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山沟里的安置点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山沟里的安置点

    听了柳俊回复群众的这句话,洪天敬更增忧虑。原以为柳俊想要作秀,剥他洪天敬一层面皮,换来一个“青天”名声。柳俊以前在玉兰市和潜州市主政,均被群众叫做“柳青天”。这样子的话,其实不难办。只要顺着柳俊的面子说几句好听的,事后粉饰一下太平,一天的大事都化了。

    洪天敬之所以敢在安丰市大干快上,一是源于他本身敢于“冒险”的性格。在洪天敬看来,在官场混本来就是一种投机活动,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如果不是他洪天敬“敢打敢冲”,这几年能升得这么快?做梦去吧!第二个原因,就是洪天敬仔细分析过省里的局势之后,认定在近段时间内,柳俊会忙于在省里布局,掌控省政府,暂时顾不上下边地市。

    这个就是好机会。

    不料柳俊却冷静得很,闭口不提省委省政府如何如何,口口声声对群众说“市委市政府会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真要解决问题的做法。

    而且上位者手段俨然。身为省长,我就是来监督你们的,但绝不会越俎代庖,为你们代办事务。没有解决好问题,随时追究责任。假使柳俊为了向群众示好“邀名”,将这个事情揽在省政府头上,洪天敬到时候就大可矛盾上交,至少也要省政府拨些款子下来帮补一下。

    但事已至此,洪天敬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引领柳俊前往安置点。

    柳俊得到的汇报,说安丰市的安置点是建在山沟里,洪天敬他们说是建在郊区。柳俊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洪天敬的言辞。在他想来,洪天敬只要没有彻底的疯狂,不至如此。

    然而,事实再一次证明,柳省长错了。

    登上洪天敬的市委一号车,足足开了四十几分钟,才算是看到了山沟里的一片房子。

    洪天敬亲自陪同柳俊坐着,期间一直在喋喋不休地汇报着安丰市的情况。柳俊一听,就知道很多都是虚假的东西。洪天敬已经习惯了说假话,汇报的时候,心安理得,将这些经过再三加工的数据,当做是真正的成绩,娓娓道来,很是志得意满,似乎安丰市真的做得至善尽美了。

    柳俊倒是听得比较认真,虽然不说话,但神情可以看得出来,他对洪天敬的汇报全都听了进去。

    这个神情,又令得洪天敬的心理略略安定了一些。不管怎么说,柳俊总也是体制内的官员,而且是其中翘楚,对于体制内的一些手段,心照不宣。总要每个地市都出了成绩,才说明你这个省长是合格的。如果下面的地市均是一团糟,柳俊身为省长,也逃脱不了干系。

    大家都在同一个游戏规则里,柳俊也不能率性而行。

    不过柳俊偶尔问一句“还有多远”,又让洪天敬的心提了起来,只得支支吾吾地答复说“马上就到了”。这个马上就到,是将近一个小时。

    “到了到了,省长,请!”

    总算是到了地头,洪天敬偷偷擦了一把冷汗,紧着请柳俊下车。

    在一片起伏的丘陵之间,排列着一栋栋的楼房,统一都是三层楼高矮,密密麻麻的,大约是二十来栋。说是山沟里,一点都不错。两边的山包上,一眼望去,青黄相间,颇有萧索之意。

    柳俊不由皱起眉头,问道:“洪***,为什么把安置点,搞得这么偏僻?”

    洪天敬忙即说道:“省长,这也不是偏僻。我们安丰市本来就是丘陵地带,境内多山。就算是市区,以前也是山沟,这些年陆续推平了一些小山包,逐渐扩建起来的。我们市里面有一个整体的规划,今后数年要逐渐扩大市区面积,很快就会和这里接壤了。这里也还是三山区的辖境内,是在市区……再说,拆迁户安置,也要算经济账。这些新建的安置房,都是市里拨付的资金,每家每户只要交五万元,就能入住。市里给他们补助三万块,实际上拆迁户只要自讨两万块,就可以入住了。新房子,完全依照现代化的标准建设,他们以前居住的棚户区,和这里相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地段略微偏僻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柳俊有些不悦地说道:“棚户区整改,安置拆迁户,本来就是政府行为,为什么一定要掺杂经济因素在内呢?”

    洪天敬一边陪着柳俊往安置点走,一边说道:“省长,这个也是无奈之举。您可能不清楚,我们安丰市是传统资源大市,在全省的资源城市之中,我们的历史是最悠久的,包袱也是最重的,全省棚户区改造,无论人员数量还是需要改造的棚户区面积,安丰都位居全省之冠,差不多占到了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如果我们不算经济账,全部在闹市区重现安置这些棚户区居民,财政负担太重,就算今后十年,所有财政收入全部用来改造棚户区,可能都是不够的。我们只好采取折中的办法了。”

    洪天敬拼命向省长诉苦。

    应该说,洪天敬这话,也算是实情。安丰市棚户区改造的包袱,确实很沉重。

    柳俊淡然说道:“洪***,去年你们安丰的行政开支,也是全省之冠吧?光是在南方市、明珠市召开的几次招商引资大会,就花了一两个亿。”

    柳俊虽然刚刚当上省长,但对于各市的财政收支状况,很是关注。去年安丰市的行政开支,就远在gdp总值第一位的玉兰市之上。除了柳俊刚刚说的那个所谓“招商引资推介大会”耗费甚大,安丰市的干部超编情况,也是全省最严重的。每年都要多支付一笔庞大的“人头费”,更不要说这些超编的干部,所花费的***了。此外,一些半额编制的单位,要自筹资金“养活”一大批闲杂人员,又不得不乱罚款乱摊派,变相加重市民和农民的负担。

    这个原本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洪天敬见柳俊总是不咸不淡地揭他的伤疤,心里的怨恨,是不消说了,无名邪火“呼呼”地窜将上来,强自按捺一下,说道:“省长,招商引资是省里定下来的发展大计,我们也不好违背啊。”

    柳俊点点头,不再多言。

    要靠大道理说服洪天敬这样的老官油子,基本上是不现实的。洪天敬这类人,只信服硬邦邦的权势。若柳俊只是普通意义上的新任省长,洪天敬可未必有这样好的“脾气”,就算不公然顶撞,说话也不会如此“谦恭”,只怕早就皮里阳秋的了。

    安置点建的都是新房子,外表看上去,很是光鲜。但走进一户人家一看,屋子里很阴暗,湿气很重,空间也很狭窄,也就是二十几个平方的样子,还隔成一室一厅,所谓厅,大约是十来个平方,那个“室”更小,只有七八个平方,加上卫生间和厨房,一共不到三十个平方,一家四五口人挤在一起,围坐在煤球炉边取暖。

    见有客人进门,几个人都站了起来,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一对年轻夫妇,另外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和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应该是一家子。

    看到这些忽然登门,衣冠楚楚的人物,主人有些手足无措,虽然带着笑容,但神情很是惊疑。

    洪天敬就笑着说道:“大家别害怕,这是省里的柳省长,来看望大家。”

    一听是省里的官员,还是省长,一家人更是惊慌失措,紧着请柳省长入座奉茶。柳俊笑着摆摆手,说道:“不忙不忙,我先看看房子,主人应该没意见吧?”

    那个三十几岁的屋主忙即说道:“没意见没意见……”

    望向柳俊的眼神,很是好奇。

    这个人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竟然是省长么?

    柳俊推开卧室的门,往里看了看,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卧室内的湿气,比客厅更重。客厅里好歹有一个煤球炉在烤着,多少能驱散一些湿气和寒意。

    柳俊仔细看完了整个房间,甚至还伸手敲了敲墙壁,发出“咣咣”的空洞的响声,可见砌的是空心墙。柳俊没说什么,也没去煤球炉边落座,就站在客厅里,与屋主交谈了起来。

    屋主自我介绍姓黄,原先就是住在“贫民窟”的,响应市里的号召,搬进了新居。柳俊问他对新居有什么意见,屋主便嘿嘿地笑着说“好”,说市里很关心他们,经常会有领导过来看望,给他们送些慰问品。

    洪天敬听屋主这样说,轻轻舒了口气。

    这个家伙,“觉悟”还是很高的,颇有眼色,等应付走了柳俊,要让市委办公室的人当真来看看他们,送些慰问金和慰问品才行。

    对于“懂事”的人,不管是干部还是群众,洪***都会给他们些好处。

    恩威并施,才是好手段嘛。

    柳俊和屋主交谈了十几分钟,便礼貌地告辞而去,又察看了其他几户安置户,基本上和黄姓年轻人的家庭情况相差不多,屋里拥挤不堪,湿气和霉味很重。

    柳俊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