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谢媛是生是死?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谢媛是生是死?

    南华宾馆看上去十分平静,实际上,内里戒备森严。

    这个南华宾馆,就是省纪委的招待所,纪委系统的干部来省里开会,一般都是下榻于此。虽然不是十分高档的宾馆,内部条件很是不错,不下于三星级的酒店水平。

    不过,除了纪委系统的干部开会时入住这个宾馆,平时还真是很少有人尤其是干部,会住到这里来。原因无他,凡是被省纪委请去喝茶的干部,也住在南华宾馆。

    南华宾馆有一个单独的楼层,不对外开放,甚至纪检系统的干部们前来开会,也不能住进五楼去。五楼,是专门给“双规干部”交代问题时居住的。有很严密的保安监视措施,房间的门窗,都做了强化处理,防盗门窗的不锈钢管加倍粗大厚实。

    省里干部戏称南华宾馆是“南柯宾馆”。

    凡是被请进去喝茶的干部,就表示着他以往拥有的权势、富贵,均不过是过眼云烟,南柯一梦罢了!

    谢媛就住在这里。

    自从三天前,谢媛被双规,就拒绝交代任何问题,无论谁来讯问,均是闭口不言。从昨天起,谢媛又开始绝食,工作人员送过去的饭菜,摆放在桌面上,原封不动。

    其实南华宾馆对于双规干部的生活,还是照料得不错的,每顿饭均是按照四菜一汤的标准,菜式还不断翻新。

    联合调查组的两名女干部,轮流给谢媛做了很多工作,谢媛就是不说话,也不吃饭,只喝水。

    调查组一时之间,无法可施,只得将这个情况,向许宏玖庄国胜等领导做了汇报。许宏玖得到汇报之后,久久不言,庄国胜却做了明确指示,必要时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说白了,就是“灌”!

    纪委和政法机关,碰到双规干部或者犯人绝食的情况,多了去了,有的是手段对付。只是碍于谢媛是个女同志,又是正厅级的领导干部,不好一上来就用强。

    但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为了保证谢媛的身体健康,说不得,也只能采取一些强制措施了。

    一台乌黑的大奥迪,驶进了南华宾馆的停车场,丁玉舟从车上走了下来。

    退居二线,担任省政协主席之后,丁玉舟和他的老上级靳秀实一样,非但没有显得衰老,反倒变得更加精神起来,仿佛身体更健康了,腰杆挺得笔直。

    很多交卸了实权职务的***,均是这个情状。

    当然,也不排除个别极其恋栈的。

    丁玉舟在秘书的陪同下,大步走进了南华宾馆。身为省委领导,这个南华宾馆丁玉舟以前也来过几回,主要是看望纪检系统的干部们。

    宾馆的前台服务员紧着迎上前来,鞠躬问好。

    既然是对外营业的宾馆,这些基本的条件还是要具备的。服务员小妹尽管不认识丁玉舟,但见惯了***,一看丁玉舟的气势就知道来者不凡,故而十分的客气。

    丁玉舟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是看望谢媛的。”

    服务员小妹顿时脸色一变,紧张地说道:“对不起,领导,这个我不能做主。”

    丁玉舟微微一笑,说道:“小姑娘,我没有叫你做主。”

    丁玉舟的秘书马上说道:“小姐,这是省政协的丁玉舟主席,前任玉兰市委***,谢媛是他的老部下。”

    丁玉舟也不和前台小妹纠缠,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电梯,直上四楼。

    宾馆的电梯,不能直达五楼。要上五楼,必须在四楼出电梯,从专用的通道走上去。而在这个通道的入口处,是一扇厚实的铁栅门,两名年轻的调查组成员一左一右把门。

    说年轻,也是相对而言的,调查组的成员级别都不低,这两位,也已经三十出头。见到丁玉舟大步走过来,忙即站起身来,微笑鞠躬,恭恭敬敬地给丁玉舟打招呼。

    “丁主席好!”

    丁玉舟在玉兰市担任主要领导超过十年,担任省委副***的时间也是十年,调查组的干部,还真是很少有人不认识他。

    “嗯,你们好。我听说谢媛在绝食,不吃饭,所以过来看一看。做做他的思想工作。今天值班的是哪位领导同志?”

    丁玉舟威严地说道。

    两名调查组成员对视一眼,均有些犹疑不定。丁玉舟固然位高权重,现今也还是在省政协主席的任上,不是他们两个小干部可以硬顶的。可是谢媛的身份和案件,又实在过于敏感。他们也听说过,谢媛其实和丁玉舟家里是有点亲戚关系的。这么个时候,丁玉舟忽然提出要见谢媛,却不是他们能够做主的。

    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哪里承担得起?

    只是硬邦邦回绝丁玉舟,却也不敢。

    其中一位马上说道:“报告丁主席,今天值班的领导是韩劲武***!”

    “好,请韩***过来见我!”

    丁玉舟很有耐心,站在那里,不徐不疾地说道。但那股上位者的威压之势,却无所不在。两名调查组成员不敢怠慢,忙即说道:“请丁主席稍候。”

    丁玉舟点点头。

    不一会,楼梯口出现一个中年干部,正是韩劲武,丁玉舟的老下级,嫡系心腹。

    “您好,丁***,您来了!”

    乍见丁玉舟,韩劲武很是激动,紧走几步,与丁玉舟紧紧握手。

    见韩劲武真情流露,丁玉舟也有些感动,拍了拍他的手,说道:“劲武,我今天是专程来看望谢媛的,听说她不肯进食,情绪很大,我过来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韩劲武点点头,神情严肃,说道:“是啊,丁***,谢媛用这种方式抗拒交代问题,让我们也比较为难,庄国胜***甚至下了指示,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强制手段。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谢媛能够自己认识问题……您来了,真是及时雨。您是老领导,谢媛对您也是很敬服的,希望您能做通她的思想工作,好好配合我们调查。”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尽力而为吧!”

    “好,丁***请!”

    韩劲武是联合调查组的副组长,又是玉兰市纪委***,既然做了决定,那两名工作人员自也不会阻拦,马上就放行了。

    真出了什么问题,也有高个子先扛着,他们只是执行命令罢了。

    谢媛住的房子是一个套间,里间是卧室,外间是会客室,当然,也就是讯问室。房间内都装了摄像仪,房门上有一个小窗口,可以看到会客室的情形。

    韩劲武自然不会让老领导通过小窗口去“窥视”谢媛,太也有***份。

    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谢媛端端正正地坐在会客室的单人沙发里,着装也很整齐。不过一天一夜未曾进食,加上这些天担惊受怕,谢媛清减了不少,原本丰腴的脸颊变得有些尖削。听到动静,谢媛缓缓抬起头来,随即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许是因为起得太急,谢媛打了个趔趄,忙即伸手扶了一下沙发扶手,这才站稳了。

    “丁……***……”

    谢媛有些不大相信似的说道。

    她实在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能够在这里见到丁玉舟。

    丁玉舟首先扫了一眼桌面上精致的四菜一汤,米饭和菜早已凉透,没有丝毫动过的痕迹。丁玉舟的眉头不由蹙了一下。

    “劲武,我想单独和谢媛谈一谈,可以吗?”

    丁玉舟轻轻吸了一口气,对韩劲武说道。

    严格来说,丁玉舟今天前来看望谢媛,是违反规定的。但在这种层级的博弈之中,区区违规,韩劲武又焉能放在心上?当即点头应诺,退了出去,在外边带上了房门。

    “谢媛,我今天来,只想和你说几句话!”

    丁玉舟也不坐,就这么站在客厅中央,眼望谢媛,沉声说道。

    谢媛眼望丁玉舟,不吭声,脸色恢复了平静,不过眼神之中,明显露出了渴盼的神色。任谁到了谢媛这个地步,还能保持内心的平静,保持清醒的头脑,显然是不可能的。不然的话,谢媛也不至于绝食。她这样做,无非也是一种对抗的手段罢了。

    且不管有用没用!

    “谢媛,一个人,可以走错一步,但不能一错再错。尤其是关键的时刻,更是一步都不能走错。你已经错了一步,再错一步的话,就是悬崖!”

    丁玉舟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声音低沉有力。

    谢媛抿了抿嘴唇,还是不吭声。

    “谢媛,如果你现在醒悟过来,那么,你还有希望保住一些东西。”

    谢媛猛然一抬头,用略略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还能保住一些东西?譬如说是什么东西呢?”

    “你的生命!”

    丁玉舟淡然说道。

    “或者,还有五年之后十年之后的***生活!”

    谢媛浑身一震,有些吃惊地望着丁玉舟,叫道:“姨父,他们……要杀我?”

    丁玉舟冷冷说道:“谢媛,你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高级干部,你应该很清楚,根据你犯下的罪行,足够定你的死罪。好好想想李政儒的下场吧!你以为,某些人真的能够保住你吗?谢媛,你一定要记住,生命,是你自己的!***,也是你自己的!你没有必要为人殉葬。何去何从,你要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