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别没事找事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别没事找事

    “柳俊,别没事找事!”

    这话是严明说的。也要和柳俊关系特别亲近的人,说话才会如此直接。毕竟柳俊现在是一省之长,身份非同小可。

    这是在长城俱乐部所属的一个钓鱼场内,清清的池水旁,几张靠椅一字排开,遮阳伞下几位大老爷都穿得十分休闲,短衣短裤。

    细细看去,与柳俊在一起钓鱼的人,还真是不少,除了严明之外,银监会主席邱晴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崔福诚,科技部副部长廖顺利等人都在。旁边还有两张空着的躺椅,小圆桌上摆放着饮料,椅子前架着钓竿,显然也是有人的,只是暂时离开了一会。

    崔福诚职务还是发改委副主任,但是***已经在发改委诸多副主任之中位居第二,级别也已经上到了正部级。这是中期调整的动作。明年年底,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就要召开党代会,开始进行换届。后年下半年,则要召开新的全国党代会,进行更大规模的人事调整。估计在这个调整过程之中,各大派系均有自己的诉求。这个时候让崔福诚上到正部级,正是何延安等大佬的安排。或许明年年底,崔福诚就会外放,担任省长乃至省委***的职务,成长为本派系的中坚力量。

    严格来说,崔福诚现在的身份,已经相当敏感。就算不外放,发改委第二副主任,那也是非比寻常,在全国很多领域,均有巨大的话语权。不管他和柳俊的私交如何,派系已经在他身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平日里与柳俊这位严柳系第二代领袖的交往,也必须要小心起来。

    但崔福诚不愧是人精,些许影响,和柳俊的关系比较而言,孰轻孰重,他拿捏得可是十分的清楚。照柳俊这个发展的趋势,走上更高的位置,乃是必然的。崔福诚现在注意了“影响”,将来的影响只有更大,很不划算啊!

    这不邱晴川也在吗?

    同是正部级,邱晴川的身份和影响力,可不是崔福诚能比的。

    至于廖顺利,乃是柳晋才在向阳县用的第二任秘书,第一任秘书是江友信。如今已经是益东省省长,在益东省修路架桥,大力发展经济,颇得各方好评。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年底益东省党内换届,江友信极有可能更进一步,出任益东省省委***。

    廖顺利三年前是n省洪阳市市长,柳晋才正位总理之后,廖顺利随即调任科技部副部长。也是个培养后备干部的意思。廖顺利今年不过四十几岁,正是年富力强,明后年换届,出任一省之长或者执掌国务院重要部委,资历就足够了。

    这一回,柳俊是回首都度假。

    这也是受了严玉成的影响。若是他家老爷子,在j省做省长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什么休假的概念,甚至正常的星期六和星期天,都不曾囫囵休息过。

    柳省长要学岳父,不学老子,别人自也不能说什么。

    柳俊到了京师,好朋友自然要在一起聚聚。钓鱼这个活动,一贯是柳省长的最爱,便发出邀请,大伙一块到长城俱乐部的钓鱼场碰头,一起垂钓,顺带还能搞个烧烤什么的,很是惬意。

    柳俊对严明的“指责”不置可否,径自在鱼钩上装好鱼饵,将钩子下到了水里,这才往后一靠,端起旁边小圆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不吭声。

    长城俱乐部的钓鱼场,也分为好几个区域。柳俊所在的这个区域,基本上是野生鱼,钓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另外有些区域,则是放养的鱼,习性很好把握。正是一些“伪钓”人士的最爱,只要将钩子放下去,很快就可以钓上鱼来,在鱼群抢食的时候,甚至有可能直接钩住鱼儿的脊背拉上来。

    柳省长自负“钓技”高明,当然不会去做这种大***份的事情。

    “柳俊,严明说得对,你总是没事找事,消停一点不好吗?”

    坐在另一旁的邱主席也赞成严明的言语,淡然说道。对于柳省长的“折腾”,显见得邱主席也很不满意了。

    这人还真把自己当侠客了!

    崔福诚经常和邱晴川柳俊一起聚会,对于邱晴川与柳俊之间的“不拘形迹”了然于胸,廖顺利平日里参加这样的聚会却是比较少,听邱晴川直言“指责”柳俊不肯消停。不由大吃一惊。

    严明是柳俊的姐夫兼大舅子,如此直言不讳,已然略略犯忌了。须知大家的身份都不是平民百姓,当着大伙的面,说柳俊“没事找事”,还是有点不妥的。

    邱晴川在国家部委,以成熟稳健著称,怎么也有如此“张狂”的时候?

    不过廖顺利久历官场,早已锻炼得沉稳异常,虽然心中讶异,脸上却是半点也不带出来。柳俊特意邀请他参加这样的聚会,帮他拓展人脉的意图非常明显,可不能辜负了柳俊的一番美意。

    “贾任雄是家里的独子,被枪毙的时候,只有二十二岁……”

    柳俊缓缓说道,声音很是低沉,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愤懑,还有一丝悲悯之意。

    对于贾任雄案,在座几位***,也基本比较清楚了,自然都是因为柳俊插手了此案的原因,才引起他们的关注。

    这也是一个奇特的现象。这个案子,在民间暂时所知不多,首都的***,知道的却是不少。宋小蕾曾经想要将此案在网络上披露出来,寻求***的支持,是柳俊给“否”了。

    柳俊很清楚,网络逐渐兴起之后,确实是能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但真正涉及到重量级人物的时候,这种监督作用是很有限的。网络上的口诛笔伐,在大人物的眼里,和小孩子过家家也没什么区别。

    说一句很粗鲁的话:我不鸟你,你咬我啊!

    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家,对于大部分官员来说,只有更大的官说的话,才是值得十二分重视的。

    宋小蕾贸贸然将这个案子在网络上曝光,不但起不到作用,只会为她自己招来更大的灾难。她幼年丧父,能够走到今天,成为正式的律师,不容易,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刻苦努力,柳俊绝不愿意看到她因为伸张***而遭到疯狂的报复。

    为民做主,维护公平***,乃是执政党和政府的职责,不是普通群众的义务。

    当初在玉兰市实行教育改革,沈娆充当“急先锋”,柳俊也是这个意见。“阵痛”应该由政府来承担。

    邱晴川淡然说道:“你要伸张***,我不反对。但是,你也应该考虑一下现实。”

    对于邱晴川这话,严明、崔福诚等人,深以为然。作为柳俊的老朋友,大家都知道,这位省长有些“另类”,经常会“个人英雄主义”发作。这种情形,在他的成长或者说斗争过程中屡见不鲜。只是因为他的手段了得,部属办事得力,每一次均是斗而胜之,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但这并不代表着,“个人英雄主义”就是正确的,尤其是高层***,个人英雄主义泛滥,更是大忌。总不能每次,柳俊都有这般好运气。

    柳俊反问道:“那么现实应该是怎样的?现实就应该让一个不该死的年轻人被枪毙?就应该让他的父母痛苦一辈子?”

    邱晴川也不和柳俊争论,沉吟道:“那你打算怎么办?直接插手吗?你能插手得进去吗?”

    崔福诚也劝道:“柳省长,邱主席说的是事实啊……其实这个案子,我听说之后也很惊讶,鹿门市那边,确实是在草菅人命。但是,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好改变啊……就算这个案子平反昭雪了,也难保以后不再发生类似的问题。”

    应该说,无论邱晴川和崔福诚,均是一片好意。不愿意柳俊在这样敏感的时刻,贸然得罪老高家,以致引起全国大局发生“不测”的变化。

    无论如何,争取“大博弈”胜利,才是至关重要的。只有保住了权力,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就算在战场上,丢车保帅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

    柳俊缓缓说道:“明明知道是草菅人命,我们去安之若素,不去追查,不去纠正,那要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呢?”

    邱晴川和崔福诚就知道,这位的犟脾气又犯了,要不顾一切了。

    和柳俊做朋友,有时候还真是憋气,会被他气得头晕。

    廖顺利想了想,说道:“柳省长,兹事体大,我建议,你向总理或者向严***做个汇报,看他们两位首长,有什么指示。”

    廖顺利这也老成持重的建议,非常得体。

    既然事情涉及到了老高家,高敬章明明已经知道了情况,却迟迟不表态,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柳俊执意要插手,自然是请示了两位领袖之后再做决定比较妥当。

    严明立即说道:“对,柳俊,你回家问一下老爷子。他们要是支持,到时候大家再一起想办法。”

    料必严玉成和柳晋才,绝不会赞成柳俊这么胡来。

    柳俊眼望水面,一声不吭,双眉紧紧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