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惊人浪费。他最后提出来的,赋予法律效力,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

    当然,这个还是有赖于监督制度和机构的健全,否则,纵算是赋予法律效力,无人监督,也还是一纸空文。

    或许,柳俊今后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