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冒险一搏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冒险一搏

    郑浩!

    李玉骅要介绍给柳俊见面的这位“朋友”,竟然是明珠市长郑浩!

    这个可确实大大出乎了柳俊的意料。

    只不过瞬息之间,柳俊至少从这个名字里解读出了三层意味。

    首先,柳俊知道自己低估了李玉骅在那边的身份地位。根据柳俊以前了解到的一些讯息,李玉骅身在东海市,但和那边的某个圈子走得很近,据说是融进了他们的核心。至于这个消息的可靠程度,柳俊并未去验证。原因也很简单,李玉骅这种级别的国企老总,现阶段已经不怎么入得了柳俊的法眼。

    柳俊的关系网之庞大,不要说普通人普通干部根本无法想象,就算是和柳俊身份地位相当的封疆大吏,恐怕也无人能望其项背。绝没有一个省长,像柳俊这样,不但在国家部委拥有巨大的潜力,和军方的关系也是如此深入。甚至何武系对今后二十年的布局,均是围绕柳俊日后可能的进步展开的。柳俊,已经成为何武系保证二十年后依旧能够长盛不衰的支柱之一。

    这个布局,不但获得了何武两位老爷子的认可,也获得了何长征武秋寒等何武系二代领袖的一致认同。

    李玉骅的级别和所处地位,委实低了些。如果不是因为向晗的缘故,柳俊是否会插手国际期铜市场的走势,可真不好说。

    但是现在看来,李玉骅的内在,远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他能够给柳俊和郑浩牵线搭桥,足以证明,他融进去的那个圈子,就是以郑浩为首的。而且李玉骅融入得很深,估计和郑浩的私交甚笃。不然的话,绝不会如此冒失。

    另外,柳俊也立即想到了上回去明珠市参加“华东论坛”的时候,与黑子的一番对话。那一次,黑子披露了一个令柳俊十分震惊的情况,那就是郑浩与于向宏之间,存在着很深的矛盾。而引发这个矛盾的原因,亦是匪夷所思。

    在外界看来,于向宏和郑浩,无疑均是那边极为看重的主力干将。论年纪,于向宏比郑浩大好几岁,但是论资历,郑浩不必于向宏差多少。上正厅级的时间,仅仅比于向宏慢了四年。说起来,都是那边极力培养的对象。

    而在官面上的表现,于向宏与郑浩也是非常的合拍。郑浩二把手的位置摆得很端正,台面上,是于向宏风光无限,不时高谈阔论,甚为引人注目。郑浩的表现就要低调得多,言论远不如于向宏那般激烈。但在具体的工作上,确实不含糊。于向宏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在明珠市“大干快上”,干得很欢。

    两人之间,配合默契。

    但现在,郑浩却要和柳俊会面,私下会面。

    毫无疑问,这绝对不是李玉骅的意思,李玉骅也绝不敢胡乱安排这样两位正部级大员的“行程”。这是郑浩自己的意思。

    郑浩想要和柳俊见面。

    李玉骅只是起个桥梁的作用。

    难怪今晚上这个宴会,没有看到向晗。估计李玉骅压根就没和向晗提这个事。甚至于李玉骅和郑浩的关系如此亲近,向晗都一定清楚。

    双方均是***的夫妻,原本就和普通夫妻是很不一样的。彼此之间,有太多的秘密要保守。

    由此可知,黑子说的那句话,是正确的。

    黑子说:真正的突破口,可能会在她身上。

    原因很简单,这个突破口,和郑浩有关联。用一句很文艺的话来说,在这件事情上,郑浩“很受伤”。

    由此,柳俊又立即想到了更深入的第三层意思——郑浩按捺不住了!

    无疑,郑浩选择和他私下会面,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被人察觉,郑浩的***前程,极有可能因此终结。当然,柳俊如果决定和郑浩会面,也要冒一定的风险。不过与郑浩面临的风险比较起来,柳俊的风险要小得多。

    最多只是被人诟病几句,更加引起那边一些大人物的警惕罢了。

    柳俊的前程,并不捏在他们的手头。

    李玉骅报出郑浩的名字之后,便十分紧张地望着柳俊,等他做决定。短短几秒钟时间,李玉骅光洁的脑门上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灯光下亮晶晶的。

    李玉骅自己,又焉能不清楚此举的重大含义和蕴含的极大风险?

    一着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不过和可能取得的利益比较起来,这个险值得去冒。李玉骅很清楚,自己年满五十,如果再不冒险一搏,可能这一辈子,就都要原地踏步,以正厅级终老了。

    当初他决定向柳俊求援,也是被逼无奈,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实在情况异常紧急,假使不采取自救措施,不要说更进一步,只怕连现有位置都保不住,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王正杰、孔学海就是前车之鉴。貌似依照他的情形,正是最合适被抓的典型。职务不高不低,影响不大不小。抓了他的典型,可以有效的震慑一大帮子和他同样情况的国企老总,却又不至于引起某个大派系的强烈反弹。

    根据李玉骅自己了解到的消息,他的名字,其实已经上了“黑名单”,就等着打红勾勾了!

    李玉骅使劲浑身解数,也腾挪不了,只好央着老婆,求到了柳俊头上,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原也没有抱太大的指望。

    不料柳俊还真是不含糊,一口就应承下来,漂漂亮亮的将他捞出来,身上一点水迹都不带。

    虽然柳俊嘴里说“经济问题最好用经济手段解决”,李玉骅可是很清楚,这个绝不可能是单纯的经济问题。如果柳俊不给上面打招呼,可能年前他就被拿下了,哪里还等得到今年二月份,让他从容地从期铜市场退出?

    从上头一些朋友那里反馈的讯息来看,他现在反倒有可能成为受表彰的对象。

    不管怎么说,他没亏,还赚了一两千万美金,可也是个了不起的成绩。换算成国内货币,那是一个多亿,很大的一笔资金,大洋船舶工业公司的流动资金由此变得十分充盈。

    在国企工作,过程固然重要,但结果更重要。

    由此可知,柳俊实在是一个值得投靠的“老大”,够意思,绝不空口相欺。正是因为这一点,给了李玉骅极大的信心,决定冒险一搏。

    自古就说,富贵险中求嘛。

    不搏,难道天上还真能掉下大馅饼来?

    柳俊点起一支烟,一口一口抽着,双眉紧皱。

    李玉骅不时左右看看,神情紧张无比,尽管包厢里就他们俩,李玉骅还是担心秘密泄露。

    “柳省长……”

    包厢里沉闷的气氛给李玉骅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短短十来秒钟,李玉骅就难以抵受,忍不住开口说道。“柳省长”三字一出口,李玉骅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干涩嘶哑。

    柳俊抽着烟,极其细微缓慢地点了点头。

    李玉骅顿时长长舒了口气,抬手擦拭了一把额头不绝淌出的汗水,忙不迭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压低声音对那边说了“欢迎”两个字,又忙不迭的把电话挂断。

    “来来,柳省长,干一杯!”

    李玉骅端起酒杯,说道。

    实在这个时候,李董事长很需要借酒精的力量,好好镇定一下自己的心神。

    对李玉骅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柳俊倒是十分理解,举起杯子和他轻轻一碰,满饮杯干。

    很快,包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很有节奏感,显见得敲门的人,颇有教养。

    “请进!”

    李玉骅以压抑的声音答了一声。

    包厢门被轻轻推开,一股香风涌进,一名黑衣黑裙的漂亮女子俏生生地走了进来。这个女子大约三十岁上下,身材纤巧,短发,长得十分秀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书卷气十足,是典型的南国美女。不过这名美女手中,却端着一杯红酒。

    “您好,柳省长!您好,李董!”

    黑衣女子莲步姗姗,来到两人面前,微笑着问好。

    “啊,柳省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韩梅,是寒梅会所的老板娘,也是郑市长的老朋友,我们在京师聚会,多数时候都是在韩总这里的……韩总啊,柳省长可是贵客,你们千万不可怠慢了。”

    李玉骅笑呵呵地给柳俊引介道。

    郑市长的老朋友!

    这句话的意思,任谁也清清楚楚的。

    郑浩尚未露面,先就把韩梅派了过来,可见是想要取得柳俊的完全信任。这个也要算是正确的策略。既然想和柳俊合作,彼此猜忌,合作很可能难以成功。

    这位韩梅,柳俊一眼就认出来,和黑子曾经给他看过的那些照片里的某位女士,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看来郑浩对这个类型的女子,是情有独钟。

    或者,这也是郑浩按捺不住,想要冒险一搏的主要原因。

    “呵呵,李董多虑了。柳省长这样的贵客,我们请都请不到,哪里敢怠慢了?”

    韩梅巧笑嫣然,低声说道,声音很是柔和动听。

    “你好,韩总!”

    柳俊站起身来,主动向韩梅伸出了手。